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俠女荊軻

1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2(Wed) 13:00 ID:h452ABqk ]
轉發自表版,一直沒有看到續編,不知有沒有神島民可以續寫


秦國大殿上正上演著一場生死交關的廝殺,身穿黑色王袍,樣貌清秀之中含有暴戾之氣的男子面孔,身後追著穿著白衣,
體格嬌小、甚至是可以說是瘦弱,容貌端莊充滿英氣的女子。
白衣女子手執著含有劇毒的匕首,朝著男子刺砍,黑衣男子閃躲著企圖奪他性命的女子,兩人一起一後再大殿中穿梭...
"太子丹那個小雜碎,嬴政心中罵道,我就知道他會用這種小手段!"
事實上,對於太子丹遣刺客來刺殺他,
嬴政是多過於憤怒驚訝的,七國之間的勾心鬥角早已稀鬆平常,刺殺政敵也絕非異常情況,但另他意外的是刺客就是名女子。
閃躲著來自燕國的白衣女子猛烈不斷的攻勢,他心中除了憤怒和緊張外,其實還有另外種情緒,"淫慾"
嬴政自己也不知到為什麼,但是他兩腿之間的陽具在與在自稱荊軻女子這性命攸關的追趕中,竟越來越緊跟雄起。
不管是在她為他解說地圖時,還有現在在正不斷的企圖置他於死地時,女子雙眼中的光芒,白晢纖細的雙腿,都讓他情不自盡的興奮起來了。她撕破他的袖袍的舉動更讓他
有種莫名快感,就好像她是在為他褪衣一般。
當然,這不是男女之間的調情求歡遊戲,而是攸關他性命的搏鬥,嬴政也知道,所以他也想把身上的佩劍抽出防身無奈劍太長又插得太緊,沒辦法抽出來。
"不管怎樣,得先制服這女人才行,不然本王性命不保!可惡,什麼時後不,怎麼在這個時候卻拔不出我的寶劍呢!"
這個時候,侍衛夏無雎用他手裡的藥袋扔向荊軻,並大聲“大王快背著劍!"
聞言,嬴政隨即照著夏無雎的話做,拔出了身上的佩劍,並打掉了荊軻手中的匕首,並隨即展開了反擊。
"看我怎麼制服懲罰妳妳這隻大膽的野馬,混合著憤怒很野性的征服淫慾,嬴朝著白衣女子發動了他的攻勢
"糟了!荊軻驚呼,正想拾起匕首,連續數照秦國祖傳的王家的劍法,以劃破了她上身的衣物,把她砍出了道道血絲傷痕(但也許是因為他並非江湖之人,這些攻勢雖猛烈但是都還不至於讓她致死),一路將她逼至大殿中柱子附近,
這時嬴政突轉攻勢,突然趁這荊軻跳躍閃躲時向荊軻的腳腕攻擊
"阿!,沒想到秦王突然變招,鮮紅的鮮血從她白嫩的腳踝中噴出,頓時跌坐在柱子旁。眼見刺殺大任以失敗,荊軻只有苦笑到
“事情沒有成功的原因,是想活捉你,然後要你同我們訂下誓約來回報太子呀!”荊軻沒想到秦王接下來的驚人舉動,"好!寡人就看在妳這燕國賤人竟膽敢著行刺的勇氣上,給妳一個機會",妳就試試看能不能活捉寡人吧!站在王座上的嬴政突出驚人之語,
"對於太子丹派出的戰士,無論如何要堂堂正正,用我嬴政的雙手作個了斷!!!"荊軻不敢相信她自己聽見的,但是她沒有遲疑懷疑的時間,為了阻止秦國的野心,哪怕只是一分的機會,她也要嘗試,撿起地上的匕首,荊軻忍者傷痛,用盡力氣將匕首朝著秦王丟去,那怕只要一絲的傷口就好,一絲的傷口匕首上的毒就可以瞬間奪取秦王的性命,阻止秦國的狼子野心,只可惜天不願人從,匕首就這麼沒傷著嬴政一絲的從他臉旁飛過,擊在他身上身旁的柱子
"可惜啊,",嬴政道此時秦國眾臣一湧而上,對靠在這上的女人包圍乃至拳打腳踢,劍傷的失血,群臣的拳腳,知道秦國野心沒有被阻止的遺憾,荊軻終於墜入黑暗,昏死了過去...



