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艦C同人》鎮守府的平安夜

1 名無しさん [ 2021/01/14(Thu) 14:54 ID:pfg5D0tE ]
深夜時分,鎮守府的屋頂上出現四個身影,不過因為光線昏暗的關係,彼此都只能勉強看出個輪廓線,難以看出全貌。

「各位,準備好了嗎?」

頭上戴著大盤帽的身影如此問道。

「OK~隨時都可以行動囉~」

留著單馬尾的身影回應。

「那個……這樣做真的好嗎?這時間提督應該已經睡了吧?」

留著一條長麻花辮的身影用不置可否的口氣問道。

「當然哪~Babbo Natale本來就是在大家都在睡覺的晚上送禮的嘛~況且身為Babbo Natale,應該要表現得更活潑些,才能有這日子該有的氣氛喔~」

看她不太有信心的樣子,我笑著對她予以鼓勵。

「真是的,所以才說Weihnachtsmann的角色應該由我來演才適合嘛。」

頭戴大盤帽的身影埋怨,看來她是真的很想得到能夠擔任Babbo Natale的機會。

「有什麼關係嘛,抽籤的結果就是這樣,別太在意啦。」

聽到她所說,我笑著出言安慰。

「就是說啊~而且今晚可是Silent Night呢,比起該由誰來扮演Santa Claus,玩得盡興才是最重要的喔~」

單馬尾的身影語氣中帶著笑意附和,從剛才開始她就一直是這副開朗的口氣,聽得出她對我們現在正要做的事樂在其中。

「啐……好吧。」

儘管口氣聽起來還是不太甘願,不過戴大盤帽的身影還是接受了結果,隨後轉頭看向留麻花辮的身影。

「那麼,Weihnachtsmann,下指示吧!」

「聖誕老人……也等於是旗艦吧?那麼……各位,突擊開始。」

用著溫吞的語調,留麻花辮的身影對大家下達指令。

一接到行動指示,我們隨即從屋頂上降下,來到下一層的一扇窗邊。

確定窗戶並未鎖上,且透過來自房間內、家具佈景擺設的壁爐火光所提供的微弱照明,隱約可見床上有道正熟睡著、看來就像個Ragazzo的身影,我們朝彼此點點頭。

「Buon Natale!」「Fröhliche Weihnachten!」「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

打開窗戶後,我們異口同聲地一起大喊賀詞並跳進房間裡。


2 名無しさん [ 2021/01/14(Thu) 14:54 ID:pfg5D0tE ]
……然而,房間內並未傳來任何對我們的回應。能聽到的聲音,就只有爐火發出的燃燒聲,以及從床上傳來的規律呼吸聲。

「……真的假的啊?Admiral睡得也太熟了吧!」

在我們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後,卻發現躺在床上的Ragazzo——也就是提督——依然睡得很沉,這讓俾斯麥忍不住為之吐槽。

「畢竟提督還是在『一暝大一吋』的年紀嘛,會很容易入睡也是當然的啊。」

我到床邊看著提督的睡臉,戳了戳他的臉頰輕笑說道——如我所言,提督稚嫩的臉龐與被單的起伏規模都說明了他的年紀還正值成長期的事實——而他當然也並未因我的舉動而醒來。

「嗯……啾~……Oh really~Admiral還真能睡呢~」

單馬尾的身影將艦艏靠近提督的臉頰,並發出了一點聽起來像是親密接觸的聲音,但還是不見他有任何清醒的跡象。

「沒辦法了,Weihnachtsmann,該妳上場了!」

以這場合來說,明明扮演Babbo Natale的麻花辮的身影才算是旗艦的,可不知怎地戴大盤帽的身影現在竟對她發號施令起來了。

「好的,我知道了。」

不過麻花辮的身影也很配合,順從地照戴大盤帽的身影的呼喚上前,並在來到床邊後止步。

「提督,起床囉。」

說著,留麻花辮的身影爬進被窩躺好,接著從正面將枕上人的頭擁入懷中。

「咕唔……!?唔呣……噗哇!怎、怎麼了!?」

從聲音來判斷,之前一直熟睡著的提督,如今似乎因為呼吸困難而驚醒了,他連忙擺脫麻花辮的身影,並打開床頭的夜燈一探究竟。

「……俾斯麥、利托里奧、無畏、還有雲龍!?三更半夜的,妳們在搞什麼?」

認出突然闖進房間的大家後,提督不禁氣急敗壞地提問。而也因為有了較明亮的光源,大家的相貌終於大白。

我穿的是跟以往差不多款式的聖誕裝,只是從Babbo Natale的紅白換成了象徵Alce的棕色,頭上的聖誕帽也換成鹿角髮箍,四肢套上了宛如Alce四肢的手套與襪子,只剩下圍巾還是紅白的。

