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尋神旅途

1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3(Fri) 16:32 ID:U6tmxY.s ]
規則,章節的篇尾會有問答題,以最先回答的讀者的答案為準,在我腦子被燒壞以前應該不會有選擇題
每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針對題目回答的詳細程度會決定對劇情的影響程度
本作品如題就是找到未來的女神,然後想辦法在送她回家以前啪啪啪的故事
因為是直接用手機的APP創作,所以格式上說不定會有點奇怪,請見諒

以下是序:

很久很久以前,孤寂的造物之神以精巧手藝打造出世界萬物,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多的神靈被吸引而來,加入了這偉大而浩瀚的創作之中。

當世間的景色不需要造物之神去琢磨時,他開始動手創造擁有智慧的生命,第一個擁有智慧的生命被稱為星靈,耀眼而美麗的星靈們統治著夜晚的天空,而飛行鳥獸的則統治者白日的天空。

隨著時間過去,星靈文明發展到了瓶頸,他們不再滿足於夜晚的天空於是向白日發起了挑戰,突如其來的戰爭讓成群的鳥獸從天上隕落。

體型龐大的始祖畫眼墜落大海,掀起的海嘯與地震徹底激怒了眾神,首當其衝的海洋之神直衝天際找星靈之王理論,然而迎接他的卻是冰冷的彗星之矢。

星靈早已經預料到眾神靈會出手干預這場戰爭,因此他們打造出的彗星之矢是弒神兵器,始料未及的海洋之神命喪當場。

當海洋的掌控權回到造物之神手裡時,水位暴漲、河流亂竄、乾旱、水患、沙漠化……這個世界早已經面目全非,一時間眾神陷入了混亂之中,一位又一位神靈遭到了星靈無情的獵殺。

直到命運之神與戰鬥之神挺身而出,帶領著神靈與星靈展開了一場長達百年的戰爭……

戰後的世界滿目瘡痍、面目全非,僅剩命運之神與重傷的戰鬥之神倖存了下來,為了懲罰發起這場戰爭的星靈們,命運之神將他們的智慧捏碎成碎片拋向世界,並將星靈們流放至遙遠的天空邊緣處。

拾獲智慧碎片的生物將會逐漸擁有近似星靈的外貌,卻沒有星靈擁有的美麗光輝與天賦,這些在造物之神陣亡之後才誕生的智慧生物被稱之為人。

命運之神原本認為在失去眾神的這個世界終將迎來毀滅,然而腐敗不堪的世界卻維持著最糟的樣貌沒有崩塌。

戰鬥之神在羊人城市旅行時得出了一個可能,也許這個失去了死亡之神而導致生死界線變得模糊的世界,正在重新孕育著新的神靈。

但混亂的世界充滿了限制和不確定性,負傷的戰鬥之神待在人間與凡人無異。

於是他們將彼此在大戰時打造的武器融合在一起,這件擁有著命運與戰鬥神力的兵器被投入人間,它將會帶領著擁有者找到新生的神靈。

接著,下一個篇章會是你的故事。




2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3(Fri) 16:34 ID:U6tmxY.s ]
第一章,開局就送畢業神裝

淺湖城寨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人類居住地,大如地中之海的大淺湖底是食肉植物的世界,任何膽敢靠近此湖的任何生物有很高機率被拖如湖底分食,即使是活屍也會被它們撕扯粉碎。

數百年前,一支由牛人、羊人以及長耳人組織成的探險隊,在經過大淺湖時不幸擱淺,而就地理位置來說根本不會有商隊來到這個危險的地方。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眼看船上的補給品將要消耗殆盡,船長下令讓全數成員冒死也要登陸到最近的一塊陸地上,同時他也要求一定要讓所有女性優先上岸。

探險隊最終失去了三分之二的人,而倖存者當中過半數都是女性,而這些女性幾乎都是隨船的妓女。

倖存者們為了等待救援的到來,在島上建立起庇護所並設下陷阱捕食遷徙的鳥類,或者是獵殺上岸的食肉植物……他們用一年的時間克服了生存的難題,但是那苦苦等待的救援一等就是上百年。

