寫作裡
  • 歡迎在此發表各類型成人向文字創作。未滿二十一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者,請勿瀏覽。
  • 為防止 Spambot ,新增畫像認證機制,發文前請輸入 4 文字的小寫英文驗證碼。

    名前    メール  
    題名  リロード
    URL:(請勿填寫此欄) 本文 
  • 検索 | 独自タグがつかえます 

    1 :第七十六回忍了好幾個月結果噗咻咻一噗咻咻一的在濕濕黏黏的慘況下開始了糟糕問答!(206)  2 :週間限定習作(139)  3 :轉生成蘿莉貓咪女忍的異界冒險錄(117)  4 :戰車人妻(306)  5 :老早就歪掉的超有病寫作 - 『公主加上一堆蘿莉控的故事』 PART2(102)  6 :梅斯物語(17)  7 :想找人幫我把我想的(妄想)設定創作出來…(7)  8 :至熟成之時(18)  9 :少女三缺一(1)  10 :本番禁止!童貞勇者冒險譚(91)  11 :哩哩摳摳短篇集(83)  12 :關於地下組織的那三兩事(17)  13 :治癒師與公會娘(4)  14 :蝕夢日記(1)  15 :告白(1)  16 :比賽前夕(1)  17 :《鏡花水月》(69)  18 :撈水補充世界觀。(10)  19 :龍之賢者軼事錄(35)  20 :無法懷孕的她(10)  21 :即將新貼上來的文字冒險遊戲聲明與調查(5)  22 :羊水宴(76)  23 :水桶妖怪以及吃桌子妖怪(258)  24 :修煉回歸!(12)  25 :貧乳化短篇(38)  26 :無法言述的混亂『日常』(68)  27 :時間暫停任我遨遊(57)  28 :魅魔席依的戀愛手札(109)  29 :第七十五回在糟糕島找尋不有病的問答有錯嗎?(501)  30 :槍彈辯駁-絕望的催眠調教-(4)  31 :無題(4)  32 :白蓮戰士調教錄(23)  33 :神木之巔(文字冒險遊戲)(491)  34 :只有對白的寝取られ短篇集(5)  35 :三環星Online(文字冒險)(192)  36 :K島寫作裡 LINE群組(11)  37 :慾望魔都(85)  38 :性‧慾‧1930(艦隊收藏,GL)(4)  39 :和乳膠大叔盡情做愛吧!(4)  40 :淫墮偶像莉莉香(4) 
    次のページ>>   スレッド一覧はこちら

    #1 2018/08/15(Wed) 13:29 ID:iOHFwcnE [ YES!I AM!過路人! ] Res 206
     1: 第七十六回忍了好幾個月結果噗咻咻一噗咻咻一的在濕濕黏黏的慘況下開始了糟糕問答!


    好像沒有很長?

    雜:一直感覺不到活力_(:3」∠ )_
    雜2:腦袋……感覺不到……腦袋_(:3」∠ )_

    樓下的,說個欣賞的超級古代人?


    200: 名無しさん

    2018/11/11(Sun) 00:52 ID:chI4jVu6
    喝了幾杯美式咖啡,繼續趕工

    樓下的,要不是轉生成異世界獨一無二的迷幻節奏戰士(coma doof warrior)來替戰友們加持精神補血?

    201: 名無しさん

    2018/11/11(Sun) 00:54 ID:chI4jVu6
    剛剛打錯了一個字,是"要不要",不是"要不是"
    拍謝

    202: 8D

    2018/11/13(Tue) 17:23 ID:vCI5cdzo
    那應該是要彈奏給狂戰士用的吧?超狂的,希望異世界喝的到強咖啡因飲料

    樓下的,瓦爾哈拉和須摩提,哪個好?

    203: 島貓

    2018/11/13(Tue) 22:33 ID:o.ph9CTU
    瓦.爾.哈.拉.!

    雜言:在下不屬於和平世界安穩地過樂土貓生,所以當然是可以無限戰個不停的英靈打架殿啦!
    雜言2:而且,有事還可以去砍砍巨人是件好事。

    樓下的,懷抱希望並等待嗎?

    204: Snake[疲態]

    2018/11/17(Sat) 07:03 ID:qUbIhxv6
    會等待但已不再懷抱任何希望了. . . .

    雜:到底哪裡怪怪的?. . . . .

    雜2:海 闊 天 空

    雜3:環遊世界80天的倒數

    樓下的.ㄧ生的好對手是誰?

    205: この過路人だ!

    2018/11/17(Sat) 16:43 ID:gTOeJmlk
    伊爾比。喬斯達(不對

    雜:才剛在芝加哥過完駭客制裁者的生活現在又投入環遊世界的殺手生活
    雜2:沒時間呀_(:3」∠ )_
    雜3:是說,耗子這個物種真該消失在世界上

    樓下的,理想是健康的活到幾歲?

    206: 名無しさん

    2018/11/19(Mon) 09:19 ID:JLAdAfyQ
    75歲,一來等著領人壽保險買好自己的棺材二來性無能之後忍個五年就夠了

    樓下的,拋售滯銷貨的黑色星期五該如何避免消費者死傷慘重?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2 2017/12/10(Sun) 22:01 ID:Bz/krFfo [ Kai ] Res 139
     1: 週間限定習作

    規則:
      一、每週依照主題撰寫文章。
      二、不限字數、用語。
      三、新出現主題加入大表內抽選,抽中後分離至歷史表。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mdCAA1jDFcasMbxnbLs-4VNMYxx_oayz-oDZPG4t3jk/edit?usp=sharing

    怠惰是病!藉口是瘡!
    基於不可以放任自己隨心所欲的情況下用來督促創作的主題。
    每週會有一次新主題提出,依照主題撰寫文章。有朋友有想看的主題也可以在下回覆——只要是可以理解的一律加入大表。
    也歡迎所有寫作裡的寫手一同參與,共同砥礪磨練不同題材文風。

      四、Kai如非重大事故(例:接觸猶格﹒索托斯)每週都要參與。

    規則以上。

    《魔女》
    2017/12/11~2017/12/17


    133: Kai

    2018/10/22(Mon) 22:01 ID:OXFu2DYc
    2018/10/22~2018/10/28
    題目:《世界第一》

    ロリババア

    134: Kai

    2018/11/05(Mon) 17:12 ID:3hWduGW.
        《折劍》※健全

      「既然師父是中原第一劍,那我就要成為天下第一劍。」
      「那菲兒可得多練練。」

      被稱為菲兒的少女有著一頭烏黑的頭髮,略長的髮絲在腦門後紮起,隨著她削木劍的動作左右搖晃。菲兒的年紀正值荳蔻,身子骨與一般少女無異的她削起劍來異常俐落,這也正常,畢竟從她被師父撿回來,不足五歲時便開始習劍,期間多少寒暑,折斷的木劍更要多上數倍。

      「這『遊蛇劍法』我已修習了大半歲月,既然師父也是練了大半歲月,那肯定沒有問題。」
      「行、行,妳的大半歲月,我的大半歲月,就妳這娃兒伶牙俐齒。」

      師父是一名鬍鬚参白的半老中年,那灰白的髮絲也同菲兒一般用皮繩束於腦後,除去右額上那大大的劍創傷疤,一襲粗布衣衫就像是尋常的山野之人,全沒有菲兒所說的「中原第一劍」該有的樣貌。唯一有存在感的三尺長劍下邊綁著幾條已處裡好的草魚,掛在竹棚邊充當臨時的支架。

      「不過要真當成...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35: Kai

    2018/11/05(Mon) 17:12 ID:3hWduGW.
      三日後,師父穿上一身錦袍,由菲兒替他修鬍整鬚,正是要出發的日子。

      「這衣服竟然沒有被蟲蛀掉。」
      「師父你也就這件好衣服,平日菲兒都有幫你拿出來曬,否則還怎麼見人?」

      被菲兒刮了一頓的師父搖了搖頭,將長劍繫在腰間,揹上行囊,臨走前不忘對菲兒耳提面命。

      「師父此行來回約大半個月,這些日子妳可要好好練劍,不可亂跑,要是有什麼——」
      「要是有什麼問題,就去找村子裡的孫大娘,師父已經打點好了——都清楚了,師父你在嘮叨下去,鬍子又要變長啦,好不容易才修得年輕二十載。」