頭戴大盤帽的身影——俾斯麥,她全身上下只有衣服換成了Alce裝,並在外面罩上鐵灰色的毛紡披肩,以及在那幾乎是註冊商標的大盤帽上加了鹿角,其他都跟原本的裝扮並無二致,大概是想以此表示她還是比較想當Babbo Natale的念頭吧。

單馬尾的身影——無畏,穿上了最正統的Alce裝,若再將垂於後背、鹿頭造型的兜帽戴上的話,看起來就好像要參加小孩子的變裝派對一樣。只是軀幹的部分似乎有點尺寸不合,以至於拉鍊無法完全拉上,燃料槽內側也因此清晰可見。

麻花辮的身影——雲龍,身上的穿著換成了象徵Babbo Natale的紅白裝扮,不過大概是平常穿著習慣的關係,她的腹部依然大片地晾出來,甚至連燃料槽的下緣也是如此,感覺就好像將Bambina尺寸的Babbo Natale裝給穿在身上一般。

「Admiral應該看得出來吧,今天可是Stille Nacht啊!為了這一天,所以我們就都扮成了Elch來讓Weihnachtsmann給Admiral送禮囉!」

「妳是說……因為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妳們扮成聖誕老人與糜鹿要來送禮?」

「Ja,das ist richtig!」

俾斯麥意氣風發地宣告大家的來意,然而無畏卻突如其來地補句話拆她的臺。

「其實呢~俾斯麥才是最想當Santa Claus的,但因為抽籤輸了,所以才勉為其難地改當Deer喔~」

「那不重要啦!總之我們是來送禮的!Admiral,你有覺悟了嗎?」

雖然被無畏虧了下而失了點顏面,不過俾斯麥還是馬上重新進入狀況,並對提督發出宛如宣戰布告的話語。

「為什麼送禮物還要搞得像在幹架……沒問題,我準備好了!」

提督低聲發了下牢騷,但仍配合地在床上坐正,並擺出像是足球守門員準備好要接球的架勢。

「嗯,氣魄倒是不錯,那麼……Weihnachtsmann,上吧!」

就像要叫醒提督的時候一樣,俾斯麥又對身為旗艦的雲龍使喚起來了。

3 名無しさん [ 2021/01/14(Thu) 14:55 ID:pfg5D0tE ]
「那麼……提督,失禮了。」

說完,雲龍繞到提督背後,雙手向前摟住他的的上半身,並將燃料槽枕到後腦杓上。

「欸?那個……雲龍,請問妳在做什麼?」

「讓提督放輕鬆,請問這樣子做應該還可以吧?」

詢問提督感受的同時,雲龍不時調整姿勢,彷彿在找能讓人比較舒服地靠著的角度。

「就好像躺在記憶枕上一樣……不過放輕鬆是這樣的放法嗎……?」

雖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不過提督還是很順從地枕在雲龍的燃料槽上。

「Admiral應該要對這禮物表示感激才是哪,畢竟有女孩子願意當Kissen可是很難得的啊。」

明明是別人在當Cuscino,但俾斯麥卻雙手插腰,好像自認很偉大一樣,那樣子真令人感到莞爾。

「看起來好像滿有趣的呢,那我也加入吧~」

「呶喔……!」

無畏如此說道,接著便往提督的正面抱過去,因為拉鍊沒拉好而有些微露出的燃料槽順勢往他的臉壓了上去。

