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FGO》迦勒底的一天

1 名無しさん [ 2020/03/29(Sun) 23:40 ID:Osq8srqE ]
逼哩––逼哩––逼哩––
在床旁邊的電視窗響起了早以設定好的鬧鈴聲。
我迷糊的把擾人的鬧鈴給關掉。
伸直筋骨一邊打哈欠一邊起身,下床走向了洗手台前。


把冰涼的冷水潑灑在自己臉上,原本還很犯困現在精神回復不少。

我……藤丸立香,是迦勒底的Master。
我的工作是為了防止人類遭到滅絕,帶著英靈前往過去調查與修正「特異點」,來延續人類歷史。
至於昨天總算解決了一個特異點,難得讓自己睡了一個好覺,所以現在精神狀況極好。

我看著鏡子的自己思考了一下……
最後決定好後我的身體發生變化,身高變矮,原本平坦胸膛長出了女性胸部。
從原本的男性轉化成女性。
嘛……雖然很難解釋,但是我能自由轉換性別。
我看到了鏡中的自己,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胸圍....大概有C以上吧。
我會依照當日心情來決定今天的性別,但說來奇怪……轉換性別後心態也會轉。
變成女性時不會覺得自己是男性,變久了以後自己早已忘記原本的性別。

想想今天閒來無事,要做什麼呢?
吃飯、找其他英靈閒話家常?、找英靈訓練自己?……啊!在睡個回籠覺也不錯!
想了許久後……

「決定了!先去餐廳吃飯!」

俗稱吃飯皇帝大,還是先吃個早餐吧!
我走在前往餐廳的走廊上,邊走邊欣賞著窗外風景。
迦勒底蓋在南極大陸的雪山之中,以前窗外都是風雪交加的場景,但今天沒有風雪而且有陽光照射的場景。
看來今天是個不錯的一天。

最後我到達了餐廳,往餐廳中央的廚房看了看……今天的廚師是紅A,真是太好了!
白灰色頭髮加上小麥色皮膚的男子是今天的主廚,他的料理水平很高,料理吃起有股像家一樣溫暖的味道。


「老媽!早餐!」我對紅A打了招呼,把托盤遞給了他。
「誰是妳老媽啊!」

聽到我稱呼他為老媽,他則是手背敲了敲我的額頭。
紅A生氣得大罵但最後還是給我了早餐。

我看了看今天的早餐菜色……是煎鮭魚加雞蛋拌飯跟味增湯。
對於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沒有一個會討厭這樣的料理。
拿好早餐後往座位區移動,而餐廳座位上早有其他人在吃早餐。
……看來必須要跟大家同桌吃飯了。

「前輩!」在座位的一角,一個熟悉的聲音呼喊著我。

我找到聲音的方向,叫住我的人是個淡粉色劉海遮住一邊眼睛還有帶著眼鏡的女子。
她的名字叫瑪修,不知道為什麼會稱呼我為「前輩!」
瑪修是我第一位簽下契約的從者,在修復特異點的一路走來一起經歷過許許多多的戰鬥。

我走到瑪修那桌去選擇跟瑪修同桌吃飯。
正當選擇馬修那桌時,後方好像聽到某三人組小聲碎念「可惡!」
我想是我的幻聽吧……

馬修跟我一樣是吃日式早餐,我們邊吃邊聊天一直到吃完桌上的餐點。

「啊!前輩我有事要先去找達文西一下」突然瑪修突然想到了什麼,站起身準備離開。

離開還不忘記要收拾好餐具,真是個好孩子呢。

「嗯嗯!再見。」我朝著瑪修揮了揮手,也開始收拾自己使用的餐具。

馬修她從終局特異點事件過後,失去了半從者的能力,現在的她跟達文西一同擔任通訊者的位子。

看著瑪修這麼努力感覺自己也應該多加努力才行。
想想有一些英靈等級還很低,決定了!帶上英靈去刷種火也順便培養牽絆吧!

帶著狂周納、清姬和梅林三人一起去刷種火。
一行人刷了一段時間的種火,當體力耗完時吃金蘋果繼續下一場,一直重複的刷、重複的刷、重複的刷……
「立香啊!先休息一下吧。」梅林一臉不舒服的樣子,用手遮住嘴巴一副差一點就要吐出來的樣子。

其實我也覺得吃蘋果吃到快要吐出來了。
決定大家先暫停休息一下。

不過我自己馬上就坐不住,於是往森林中離那三人不遠處稍微閒晃著。
今天的天氣很好,森林的空氣也很新鮮。
看向地上掉落有很多樹果,這想撿起來吃的時候才想到之前被其他人罵過不要亂撿地上的東西來吃。

這時感覺到衣角被人拉動,我轉頭朝拉我衣角方向看去。
轉頭過去發現是紅A。

「你怎麼在這?」我歪著頭詢問著他?