      「真是,說不過妳這娃兒,那為師出發了。」師父拍了拍菲兒的頭,轉頭向山道走去。

      「師父,早些回來啊!菲兒會幫你煮碗豬腳麵線去去霉氣!」

      師父沒有回頭,揮了揮手,緩緩走下山道。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36: Kai

    2018/11/05(Mon) 17:12 ID:3hWduGW.
      「師弟,那臭娘們怎麼了?」

      「忠師兄,沒事嗎?」

      西門孝聽到師兄的聲音轉過頭來,手上抓著菲兒的髮尾,一腳踢掉了她手上的劍。右手腕的劇痛讓手幾乎舉不起來,但她並沒有放棄,左手掄拳砸去,但在人高馬大的西門孝面前就只是無力的婦孺之舉,方踢掉長劍的右腳一收一踹,菲兒的身體再次往被砸碎的竹櫃上撞去。

      「喀……!」口中溢出鮮血的菲兒意識早已模糊,癱軟的身體還是摸索著附近的破片,微微顫抖著舉起一塊碎裂竹片,用還能夠動彈的左手擺出起手式。

      「真是頑強。」將配劍插回鞘中,西門忠連劍帶鞘砸向那持竹片的左手,運劍精準,點在大拇指指節處,鑽心的劇痛襲來,竹片自脫臼的指頭處落下。連想要站起身,都被西門孝一腳壓倒在地,連氣都喘不過來。

      「小姑娘,只要把『騰龍劍法』的劍譜交出來,我們便不會為難妳。」師叔站在竹廬的門口,遮住了射入室內的月光,讓臉龐甚是模糊,「妳也是聰明人,不想吃...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37: Kai

    2018/11/05(Mon) 17:19 ID:3hWduGW.
    2018/11/05~2018/11/18
    題目:《蘆葦》

    嗚欸。
    慘不忍睹的幾週過後,決定在過年前暫且改成雙週刊了。
    好想睡覺。

    138: Kai

    2018/11/19(Mon) 03:44 ID:h9twzaVY
        《蘆葦的影子》※獵奇

      「大江山 いく野の道の 遠ければ まだふみもみず 天の橋立——」

      穿著粗布衣衫的男子揮舞手上的酒罐,在無人的河邊小道上大聲高唱。他的腰間配了兩把刀,但其落魄的衣著可以看出他並不是領取俸祿、侍奉主君的武士,只不過是個浪人之士,就連那至少該顯得威風的刀,鞘上的漆也剝落斑駁。

      至少在這種無人的河邊,不會有人對他有意見。他這樣想,抓著酒罐,對著天空中皎潔的白月敬上一杯。米釀的酒漿流過喉頭,他滿足地呼出一大口酒氣,用蹣跚的步伐迎向夏夜的微風。

      河邊的蘆葦隨風飄盪,雖然聽不到蟲鳴,也是安靜舒適的夜晚。他踢掉路上的石頭,瞧著平靜的河面,嘴裡哼著花街姑娘教給他的和歌,悠閒不過。突然一陣稍強的風讓他不自覺眨了眨眼,隨意看向那析析搖晃的蘆葦群,卻看見了一條小舟。

      應該是被蘆葦的影子給遮住了吧。他這樣想,但回過神來,只有一條小船綁在什麼也沒有的...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39: Kai

    2018/11/19(Mon) 03:47 ID:h9twzaVY
    2018/11/19~2018/12/02
    題目:《啤酒》
    出題者:不想起床

    距離上班還有四小時,。
    最近喜歡喝溫和一點的酒,最近在喝煮紅酒的時候會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3 2018/07/21(Sat) 15:21 ID:ydoElaMg [ 島貓 ] Res 117
     1: 轉生成蘿莉貓咪女忍的異界冒險錄

    雜言:唉,在下實在有些無聊就開第三篇打發時間了(苦笑)

    本篇主要是異世界冒險,背景是很早就建構完成的巨大星球設定。

    寫了也應該沒人會想多看的注意事項就盡量簡短點吧:

    。主角會無限復活,但死亡會隨機噴沒說『不會掉落』的東西

    。一樣,在下的陣營是混亂的,所以就別期望在下會寫出什麼正經或政治正常的東西來

    。會出現主角的錢錢要怎麼花由你們決定的問題

    。篇未大致上會有主角目前屬性或持有物,只要在下沒忘記寫的話

    。主角可持有的【裝備】可以轉給可使用該裝備的同伴使用,但『代價』也會一並移轉

    。主角獲得的【能力】僅能主角使用,多餘的可以賣給隨機出現的『特殊行商』

    。『特殊行商』有很多位,遇到一次『只能買一項商品』;商品從裝備到能力都有。此外會依主角種族、對商人的該種族友好度、名聲、持有部份物品而出現價格增減。最後…『特殊行商』有時會賣一些來路不明的特殊劇情用道具

    【還有什麼漏的就之後再補完吧w】

    本文:

    「這裡是哪邊啊…」
    「空間通道喔」
    一個聽起來就很好聽的聲音在我所仆街的地方四周傳來
    「嗯?!」
    從那上下左右都無法確定的虛空中起身,但似乎非常吃力?
    好不容易控制自身起來後,映入眼中的是一位有點像是北方草原民族公主的女性。
    「初次見面,我是來引導妳到異世界的女神。」
    女神…,轉生到異界?我穿…
    「不完全算是轉生,妳部份身體能力會帶過去。」
    「那…那我會有什麼能力嗎?!」身為一個時常看轉生/穿越小說的人來說,一個好的能力才是發展的要點啊!
    「嗯…,一開始就要能力啊?看來是經驗者了呢。」說真的…,女神大人思考的樣子好美。
    「因為妳過來的原因有點…。所以目前能投入的就是能讓妳持有olg的面板與同樣死不盡…」
    沒等她說完就感覺到我的身體被巨大吸力給拉住。
    「哎呀?已經時間到了?那就算簡單說一下,妳到的地方是個獸人為主的東方大陸…」
    後面她說什麼東西我已經無法聽到了,因為我已經被吸走了。
    「…雖然是劫胡【人神皇】那邊的召喚,不過劫到就已經足夠了。」
    「歡迎來到我們的新世界,我們的【Arark.Avalon】。異界的旅人啊…」

    【糸統綁定確認…完了】
    【面板起動,宿主全屬性建立中】
    【身份:東煌大陸、貓族、蘿莉下忍】【身體屬性修正:筋力C- 耐久C 敏捷B- 魔力C- 幸運D+】
    【裝備建立、財產發放、記憶書寫…完了】
    【起床吧,宿主。新人生開始了,起床。】
    打開眼睛看到的並不是什麼現代化的裝潢,而是有點老舊的粗暴風木頭房間
    「嗯?剛那個聲音是…?」
    【您的面板糸統,如此。】
    「噯?會說話?」
    【不會說話怎麼能當糸統啊,宿主?還有默言即可,我可不想讓宿主被白眼,以上。】
    (喔喔…)
    檢查了一下自己現在的身體…,貓娘嗎?只是為什麼會是橘毛的…
    然後裝備…,還真是下忍啊。忍具每一個看起來都是胡亂粗製的東西…
    要說狀況比較好一些的就是錢包裡的錢還有些與現在放在床邊小桌上的那把看起來還算銳利忍刀了吧?
    【已發現良品忍刀*1】
    你不要嚇…咦?為什麼只有這東西有反應啊?!
    【因為妳的其他忍具根本是回收品!!如此。】

    和那個自稱『系統』的面板吵了一陣子後,把那個分明是用膠水、兩片樹幹切片加木屑粘合的木門打開。
    外面是個和地球不一樣的世界。
    很…東方文明風的世界,而且四周植披也非常多。
    再加上那個路上的行人大多是獸人或是對人類來說根本是異族的奇幻生物們…
    不過…,怎麼看起來有點難以轉換呢。儒服與粗猛的獸人合在一起…
    「呀啊?午安,冒險者小姐。」
    「午安…?!」別怪我嚇到…
    我永遠不會想到來的服務生是隻…『眼魔』?!而且還是個浮在半空中的店小二風眼魔?!
    「嗯?昨晚不是已經見過小的我了嗎?怎麼還會嚇到?」
    「不不,昨晚太累了就沒注意。今天一看才知道你還真是…有型的眼魔啊!」
    「是這樣子啊…,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被我帥到了…」
    嗯…,我都不知道眼魔自戀時會摸『頭』啊。
    「啊,對了對了。您要用午飯嗎?妳可是『朱羅亭』今天唯一的客人呢…」
    「好吧…」

    這裡是『朱羅亭』,位在新津村裡唯一的旅店。而新津村是在東煌大陸裡的獸角王國的一部份…
    腦內雖然有部份資訊,但是因融合不完全嗎?以女忍者職業來說…好像缺少好多部份的情報了吧?
    「話說妳還睡真晚啊?小姐。」說話的是朱羅亭的酒保兼主廚,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半龍人的小號成年半龍人。要我主觀認為的話…,他還比較像是南美那邊的土著穿上廚師服呢。
    「…誰叫我是被追過來的啊,累都累死了啊。」
    「喔喔,也就是說妳面前的肉品原料就是追著妳跑的兇手啊。妳也太會惹了吧?」
    噯?還真有這一回事?我胡扯的也成?
    「我可不知道他為什麼追著我不放,我又沒幹走他什麼東西…」
    「嗯嗯,看來妳是新晉的冒險者啊…。連對方追妳主因都沒猜出來嗎?」
    「嗯?」「因為妳的服裝讓妳看起來有點小隻,所以它把妳當食物了。」
    那是什麼啦!一隻豬要吃一隻貓啊啊啊啊啊?!

