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鐵血暗線

1 名無しさん [ 2020/04/03(Fri) 00:07 ID:8krX6z7k ]
(1)稻草人的甜美責罰

"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捕獲了,看來格里芬的指揮官也不過如此。"

某處隱蔽的安全屋裡,戴著黑色軍用口罩的人型用一種清冷不帶感情的語調評價道。

作為被評價的對象,身著軍裝的青年此時正牢牢地被對方綁在椅子上。雙手被縛至椅背之後、雙腳則被綑在兩支椅腳上,徹底陷入了任人宰割的境地。

"奉勸你最好現在就放了我,稻草人。"指揮官冷笑著,努力做出不屑一顧的神情來。

"我手下的小隊很快就會找到這裡,要是她們看到自己的指揮官被人這樣綁著的話......我可是很難保證不會活活拆了妳。"

"很遺憾,那是不可能的。"對於指揮官的虛張聲勢,名為稻草人的人型是一點也不在意。這間安全屋是很久以前由某位高官私下建造出來用於非法交易的地點,除非用上地毯式的大規模搜索,否則格里芬的人型們在短時間內根本不會找到這裡來。

等她們找上門的時候,稻草人早已帶著人質離開了。

"話說回來,竟然會派像你這種不合格的指揮官過來負責指揮,看來格里芬的高層也是嚴重誤判局勢了。不過這樣也好......"俘虜敵軍指揮官這一意外收穫令她的心智雲圖難得雀躍起來,開始觀察起眼前忿忿不平的青年。

距離撤離前還需一段時間......稻草人久違地起了某種興致。於是她走到青年面前,用手中的指揮棒強迫性地抬起了對方的下顎。

"就用你來找點樂子好了。"

指揮官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鐵血人型,對方說的話令他的大腦暫停了短短一瞬,隨後理解了話中意思的他,臉上很快湧起了憤怒的潮紅,憤怒地發出了咆嘯:

"操妳媽逼!"

然後稻草人一腳便將指揮官連同椅子整個踹翻在地。

"不要得意忘形。"

稻草人蹲下身來,開始解開指揮官的褲檔。

"住手,操......!"

還沒來得及說完的指揮官馬上嘴巴便挨了一記指揮棒,打的他嘴角流出血來。

指揮官的陰莖,很快就從褲檔的束縛裡頭被解放出來,看著那根粗壯的肉條,人型的瞳孔微微放大了些,似乎蘊藏著某些光彩。

她用戴著深黑手套的手握住了那根陰莖,然後開始搓了起來。

稻草人的手法如同她的個性一樣,簡練而有效。沒過多久,本已打定主意死不出聲的指揮官,開始不由自主地從口中發出了呻吟聲。

"鐵血人型的服務,感覺如何啊?"

稻草人很有節奏地摩娑著對方股間那高高勃起的肉棒,從根部握著上拔到龜頭處、再從龜頭處部下滑到根部,如此往復循環,不斷刺激著想要指揮官射精的慾望。

"啊......啊啊...該死的......!區區一個鐵血人型......區區一個鐵血人型......!"被鐵血的人型所俘虜,還被打手槍打得爽到叫出聲來,指揮官此時只覺得內心充滿了屈辱的感覺。

"雖然嘴上說的這麼不甘心,不過你的馬眼已經開始露出汁來了哦?格里芬的指揮官先生。"稻草人在敵人的耳邊呢喃著。

"在痛罵著我的同時,卻在享受著我的服務......你就不會覺得丟臉嗎?"

稻草人手裡的動作頻率忽然加快,弄得指揮官的龜頭處變得更加濕潤起來。

此時指揮官已經爽得說不出話來,他死死盯著稻草人那張被口罩覆蓋了半張美麗容顏,滿腦子裡想的只有趕快射精出來這一件事而已。

就在這時,稻草人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

"啊...啊啊......快、快點繼續啊!"快感被打斷的指揮官突然整個人變得急躁起來。

稻草人再度恢復動作,只是速度變得極為緩慢,弄得指揮官又氣又急,渾然忘記了眼前的人型應該是自己的敵人才對。

"哈啊......不夠...快點...!再快一點......!"

"我決定改變一下計畫。"稻草人突然迸出這麼一句話,弄得焦躁不已的指揮官一頭霧水。

冰冷的眼神從上方俯視下來:"你似乎比我想得還好操縱,所以我決定嘗試另一種方案。"

鐵血工造不歡迎任何人類。在稻草人看來,就算把這人帶回去,依對方目前的層級來看,能從他嘴裡榨取出來的情報相當有限,不過,如果能作為間諜派上用場的話......

"我要你作為鐵血的間諜回到格里芬,定時將格里芬的動向傳遞給我。"

"別、別開玩笑了!唔......!"

聽到稻草人居然想讓自己當間諜,指揮官下意識地仰起頭想要怒斥,卻很快又被稻草人用手壓了下去。

隨即,他便察覺到對方握在陰莖上的另一隻手,這時又有了加快速度的跡象......

"作為獎賞,我願意給你一些快樂。"稻草人手裡的動作逐漸加快,陰莖的包皮已經被完全褪下,另一隻手開始用手掌心在馬眼處不停地劃圓。

"唔、唔......"比先前還要強烈的快感,弄得指揮官開始有些六神無主。

看著指揮官的癡態,稻草人的眼底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興奮,她繼續誘惑道:

"投入鐵血的麾下吧,格里芬的人型可沒有這種本事......"

"啊...啊啊......!唔......!"

稻草人將肉棒放入了黑色的手套內繼續套弄著,在手套和手的擠壓之下,兩種截然不同的觸感令指揮官很快便達到了射精,在稻草人的手套裡射出了濃稠的精液,將她的手和手套通通浸潤在自己的慾望當中。

在射精結束後,稻草人扔掉了那隻滿是精液的手套,然後用那隻沾上了精液的手摸上指揮官的臉頰,以一如既往清冷的聲音問道:

"告訴我,你的答案是?"

看著那隻纖細而又沾滿精液的手,喘息不已的指揮官將視線移回鐵血人型的身上,最終開口說道:

"......好。"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