「如何~用燃料槽當枕頭與臉部按摩,Admiral覺得怎麼樣呢~?」

無畏提問的同時,雙手也扶上提督的後腦杓,讓臉能往燃料槽更加深埋。

「等……無、無畏,妳先緩一下,這樣不太好呼吸……」

「嘿嘿,不好意思有點熱情過頭了。」

遭到提督出言制止,無畏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並鬆開雙手,與提督稍微拉開距離。

「啊呀~Admiral的Cannon好像已經開始Stand by了呢~」

拉開距離後的無畏將視線往下轉,接著突然發出驚呼,吸引了我們的注意,讓我們也跟著朝提督看過去。

「呵呵,看來提督對於雲龍跟無畏準備的Regalo di Natale很滿意呢。」

在提督的睡褲中央,此時可清楚看見一道隆起的痕跡,讓我不由得為之一笑,看來若不是因為方才無畏的行為太刺激,就是雲龍早就已經讓提督產生反應了。

「這樣嗎?那好!Elch們,大夥一起上,來給Admiral更多舒服的感覺吧!」

「Sì,Signora~」

俾斯麥再次發號施令起來,因為那副明明不是旗艦卻還表現得像旗艦的樣子實在很滑稽,加上她們現在正在做的事讓人感覺還挺有趣的,所以我也決定來湊熱鬧。

「提督,請把腰稍微挺起來喔。」

「這樣嗎?」

照著我的指示,提督雙手撐床使身子懸空,我就趁這機會拉住褲頭,將提督的睡褲一口氣褪下。

「嘿嘿,真的已經就戰備位置了耶,而且看起來還是一門很不錯的Cannone呢。」

「利、利托里奧,不要這樣子笑啦……」

看到撤去掩蔽、袒露在大夥面前的單裝砲,我呵呵地發出輕笑。而被我這樣子一說,提督一副有些不好意思地雙頰泛紅。

「提督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啦,放輕鬆,接下來讓我來幫提督一把吧。」

我俯下身子,伸手握住單裝砲並在砲管上輕啄一下,眼光瞟向提督時隱約可見他因此打了個哆嗦。

「嘻嘻,提督顫抖的樣子真可愛呢。」

「利托里奧!不是說要一起讓Admiral舒服的嗎,妳怎麼獨占起來了?到一邊去!」

俾斯麥出言抗議,接著也同樣俯下身子並將我稍微擠開,形成我倆的臉分別在單裝砲兩側的姿態。

「Va bene~俾斯麥想要的話我當然不會獨占啊,我們就來一起幫提督的Cannone好好整備一番吧~」

於是,我倆便各踞單裝砲的半邊,並伸出舌頭舔舐起砲管來。

「嗯唔……!俾斯麥、利托里奧……」

「如何,Admiral?我們的服務品質還不錯吧?」

沒有停下動作,俾斯麥向提督問道。

「這、這樣子弄,感覺真欲罷不能哪……」

「哼哼,很好,那Admiral就盡管享受,交給我們全權處理吧。」

說完,俾斯麥便低下頭與我一同繼續作業。

「提督,請就這樣躺好吧。」

「雲龍?」

原本在提督背後當靠枕的雲龍挪動身子,變成坐在床邊並讓人將頭枕在她的大腿上。

「這樣的話,提督可以獲得更充分的休息喔。」

「呃……喔。」

聽了雲龍的說明,提督照著指示乖乖躺著,同時神情也變得呆懵——可能是因為雲龍所言讓他聽得一愣一愣的,也可能是因為從那位置看上去,燃料槽的下半部就清楚地晾在面前,而使他因此看呆了。