    【體力已經回復、全異常屬性打消完了…】
    【睡足吃滿,行動能力(敏捷)暫時上升一階;持續3個小時】
    【因為被隻會破隱的該死魔獸豬追了一整天,能力點+1】
    【好了,該出村冒險了】
    姓名:紅梅.洛衣
    職業:蒼落貓族的蘿莉下忍
    (目前身材):131cm、32kg、b69、w48、h63
    屬性(已含裝備加成):筋力C- 耐久C 敏捷B- 魔力C- 幸運D+
    錢包:985金 88銀 23銅
    固有被動技能(含加成):氣配遮斷C-(職業天賦)、忍術D(職業天賦)、靈巧身軀C+(種族天賦)、藥物學(毒)D
    持有技能:【】【】【】【】【】
    持有道具:
    下忍服:身為一個忍者怎麼沒有一件耐洗耐磨的忍服呢?(敏捷+1等級、隱身+1等、容易吸引異性魔獸攻擊)
    粗製濫造的忍具一組:這個不知道是哪來的鍛造初學者製造的略重試手忍具組,甚至還沒有修毛邊…。價值…看回收商出價吧?大約幾銅而已。 (攻擊時中機率出現被閃躲、極低機率造成敵方內傷、使用時體力花費量上升)
    良品忍刀:來路不明的無銘忍刀,銳利到拿來切魚都可以造成很光滑的切面。(攻擊造成流血率上升)

    (一人限答一個,這次沒有混合的)
    【0號問題:能力要加哪個?】(目前1點)
    A 筋力C-
    B 耐久C
    C 敏捷B-
    D 魔力C-
    E 幸運D+

    【1號問題:出村向下一個聚落走…,哪個方向?】
    A:沿著小河向北去盛河鎮?(危險度2星)
    B:向東穿過森林往谷地的交易市集赤松?(危險度3星)
    C:走南西方向的通行道前進至山間運河都市–【華陽市】(危險度1.5星)

    【2號問題:遇上野生的果凍史萊姆,怎麼作呢?】
    A:先隱身背刺吧?
    B:用忍具引開注意力偷襲?
    C:正面上吧!
    D:嗯…要來試試『色誘之術』嗎?


    111: 8D

    2018/10/28(Sun) 22:28 ID:n2xiUpYU
    選B

    雜言:凱牙大哥您辛苦了!往後我們姐妹倆會好好照顧您的(往後我們的旅途安危與伙食都靠你關照了)

    112:

    2018/11/01(Thu) 18:10 ID:QFZH2pVw
    d

    113: 島貓

    2018/11/05(Mon) 00:24 ID:fhCUivC.
    雜言:先放一部份…

    本文:

    外面的雨還在下,而且還沒有要停的樣子。
    更慘地是,在那個有點不太負責的兄控遊牧女神離去前補充了句
    「這個雨會持續到明天早上,而且現在的規模才該下的強度的一半而已。」
    也就是說…,這雨還會更大;甚至我們還得困在這裡到明天早上。

    「下到明天啊…,現在才下午前半而已。」
    「要睡也沒辦法睡那麼久喔汪~」
    哮地你這時說這個很討厭的事實作啥…
    「沒辦法了,我們可沒有冒雨前往下一個地點的本領。」
    「這點我也同意,來談談妳們天同陰陽寮怎麼樣,兔島小姐?」
    「我們天同陰陽寮?」「是的。」「嗯嗯」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14: 島貓

    2018/11/11(Sun) 15:22 ID:Aj8sErjY
    本文: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傳說的『災厄之主』如果是照凱牙你說的那個樣子的話…。那麼『災厄之主』的特性又說不過去啊…」
    「嗯…幾位,我在想…那個『災厄之主』會不會是古神們在創世時代就設定好的事情呢汪…」
    被一直在旁邊趴著學『蛇』扭動的哮地突然插了一句讓其他三個人驚訝到不行的論點
    「嗯…這樣說起來好像有理呢…。兩千零一年的輪迴機制、相當困難地的對抗方式、總是突如其來地的從某座城市開始爆發、那個行蹤難以掌握地隨心所欲亂走路線、非一國能對付的超級實力、讓人頭痛的奇妙立場…」
    「如果是神明設定的,好像就能說的過去『災厄之主』那些行為了。」
    「…我想起來了,『災厄之主』應該真的是古神故意留的了。因為不只我們東煌大陸有,甚至連隔壁聖創大陸也有一個『冥府魔神』的傳說。而那個天隕…抱歉,沒有聽過。」
    「『冥府魔神』嗎汪?我也有聽過,那是個比東煌的『災厄之主』更猛的傢伙汪。沒有記錯的話,她是個足...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15: 8D

    2018/11/13(Tue) 17:24 ID:vCI5cdzo
    選3
    雜言:有誰在怕鬼的?

    116: 名無しさん

    2018/11/14(Wed) 14:48 ID:SdLJ8n96
    4
    月月,上!

    117: 島貓

    2018/11/18(Sun) 03:45 ID:bZyAu7RU
    雜言:沒怕,只是…

    本文:

    「唔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亂丟符咒啦!」
    「有鬼…不對,有亡靈啦!!!!!」
    「我怎麼沒看到啦汪!!!」
    現在四人是在通往下一個城鎮途中的某個山洞裡遇上了幽靈(?)群
    本來四人應該是不怕幽靈種的,可是…
    這堆幽靈種的幻術解不掉啦!
    因為光是用精神力抵抗都解不掉了,更不用說相對專業一點的小梅更是被弄的自顧不暇了。
    一行人包含哮地在內全部都中幻術。

    而在這山洞通道裡的某個死路上…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4 2017/05/19(Fri) 20:44 ID:tUgSU7uI [ 名無しさん ] Res 306
     1: 戰車人妻

