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最新50 ↓最後

戰車人妻

395 名無しさん [ 2020/07/08(Wed) 00:36 ID:E5ydDvpQ ]
  「嗚…嗚嗚………」
  「不甘心嗎?」
  「誰、誰不甘心了?」
  「那就好,因為我其實也差不多到極限了。」
  「咦?等一、下呀啊啊啊!」
  才剛得到喘息的嫩土,又再次遭到巨炮的轟炸,而且這一波炮擊後沒多久,就迎來了威力最大也是最後的一發。卡秋莎氣勢十足的嗓門如今也失去力氣,從她的口中能聽見的,僅餘垂死掙扎般的短促呼吸聲。相較於奄奄一息的卡秋莎,男人解放時的暢息倒是十分響亮,對他來說,這段讓遺傳因子通過尿道灌入可愛女孩體內的過程,正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當那雙因為高潮而瞇起的雙眼瞥見女方鼓脹的肚腩時,一股滿足感便油然而生。
  「卡秋莎……嗯哼…………嗯……」
  總是習慣在高潮後舌吻性交對象的男人,此次也不破例地享受著激情後的餘韻,當他開始試圖以舌尖探索小小口腔最深處的時候,一股輕巧又細緻的觸感罩上了頸項。
  那是卡秋莎的手掌、以及隨之而來的前臂。看似年幼的少女此次沒再失去意識,更在這時突然採取了主動,如此驚喜讓男人的心跳加速,送往胯下的血液也讓才稍微軟化的炮身再次膨脹。
  「呼啊!怎麼……又變大了?」
  「那都是因為妳很棒啊,可不可以馬上再做一次?」
  「先、先中場休息一下…………」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妳的手一直舉著不會痠嗎?」
  「啊……!」卡秋莎趕緊收回掛在粗壯脖子上的手,並立刻轉用在隱藏自己的表情上。不過男人這時突然收起了平時的體貼,硬是將那雙纖細的小手扳開來。
  「你幹什麼啦?快給我住手!」
  「那麼可愛的表情藏起來太可惜了。」
  「胡說什…………嗚!」
  又是一份對如此嬌小的女孩來說,分量過多的法式深吻套餐。男人甚至連卡秋莎換氣的時候,仍持續親吻著她的額頭或臉頰等部位,直到吃上數發小拳頭為止。
  「夠了!你是有完沒完?都說讓我休息一下了!」
  「哈哈哈,抱歉啊。看妳跟之前不一樣,這次很有活力就忍不住想多品嘗一會了。」
  「品嘗個頭啦…………你在看什麼東西啊?」
  男人這時才想起自己沒把自拍影片關掉,螢幕上的他正在和懷中的女孩也認識的大掌門翻雲覆雨,所幸畫面正好是從男方視角望去的騎乘背後位,因此只能看見一頭烏黑的長髮下,一顆緊實的大水蜜桃正吞吐著肉棒的光景。
  「只是網路上隨便找的自拍片。」男人隨手關掉畫面,「話說回來,卡秋莎妳這次居然沒昏過去啊。」
  「哼!別小看我了,同樣的失敗卡秋莎可不會重複第二次!」
  「真是太厲害了!既然如此,馬上再來做也沒問題吧?」
  「等、等一下!」即使再怎麼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態,這位暴君心底深處仍舊明白世上有些事情是無論如何都得妥協,而眼下正是此類狀況,那雙機靈的雙眼立刻開始尋找能讓自己脫身的方法。
  即使稍微噴濺到兩人的體液,大概也還是能吃的餐點映入眼簾。
  「啊!就是這個!」卡秋莎清了清喉嚨,「卡秋莎現在餓了,所以就先讓我用餐吧。等我填飽肚子後再來跟你一決勝負。」
  「………………」
  「幹、幹什麼?你的回答呢?」
  「沒,我沒問題。」
  男人面帶微笑看著這位可愛的女孩,他十分確信自己實現了繼島田家的千金後,又吃到一名幼女的夢想;雖然只是外表看似小孩的高三生,但是單論這具身體甚至比愛里壽還要更接近小學。從一開始連插入都極度困難,到現在已經能夠感受到性交的快感,這段過程進行得比男人預想得還快速且順利。
  正如同兩人的約定,即使是在卡秋莎用餐的這段時間,她的陰道和子宮仍然充滿男人的砲管與彈藥,甚至多少能感覺到不知是哪方的體液從結合處緩緩流下。這股不自在的感覺使卡秋莎食不知味,當回歸到熟悉的日常生活時,羞恥感才一鼓作氣湧上。
  相較之下男人顯得十分自在,他一邊欣賞著懷中的新床伴,一邊嘗試回想方才的影片內容。當那三人輪流跨坐到身上,並個個挺著一顆大肚子離開後,終於從深眠中醒來的自己是如何調適對那段美好時光毫無記憶的心情。

