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最新50 ↓最後

戰車人妻

394 名無しさん [ 2020/07/08(Wed) 00:35 ID:E5ydDvpQ ]
  男人啞口無言地看著螢幕。
  螢幕中的自己除了生殖器以外,都有如一具普通的屍體般毫無反應。
  這段影片是數天前錄下的,當時的男人如同往常來到欠揍熊博物館內的旅館和女友的母親等人幽會。雖然在開始前幾位異性就已經察覺到男人的疲憊,但是將交配行為視作人生第一志願的他,硬是將近幾日的超時工作說成無傷大雅的普通加班,其結果是在讓首位上場的志穗幾乎連女兒的名字都要忘記後,便在對方仍俯臥於自己身上享受餘韻的時候便睡去。
  靠著科技的結晶,男人看見西住 志穗罕有的心疼表情,這位母親輕撫著情夫疲累的睡臉,眼神中充滿著不捨與感激。
  正當男人感到一股暖意流過心中時,千代卻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他的主炮還是熱的呢,不如我們來試試能不能在他休息時也做愛吧。」
  「不、不要鬧了!妳們沒看見他已經累成這樣了嗎?」
  「哦││?所以志穗妳的意思是,今天只有妳一人能舒服到,我們不是敗興而歸就是只能自己解決?」
  「………這我無法反駁,可是絕對不能跟平常一樣縱慾,否則他要是有個萬一……!」
  「呵呵……哈哈哈!」
  摯友的暢笑讓西住 志穗霎時明白自己的行為是多不得體。身為西住流的掌門,又是有夫之婦且育有二女的她,居然毫無掩飾地擔心情夫的安危。總是勇往直前、向來光明正大的志穗,此時猶如害羞的小女孩般垂下臉龐。
  「…………掌門。」一直沉默的亞美在這令人尷尬的時刻突然發言。
  志穗抬起頭來看著門生,等待對方繼續下去。
  「如果要做島田掌門提議的實驗,希望能由我充當先鋒。」
  亞美的眼中充斥著滿溢出來的慾望,被那樣的雙眼直盯著,志穗也只能默默點頭。於是為了不替男人帶來太多負擔││這是三位女士的說詞││以及順道實驗新的玩法││這是男人的看法││她們輪流騎上巨砲,讓炮口直入子宮內部後,就這麼開始挑戰能在這樣的狀態下把持自身多久。意外的是作為首發挑戰者的亞美,同時也是這次競賽的冠軍。雖然只夠讓她講完一小段話,但也已經足以贏過另外兩位只要子宮遭到侵犯,就連話都無法好好說完的人妻了。
  男人解除快速播放,直接跳到三人的腹部都大得已經不足以用懷上多胞胎來形容的程度為止,至於畫面中的自己仍然是呼呼大睡。
  「唉││」他灌了一大口高蛋白飲料,「到頭來除了一開始跟志穗那炮外一點印象都沒有,而且拜她們之賜醒來後還是累得要命,真是不划算。」
  男人一邊抱怨一邊將肉排塞入嘴中,咀嚼食物的他在這時才想起了某人。
  「…………雖說趁人無意識時打炮這點,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了。」
  自從上午的激戰以來就一直昏睡到現在,卡秋莎仍然動也不動地坐在男人的懷中。可愛的睡臉上已經不見剛昏迷時的狼狽,平緩的呼吸也說明了她的體力已復原至平時的水準,跟初夜那時相比起來,可說是進步了許多;或許這也跟此次性愛終於品嘗到快感有關吧。
  「…………諾娜,人家吃不下了啦。」
  (真老掉牙的夢話。)
  不禁莞爾的男人輕輕吻上卡秋莎的額頭,巧的是對方也在這時甦醒。
  「……唔嗯?」小臉蛋上的兩條縫隙緩緩開啟成一對朦朧的窗口,意外的是卡秋莎並未對一醒來就近距離目睹男人的臉作出太大的反應,只是稍微遲疑了一會便問對方自己睡了多久。
  「現在才剛過中午而已。倒是妳對我的早安之吻沒什麼意見呀?」