由於食物、礦物來源穩定,他們最缺的只有人力,倖存者們沒日沒夜的造人,為了應付居住空間的需求庇護所也是不斷擴建。

直到陸地被填滿他們只能選擇往天空上,或者是往以及挖掘完畢的礦坑拓展,久而久之這裡就變得像是迷宮一樣,任何外地人十個有十一個會在這裡迷路,多出來的那一個還沒出生。

在這個擁擠的城寨裡生活空間有限,隱私在這裡是不存在的,走在濕冷的街上你隨時可以聽到某對夫妻在吵架;妓女和客人激情時的呻吟;人被毆打時發出的痛呼,也許下一個轉角你會遇到一個小小的公共場所?

希尼克斯從小就是被拋棄的孤兒,他從來沒見過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曾經有個大哥給了他這個名字,但在不久之前那位大哥被仇人給殺害,他又淪落到了孤獨一人的下場……

不,也許這次情況更糟,被陽光曬醒的他忽然被人按倒在地上,接著被一群看似執法人員的人帶到法庭並冠上莫名其妙的謀殺罪名。

他從頭到位被封著嘴連為自己辯護的權利都沒有,直到被送進監牢等待隔天湖刑,他一人沐浴在天花板上不斷滴落的髒水中,至今都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

比起死亡,更讓人恐懼的是成為活屍,據說被食肉植物吞噬的人沒有化為活屍的可能,所以希尼克斯對自己死刑的命運看得很淡。

( ´◡‿ゝ◡`):「也好,終於不用過著每天乞討的生活了!」

(ノ`Д´)ノ:「嘿!半夜不睡覺是一個人在靠北三小?」

Σ(ಠ_ಠ):「抱歉、抱歉……不對,我明天就要去死了,是在這裡跟你客氣什麼?老子沒唱歌就很客氣了好嗎!」

(ノ`Д´)ノ:「你他媽的,信不信我一巴掌……」

(・∀・):「哈囉?一巴掌怎樣?說完啊!」

回應希尼克斯的只有一片寂靜,其他罪犯就算睡得再死也應該要有呼吸聲,但牢房裡如今卻一丁點聲音都沒有,這讓氣氛漸漸變得詭異許多。

牢房外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清楚看見的身影,它的皮膚就像是正在流動的星空,從身體的軀幹看來就像是個體態修長而性感得難以言喻的女人,但她的四肢和脖子卻長得不可思議,以一種讓人倍感壓力的方式在地上爬行……

(・_・;):「幹……」

忽然,詭異的身影注意到了正在找地方躲的希尼克斯,就像終於找到目標一樣猛地衝來。

就像被折斷一樣甩動的頭顱不斷發出痛苦的哀嚎,伸手穿過了牢籠的鐵欄杆抓向希尼克斯!

而就在他以為自己死定的時候,忽然有顆不知道怎麼穿過鐵欄杆的球從窗外滾了進來,球觸碰到希尼克斯的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


第一題,想像一種武器的形體?

第二題,在你的想像中大淺湖看上去是什麼顏色?


3 島貓 [ 2020/11/14(Sat) 01:56 ID:Ao5EbUpA ]
第一個:跟皮球差不多大小的圓球,看起來似乎沒有很硬。但實際上打起至少比這牢房的所有無機物還要硬上很多

雜言:湖色就交給他人啦
雜言2:沒見過被球丟死的嗎w

4 名無しさん [ 2020/11/14(Sat) 10:28 ID:1Y5faB3w ]
湖水紫藍色

5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4(Sat) 17:01 ID:Bagjr6nc ]
第二章,靈魂震盪

兩個牛人少年和一個羊人少年在碼頭邊嘻笑打鬧,他們興致勃勃地望向另一個更年長些的猿人少年,猿人少年的手裡緊抓著長耳人少年脆弱的脖子,看著眼前的流浪孤兒露出窒息的苦痛神情,他不僅沒有一絲憐憫還嘴角上揚露出了戲謔的微笑。