今天他是廚方的廚師應該整天都很忙才對。

「聽說妳要去刷種火,所以做了這個。」他手上拿著用包巾包著的便當寄給了我。
「感謝老媽!」我高興的收下了便當。
「……」

……咦?……沒聽到紅A對我的吐槽。

我看向了他,發現了紅A臉上有點臉紅而視線轉移看著別方。
為什麼要向是避開來看我呢?
這時我才發現剛才戰鬥讓自己衣服出現大量破損,衣服底下的肌膚露了出來。
尤其是胸口部分,內衣也變得破破爛爛的。

「啊!等等又要被罵了」

雖然制服是量產有很多件,但是也不是普通的衣服。
每次戰鬥後弄壞都會被迦勒底人員罵。

看著破損的魔術裡裝,我突然靈光一閃。

「老媽!幫我縫!」我把魔術裡裝脫掉寄給了紅A。
「喂喂!妳好歹有點羞恥心吧!」

紅A說是這麼說但還是接下破損的衣服開始幫妳縫好。

「妳最好多注意一點,如果有人想侵犯妳怎麼辦?」
「不會啦!迦勒底的各位人都蠻好的。」

不管是想拼命灌人家酒的酒吞童子、還是一臉說要燒死妳的黑貞德,跟想把妳剖腹想進入妳體內的傑克……好吧!傑克是有點怪啦。

「唉……妳這笨蛋!」說完紅A把我壁咚在樹幹上,用手抬高我的下巴。
「看來不給教育教育御主,是不長記性的。」

面對突然強硬的紅A,讓我嚇了一跳,清楚挑到自己心臟在噗通、噗通的跳動著。

「等……等一……」

不等我說完紅A強吻了我的嘴唇。
舌頭伸進口中,我們兩人的舌頭在嘴裡互相交纏著。
心跳開始急速跳動,感覺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紅A邊吻我一邊解開我身上的胸罩。
我的胸部就這樣給展露了出來。
紅A的舌頭離開我的口中,不知為何我有點不捨。
嘴裡感覺還有殘留著他的餘味。

他繼續從鎖骨舔到我的胸部上。
柔軟的舌頭在我皮膚上滑動,唾液殘留在身上。
紅A緊緊抱住著我的腰讓我無法掙脫開來。

「等一下!……至少回迦勒底在做,好嗎?」

身為從者的御主需要幫從者提供魔力,而補魔的方式就是透過體液交換。
雖然只是用口水唾液之類就可,但為了最有效率的方式還是用……做愛。
講到這裡突然感覺好羞恥。

迦勒底內部是有魔力補充裝置,但在外面就不是那麼方便,而且某些從者比較喜歡以做愛的方式來補充魔力……


2 名無しさん [ 2020/03/29(Sun) 23:40 ID:Osq8srqE ]
雖然我也有跟其他的從者做過,但在野外還是第一次,甚至旁邊不遠處還有其他英靈。
但是紅A沒有理妳繼續舔妳的胸部。

「嗯……嗯嗯。」

舌頭舔到了乳頭上,在敏感的刺激下我努力的不要叫出聲音。
乳頭感受到舌頭的刺激,濕冷而柔軟的舌頭在上面打轉。
酥麻的刺激感從胸部傳遍全身,他玩弄一陣子後才停止舔我的胸部。

在我以為他滿足時,他開始脫掉我的裙子,裙子底下的黑色蕾絲的內褲被他給看得精光。

「沒想到妳穿那麼大膽的。」紅A用戲謔的表情笑笑看著我的內褲。
「那……那是瑪修幫我挑的拉。」

我對衣裝沒什麼挑,幾乎都是瑪修替我選的。

「那我可以繼續嗎?」

紅A像是恢復冷靜一樣,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

「你做……做到一半才問人家。」我害羞著回答。

雖然一開始被襲擊時稍微得嚇到一下,但現在被玩弄過後性慾也跟著上來。
如果這時候停下自己接下來也沒辦法專心刷種火吧?
回去的話迦勒底的話也距離也蠻遠的,我現在就好像要做。