2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2(Wed) 13:02 ID:h452ABqk ]
咸陽城最底層的大牢,柴火在火盆內燒的劈啪作響,整個大牢因為這些火光而顯得有點昏暗。
在其中一間較大的牢房內,一名囚犯的雙手雙腳被銬住,而手銬腳鐐則牢牢地釘在石壁之上。
而和這一切形成對比的,是被手銬腳鐐束縛住的一名身穿白袍,體格嬌小、甚至是可以說是瘦弱的女子。
女子名為荊軻,是在燕國聲名卓著的女俠。這天早上原先是要刺殺這咸陽城的主人、也是燕國大敵‧秦國國君秦王政。
但是下場是失敗的。所以荊軻現在在這裡動也不能動,早在刺殺失敗時,被秦國眾臣包圍乃至拳打腳踢、押至大牢時,身上早已受了不少的傷。手與腳只要一動,便感到劇痛。
她被關在地牢之內,也不清楚到底過了多久。她只有一個疑問:為什麼秦王不殺了她?荊軻並不畏懼死亡。良久,她聽見了腳步聲;腳步聲到她的面前停了下來,她接下來感受到火光。抬頭一看,是張樣貌清秀之中含有暴戾之氣的男子面孔。是秦王政。
秦王政做了手勢,要其他人退下。很快的,牢房之內又只剩下秦王與荊軻─就有如白天的情景。
只是現在荊軻算是衣衫不整、動彈不得。

"妳應該有很多問題想問本王吧。"年輕的秦王笑著說。他看著荊軻,嬌小白皙的臉孔上,眼神依舊銳利,並沒有被恐懼擊倒;"不過我想,我此行的目的,就是妳問題的解答。"

荊軻並沒有回應秦王。但接下來秦王居然伸出手來,在荊軻反應過來之前,把她的白衣撕碎。從胸前一直到腿部,整件白袍都被撕碎。對荊軻而言,白袍象徵是一種喪服,代表有去無回的決心。而荊軻反應到自己衣服被撕碎時,滿臉潮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最害怕的情況終於發生了。壯士視死如歸,奈何求死不得。

"荊軻姑娘。我問妳幾個問題。"秦王看著白袍被撕碎的女子,似乎感到非常滿意:"燕國的雜碎太子有碰過妳嗎?"

荊軻感到駭然。但她並沒有回答。

"也好,我想那個廢物還沒有本事敢碰妳的。我白天看到妳雙眼中的光芒,呵呵呵...說來有點下流,我居然興奮起來了。"年輕的秦王不由自主地說下去,"我想,這樣子有膽識又有勇氣的女人,才有資格為本王生下大秦的子嗣!"
秦王走向荊軻面前,右手把她的下巴緩緩抬起:
"生下我的兒子吧!"



3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2(Wed) 13:03 ID:h452ABqk ]
但是荊軻哪裡會答應呢,儘管雙手雙腳被銬住,但還是抵死不從。秦王靈光一閃,往牢房外大喊:"把那個叫做秦舞陽的小鬼給我帶來!"
很快的,另一個不到十四五歲的小孩被押到秦王腳邊。雙手雙腳和嘴巴被綁住,全身更被麻繩綁住。眼神裡面寫滿了恐懼,而看到了荊軻現在這個樣子更是驚駭不已。荊軻看見了秦舞陽,也只有別過頭去。
"我想妳不答應我的請求,想必還是對燕國有所依戀。這樣吧,本王請了燕國代表為我們做見證...."秦王清秀的臉上笑開了,彷彿是惡魔一般;"不過我還是來點前戲會比較興奮一點。"
秦王從懷裡拿出一根相當粗大的棒狀物。
"本王年輕時,呂不韋那個廢物居然連著我娘和嫪毐那個賤種想奪取我的王位...嫪毐這賤種除了東西很大以外可說是一無是處...我手上的這把可以說是照著他尺寸做出來的。"
秦王走向荊軻,抬起荊軻的雙腿。他裝作沒聽到荊軻對他的咒罵或是一心求死的哭喊,便把那條粗大的假陽具塞進了荊軻的私處。
"上面塗滿了秦國醫官精心研發的媚藥,很快的妳就會開始求我了。"秦王對著荊軻滿意的說道,接著又走近了那因為恐懼而不敢張開眼的秦舞陽身前,秦王用雙手撥開了秦舞陽的雙眼。
"你就好好看清楚,你所憧憬的那個女俠、是怎麼為本王生孩子的吧!"
牢房內,荊軻的哭喊聲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後細不可聞..
咸陽大牢內依舊昏暗,從刺殺失敗那天到底過了多久?
荊軻努力的去想這些問題,但是對現在的她而言已經意義不大了。
私處被巨大的假陽具插入,然後張開的雙腳更是被綁起來,維持這樣的姿勢─十分屈辱的姿勢。同時秦王還集結了藥學與科學是六國第一的秦國醫官,特別開發出了對女子特別有用的媚香,放入火盆之內;然後定時將參了大量媚藥的藥酒強行從荊軻的口中灌入。原本全身感到痛楚的她,漸漸地感受不到痛苦,反倒是愉悅─怎麼可能會是愉悅呢。荊軻心想。自小學習弓馬甚至各式武術,對於疼痛早就習以為常。但是假陽具插入越久,一開始插入造成的撕裂傷,現在也已經慢慢地感受不到;漸漸地,從私處流出的液體也已經在荊軻的腳下形成一個小小的水窪...而隨著時間經過,荊軻也開始發出了細微的呻吟聲。她漸漸地覺得全身發熱,雙眼也逐漸渙散。
秦舞陽看著眼前的荊軻,哪裡還有甚麼英氣,這和當時在咸陽大殿上看到的那個有如純白之花的女子完全不一樣─這個他曾經憧憬過的女俠,現在居然變成這種樣子─雙眼渙散、臉頰潮紅;胸前那堅挺的椒乳因為急促的呼吸而一震一震的;全身因為興奮而顫抖、被迫張開的雙腿,私處上還插著一根巨大的假陽具;而舌頭早已不聽使喚地在雙唇之間游移。
"秦舞陽...抱我..."荊軻看見眼前的這個少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想要有誰滿足她現在的需求。但是少年被這幅景象震驚到早已說不出話來,而少年的雙腳有如在地上生了根一樣,一動也不動。
"妳...荊軻姑娘,妳在說什麼啊..."秦舞陽努力地從口中吐出這些話來。
"難道你不想要嗎?"荊軻的語氣變得極為不耐煩,平日荊軻說話的語氣往往都是冷靜有條理,但是因為媚藥的緣故,變得十分軟甜;"..那真是叫人失望.."
秦舞陽感到五雷轟頂。要不是自己當日的表現太過脫序,他們或許不會被抓,而荊軻更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而身為名將之孫的他,也早已聽過周遭的耳語。
"那個秦家的小子?唉,真叫人失望..."
秦舞陽頹然昏厥。自責加上對於憧憬的幻滅,他的雙腿不自覺的跪地。過了良久,他醒了過來─只是他看到眼前有個身穿華服的青年男子背影;而在背影的旁邊,可以看見荊軻的臉;一張因為快樂而扭曲的美麗臉龐。"甚麼燕國的我已經不想管了!大王!"荊軻開始發狂似的呻吟,"大王,求您了!求您用力的插我啊─