淺湖城寨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人類居住地,同時這裡的犯罪率也是高得不可思議,在這個地方每個月都會有一些人因為不明的原因失蹤。

而這些失蹤者大多數是底層的住民;或者根本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又或者是運氣不好的外來者,他們的失蹤幾乎不會在這個城寨的日常中掀起一丁點漣漪。

而這幾個少年之所以犯罪,僅僅只是因為看長耳人不爽,以及非常喜歡那些水生食肉植物獵食的景象。

就在長耳人少年快失去意識的時候,忽然有一顆球狠狠摧毀了那張戲謔的笑容,猿人少年疼得鬆手讓長耳人少年幾乎從碼頭邊跌了出去。

在關鍵深刻長耳人少年的手被抓住,也不知道是因為夜色的關係還是瀕死產生的錯覺,他永遠都記得那時大淺湖的水面呈現出一種藍紫色澤,水面下滿滿都是那無法安息的靈魂。

希尼克斯不知為何回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大哥的記憶,從回憶中擺脫出來時那顆原本滾到腳邊的球,現在就像是湖底的氣泡一樣上升到眼前。

而它正散發著的正是熟悉的藍紫色澤。

希尼克斯想都沒想抓起這顆怪球就朝著眼前的怪物擲過去,投擲出去的瞬間球體明顯停頓了一下,受力的方向整個往內凹陷了進去,當球體展現出彈性並恢復原樣的時候便以比想像中更快的速度命中怪物!

怪物的攻擊忽然停止,在被球命中產生的震盪之後,一道模糊的身影脫離了怪物的肉身,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但希尼克斯也看清楚了那是什麼。

那是怪物的靈魂,一個受盡苦難的人的靈魂!

球在命中目標之後化為震盪波,希尼克斯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知道這顆球一定會在自己身邊重新凝聚,但是……

(╯°□°)╯:「你他媽倒是聚得快一點啊!」

雖然用球擲可以讓怪物度短暫癱瘓,但這似乎沒有什麼殺傷力,眼看怪物直接擠斷欄杆想要近距離奪命,好不容易凝聚好的球體再次擲在她胸部上。

抓緊這一瞬間繞過她的身體,從那變形的鐵欄杆鑽出去,聽見背後傳來讓人不寒而慄的動靜,希尼克斯這個時候只顧拔腿狂奔。

一路上他看見了一間又一間的牢房內死狀淒慘的囚犯,他們不是被扭斷脖子就是胸口被貫穿。

更讓他震驚的是就連獄警都死在路邊,一路上他一個活人都沒有見到,然而死這麼多人卻一丁點動靜沒有,他再次認知到了那怪物的可怕之處。

夜間巡房的獄警都只配戴棍棒,想要在這監獄內找到武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囚禁罪犯的建築成「回」字結構,唯一的出入口位在集合場的一樓,幸好他身為隔天就要處刑的死刑犯僅僅被關在二樓,但是逃到一樓之後他發現入口依然鎖著,剛剛怪物在身後追著他根本沒時間搜屍找鑰匙!

忽然,一把劍被人從屋頂上扔了下來,希尼克斯撿起這把獄警的佩劍,一抬頭只看見一雙從屋頂邊緣垂下正在前後擺動的美腿,從小腿的特徵判斷她應該是一名羊人。

(・_・;):「嘿!能幫個忙嗎?」

對方沒有回應他,而是馬上又扔了一把武器下來,那時一把不知道從哪來,看上去做工精良的短弓,於是又等了片刻之後……

(╯°□°)╯:「妳要給我箭啊!沒箭怎麼射?!」

但這次對方似乎沒打算理會他的意思,兩腿一縮就不知道去哪了。

而那怪物也終於追到了一樓……


第一題,當死亡逼近你該如何是好?

第二題,喜歡哪一個靈魂相關的超能力?

第三題,身為一個在逃死刑犯,你的下一步該怎麼走?