紅A看著我羞紅著臉後說道:「沒說不要就當妳同意了。」

他脫掉我身上的黑色蕾絲內褲,現在的我全身赤裸的在他面前。
他用手撫摸著我的私密處,而下體早就已經濕透了。

紅A也從褲子裡掏出粗長的性器,小麥色的肉棒直挺挺的豎立著。
他牽著我的手躺了下來,他希望我騎在他身上。
我跨坐在了紅A的身上,手握著他的肉棒對準自己早已濕軟的肉穴。

肉棒慢慢的進入到我的身體裡面。
晃動著腰部讓肉棒在體內來回進出著,隨著抽插動作噗嗤作響。

紅A則是抓著我的臀部,一邊插入一邊拍打我的屁股。
「討厭!」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是我很享受這種感覺。

兩人交歡的速度逐漸加快,從輕微的呻吟逐漸變低沉的喘息聲。
越動越快,周圍的聲音逐漸停不到,只有自己極快的心跳聲。

「恩嗚……快……要去了!」
「我……我也要射了!」
「等……等一下!」

聽到紅A說的話我緊張的想把肉棒從肉穴裡抽開。
但在抽離那一刻,白色的液體噴射而出。
炙熱的白液射到了我的臉上,腥臭味道撲鼻而來。

「啊!……抱歉。」紅A一臉不好意思的拿起手帕替我擦掉在臉上的液體。

那一刻感受到他無比的溫柔,一股暖意在心中散開。

「好啊!在我們很累的時候,你們倆居然在這偷偷快活。」

此時有人出現在我們身旁。
此時梅林在我們背後,他現在非常的火。

我緊張的用手遮住了肉體,正想求助紅A卻發現地上留著一張紙條。
上面寫著:「我先回去做飯了。」

可惡!沒想到那男人居然偷跑了。

接下來我被罰跪坐了半小時,聽著梅林說教。
直到最後被拖回了迦勒底。

3 名無しさん [ 2020/03/29(Sun) 23:41 ID:Osq8srqE ]
回到迦勒底後清點今天打到的種火。
看來今天種火收穫量不少,讓一位五星英靈直接從靈一練到靈四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種火要給誰強化才好呢?
在腦海裡瀏覽一遍自己所召喚過的從者……
突然想到了其中一位,我開心的前往那一位從者的房間。

「尼祿!」

我抱著一箱的種火來到了她的房間內。
而尼祿在她的床上抱著用我樣子做成的布偶在床上打滾,她一看到我就開心的奔向我的面前。

「御主是來看余的嗎?」尼祿開心的說著,頭上的呆毛不停的晃動像是一隻可愛的黃金獵犬。
「今天打了蠻多的種火想說來幫妳強化一下。」聽到我這麼說,尼祿便得更加開心。
「唔嗯!果然汝是需要余呢!這樣好,非常好!這樣就能一直保護汝了呢,御主!」

接著把打到的種火給全部給了尼祿吃,而後尼祿開始發光。
光芒結束後她的服裝比之前的還要更華麗。

「唔母!這就是華麗的帝政,薔薇的喝彩!余以滿足,別無所慮!」

紅色的禮服加上黃金的獅子肩甲,真不愧是羅馬皇帝,看起來就是有王者風範的打扮。
我替尼祿新的裝扮拍了拍手。

「既然御主幫余變的如此華麗,而余也編了一首歌要送給汝!」

此時我的第六感趕到不妙。
但我在還來不及做好防護措施時尼祿就開始唱歌起來,至於她唱了什麼?聽到第一句時我就已經昏迷了想不起來。

當我再次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房間的床上。
而床旁的尼祿看到我醒來時哭泣著抱住了我。

「隊噗起!……嗚嗚。」

在尼祿說明原委下,我知道聽到尼祿的歌聲下我昏迷了過去。
之後被送到給醫神那邊去卻最後被罵到轟出來。
最後才被運到自己房間裡……以上是整起事件的經過。

「嗚嗚……余對不起御主,明明余說好的要保護好汝的,卻害汝昏倒。」

我摸了摸尼祿的頭要她別在意,但尼祿還是過意不去。

這時尼祿想到了啥,驕傲的對我說:「那余賜給汝任意指揮余的權利!」

任意指揮?意思是什麼要求都可以嗎?
我想了一想……思考了許久我想到了一個要求……

「汝真的要余穿這個嗎?」尼祿害羞著詢問我。

我要求尼祿身全赤裸著只穿著紅色圍裙,還要求做蛋糕給我吃。
小件紅色圍裙遮不住尼祿的嫩白肌膚。
尼祿一手在拿個攪拌棒在攪拌著鮮奶油,一手害羞遮著露出的臀部。

而我正在用手機拍攝著這美好的畫面。

「不要……不要這樣子拍余啦!」

呼呼––這個難得的機會怎麼可以不拍下當紀念呢?