    之前上傳的全消失了所以重傳,順便放了新的進度上來



      唰││最後一盆熱水從我的頭頂沖下,確認已經把身子洗淨的我看向前方那座不斷冒出白色霧氣的方形水池,和水蒸氣一同飄來的木頭香味令我感到一陣舒暢。我步入檜木製的廣闊浴池中,混雜著些許木頭精油的熱水很快就讓我緊繃的身體鬆弛下來,我在享受著有如高級酒店的浴池時,也不禁對這個家的豪華感到訝異。包括方才的那頓晚餐,餐桌上也盡是些平時沒什麼機會吃到的高級料理,雖然就我從女友那裡聽來的說法,這是只有在宴客的時候才會端出的好料,但是能準備那樣的食材,就證明此處的財力非常人可比擬。
      可明明是難得的晚餐,那人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讓我從頭至尾食不知味。
      「美穗的媽媽真是太可怕了。」在全身放鬆和四下無人的狀態下,我忍不住把真心話毫不保留地說了出來。
      一旦提起戰車道,西住 美穗這名字在日本國內可是無人不知曉。出身自戰車道名門的她轉學到了沒落已久的大洗學園,帶領著一群生力軍一路打進全國大賽,最後就這麼奪下該屆冠軍,替戰車道史上添下一筆傳說;簡直就像古早的運動漫畫主角一樣。
      我被她那耀眼的身姿給吸引,最後把內心的念頭化作實際行動,不過美穗大多時間都待在學園艦上,因此追求她的過程可說是難上加難。意外的是美穗沒有任何和男性交往過的經驗,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最後還是讓我順利成為了她的男友。
      和戰車道的名門千金交往後,在接下來的半年中我渡過了十分幸福的時光,也在不久前讓美穗成為真正的女人。接著便突然被帶到了西住宅,為的正是和美穗的母親;也就是志穗伯母作一次正式的會面。嚴格說來應該是和常夫伯父也得見過一次,不巧的是美穗的父親在這段期間正好因工作不在家中而作罷。
      說實話,我從來沒想過美穗居然這麼認真看待這件事。當初正是因為知道她選擇離開那個規矩眾多的本家獨自生活,我才會如此放心地展開追求。
      只不過美穗在經歷過成為女人的那一晚之後,就把我帶來和她的母親見面。終究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大小姐,一旦發生過肉體關係就不會再以半吊子的心態看待這件事。問題是在那之後的事,難道就這樣讓自己未來的人生活在西住名下?但是我的年齡也不過比美穗大個三歲,實在不想就這麼輕易定下。
      左思右想之下,我的思緒莫名地飄到今晚最令我戒慎的人身上。
      我雖然被伯母的氣勢懾服,卻也為那張熟齡臉蛋所吸引而無法移開目光。
      除了出色的指揮天分外,美穗的長相也十分可愛,身材雖不至於到火辣的程度,卻也是十分符合她那清純外貌的水準。而作為姊姊的真穗出現在戰車道的相關報導上時,媒體也從來沒忘過強調她那英氣逼人的美貌;因此生下這對姊妹的志穗伯母自然也是個美女,更重要的是她至今仍是風韻猶存。
      大概是因為志穗直到今天仍從未懈怠每日的鍛鍊,她的身材即使在生過兩個小孩的現在也沒有一點變形的跡象,雖然穿著一身嚴謹的軍裝,但是只要稍微出現大一點的動作就能看出隱藏在其下;比女兒們都還要豐滿的上圍。
      記得在美穗的隊友中有幾個女孩的胸部也相當大,其中更有個叫沙織的少女,在長著一對飽滿奶子的同時,還有著嬌小的個子和肉感的大腿。最重要的是那個成天喊著想交男友卻又遲遲不敢付諸實行的沙織,居然在某次我和美穗偷偷在學校裡交合的時候,躲在一旁的器材堆中窺視著我們。
      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我發現的她,在那之後接收到不少我的暗示,除了想讓那具對男人有極佳挑逗效果的肉體成為女人外,我的最終理想是讓她和美穗能依偎在我的左右。遺憾的是沙織的個性實在過於膽小,以致於到現在只能偶爾瞞著美穗私底下和她見面而已。
      因此今天讓我見識到了志穗那對和沙織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巨乳後,我無處可去的欲望便一擁而出,填滿了跨下的海綿體,就連泡澡的現在都還維持著勃起的狀態。
      「真想跟志穗來一炮……」在熱水的催化下,我迷迷糊糊地脫口而出。
      「哦?想不到現在還能聽見男人這麼說。」一道充滿威嚴的女人聲傳來。我立刻就明白聲音的主人是誰,因此不禁四處張望尋找來源。
      「在這裡。」音源就在不遠的正前方,隔著厚厚的白煙對我說著。當看見對方的身影時,我當場嚇得從浴池中站了起來。
      「志、志穗伯母?您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我家的浴室,我來泡澡有什麼不對嗎?」
      重點是她怎麼在我沒察覺的情況下進來浴室的。在這之前,又為什麼要在我尚未離開的時候就進來洗澡?在內心帶著諸多疑問的情況下,志穗她看著整個人僵住的我,平靜地開口了。
      「雖然我是無所謂,不過你一直站著好嗎?我可是把你看光囉?」
      「…我馬上出去。」我抬起一隻腳踩上浴池的邊緣,卻被志穗伯母給叫住。
      「給我慢著,我可沒叫你走。」
      「可是…」
      「留下來。」聽見這句話,我只能乖乖打消離開的念頭。


    300: 名無しさん

    2018/11/04(Sun) 00:59 ID:9CVpMQPI
    >293
    你要的肛交來了
    >294
    本人功力不足,深感抱歉
    3P寫起來的確難上不少,雖然有盡量避免重複角色定位的問題
    果然還是有待加強
    >295
    畢竟就像以前說過的,志穗的肉戲幾乎已經寫完了
    未來太太再登場的話,基本上都會負責跟劇情有關的部份

    301: 西瓜肚門徒

    2018/11/04(Sun) 01:07 ID:gOaMascE
    終於,終於出現了,請讓我讚美你......永遠的讚美你!!!!(叩拜)

    302: 西瓜肚門徒

    2018/11/04(Sun) 01:19 ID:gOaMascE
    不過......不是射進腸子裡面阿........

    還是說這會延續到第二回合繼續嗎!?(期待)

    303: 名無しさん

    2018/11/06(Tue) 01:26 ID:hVR77y2o
    雖然是肛交可是是女同肛交

    304: 名無しさん

    2018/11/17(Sat) 23:08 ID:IkBPKzVg
      「痛!」男人摸著臉頰。
      「啊啊!對、對不起!你還好嗎?」慌張的美穗忙著查看男友的傷口,卻忘記先放下手中那柄名為剃刀的凶器。
      西住 美穗不知為何突然心血來潮地想替自己的男友刮鬍子,對於沒有蓄鬍習慣的男人來說,將剃光鬍鬚的簡單任務交給親密對象之一也未嘗不可;雖然現在證明了這不是一個好主義。
      看著女友的模樣,不知為何男人突然有點想吻她。只是在那之前,美穗就已經先去拿來了一些簡單的醫療用品。
      (反正臉上也都是刮鬍膏跟鬍渣。)男人在內心想著。他靜靜地接受女友的照料,感受著他人將自己臉上的泡沫擦去、在傷口表面塗上碘酒。
      「……美穗。」
      「嗯?」
      「妳不覺得,應該先讓我把這些東西洗乾淨嗎?」
      西住家二小姐的臉一陣泛紅。大概是因為見到這表情而按捺不住,男人一把抱起女友就這麼吻了下去。
      刮鬍泡在兩人臉上擴散,使得這份熱吻從第三者的角度看來一點都不浪漫。
      「...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05: 名無しさん

    2018/11/17(Sat) 23:21 ID:IkBPKzVg
    這一章暫時告一段落了,下一章將會說明男主未來和真穗結婚的原因

    306: 名無しさん

    2018/11/18(Sun) 01:37 ID:A/Czr4bs
    美穗還會幫男友刮鬍子啊,很喜歡這種放閃的段落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5 2018/05/26(Sat) 13:44 ID:17lKbBUM [ 島貓 ] Res 102
     1: 老早就歪掉的超有病寫作 - 『公主加上一堆蘿莉控的故事』 PART2

    前串滿了,那上回的問題就直接放首個吧。

    雜○:那麼…等待汝等的仲介人選吧。
    雜言2:至於那個生物用【G】代替只是一時阻止正在吃中餐的諸位不會吃不下去W

    【前串最後兩個問題,沒有答題順序】
    【問題1:那麼控制充滿『G』的石巨人的存在是?】(問答)

    【問題2:女神需要個使魔,有想介紹誰來呢?】(問答)
    【PS:英靈、反英雄、二次元的容許。別給在下介紹異神過來,格太大了啦!會被在下寫壞的W】


    96: 名無しさん

    2018/09/15(Sat) 08:58 ID:TDcq8o3Y
    好久不見,紫苑跟米緹近來如何?

    97: 島貓

    2018/09/15(Sat) 11:48 ID:HV1kUGoI
    >8d
    基本上根本不需要曉羽班的作,轉播方已經在幹了。

    >啦*3
    誰知道,賭票都被吹飛到不知哪邊了。

    本文:
    「嗯…,怕怕。」
    這是已經玩到不知泳裝扔到哪邊而把紫苑拖來當衣服的米緹。
    不過在這個海蝕洞內探險的幾人,也只有紫苑和尤莉爾兩個看不太到路。剩下的三個…先別提米緹那個還可以看到身前4-5公尺內的貓眼。最前面那兩個不知是之前打太嗨而精神超好,還是什麼的存在;她們兩個光是希醬的真祖之眼就可以看個方圓10公尺內都沒有問題,更不用提那個被神、真祖與一堆亂來加護融合而成的伊翁公主目前所持有的『神約魔龍真祖之眼』,那根本是外掛到如在外面一樣清楚…。
    這幾個人是因為打完那個排球,又補充完能量後覺得沒有事可以作。貓月那邊又拒絕讓伊翁她們幫海邊料理店打個小工,說是什麼樓上的那群存在萬一喝茫連全力全開的伊翁加上外面正在玩沙堡的絕天魔龍姬(無誤)也沒辦法調停。
    事實上伊翁她們並不清楚二樓角落那桌到底來了多少...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98: 啦啦啦

    2018/10/26(Fri) 13:17 ID:ekTbFUw.
    魔法彈風暴www
    根本是想把入侵者活埋在山洞內吧?
    剛好來訪的幾個人都是死不了的www
    有山崩嗎?

