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路可逃的烏賊

1 烏鴉為什麼那麼大? [ 2020/09/29(Tue) 16:25 ID:P/3B.4RM ]
這是關於sspo-1的故事
預計會有八個章節......吧?

I:間

一名金髮女性立於山巔眺望著世界,一個突如其來的勇氣、一個大膽的想法、
一次驚險的旅程讓她終於征服了白朗峰,幾乎按耐不住的是心理那即將噴湧而
出的喜悅。
原本這是一次人生中最值得驕傲,應該在茶餘飯後拿出來和家人、朋友、情人
……甚至是未來的孩子、孫子炫耀的旅程。
但就在她在下山的路途上穿過一片濃霧之後,這趟旅程便成了一場災難。
高聳、彎曲、畸形生長的樹木,陰鬱到陽光難以穿透的天空,以及彷彿整個森
林的動物都已經死亡一般的寂靜。
這不是她曾經走過的那條路,意識到這一點便馬上按照原路往回走,但是無論
怎麼走……最終在走出迷霧的那一刻都會回到原點,無奈之下只能硬著頭皮順
著一條老舊的步道往前走。
走累了就在野外紮營休息,休息完畢之後就重新整裝上路,她就這麼一路走了
完全不知道多久的時間,因為這個地方好像根本沒有黑夜似的,無論走了多久
都維持在即將黑夜的黃昏。
這實在是非常不尋常,但是此刻的她只想要盡快走出這個鬼地方,在山上迷路
每拖過一天狀況就越難以預期,而且水和食物也快耗盡了。
偏偏這個鬼地方沒有河流也沒有動物,路邊的動物骨骸倒是見到不少,再這樣
下去恐怕只能啃樹皮了。
好不容易終於走出了樹林,眼前是個義大利在阿爾卑斯山上風格的村莊,只不
過這個村莊的建築物非常老舊,藤蔓、雜草、樹木幾乎佔據了這個地方,那空
無一人的廢墟讓她一顆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到喉頭。
「沒有、沒有、沒有……這裡也沒有!嗚…… 一間翻過一間,這些老舊的房子裡連水都沒有更不用說是罐頭了,頹然坐在村
子裡最大間的房屋前的階梯上,她焦急、疲倦、悔恨、想哭……無論怎麼想都
不明白為何這裡一個人都沒有,房子裡連一本書和家具都沒有留下。
就在她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準備離開時,卻看見了一口不知為何她在進入村子裡
時沒有第一時間見到的井,這口井位於一條並不高的螺旋階梯上,石質階梯的
每一階上頭都刻著一些沒見過的文字。
沒有繩子、沒有桶子……她得先知道這口井究竟有沒有水,除此之外還得知道
這口井有多深才行,於是從半塌的圍牆邊找來了一塊磚給扔下去,她趴在井口默數著秒數並仔細聆聽等待磚石落底的聲音傳來。
她是聽到聲音了。
但是那聽起來不像是磚石落水或落地的聲音,比較像是兩塊石頭互擊的聲響。
還來不及感到失望,忽然有個東西從井底射了上來,她摀著被打中的胸口完全
喘不過氣,往後退兩步便因為失足從階梯上滾落,一種可怕的熱、痛、癢讓完
全癱瘓了思緒,奮力地爬向自己擺在一旁的登山背包。
就在即將觸摸到的那一刻,終究是黑暗先追上了她。
「我要死了嗎?」
她做了一個夢,有一個被埋在土裡的種子在土壤、雨水、陽光的滋潤下成長茁
壯,這棵樹越長越高……高到足以突破森林的懷抱。
當大地不足以供應它所需要的養分,它便把自己的根纏繞在其它樹上吸取它們
的養分。
當天上降下的雨水不足以止渴,它便讓自己的根像山坡一樣隆起,強迫河流改
道在它的樹蔭下形成湖泊。
當陽光不再能讓它感受到原本的溫暖,它便讓自己的樹枝越長越高直到可以包
覆住整個太陽,最後……它成功了。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唯獨那顆燃燒的大樹亮如白晝。
忽然,那刺眼的火光逐漸消失,大樹收回了自己的樹枝、太陽恢復了原本的明
亮、河流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凋零的樹葉重新回到了樹枝上泛著翠綠,而大樹
則不斷縮小直到變成了一顆種子。
有一個被埋在土裡的種子在土壤、雨水、陽光的滋潤下成長茁壯,這棵樹越長
越高…… 同樣的一個片段一再重複,她作為一個旁觀者目睹這一切發生卻無法去影響、
改變,越來越感到痛苦的她只想要讓眼前的一切有個結尾,似乎是在回應著她
的想法,那嘮叨不段的夢境終於結束。
她終於睜開了雙眼,但是…… 眼前不是自己曾經走過的登山步道,也不是那個可恨的村莊廢墟,而是一個完
全陌生的飯店布置房間,她發現自己居然全身赤裸躺在一張雙人床上,身上沒
有任何塵土和髒汙……隱隱約約可以聞到某種沐浴乳和香水的味道。
「怎麼回事…… 第一時間檢查自己昏迷前被擊中的胸口,發現胸口居然多了一塊漂亮的鵝蛋狀
玉石,用手摳了摳發現這塊玉石根本拿不下來,就好像它變成了身體的一部分

她暫時放棄了,決定先了解一下自己人在哪裡,但是她卻根本找不到自己的背
包和衣服,打開衣櫃發現裡面也是一件衣服都沒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漸漸湧上
心頭,她飛快奔向窗戶拉開了窗簾,眼前是一面玻璃窗,而窗外…… 窗外是一面水泥牆而水泥牆上佈滿了一大片作用不明的管線,而管線的前方則
有一條正在運轉的輸送帶,輸送帶上有些痕跡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是……血?」
此時此刻她只想要盡快離開這裡,也不管自己全身赤裸便走到門前,但那門把
無論怎麼轉眼前的這扇門都打不開,她氣憤地撞門卻只是徒勞無功。
忽然她聽見了隔壁有人敲牆壁的聲音,應該是來自衣櫃的方向,她小心靠過去
被那再次出現的敲牆聲給嚇到,用手也學著對方的節奏敲了敲牆壁,而對方敲
牆的位置不斷改變到了窗戶邊,她只能跟著過去。
就在她再次站到窗戶前方的那一刻,隔壁傳來了一個女性的聲音。
「喂!新來的,勸妳最好是安靜一點,如果妳像上一個一樣第一天就躺到那條
輸送帶上去,我又要無聊好一陣子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