4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2(Wed) 13:04 ID:h452ABqk ]
秦王這時候注意到了醒來的秦舞陽,得意洋洋地將荊軻抱起來,緩緩地走向秦舞陽的頭邊。
"燕國的男人都像你這般沒有用嗎?"秦王此時還是插著荊軻的私處,此時的荊軻完全沒有以往的那股英氣,只有享受在快樂之中的神情罷了。就在秦王說完話的同時,秦王將火熱的精液射進了的私處之內...慢慢的,精液流了下來,正好滴在秦舞陽的臉上。
秦舞陽看著荊軻,那是他不曾見過的神情;荊軻的臉上寫滿了快樂與愉悅。秦王呼了口氣,把荊軻緩緩地放在地上,然後交代下去,把荊軻安置在離咸陽近郊的別宮之內。
躺在地上的荊軻,就這樣暈了過去,秦王射進的精液從她白皙的雙腿間緩緩流出,那是十分幸福滿足的神情;雖然不明白藥效過了,荊軻會不會回想起自己做了甚麼。秦舞陽看著地上的荊軻,只覺得生無可戀;那朵純白的高嶺之花早已不復存在。他從那天開始,已經放棄了人生;而之後被宣告處以斬首,也是幾個月後的事了。
或許他死前沒聽到荊軻懷有了秦王的身孕,也是好事一件吧。

5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2(Wed) 13:07 ID:h452ABqk ]
公元222年,燕國被滅,國土、財寶與美人皆被秦國所盡收。除掉在戰亂中身亡的,發配獎賞有功將士們做獎賞的,不少所擄來的美人也被納入秦王後宮之中。這些前燕的佳麗都無不驚訝,後宮裡有一位總是身著白衣,纖細瘦小,氣質比其他妃嬪更為脫俗的美人。
宦官內侍,以至於其他妃子也沒人知道這位姐妹是從何來,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過去。唯一能從肉眼所知的事實,就是她已為秦王生了個小公主,肚子裡還有一個新的王種,確定比其他人還要更早入宮。
她總是坐在角落,讓女兒待在身旁,撫摸著腹大便便的肚子,雙目無神地望著遠方。鮮少有人注意到,她面向的方位其實就是前燕國的方向。人們發現跟她對話只有三個反應。一,不理不睬不說話;二,如果對方是燕人的話,那張美麗且英氣的臉就會顯露出哀傷;而第三個反應,則讓人為她捏了一把汗。每當秦王出現在眼前,她的眼神會變得銳利,像一把鋒利的匕首般,刺向秦王。沒錯,今夜的她一如往常地瞪著此刻站在自己寢宮裡的秦王政。可是平日兇暴殘酷的秦王非但沒有動怒,臉上反而充滿淫慾的喜悅:「朕好奇,每次侍寢妳都可用任何方法取朕的命,為什麼卻總是穿著衣不敝體的薄紗來使用美人計呢?嘿嘿....

自此幾年前看到這篇後蠻想看到這之後的續編,或是有更深入描寫荊軻跟秦王心境的改寫版本,可惜都沒有在看到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