    99: 島貓

    2018/10/26(Fri) 22:44 ID:sTMUv/Ns
    那是海蝕洞,最多海水倒灌或是被沉入海平面下…

    雜言:這周末在下會更新啦。

    100: 島貓

    2018/10/28(Sun) 20:20 ID:Nk5Q1fDg

    本文:

    在用自身的龍翼與拖著幾名冒險人員一路飛回樂園地下研究所這邊…
    「艾斯特爾,有事幫忙一下!」
    「我說過幾次了啊,臭貓進來要敲門啊!」
    「抱歉,門已經被敲(踹)爆了。」
    「…好吧,反正現在沒有事…」
    看也知道妳沒有事作,妳這一付坐在觸手組成的沙發上看樂園報紙的沒事樣子。
    「嗯?是殿下啊?有什麼事,妳們不是去海邊放假了嗎?」
    「因為在海邊發現了一個古代石板,我們沒人看的懂…」
    海之家樓上的神明們又不好去打擾一下…
    「嗯嗯…,我看看…。」
    不過當艾斯特爾仔細看起來那石板的第一眼,
    她和四周的觸手同時後退了一大步。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01: 8D

    2018/10/28(Sun) 22:18 ID:n2xiUpYU
    選B.
    雜言:反偷窺反偷拍,安全第一還有周邊服務(?

    102: 名無しさん

    2018/11/14(Wed) 14:50 ID:SdLJ8n96
    c
    什麼叫做沒事就是好事(?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6 2018/10/12(Fri) 10:50 ID:oJ/GvSgM [ 名無しさん ] Res 17
     1: 梅斯物語

      今天是知名遊戲大廠梅斯‧普塔的遊戲發表會,也是我們一票高中好友久違的聚會。托其中一位朋友的福,我們從她先生那兒拿到百張限定的遊戲體驗券!只要體驗過遊戲並寫下簡單的心得,就可以抽價值十萬的豪華洗衣機!

      「嗚喔喔喔!我絕對要把那台洗衣機搬回家──!」

      「凱儀妳抽三獎的電磁爐就好了啦,我家才準備要換新的洗衣機說。」

      「每次改我考卷都扣一堆分的小心眼,誰要讓給妳!」

      「不不不,那是因為妳自己寫錯。」

      沒錯……對於電玩遊戲沒什麼研究的我們,比起玩遊戲更期待抽獎!


    11: 名無しさん

    2018/10/24(Wed) 17:21 ID:Q/j7qN2w
      白天我們被迫做盜賊們的精液廁所,夜裡也鬆懈不得,每晚都會有好幾次擾人清夢的夜襲。只要鎮上的賊人想發洩,他們就直接闖進囚禁我們的小屋,有時候辦完事直接倒頭就睡。漸漸的,每晚都有好幾個男人睡在身邊,我們最後一點隱私都被奪走了。

      意識清醒的時候幾乎都是被侵犯或者看見彼此被強暴,偏偏這些男人的行為又讓我們產生相當豐沛的快感,如此墮落的生活持續好幾天,大家都開始像語婕那般忍不住迎合身邊的男人。

      時間流逝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們必須在意志隨著日以繼夜的輪姦消磨殆盡前逃離這裡。

      第一場逃脫計劃由凱儀主導,我們趁室內所有男人都呼呼大睡後爬起來,力氣較大的凱儀跟我聯手制伏了看門狗,然後從房子後方的小徑逃跑。但是,我們才剛從小屋右側要彎進巷道中,走在最前頭的凱儀突然渾身浴電──她踩中了埋藏於地面的閃電陷阱。

      「呃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嗚呃呃呃……!」

      凱儀右腳被牢牢地固定...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2: 名無しさん

    2018/10/24(Wed) 17:21 ID:Q/j7qN2w
      「語婕,對不起!」

      「嗯嗚!嗯!嗯嗯……!」

      砰!

      我們三人都嚐過肉穴被人直擊的激痛,或該說是激爽……只有語婕幾乎沒被這麼對待,因此她的身體還不習慣這種突然引爆的猛烈刺激感。凱儀一拳把她那滴著溫涼精水的蜜肉揍得淫汁亂噴,語婕立刻翻起白眼,能量條也直接歸零。

      「這樣就可以了吧……那凱儀妳來抱語婕、美心墊後,OK?」

      「沒問題!」

      「這次……這次一定要逃離這裡!」

      「嗯!我們走……!」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3: 名無しさん

    2018/10/24(Wed) 17:21 ID:Q/j7qN2w
      「齁……齁哦!」

      一被拳頭觸身,美心就敏感到出現輕微的失神反應。

      「嗯齁……!」

      我呢,也是無法抑制胸口這股急遽爬升的期待感,下意識地喊出了低俗的叫聲。

      凱儀見我們倆都放鬆了身體、鼓起即將高潮而濕淋淋的熱暖淫肉,於是輕輕揮動她的拳頭──啪滋!啪滋!地將我們的肉穴揍得淫水四濺。

      就算逃離那座連空氣都瀰漫著腥臭味的小鎮,我們卻還是無法忤逆這股快樂……不得不承認自己仍是頭貪求著快樂的母豬呀!

      「噗……噗齁!齁哦哦……!母豬美心……要洩了哦哦哦!」

      「齁哦……!齁哦……!好爽……!宥婷的母豬穴也要去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4: 名無しさん

    2018/11/01(Thu) 18:18 ID:oKMebsg.
      挨著肚皮攻頂是件蠢事,因為我們不曉得瞭望塔裡頭是否有敵人出沒,至少得吃點東西墊墊胃,以免最後還有難關要突破。可惜的是,除了我能夠辨別果實類是否含毒以外,就只剩我們在監禁小屋中吃過的那幾種菇草類植物可以做依據。所以當凱儀吃下一種外觀很樸素、菌褶卻分佈著奇特小斑點的土灰色蘑菇後,整個人就倒在菇叢前口吐白沫、全身痙攣。

      「咕啵啵啵……!嗚啵啵啵啵……!」

      急性中毒使凱儀看起來像中了閃電陷阱,不光是白沫湧出和肌肉痙攣,本來垂軟的黑乳頭一下子脹挺,瑟縮於包皮內的陰蒂也完全聳立。至於她的雙眼,則是十分享受似地升起。

      「凱儀她……說不定其實很舒服呢?」

      美心無意的一句話讓我們都漲紅了臉。她會這麼想很合理,畢竟到了現在,我們幾乎都感覺不到真正會讓人受不了的生理不適,就好像痛覺被極端地淡化,一部分還轉換成了快感。加上凱儀身體出現的興奮反應,連我都不禁覺得她在享受中毒的過程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5: 名無しさん

    2018/11/01(Thu) 18:19 ID:oKMebsg.
      傍晚時分,我們相繼從睡夢中醒來,一睡醒就精力充沛,能量條也灌滿了。看來是毒菇讓我們原地損失掉所有的能量,才會在毒效作用後陷入沉睡。

      腦袋依稀記得意識消失前的美好片段,感覺起來卻只像是在做夢。比起努力回想逐漸褪色的夢境,還是先處理咕嚕咕嚕叫的肚皮來得實際。

      為防有人(語婕)再跑去碰觸毒菇,我們決定集體行動,搜索範圍也只限定在這片迷你又稀疏的樹林裡。我和凱儀負責收集紅色蘑菇,美心就負責監視語婕。幸好語婕沒再給我們搗亂,但說實在的紅色蘑菇也沒多到哪去。

      「總共二十二朵啊……」

      「對面的森林應該有更多喔。」

      「不了,就這些分一分吧。」

      每個人五朵,力氣較大的凱儀與能夠變身放魔法的美心再拿一朵,我們分食蘑菇後接著上路。畢竟大家都不想在荒郊野外過夜,也不能返回小鎮,唯一的選擇就是位於山頂的瞭望塔了。