  「喝、喝、喝、喝!」
  規律而充滿力道,有如某種巨大裝置的運作聲。緊接在威力的每一擊之後,混亂且毫無規則的哀嚎便追隨而來。
  「啊噢噢噢噢噢│││輕一點!求求你輕一點!」
  那是無數男人曾經幻想過,卻從未真正使其實現的景象:島田 千代正被壯碩的身軀從後壓制,一挺幾乎讓人誤會是否在中央長出第三隻腳的巨大陰莖,正全力往那美麗的臀部來回衝撞。每一次攻擊,都能逼迫守方交出大量體液作為供品,然而只要一得到供品,貪婪的攻擊者便會立刻展開下一波攻勢。
  「喝啊!哈!」男人用之前不曾有過的力道衝擊千代的花蕊,興奮過度的他甚至同時用手拍打起對方的臀部,一道又一道鮮紅的掌印被烙在白色的皮膚上。對於自己完全沒留下與兩位掌門及軍官性交的記憶而感到惋惜的男人,最終只能透過粗暴的性愛彌補這份缺憾,清醒的他連一片布料都沒披上,只是像個變態一樣逡巡在飯店內尋找目標。
  由島田家出資改建並增設的欠揍熊博物館附設的旅館,每當島田 千代需要同情夫幽會時,便會完全封鎖不讓任何未經同意的對象進入。因此在有限的空間內盡情展現自己的肉體,對他們而言只是家常便飯。
  西住流的師徒已為了各自的要事而離去,獨留身為博物館老闆的千代,這位掌門原本打算直接在這裡完成一些較簡單的工作,卻在途中被赤裸的情夫打斷,同樣一絲不掛的她就這麼被壓倒在地,遭受那挺無比熟悉卻又永遠都無法戰勝的巨砲蹂躪。活像是放大的巨犬搭上馬的陰莖,同時有著極快的扭動和巨大的尺寸,還要再加上人類才有的龜頭冠,刮得這位喜愛體內被削磨的掌門不斷嚎叫,縱使嘴上不斷求饒,島田 千代的表情卻是充滿著幸福。
  「啊噢噢噢!嗚噢噢│││噢、咕唔唔唔唔唔唔!」迅速的撞擊一下子就突破了最後防線,直接抵在子宮壁上的炮口儼然成了千代肉體的主人,從子宮遭到入侵的這一刻起,無論身體想做出什麼反應,都必須服從巨砲的命令。
  「噫、咕唔唔唔!」男人開始以龜頭隔著千代的肚皮撞擊起地板來,其力道之大甚至能聽見敲打聲。這是他首次未經過一般內射先行擴張子宮口,便直接進入女方的育嬰房,也因此不消幾次扭腰,睪丸的膨脹幅度便到達了極限。
  隨著性愛巨獸的一聲大吼,島田 千代的意識也跟著被吼得灰飛湮滅,只見她的腹部以球鼻艏狀的凸起為起點開始迅速擴大,在十分鐘內成長到乍看之下像是整個人趴在一顆肉色的巨型水球上方。龜頭同往常般漸漸向出口退去並且卡在該處,加上渴求遺傳因子的陰道全力收縮的結果,讓無數精液一滴不漏地滯留在千代的體內。
  「啊啊……嗚噢……………」
  自從上一次目睹好友成了活生生的精液儲存槽後,島田流的掌門便不時想像起自己若也成了那副模樣的話,今後將會如何看待和情夫間的情事。如今答案已經相當明顯,就像彼此的性器正在進行無法分離的性交般,千代領悟到自己這一生也只能靠著這名男子才能嘗到如此快感。

  在那之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大部分的力氣都耗在搬動自己的精液上││將情人搬上床的男人發現地面有一小塊凹陷,且在圓形凹陷的中央還有一點更小的凹痕。思考了一下後,推測那應當是被自己的陽具撞出的痕跡,而中央的小孔則應是精液的落點吧。雖然沒有影像紀錄能對照位置,不過也是八九不離十,就連自己都對這股性能力感到膽寒的男人看著千代那毫無瑕疵的光滑腹部,不禁對那份強韌感到敬佩。為了表達自己的敬慕之意,男人決定用同樣的方式再次將情人喚醒。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