尼祿試圖奪走我手上有拍攝她害羞照片的手機。
在爭奪過程中尼祿不小心摔倒,也打翻了桌上的鮮奶油。
尼祿倒在地上,紅色圍裙被弄亂大量的皮膚色露了出來,她身上還有白色的鮮奶油。

這個……是裸體蛋糕嗎?想不到尼祿唱歌不行但料理卻是頂級的啊。
看著眼前已經製作完成的蛋糕,我迫不急待的趕快享用。
我撲向了尼祿身上舔著尼祿身上的奶油。

「唔姆!這樣弄余好癢。」

我從肚臍往上慢慢的舔著尼祿的身體。
尼祿身上的體香搭配甜甜的鮮奶油,我像是狗一樣用舌頭品嘗著尼祿肉體。

往上舔到了尼祿的胸部,用雙手抓住她的美乳。
擠揉著那兩坨大蛋糕,吸舔著乳首上的奶油。
最後把尼祿身上的鮮奶油給吃乾淨。

「御主真討厭!只會欺負余。」

在奶油PLAY下尼祿臉頰泛紅,雙手遮住著被舔弄過而敏感的乳首。
舔完後我感覺還是沒有滿足

我用嘴叼起一顆鮮紅色的草莓,用嘴對嘴的方式餵給尼祿吃。
酸甜的草莓在口中被舌頭給攪拌著。
我品嘗著草莓酸甜果汁跟尼祿的唾液。
當嘴裡的草莓吃完後,又拿起一顆有沾滿鮮奶油的草莓塞到了尼祿的嘴唇上。
接著舔了舔尼祿嘴唇上的草莓,讓那顆草莓隨著我的唾液讓尼祿給吃了下去。
不斷重複著剛才的方式一顆一顆的把草莓給吃掉。

剩下最後一顆,我拿起草莓用那一顆抹著尼祿的嘴唇,在慢慢的往下抹著她的肉體。
草莓慢慢的從胸口抹到她的乳頭上在往下繼續抹到她的肚子。
最後抹到了她的下體,把草莓沾著尼祿性奮後分泌出的蜜汁後給吃進嘴裡。
草莓的酸甜中夾帶著一點點鹹味。
前菜已經享用完畢接下來輪到主菜了呢。

「汝們太賊了!」

這時門口出現了另外一位尼祿,跟被我玩弄的尼祿不一樣她是穿像是白色新娘裝的禮服。
雖然很難解釋但兩人都是尼祿,但為了方便區分大家習慣稱呼她為嫁王。

「余也想吃蛋糕!」嫁王不高興著對者我說。

雖然嫁王好像誤會了,但也不好解釋自己跟尼祿兩人正在調情。
這時尼祿抱向了我。

「余才不是單單的吃點心,而是在品嘗大人的下午茶,汝這小毛頭還是快點離開別打擾余跟與主的下午茶。」尼祿揮了揮手叫嫁王快點離開。
「胡……胡說!余才不是小毛頭!妳明明就跟余一樣吧!」嫁王說完也從另外一邊抱住了我。
「只有余才能讓御主滿足,汝就別參一腳了。」尼祿對著嫁王說著,接著抱著的力道逐漸加大。
「嗚姆!只有做過新娘修行的余才能滿足御主!」嫁王也不甘示弱,她拉開了白色禮服上的拉鍊,肉色的肌膚露了出來。

面對兩位尼祿的爭奪,我身為一位迦勒底的Master真是罪過阿。

「那來比比看誰才能讓御主滿足!」
「余才不會輸呢!」

兩位尼祿決定把魔爪伸向我這位Master身上。
她們脫下我身上的衣服跟內衣,用手撫摸著我的身體。
尼祿跟嫁王也脫光身上所有衣物,用肉體磨蹭著我的肌膚。

被兩位豐滿的巨乳包夾著,嫁王吻著我的嘴唇而尼祿在索吻我的脖子。
她們觸摸著我柔軟的胸部,而我則是摸著那兩人的臀部。
接著三人互相摸著對方的下體。
手指伸進了肉穴裡面,手指在濕潤的陰道內搔刮著,讓體內部斷分泌出愛液。
把手抽出後,黏稠牽絲的液體殘留在手指上。

準備也差不多了,我使用令咒讓自己下體長出了粗長的男根。
為了替多數從者方便補充魔力,我學會了在變成女性時也可以替女性從者補充魔力的方法。
我決定先用男根先上尼祿。