      和鎮上的盜賊相比,這座小山要親切許多,這裡除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6: 名無しさん

    2018/11/01(Thu) 18:19 ID:oKMebsg.
      「噫嘻……!」

      凱儀就像忍耐許久終於被觸摸的小女人般開心地笑了。羊頭惡魔粗壯的手臂從她的大腿下側將她兩腿開開地抱起,凱儀雙腳隨著那兩隻手臂往上攀升而越翹越高,膝蓋幾乎和頭呈現水平,私處春光一覽無遺。多毛手臂禁錮住她的膝蓋內側,兩隻粗大的手掌交扣於她頭頂,她整個人就像被擠壓在半空中,只等那根巨大肉棒與她合而為一了。

      「哈……哈嘿……!肉棒……給我肉棒……!」

      聽到凱儀懇求著肉棒的淫蕩聲音,我跟美心都忍不住夾緊雙腿──並且更加用力地抽插彼此。我們都是一手摳對方的肉穴、一手揉弄乳房或乳頭,有時自己摸自己,有時舔個口水就幫對方弄。

      凱儀就要被那根巨大的傢伙插入了!偷窺著的我們都不禁為之緊張,但是最嗨的莫過於當事人了吧!瞧凱儀還沒插入就母乳四濺,她一定超級興奮的!

      「咩咩咩咩……!」

      羊頭惡魔彷彿感受到了三頭母豬匯聚於凱儀下體的情慾,青筋浮起的巨大陽具...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7: 名無しさん

    2018/11/01(Thu) 18:19 ID:oKMebsg.
      嗶嗶!嗶嗶!

      機器發出的提示聲弄醒了我。

      睜眼所見不再是給火光照亮的陰暗石磚,空氣中也沒了那股由濃郁體味、塔內濕氣與大量體液混合而成的腥騷味,腦袋很快就從白色天花板與帶有芳香劑香味的空氣建構出現實的概念。

      原來只過了三個鐘頭。

      我像剛睡飽似的從機器平台上坐起,赫然發現凱儀她們也都醒來了。她們身上穿的是超貼身的粉紅乳膠衣,當然我也是,不過我們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濕潤感──這感覺到了工作人員的小妹帶我們回更衣室的時候得到了印證。

      我們的乳膠衣內充滿了濃濃的腥臭味,不光是穿戴前抹的油,還多了許多像是男性體液的東西,甚至有口水的味道……我的乳暈上還有黏呼呼的白色團塊物,小妹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用衛生紙將那玩意包起後扔進垃圾桶。

      「這邊要替您清理一下陰道與肛門內側哦!」

      「啊……!」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7 2018/10/29(Mon) 06:40 ID:DFMfSxEw [ 触手服大好き ] Res 7
     1: 想找人幫我把我想的(妄想)設定創作出來…

    喜歡的作品類型很刁鑽,找到的作品都只稍微搔到癢處,
    有想過乾脆自己創作,但是不會畫畫,
    試過打小說也打得零零落落,
    想說如果找人幫忙創作(希望是漫畫)OK嗎?

    喜歡触手服等一些蠻狹隘的類型,
    劇情畫面又不誇張(但很多都後面做的蠻誇張的),
    也沒什麼很over的動作(很多作品到後面都會把女孩動作畫得很下流?),
    也不跟什麼人做,但這樣就像只有女孩一人不知道自high啥的?
    等一些都剛好跟一般作品的創作方向相反,
    但就是喜歡這樣的…

    想要有人能幫忙創作,又希望能完全照我的(妄想)設定創作出來,
    就算或許有些部分改成較一般人會看的就會變得有很多人喜歡的修改的也不要,
    就只是幫我創作我喜歡的,希望是漫畫,這樣有人會想幫忙嗎?
    如果有的話到時再看看怎提出要求…


    2: 名無しさん

    2018/10/29(Mon) 14:26 ID:a10dMNts
    step.1 拿出你的$$
    step.2 尋找你喜愛且有在接案的繪師
    step.3 洽談、合約、定稿、完稿
    step.4 fapfapfapfapfapfapfapfap

    3: 名無しさん

    2018/10/29(Mon) 17:54 ID:j1Drn7U2
    只要付錢談妥,不管多刁鑽的作品繪師能幫你畫出來

    4: 触手服大好き

    2018/10/29(Mon) 22:00 ID:DFMfSxEw
    嗯...也對...忘了還有錢這回事...
    最近隨便亂點圖片才知道原來還有約稿這市場...還不小(大陸)?
    只是要求東要求西還要好幾張成漫畫啥的...搞不好要花超多...
    .....是希望有合作的啦...以作出為主...只要不影響我之後還想再做這類的...
    做出來算對方的這樣,只有我的意見我之後不管在哪我還能用這樣?
    所以能的話最好是同嗜好的同道中人?

    5: 名無しさん

    2018/10/29(Mon) 22:29 ID:hKvjH2f.
    你不想花錢那就找有在寫或畫這一塊的作者
    以粉絲身分看看能不能許願某一種屬性吧

    如果想詳細內容都照自己想的走
    那就有錢好辦事

    而且說實在的你要求完全照你的走,雙方在草稿階段的討論次數就會很多很多次
    繪師或作者方應該拿到的稿費也會一直上升
    可能一張黑白稿1500修來修去到3000,三千字600改來改去到1200
    不過更可能的情況是對方直接謝謝再聯絡
    這類型除非開價非常好,否則人家不太會接受希望能一直改一直改的案主
    因為這種合作案大部分是走向不歡而散...

    6: 名無しさん

    2018/10/30(Tue) 21:32 ID:8WCvzMsQ
    >>5
    沒有不歡而散才奇怪.

    7: 名無しさん

    2018/10/31(Wed) 14:14 ID:QWEL3kuE
    好久沒看到這種想法天真到可愛的傢伙了
    哪有可能不出錢不出力只給個想法又想掌握主導權的阿w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8 2018/01/16(Tue) 23:22 ID:up19yybM [ 毛色黯淡的狼 ] Res 18
     1: 至熟成之時

      
      在高聲嗤笑的泥濘下。
      人不畏懼死亡。
      人畏懼腐朽。
      人不畏懼犧牲。
      人畏懼奉獻。
      人從不畏懼銀幣的背面。
      人卻拒絕直視銀幣的正面。
      人最為畏懼的,其實永遠是嚥氣以後的事情。
      在歡聲禮讚的彼岸上。
      
        *


    12: 毛色黯淡的狼

    2018/06/01(Fri) 01:03 ID:DvRrzkic
      * 
      「妳有想過人為何要攜伴自殺嗎?」
      
      「你問錯人了,去太宰治的墳前上炷香比較好吧,我可是一點都不想死啊……啊啊—頭好痛喔……」
      
      「昨晚妳喝太多了啦,我倒杯水給妳。」
      
      「不要、我要喝奶茶……」
      
      「別任性了,宿醉是因為身體缺水,所以要多喝水。」
      
      要說頭痛,其實繼雨也是。他從床上爬起,低頭看著滿地的空酒瓶,忍俊不禁地搖著頭,試著把酒精從腦袋裡面甩出去。
      
      「你沒問題吧?看你走路也搖搖擺擺的。」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3: 毛色黯淡的狼

    2018/09/02(Sun) 23:54 ID:380wzXMU
      
      「自殺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它要求人處於極度的低潮與麻木當中,卻要同時保持著追求死亡的熱情;計畫如何死亡的理智;還有直面死亡的勇氣。是人類最矛盾也最激烈的行動。」
      
      繼雨在她的言談中窺見了一種狂熱,她將自殺形容為某種沒多少人敢嘗試的壯舉。
      
      「說得妳曾經自殺過一樣呢,明明就不想死。」
      
      「你說呢?」
      
      她燦爛地笑道,將杯中水一飲而盡。
      
      「總之我想,對人來說攜伴自殺不會是因為『死後也想長相廝守』這種理由,那種理由只是在自欺欺人罷了,是最卑鄙卑劣的藉口唷。」
      
      繼雨點點頭,「因為自殺就是在說永別。」自己補上了一句。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4: 毛色黯淡的狼