「Hey~想讓Admiral更舒服的話,就讓我也加入吧~」

說著,無畏也湊到單裝砲旁邊來,這使得我與俾斯麥都必須往旁邊稍微挪動。

「喂喂,這裡已經客滿了,請不要搶位子。」

看到已經沒什麼餘地的空間又擠了一艘船進來,俾斯麥出言抗議。

「Don't worry,只要這樣子就不會覺得擠囉~」

彷彿想以行動說明,無畏將Alce裝的拉鍊拉開,沒了拘束的燃料槽就這樣順勢彈出,接著她再捧起燃料槽,將單裝砲夾進中央的縫隙裡。

「如何~跟砲管相比,砲口是最不會有客滿的問題的喔~」

「嘿~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又學到一課了呢。」

我興味盎然地思索著無畏提出的點子,接著再次俯下身,跟她一起舔弄起砲口。

「唔啊……!這、這真是……!」

提督不住地發出呻吟,看來這真的讓他很有快感。

「提督的反應看起來不錯呢,看來無畏真是教了個好方法喔。」

再次瞄了提督一眼後,我給無畏贈了頂高帽。

「既然這樣,那我就來再下一城吧。」

我將自己穿的Alce裝上襬拉下,讓燃料槽露出來,之後也順勢往單裝砲夾上去。

「嗯喔……!利托里奧妳也……!」

大概是快感被加強了的關係,提督發出的呻吟又高了一階。

「哼嗯~Admiral看起來好像更興奮了呢,這樣的話我也來吧!」

就連俾斯麥也受到驅使,跟著把自己的Alce裝釦子解開讓燃料槽彈出,之後也一起夾住單裝砲。

「唔啊……!連俾斯麥都……!」

「看來提督很喜歡燃料槽呢,這樣的話,提督也試試這邊吧。」

「雲龍?」

「提督還正值會想撒嬌的年紀吧?所以……」

雲龍解開上衣的束帶,讓自己的燃料槽也露出來。

「提督,乖孩子的給油時間到囉。」

「呣噗……!雲、雲龍,等等……」

她捧起其中一邊燃料槽,並將出油口塞進提督因疑惑而半開的嘴裡。

「來唷,要多補給些燃油才能快快長大喔。」

就這樣,提督現在遭到了我、俾斯麥、無畏對單裝砲的三重燃料槽夾擊,以及雲龍的給油攻勢,毫不間斷地給他製造更多快感。

「各、各位……再這樣下去就要……唔!……」

在我們四艘船的通力合作下,提督終於再也支持不住,將已在單裝砲中蓄勢待發的潤滑油噴出,並灑落在我、俾斯麥、無畏的艦艏與燃料槽上。

「Wow~Admiral的潤滑油還真不少哪~」

「而且這味道……若以Spaghetti的醬汁形容的話,真是恰到好處呢。」

「呵……這也就是說Admiral已經可以算是個Erwachsene囉。」

細細品味著提督射出的潤滑油,我、俾斯麥、無畏發表了各自的感想。

「那個味道……真的有那麼好嗎?」

看著我們品嚐潤滑油,雲龍出言提問。

「雲龍也想試試嗎?那就來吧~」

「什麼意思……唔……!」

我用手指撈起一些潤滑油含入口中,接著起身往雲龍的嘴湊上,以口就口將潤滑油送過去,彼此的舌頭也因這傳遞動作而相互纏綿起來。

直至我將潤滑油都送入雲龍口中後,我這才拉開與她之間的距離。

「這樣一來,雲龍就也能品嚐到提督的味道囉~」

「感覺……還挺獨特的。」

「看來雲龍的感想也相當一致呢,那Admiral覺得剛才的服務如何啊?」

「感覺……滿奇特的,但同時又好像很舒服……」

大概是在回味著那感覺,提督略做思索後回答。

4 名無しさん [ 2021/01/14(Thu) 14:56 ID:pfg5D0tE ]
「Do you know?還有比這更舒服的喔~」

「更舒服的?」

「Sure!那就是呢……」

無畏起身,將Alce裝的拉鍊拉到底,讓人清楚看見她不只是燃料槽沒用布料遮蔽,就連注水孔也是如此。

「如果Admiral將Cannon put in here的話,那感覺就會更舒服喔~」

無畏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撥開防水閘門,露出已經滲出不少冷卻水的注水孔。

「如何~Admiral想不想Come in呢?」

如此提問的同時,無畏也來到提督上頭,並將注水孔對準單裝砲的砲口。

「無畏!妳怎麼擅自作主起來了?別忘了誰才是Weihnachtsmann啊!」