  「哼!我卡秋莎豈會為了這點小事驚訝,既然你那麼迷戀我,賞你一點甜頭也未嘗不可……………這、這、這、這是什麼啊啊啊啊啊?」
  這位膽子和個子成反比的少女終於注意到自己目前的狀態,滿溢而出的自信也瞬間煙消雲散,令她震驚的不只是那巨大的炮管仍插在體內,更是因為男人居然將自己用這種宛如背嬰兒的方式固定在身上,同時帶有慈愛與性交的兩種行為所造成的劇烈衝突,最終化為一股難以形容的變態感衝擊著卡秋莎。
  「你這個大變態!搞什麼東西啊?」
  「我也是無可奈何啊││總不能一直空出一隻手抱著妳,單手作事可是很不方便的。」
  「你少胡││嗚嗚嗚!」
  出奇不意的第二吻硬生生打斷了卡秋莎的抗議。
  「……我只是想遵守跟妳的約定,不是嗎?」
  「少、少來!我在書上看過很多次了!這是男生常用來哄女朋友的│││呀啊!」肚皮上的肉峰突然大幅抖動了一下,驚的卡秋莎潰不成聲,肉體完全無法遵從自己意欲發言的意志。
  「喂!你這傢……咿咿咿!」
  到了自己的兩隻小腿只能乘著男人扭腰的節奏在半空中甩動時,真理高中的隊長終於明白對方正在下命令,命令並非由男人的口發出,而是由男人的生殖器直接執行,內容則是:「高潮,接著失神。」。
  身為幼兒體型的卡秋莎,縱使有著跟數名體格遠在自己之上的對手搏鬥的勇氣與經驗,也根本無法和身為雄性且壯碩異常的男人對抗;何況這場勝負又是以性愛做為形式。若說其他女性在那片肌肉之海與陽具之浪上只是條孤舟的話,那麼卡秋莎就是連船隻都稱不上的一片浮木了。
  眼看這片浮木在毫無預兆便襲來的巨浪中載浮載沉,即將面臨滅頂甚至粉身碎骨的結局時,卻展現出無人能預見的勇猛。
  「不要小看卡秋莎啊啊啊啊啊!」
  這不是卡秋莎第一次用這招。早在第一次體驗到性愛的滋味時,雖然不是由她主動使出,但是當男人用她那對甚至不比自己的手還大的小金蓮,夾上陰莖以代替深度不足的陰道的時候,就已經被記憶力絕佳的大腦給記錄下來。而且這位隊長還更進一步改良這招將足交與陰道交合一的性技,她打算用整隻小腿搭配腳背勾住男人的生殖器,以更大面積的摩擦使對方先於自己達到高潮。
  模仿對手的招式並施以原創改進,自古以來便一直是十分有效的戰術。
  然而卡秋莎忽略了一點,就像她不是首次用這招一樣,男人同樣不是初次見識過這類招數了。
  「什麼?啊呀呀呀呀!」兩隻大手輕輕一撥,本該向下的雙腳便轉了一百八十度朝反方向而去,背對著男人坐在背帶內的卡秋莎原先大開的雙股,如今一口氣向著內側夾起。
  「咿唔唔唔唔唔唔!」
  女孩的纖細大腿無法閉合,阻礙正是中央那座高聳幾近乳房的腹腔之山。卡秋莎用雙腿夾住陽具的計劃實現了,只不過如今在她的大腿和男人的生殖器之間,還隔了一層自己的肚皮。除了從內側被壓倒性的體積撐起外,現在還要從外側施加壓力,雙重力道加諸在陰道壁上帶來的摩擦力,讓卡秋莎的潮水濺得在小餐桌底下形成一股暗流。
  「呼││真想就這樣插到妳的子宮裡。」男人有感而發,這種隔著一層皮囊加以刺激的技巧,最早正是為了和愛里壽那樣嬌小的女孩進行子宮口插入而發想出來的。過於狹小的子宮光是插入都十分艱難,遑論在插入後還要對內部進行各種刺激,因此三位副官決定在隊長腹部的山脈上種下許多草莓,以祈求內部的岩脈能夠因此湧出白色的岩漿。
  男人回想起首次插入如此迷你尺寸的胞宮時,那種感覺就像是把一種許多年前曾流行過,名為半邊彈跳球的玩具給硬是套在龜頭上一樣。
  「噫呼唔唔唔│││呣嗯嗯嗯嗯嗯!」
  少女高潮的吶喊聲蓋過男人耳中能聽見的一切聲響,這也同時成了分出勝負的終止鈴聲。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