6 島貓 [ 2020/11/14(Sat) 19:25 ID:Ao5EbUpA ]
第一題給在下答肯定會死,所以給別人吧

第二題:也給他人,在下肯定亂來w

第三題:如果第一題的結論是幹翻後面那個可愛的傢伙,那在下的答案就是『幹完繞回去搜索任可以以用的東西』
如果是逃亡,那就是『找到藏身處』

7 島貓 [ 2020/11/14(Sat) 19:33 ID:Ao5EbUpA ]
【這邊的並不是回答】
原本上面(5樓)第一題的答案,在下的版是《把劍當矢射出去後追上去砍她加拿球砸頭,事後再來上一發鞭屍發洩不滿】
第二個的答案則是【靈魂層面上影響/強化對方的欲望強度】,也就是放大對方內心真正的渴望衝動;只不過很容易讓施術者作死(被捲入)



8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5(Sun) 10:02 ID:2shGI7.A ]
在這裡解釋關於顏色的概念
每一個神力都會有相對應的顏色
第一章節的選擇讓主角能動用靈魂之神的力量
神一共有十二位,沒有顏色的造物之神一位,一共有十三位神
我會根據相近色將回答的顏色進行歸類
主角替換時顏色題會再度出現

9 無需名字 [ 2020/11/16(Mon) 08:48 ID:HmsyXAmc ]
第一個 拼命吧

10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7(Tue) 16:16 ID:qmk65qas ]
第二題感覺出得不好,我在這裡暫時收回,預計在下一個章節修改題目之後重新提問

11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7(Tue) 17:42 ID:qmk65qas ]
第三章,命運反抗者

希尼克斯認為自己無路可逃,抓起地上的劍準備和那怪物搏命,他就算沒有學過正規的劍術也知道手裡這東西砍對地方會死人,現在他只要抓準怪物靠近的那一瞬間擲球,利用震盪波使對方靈魂短暫離體的那一刻衝上前去給予致命一擊就行!

就是現在!

投擲出去的球直撲怪物的胸膛,同時希尼克斯也牙根緊咬大步向前。

但這個時候怪物忽然抬手「啪」地一聲將球給打飛!

(;;;・_・):「……」

希尼克斯完全沒有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在那怪物發狂撲上來時他緊急轉彎,僅僅只是被對方的手擦中肩膀他便感受到一股怪力,整個人被撞得騰空飛起。

眼見目標被撞飛,怪物也馬上展現出可怕的神經反應,在奔跑的同時瞬間完成了轉向和起跳,希尼克斯的屁股都還沒摸到地板那怪物就已經追到眼前!

但與此同時,那沒有命中目標的球也飛了回來。

因為下意識的反應,希尼克斯左手按在怪物身上想要將她推開,而被他左手擲出的球也改變了飛行軌跡打在怪物的背上。

即使如此他還是被撞得差點吐出來,彼此分開並著地滾了一小段距離,靈魂回身的怪物抽搐著從地上起身,但是還來不及站起來脖子就被人砍斷。

用盡全身力量的一劍痛得雙手虎口和手腕發疼,全身的疼痛讓他在怪物倒地之後再也握不住劍。

看著依然站著卻已經停止動作的怪物,希尼克斯只能跪在地上喘息,並默默乞求她盡快倒下。

她始終沒有倒下,那扭曲的肉身如煙一般消散,僅剩一團模糊的靈體走到希尼克斯面前,在消失以前留下了一個聽不懂卻能理解的訊息:

『擺脫了命運枷鎖才能迎來自由曙光。』
(靈魂神力+1)

怪物消失了,就好像從來不存在過一樣,希尼克斯帶著一身的傷和滿頭的疑惑搜索起每一間牢房,但這裡實在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在某個獄警屍體上拿到鑰匙正準備離開,離去之前他不忘撿起仍然躺在地上的一把短弓,而就在他撿起的那一瞬間感覺到周遭的東西都正在扭曲……

(・_・;):「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流動空間?」

他答對了,不正常的扭曲現象正是因為流動空間造成,這世界上常常會被觀測到流動空間的產生,如果不即時脫離的話就會被吸進去傳送到未知的地方,究竟被流動空間吞噬後下場為何至今還是個迷。