我們兩人相對而坐,把肉棒對準她早以濕潤的淫穴插入進去。
尼祿溫暖濕軟的肉壁包覆著我的性器。
而旁邊的嫁王在一邊羨慕看著。
我用雙手伸向尼祿那小巧屁股,抓著她的臀部上下擺動著。
尼祿緊緊的擁抱著我,我們倆的胸部互相擠壓在一起。
她有節奏地上下左右扭動著腰部,我的肉棒享受著在她體內進出的快感。

纖細的腰部扭動的越來越劇烈,一邊插入一邊拍打尼祿她那性感的屁股。

「嗚啊……御主、好舒服,在激烈一點……」

在交歡的尼祿不斷發出呻吟,在口中發出顫抖的淫語。
聽著她的話我更加賣力讓肉棒頂入她體內的更深處。

我越動越快,感受到肉棒緊繃微微顫抖,體內有股東西攀升到肉棒頂端。
感受到自己快射了出來。
在快要射出來的那一刻,我把肉棒從尼祿的蜜穴給拔了出來。
抓著尼祿的頭把肉棒嘟進了她的嘴裡,射出來的灼熱精液填滿在她整個口腔裡。
肉棒在她嘴裡微微抽搐,每次抽搐時又射出一點精液。

「嗚嗚……咕嚕……嗚……」

鹹腥的液體在尼祿嘴裡瀰漫開來,她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把帶著濃厚魔力的精液給吞了下去。

我把肉棒從尼祿的嘴裡給抽出來,肉棒上還殘留些牽絲的白液,一條一條牽絲的白液還連接著她的嘴唇上。

「幫我清乾淨。」我撫摸著尼祿的頭髮拜託著她。
「余……余知道了。」尼祿點了點頭。

她伸出那粉色柔軟的舌頭來舔掉肉柱上的殘留液體,仔細的把精液舔進她口中。
最後吸吻著我的龜頭把最後幾滴給吸出來。

4 名無しさん [ 2020/03/29(Sun) 23:41 ID:Osq8srqE ]
「吶吶!……也該輪到余了吧!」原本在一旁看著妳們自慰的嫁王,撲過來壓在妳的背後上。
我則是笑著對她說:「別急!這就輪到妳了。」

我跟嫁王兩人面對著面,把她那嬌小的身材抱了起來,讓她的背靠在牆壁上。
嫁王的雙手交叉勾搭在我的後頸上,而我抱住了她的大腿。
用性器前端磨蹭著她的花蕊。

「別……別再挑逗余了,快點插進來吧!」

肉棒對準了肉穴慢慢的插入進去。
感受到嫁王體內的肉璧摩擦著射精過後敏感的肉棒。
用嫁王本身的體重讓肉棒可以逐漸進入她體內深處。

「啊啊!……進來了……御主的……進來了!」

肉棒把她緊實的肉穴給慢慢撐開,直到整根肉棒進入她體內。
插入之後我慢慢撐起嫁王的臀部,讓肉棒從肉穴裡抽出,在往前把肉棒給插回肉穴裡。
開始來回撞擊她的肉壺,每次突入讓嫁王在牆壁上磨蹭。
在交合過程中我把臉埋入她的酥胸內,柔軟的雙峰在肉體碰撞中磨蹭著我的臉頰。
享受著嫁王身體散發的香味跟肉體的快感。

抽插的力道在逐漸加快,肉棒一寸寸地頂進了嫁王肉體。
扣住她癱軟的腰,在體內深處攪動在,激烈性交下不斷發出噗滋、噗滋的交合碰撞聲。
我們倆全身流滿汗水,激烈運動中肉體散發出熱氣。
意識開始有點渙散,彷彿現在只是依靠著慾望本能在行動一般。

交合動作越來越快,心跳聲也逐漸變大。
「啊啊……余……余要……快要去了!」
一陣酥麻感遍部全身上下,感覺自己肉棒裡的體液要噴發出來。

感覺到我快要射了出來。
正想把肉棒給抽出來時,但嫁王卻用雙腳交叉夾住我的腰部,緊緊夾住讓我無法掙脫。
兩人下體緊緊的合在一起,肉棒深深地在陰道內把滾燙地液體噴射進出來。
濃稠的精液灌滿子宮還有穴道。
我們兩人同時一起高潮。

嫁王的雙腿夾得更緊,她高潮的有如失禁一樣全身不斷痙攣。
我把肉棒拔出,在嫁王的蜜穴裡的白液斷斷續續淌出。

此刻心滿一足的我倦意席捲而來,過沒多久就闔上雙眼就此睡去。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