    2018/10/11(Thu) 00:11 ID:SIKQ/5qs
      
      好痛苦。
      
      從沒想過僅僅只是這樣就能讓人窒息。
      
      正當繼雨認為自己會死在這裡的時候,砌情終於緩緩地將舌頭從他的口中抽出來,從兩人的舌尖牽出了一條唾液跟血絲交織而成的紅線。
      
      「別掛著一臉被玩得面目全非的表情嘛。」
      
      「妳太強人所難了,到底搞這一齣是要幹嘛?」
      
      繼雨一邊乾嘔著一邊沒好氣地瞪著砌情,剛剛在驚慌之中他不小心咬傷了自己的口腔,現在滿嘴都是鐵鏽味,令他感到不快。
      
      「只是要來點戲劇性而已。」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5: 毛色黯淡的狼

    2018/10/16(Tue) 23:00 ID:UUUbgVYo
      
      砌情輕快地從將屁股從流理台上移下來。又替自己倒了一杯水,她看起來頭已經不痛了,心情也隨之高漲起來。繼雨默默地注視著輕聲哼著歌的她,不知道怎樣把話接下去,於是他決定換個話題。
      
      「妳會餓嗎?有沒有雞蛋跟土司之類的東西,我來做早餐吧?」
      
      「不用,我來做吧。」砌情說道,俐落地將襯衫脫了換上碎花色的圍裙,可以說是教科書典範的裸體圍裙造型頓時展現在繼雨面前。「反正你也不清楚我家廚房裡面有什麼吧,下午你再陪我去買菜,順便去你住的地方拿行李,雖然還有空房間,但是你跟我睡同一張床沒問題吧?」
      
      繼雨發現自己真的對砌情起不了生理反應,要是平常其他的女孩子穿成這樣子在他面前晃來晃去他早就撲上去了。但現在他只會傻傻地點頭,過了兩秒才像是被突然電到一樣失聲問道。
      
      「行李!等等、行李是什麼意思?一起睡又是怎樣?」
      
      「我想我們的預習時間已經結束囉。」砌情...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6: 名無しさん

    2018/10/17(Wed) 12:47 ID:iM1eH0Qk
    有點頹廢卻帶有微妙寫實感的故事
    進展緩慢 而且床戲不夠(重點

    17: 毛色黯淡的狼

    2018/10/18(Thu) 23:18 ID:O7aY8KFg
    16>微妙寫實感嗎……畢竟是個三分真七分假的故事,摻了些個人經驗在裡面。不過我不認為有多寫實,所以有人這樣想的時候其實我挺驚訝的。
      進展緩慢是因為完全沒想大綱,工作閒暇之餘想到哪寫到哪。但基本上主軸是定調為「信仰」的故事。
      床戲就是該有的時候就會有,沒有的時候也不會特別去寫這樣。

    18: 毛色黯淡的狼

    2018/10/29(Mon) 23:47 ID:QEmjFfms
      
      「就是因為大家都用這種眼光看她,她才願意跟我交往。她說我是第一個把她當戀愛對象的人,而不是把她看成一個人盡可夫的肉便器。」
      
      「可是她就是個萬人騎啊,她自己把自己塑造成那個樣子,怎麼能怪其他人戴有色眼鏡看她呢。」俊世直說。
      
      繼雨看著俊世這個大學同窗好友,心想他真的是直腸子到白目的程度,一般人會當著別人的面直接批評對方的女朋友是個蕩婦嗎?但俊世就是會,繼雨跟他在大一時當了整年的室友,知道他是個表裡如一、毫無心機的熱血笨蛋,這也是他討人喜愛的地方。
      
      「咳、老實說——」飛緊張地清了清喉嚨,「我們也不想把場面搞得那麼尷尬,但幾個兄弟是來勸退你的。」
      
      「更正一下,只有阿飛跟俊世是來勸退你的,我很清楚我阻止不了你,我只是來盡告知義務。」良源神色凝重地說道,「我是不擔心你成了回收業者,但梅砌情不是可以隨隨便便交往的對象。」
      
      三人當中良源跟...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9 2018/10/29(Mon) 02:32 ID:M1AsMUPo [ 名無しさん ] Res 1
     1: 少女三缺一

    父母"拋家棄子"的海外旅行,讓作為兒子的阿偉這個暑假過得十分滋潤。

    在表姊小如帶著兩個高中死黨過來度假後,整棟房子都成為了一男三女的炮房,每天都幹到天昏地暗,浪叫不絕。

    阿偉跟小如的炮友關係是在一年前開始的。

    那時阿偉剛進國中,在某次去小如家裡玩的時候,順其自然地和表姊發生了關係,從此迷戀上小如那對健康豐滿的大奶子。

    在脫離童真幾個月後,小如某天突然向阿偉介紹了自己在學校的兩位好友:小薰和彩穎。

    "我叫周彩穎,那個......如如很喜歡你呢。"

    "叫我小薰就可以囉,如如的表弟。想不到竟然是可愛型的呢!啊,你直接叫這孩子穎穎就行了。"

    "小薰是經驗者,彩穎還是第一次。"

    當阿偉還沒從表姊的爆炸性發言回過來神時,小如又投下了更猛烈的爆彈:"她們聽我說了我和你的關係後,都想和你做愛。"

    從那天以後,阿偉就多了兩個炮友。

    對於自己的三名炮友,阿偉曾經暗中做過比較:

    首先,表姊小如的體力是最好的,兩人在床上幹起來經常會花上很多時間。被胸部的柔軟所迷惑,阿偉總是會一邊揉著眼前的大奶子、一邊用正常位奮力抽插著表姊。

    小薰的性經驗是三人之中最豐富的,她以前認識的玩咖很多,但是那幾個傢伙似乎變得越來越不妙,於是小薰就把主意打到死黨的表弟炮友身上,打算淡出以往的圈子,回歸較為穩定的性關

    係。

    阿偉第一次的毒龍鑽就是小薰幫他舔的,舌頭在屁眼內側的靈動使得阿偉的下半身很快就接納了這位新炮友。

    和小如在床上的侵略性、小薰的花招百出比起來,彩穎就顯得平淡無奇。

    這位大家閨秀對於性愛感到好奇卻又不得其門而入,最終找上了好友幫助,透過好友表弟的肉棒來破處,第一次品嘗到了性愛的歡愉,並從此沉迷於男女交媾。而對阿偉來說,彩穎那種楚楚

    可憐的氣質總是能刺激起他的某種慾望,只是連本人自己都說不清。



    這天下午,正當阿偉在客廳用背後式抽插小如的時候,坐在一旁欣賞活春宮的小薰突然有了新的點子。

    "阿偉,STOP!別只顧著操小如了,我剛剛想到一個新點子,你們過來聽聽。"

    阿偉順從地停下了動作,身前的小如有些不滿地撒嬌道:"小薰一說話你就乖乖停下,到底誰才是你表姊啊?"

    "嘻嘻,如如吃醋囉。"全裸坐在沙發看電視的彩穎轉過頭來揶揄道。

    "哼!"

    阿偉連忙轉移話題:"好啦,我們先聽聽看小薰姊怎麼說吧。"

    見三人將注意力轉移過來,小薰開始說道:"經過這幾天,我們都被阿偉操過好幾輪了。現在如如要是去上廁所,不知道會有多少精液從陰道裡流出來。"

    對於讓小了三歲的國中生任意玩弄自己身體這件事情,三人沒有半點羞恥感可言,甚至還有一種隱隱的興奮感。

    阿偉對此也感到相當自豪:"沒錯,拜妳們所賜,我對女人身體的了解程度上升了許多。"

    "太臭屁囉,小鬼頭。"小如做勢要去捏阿臉的臉,結果被阿偉輕輕躲過。

    看著阿偉的閃躲,三女嘻嘻哈哈地笑著,眼中的慾望如同身體一般,絲毫不做任何掩飾。

    等到笑聲停下後,彩穎接著剛才的話題:"那麼小薰,妳的新點子是什麼?"

    小薰的眼睛閃閃發亮:"既然打炮已經玩過好幾輪了,接下來不妨來玩點更下賤的,比如說......我們三個試著來當幾天阿偉的肉便器怎麼樣?以前我聽過那種比較重口味的玩法,其中之一就

    是主人要小便時,讓飼養的性奴含住肉棒,然後直接尿在性奴嘴裡。"

    小如笑道:"這樣也太便宜阿偉這小子了吧?光是三個美少女任他幹、隨她操還不夠,現在連小便都要幫他解決了嗎?"