他想跑但其實已經來不及了,這個流動空間只產生一瞬間就馬上消失,而希尼克斯也從監獄裡人間蒸發。

讓人難受的暈眩感好不容易結束,希尼克斯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陰暗又狹窄感覺類似箱子的空間,他透過鑰匙孔往外看,再次看見那雙熟悉的羊人美腿。

「請問……」

「噓!有些事情現在沒辦法跟你解釋,我遇到了一個非常大的麻煩,在逃跑的路上不幸被抓了……」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年輕,但是卻帶著一種奇妙的虛弱感,她靜下來好像在仔細聽著什麼。

「聽著,想活命的話,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發出聲音,安安靜靜躺著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

「好!」

「安靜!」

女人身旁的門被打開了,一個穿著警備軍制服的牛人走了進來,從他入門的動作和高低差可以推斷他們應該是在馬車上,果然門才剛關上地面就開始晃動並可以聽見輪子運轉以及馬匹行走的聲音。

希尼克斯忽然看見黃綠色的植物浮雕面具被扔在地上,警長一腳將它踢到角落後笑道:「我沒有料到,傳說中的淺湖鬼賊竟然是個女人,而且她的真面目是這麼誘人。」

「誰也沒有料到你們不惜重本,會把城父的開城神器-命運反抗者拿出來,我如果不咬一下這個餌是不是太不給面子了呢?」

「哈!我對那東西叫什麼名字;它在哪裡並沒有興趣,我只是想問問妳需不需要減少一點痛苦,如果妳配合一點的話事情不會這麼複雜。」

忽然,警長脫下了他的褲子,伸手似乎抓住了女人肩膀以上的某個部位,他快速一扭身便發出了類似鞭子抽打在人身上的聲音。

警長得意且陰沉地道:「妳知道該怎麼做。」


第一題,你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正要發生,這時候你該?

*第二題*,關於當前的靈魂神力有何需要加強?(如:增加相關特性、增加影響範圍、增加球體數量、增加控制精確度……等等)


12 名無しさん [ 2020/11/17(Tue) 23:38 ID:fsWVxef6 ]
叫一聲或丟個東西分散警長的注意力

13 島貓 [ 2020/11/19(Thu) 23:07 ID:S6ZLJBcI ]
第二個,增加增加控制精確度

雜言:被球閹掉的感想說一下吧,警長w

14 一射十日后羿丹 [ 2020/11/19(Thu) 23:48 ID:9viC3Tv. ]
第四章,優雅脫身

女人沉默了片刻,從希尼克斯的角度可以看見,她放在椅子上的手已悄悄竄緊,即使不發一語仍然能感受到她心底的憤怒。

「警長大人有什麼需求儘管說,不需要這麼粗魯的,看你硬成這樣應該很久沒有發泄了,是嗎?」最終她鬆開拳頭之後,還是握住了她口中那個很硬的東西。

「不需要廢話那麼多,妳只要乖乖把嘴張開就行了。」

最後希尼克斯還是沒有忍住,他發現自己的能力有了進一步的提升,也許現在不一定要用球直擊目標才能發揮作用,他利用球體可以自由變形穿過縫隙的特點,讓球鑽出鑰匙孔滾到警長的腳邊。

而警長正等待著眼前的美女張開性感的嘴唇獻上服務,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腳邊的那顆球,反倒是羊人美女第一時間就注意到它,因而停止動作瞪大雙眼。

球體接觸到鞋子時化為震盪波,警長的靈魂忽然從背後脫離肉體,但是他卻沒辦法像先前那怪物一樣馬上回到身體裡,怪物最多就是被影響零點五秒,當警長的靈魂回到身體裡時卻花了超過一秒的時間。

就是這短暫的一秒,那雙美腿已經纏上他的脖子,女人展現出驚人的腰力撐起身體,雙手抓住了上方封鎖住氣窗的鐵欄杆。

就算牛人警長體型高大壯碩,但在不能呼吸也無法發出聲音的狀態下,他只能死死抓著女人的大腿試圖將它們分開。

但這個時候希尼克斯忽然從儲物箱裡衝了出來,朝著警長的肋骨下放就是一拳,劇痛讓他一下子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在那雙蟒蛇般逐漸勒緊的美腿當中徹底沒了聲息,當女人一扭腰還聽見頸椎被扭斷的聲音。