明明剛剛都是自己在擅自發號施令,然而現在俾斯麥好像想起了誰才是Babbo Natale似的,表現出將主導權交給雲龍的姿態。

「Oh!差點忘了耶,Sorry~那就請Santa Claus先來吧~」

發覺自己僭越了的無畏,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並從提督身上離開。

「那麼……提督,接下來就換我接手囉,沒關係吧?」

「那……就交給妳了,雲龍。」

得到了提督的首肯,雲龍起身並將他的上半身放回床上,接著移動至單裝砲上方,將下半身布料兩側的細繩解開,讓她的注水孔也呈現在提督眼前。

「提督,我要放進去囉。」

先跟提督知會過後,雲龍撥開自己的防水閘門,使注水孔對準砲口。等到確定砲口已抵在注水孔上,便緩緩讓艦體下沉。

「唔……!哼嗯……提督,感覺怎麼樣呢?」

「雲龍的裡面,感覺真舒適哪……」

「看來提督很捧場呢,那就請這樣放輕鬆,一切都交給我來吧。」

說完,雲龍將身子稍微後仰,開始上下動作起來。

「嗯喔……!雲、雲龍,這真是……!」

「哼啊……提督的單裝砲……呼嗯……也是讓人很舒服哪……」

隨著單裝砲在注水孔內持續進出,雲龍與提督都不住地發出呻吟,那對壯觀的燃料槽也隨著軀體動作而不停晃動。

「雲龍,我感覺要……嗯!……」

「呼啊……!提督的潤滑油射進來了……」

隨著一聲低鳴,提督渾身一陣顫抖,雲龍也跟著受到影響而一起產生痙攣。

「哎呀,看來提督跟Babbo Natale都已經高潮了呢。」

「不過才幾分鐘而已,看來Admiral還要再加油才行啊。」

隨著高潮的餘韻逐漸褪去,雲龍雙手撐床,讓自己能有足夠力氣將艦艉抬起。單裝砲甫一從注水孔退出,被注入的潤滑油與冷卻水形成的混合液隨即從注水道中流出。

「提督射得真多呢,這樣一來就收到回禮了,謝謝提督。」

低下頭看著流出的混合液,雲龍微笑向提督道謝。

「那麼,接下來就輪到我囉~」

「Warten!利托里奧,接下來應該要輪到身為Elch的Führerin的我才對吧!」

「有什麼關係嘛~等我完了後再輪到俾斯麥喔~」

「Auf keinen Fall!我先就是我先!」

「……嗯!呼哈……Admiral,全部進去了喔~」

「啊啊……無畏……」

就在我跟俾斯麥僵持不下之際,旁邊突然傳來別的聲音——無畏搶在我們之前,讓提督的單裝砲進入她的注水孔。

「喂!無畏妳怎麼可以插隊!」

「就是說啊,應該是我們先的耶!」

「因為妳們一直在那爭個沒完嘛~所以就成了Bone of contention囉~」

無畏將自己漁翁得利的行徑合理化,接著便開始讓軀體上下動作起來。

「呀嗯……!Admiral的Cannon真的很棒哪……!」

單裝砲在無畏的注水孔內不停進出,讓她隨著動作而不住地呻吟。

「來唷~Admiral也多摸摸人家吧~」

無畏牽起提督的手,並引導至自己的燃料槽上。

「無畏的燃料槽,好柔軟哪……」

「不賴吧~而且剛剛還夾過Admiral的Cannon,相信Admiral肯定很有感覺吧~」

彷彿要禮尚往來一般,提督雙手在燃料槽上忘我地撫弄著的同時,無畏也呈八字型扭動軀體,讓彼此都獲得更多快感。

「無畏,我又要……嗯!……」

「Oh……!人家也得到Honey的回禮了呢……」

在一陣動作之後,提督又一次發出象徵高潮的顫抖,而無畏也不僅跟著達到高潮,甚至連對提督的稱呼也變了。

「哈啊……在裡面邊射邊顫抖著,Honey真是活力十足哪……」

「好了,無畏!既然妳也已經獲得補給,那就不要一直占著,該換人了!」

「就是說啊,別忘了還有人在排隊哪!」

看著無畏在高潮後仍一臉發怔地坐在提督身上,俾斯麥與我異口同聲提出抗議。

「咦~可是這真的很舒服,人家還想再多感受一下嘛~」

「Auf keinen Fall!輪到我了!」

「Non!應該是換我才對!」

聽到俾斯麥說輪到她,我轉而對她提出抗議。

「那個……請問可以不要一直吵嗎?」

突然傳來的制止聲,打住了我倆的爭執——是從高潮過後就一直沒出聲的雲龍。

「如果妳們一直沒辦法達成共識,那我有個提議……」

5 名無しさん [ 2021/01/14(Thu) 14:57 ID:pfg5D0tE ]