    "我有點想喝喝看耶......"彩穎羞紅著臉。

    "那麼現在就是二比一,阿偉你呢?"小薰轉過頭來看著阿偉。

    阿偉大笑:"這還用問嗎?這提案完全就是爽到我啊!哈哈哈哈!"

    小如鼓起雙頰盯著阿偉,嘴裡喃喃說著:"唉,早知道就不給妳們兩個介紹這傢伙了。"

    之後小如和彩穎便照著小薰教的花樣,三名脫得精光的美少女跪在少年面前,陸續說出淫蕩下賤的誓詞後,一邊學著母狗"汪汪"叫著, 一邊從阿偉的胯下爬了過去。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0 2018/06/04(Mon) 12:52 ID:c/KSYm/Y [ 名無しさん ] Res 91
     1: 本番禁止!童貞勇者冒險譚

      討厭的開學日終於還是來了,從今天起我就是忙碌的高三生,目標從私立後段爬到國立後段。老實說真沒幹勁,我又不是讀書的料子,雖然體育方面不太行,也不會寫作畫圖,但至少……勇者之類的工作還是可以勝任吧。

      在前往學校的路上這麼想著,四周景色忽然像是斑剝的牆壁般匡啷匡啷地掉落,不消幾秒就從灰色市景來到綠意盎然的奇妙世界。

      『勇者桐真,歡迎來到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

      老梗到爆的台詞……!

      『歐羅巴大陸上的兩大國家爆發了全面戰爭,你的目的就是協助其中一方完成統一偉業!』

      了無新意的設定……!

      『只要某國順利統一歐羅巴大陸,你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還可以獲得大學推甄的額外獎勵唷!』

      意想不到的聯動……!

      『那麼加油吧☆』


    85: 名無しさん

    2018/10/20(Sat) 14:47 ID:3OZ.RPfw
      三天後,大姊徒步從北方的雪山地帶返回邊境之村,身邊還跟著一位彷彿來自維多利亞時代的千金大小姐,金髮碧眼的,兩人走在一起就像大鐵球跟栓著鐵球的鍊子。大姊渾身都凍僵了,但是她一把全身肌肉「哼!」地撐鼓起來,結在肌膚表面的冰霜頓時劈哩哩地瓦解。至於站在她身旁的千金小姐則是乾淨到令人生疑,別說是雪水,似乎連一粒灰塵都沾不上去,手腳關節部位還有奇怪的球體結構……啊!該不會就是那個殺人人偶!

      疑似人偶的千金小姐不管看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她也不在乎大家對她投以好奇的目光,不過大姊對她說話時,她的表情就會稍微浮現生氣。難不成她們已經是以拳交心的關係……

      莉菲命人準備大澡盆與豪華大餐來替冒險歸來的大姊接塵,村人們也因為大姊的出現歡欣鼓舞,整個村子宛如慶典般熱鬧非凡。我和伊朵受大姊之邀來到露天酒吧的特別房間,莉菲所謂的大澡盆根本就是可以容納十幾個人的熱水池!

      「呼……好湯。」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86: 名無しさん

    2018/10/20(Sat) 14:47 ID:3OZ.RPfw
      桑莫王國,王都巴黎。

      自從桑莫軍征服波波蘭、擊破露露西亞邊塞大軍、進而將瑪吉克殘兵封鎖至莫斯科城內,勇者矮子丕平即返回王都,著手進行另一項計畫。

      在敵國勇者存活的狀態下放任前線不管固然有其風險,不過有了查理曼的授權,丕平得以安排部隊進駐「他們」絕不會考慮之處──這也是風中殘燭的敵國能夠透過其勇者進行反撲的罩門。

      波波蘭、露露西亞兩地共兩百六十二處村鎮及主要道路,已佈署從本國徵召的一萬五千名後備部隊。加諸圍城中的四萬正規軍,根本是勝券在握啊。

      但是,還必須把任何觸及這場戰爭的變數降至最低才行。

      「喔,莎拉拉!妳從『邊境』回來啦!」

      「……是啊。」

      首先是在桑莫南境之外,那塊她印象中的「南法」土地。無論派遣幾次部隊都無功而返、甚至讓將軍們不惜對她陽奉陰違的那個地方,正是不存在於地圖內的秘境。那條目不可視的境界線阻隔了人類,境界彼方的艱險輕...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87: 名無しさん

    2018/10/20(Sat) 14:47 ID:3OZ.RPfw
      桑莫王國,波波蘭領地,維特尼察教堂。

      這裡是少數幾座並未遭到戰火洗劫的教堂之一,在瑪吉克軍隊全面撤出波波蘭之後,此處成了桑莫軍後備部隊的駐紮地。附近一帶的村女被徵召到這裡服侍軍人們,以往神聖靜謐的教堂就此淪為夜夜笙歌的佔領軍妓院。

      就在教堂深處的復活之間,一名渾身肥肉的分隊長正在青銅平台上享受他的戰利品。滿臉橫肉的醜惡嘴臉隨著倉促到來的射精舒緩下來之際,平台忽然發出耀眼金光,嚇得他老二都還沒拔出便抱緊村姑滾落下去,鄰近那些沉浸於粗酒和女人的士兵們也都為這道美麗的金光獻上一記驚呼。

      光芒散去,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名酒紅色短髮的裸體少女。

      彷彿某種暗示,紅髮少女的現身讓在場所有人的記憶「喀」地一聲產生了裂痕,某個東西趁機鑽進裂痕中,將遭到覆寫的記憶恢復原狀。

      「勇……」

      同樣感覺到腦袋一陣輕盈、進而恢復特定記憶的,也包含呆坐在平台上的紅髮少女。(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88: 名無しさん

    2018/10/21(Sun) 17:15 ID:2kzDL7MU
    修改了一句:
    (原)在這個魔物使盡出的王都巴黎,「法軍」勢力正迅速茁壯。
    (改)在這魔物使盡出的王都巴黎,「法軍」勢力正迅速崛起。

    89: 名無しさん

    2018/10/28(Sun) 17:06 ID:W9MzN9cw
      D+1日,反攻作戰開始。

      在村民們夾道歡送之下,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從邊境之村出發,穿越那座曾讓伊朵莫名驚恐的陰暗森林,回到瑪吉克王國境內。莉菲因為得監督製藥及補給而留在村中,布藍特待在瑪列休斯那兒指揮採礦作業,兩人就沒跟我們奔赴前線。

      「貝蕾妮卡,送到這就好。我很快就回來。」

      「……嗯。」

      帶著六名四翼天使前來送行的貝蕾妮卡,也在森林盡頭前和我們分道揚鑣。雖然不禁令人感到可惜,我們仍有七位巢穴頭目助陣,計劃並未受到影響。

      「好心的給肉人!要活著回來哦!」

      「希里──口水都流下來啦。」

      相較於四名垂著頭、優雅拍動著翅膀的天使,和我們有一肉之緣的希里妮歐與芭兒莉塔激動得撞在一塊,我和伊朵趕在她們倆墜毀前使勁地揮動手臂。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90: 名無しさん

    2018/10/28(Sun) 17:07 ID:W9MzN9cw
      「瑪吉克的勇士們!你們都曾讓桑莫軍吃足苦頭,現在我要帶著你們再往敵軍身上狠狠地撕開一道傷口!」

      「喔喔喔喔──!」

      「奪回我們的首都!」

      「奪回首都──!」

      「驅散我們的敵人!」

      「驅散敵人──!」

      「全軍、隨我突入敵陣!烏──!拉──!」

      「烏拉啊啊啊啊──!」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91: 名無しさん

    2018/10/28(Sun) 17:07 ID:W9MzN9cw
      「咯喔喔……!」

      「嗚……嗚欸……!」

      「喔……!喔……!」

      果然是在製造喪屍痾痾痾痾!

      「起來吧……馬修……麥……康納……!」

      這三隻喪屍的名字很耳熟喔……!

      還好這幾具屍體尚算新鮮,除了一個沒頭、一個掉手手、一個內臟翻出之外,遠遠看起來應該只像是重傷的士兵。現在請容許我到一邊嘔嘔嘔嘔嘔!

      儘管敵軍陣腳大亂,終究擁有優於我方數倍的兵力,方陣兩側的步兵全都往中央匯聚,這下子好不容易快連成一線的缺口又被補齊了。伊朵那傢伙沒事吧?這些士兵看起來素質平庸,也難以抵擋西格隊的猛攻,我想她應該撐得住才是……媽的,還是會擔心啊!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次のページ>>


    freeStyle bbs byレッツ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