(ಠ_ಠ):「你是不是瘋了?」

當警長倒下之後,女人的心情感覺沒有好到哪去,她纖細的眉毛微微上揚而眉頭緊皺一塊,看上去仍然保有幾分稚氣的臉型和眼睛讓她生氣起來的樣子有幾分可愛,不過……她塗了紫色口紅的嘴唇卻非常性感。

和一般的羊人一樣她腦袋的兩側長著捲曲的羊角,小腿以下是羊蹄,那雙美腿配上一頭黑色短髮讓她看起來充滿活力,正好與她無力的聲音成鮮明對比。

(・∀・):「我沒有瘋啊……剛剛真的好險,這下三濫的白癡想要逼妳做噁心的事情。」

(ಠ_ಠ):「我不在乎那種事,如果剛剛失手的話我們都會完蛋!還有……你剛剛使用的能力……」

女人話說到這就停了,撿起被踢到角落的面具戴上,接下來她就像沒事一樣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希尼克斯也坐在她對面,想問什麼但還來不及開口女人就馬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這個時候希尼克斯才注意到,她沒有右手的小拇指和食指。

低下頭就能看見死不瞑目還沒穿褲子的牛人警長,他猙獰的表情隨著斷掉的脖子在馬車行進間不斷搖晃,希尼克斯忍不住拿起警褲蓋住他的臉。

一段時間過後馬車忽然停下,外頭隱約傳來陣陣騷動,不用多久的時間馬車緊鎖的門竟然自己打開,外面是一群為了用井打水而引發紛爭的群眾,不知為何局面瀕臨失控到變成械鬥。

「該走了,跟好。」女人就像沒事一樣走了出去,帶著希尼克斯混入人群。

有幾名警備兵發現了她,但無奈場面太過混亂根本沒辦法阻止她大搖大擺離去,他們就像是被困在泥沼一樣難以動彈。

而女人顯然比希尼克斯更熟悉城寨的街道,她行走的速度不算快卻可以巧妙地穿過人群,輕鬆踩上某個店家堆放在角落的貨物,不需要用到雙手就接連翻過了幾道牆,反倒是跟在後頭的人顯得相當狼狽。

待在陰影處休息片刻,她拿出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水壺補充水分,等搜捕的警備兵經過之後才又繼續往前走。

而這時希尼克斯發現她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條,掛滿了各式各樣工具以及短劍跟匕首的腰帶。

「她是魔術師嗎?」看著被掛在腰帶上的水壺,隨著走路時的韻律不斷撞擊著那翹挺的臀部,跟在後方的希尼克斯不禁這麼懷疑。

女人找到了一處隱蔽的小花園,有個無人管制的底層入口就被隱藏在花草之中,她拿出一把鑰匙打開了古老的鐵門,門一開就有幾隻受到驚擾的老鼠衝出。

走在前往底層的陰暗階梯上,他們唯一的光源就是女人手上那依然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火炬。

「追殺你的那散發著星空色澤的生物,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第一題,你認為監獄裡追殺希尼克斯的怪物是什麼?

第二題,帶著一身的傷加上不斷趕路,走到一半就感覺疲倦得不行,該怎麼辦?

第三題,你認為當下最重要的,是優先釐清什麼事情比較好?

15 名無しさん [ 2020/11/22(Sun) 19:53 ID:nN/jY/R6 ]
2.找地方躲起來檢查傷勢

16 無需名字 [ 2020/11/28(Sat) 19:17 ID:jQaNY2A. ]
3 我為什麼在這裡

17 名無しさん [ 2020/12/02(Wed) 23:40 ID:7USnAUr2 ]
3 我有點餓了,欸妳餓不餓?

18 名無しさん [ 2020/12/05(Sat) 16:57 ID:j0cK/Qyc ]
想吃掉主角的女配角

19 名無しさん [ 2020/12/05(Sat) 16:58 ID:j0cK/Qyc ]
上面昰第一題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