「如何?這樣就沒意見了吧?」

「可以是可以,但為什麼是我在下面?」

「反正這樣子就扯平了,有什麼關係嘛~」

「唔……」

對於雲龍的「安排」,還有我半開玩笑的回應,俾斯麥一臉不甘心的樣子。

現在,俾斯麥正仰躺在床上,而我則趴在她的身上,二對渾圓的燃料槽在我倆之間的空間被擠壓變形。

「總之呢,如此一來,我們就能一同接受提督的補給囉~可以嗎?」

我轉頭看向提督笑著說道,以此當作暗示。

「那麼……俾斯麥、利托里奧,我這就來囉。」

「Benvenuto~啊嗯……!無畏說得沒錯,提督的Cannone真的很棒呢……」

「竟然是利托里奧先嗎……嗯唔……!A、Admiral,居然這樣用力……!」

就這樣,提督讓他的單裝砲在我與俾斯麥的注水孔內輪流進出,令我倆都不住地發出呻吟,軀體也反射性地扭動,造成相互磨蹭的效果。

「俾斯麥,我們來讓彼此更舒服吧。」

「什麼意ㄙ……唔……!」

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我已與她將彼此的汽笛相貼,並在扳開她的氣閥後交換起冷卻水來。

「如何,是不是感覺更加舒服了呢?」

「舒服什麼的,我才不ㄓ……咕唔……!」

俾斯麥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又一次被我堵住汽笛。

「看起來挺有趣的呢~Honey,我們也來吧~」

「嗯喔……!無畏……」

雖然因為背對著而看不到,但從聲音仍能聽出無畏也湊過來跟提督交換著艦艏的冷卻水。

就這樣,我、俾斯麥、提督都被不停給予快感,也一步一步漸漸被推向巔峰。

「呃唔……!俾斯麥、利托里奧,我感覺就快……」

「哼啊……Admiral的潤滑油……要出來了嗎……?」

「沒關係喔……咿嗯……提督就儘管……射出來吧……」

得知提督已經瀕臨極限,我與俾斯麥一同出言催促。

「既然如此……Santa Claus,我們來Give honey a hand吧~」

「無畏?妳要做什……咿啊……!」

「嘻嘻,Honey的出油口真敏感呢~」

「提督,這樣子有更舒服吧?」

「呶唔……!雲、雲龍妳也……!」

「Oh~真不愧是Santa Claus,真懂得活用燃料槽呢~」

不停對我倆施予快感的提督,遭到雲龍與無畏的新一波攻勢襲擊,讓人能清楚聽出他被此弄得有些手足無措。

「已經、不行了……嗯!……」

「嗯啊……!提督的潤滑油射進來了……」

「又是利托里奧先……哈嗯……!也射進我的裡面來了……!」

沒停下輪流抽插的動作,提督就這樣順勢將潤滑油射進了我倆的注水孔,我也因為高潮使得四肢承受不了全身重量,進而趴在俾斯麥的身上。

在將潤滑油都注入了我倆的體內後,提督將單裝砲抽出,整個人也同樣渾身乏力地癱倒在床上。

「辛苦了,提督,這樣大家就都有收到提督的回禮了。」

「唔嗯……能讓妳們都得以滿足,那就都值得了……」

從語氣能聽出在與四艘船接連進行補給作業後,提督已是感到疲憊不已,還真是辛苦他了。

只是……對於他說的「得以滿足」的點,卻可能得持保留態度。

「Oh~難道Honey這樣就已經滿足了嗎?」

「無畏?」

「無畏說得沒錯,只有Admiral滿足可不行喔。」

「俾斯麥?」

「提督剛才說了吧?要讓我們『都得以滿足』喔~」

「利托里奧?」

「所以……提督,委屈你了。」

「雲龍?連妳也……」

沒等提督反應過來,我們四個便已團團將他圍住。

就在此時,鐘塔剛好傳來代表換日的鐘聲。

「聖誕節,才剛要開始喔,所以……」

雲龍微笑著起頭,接著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Buon Natale~」「Fröhliche Weihnachten。」「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喔,提督。」

6 名無しさん [ 2021/01/14(Thu) 15:02 ID:pfg5D0tE ]
《後記》

這是第一次將自己寫的文貼上來讓大家欣賞,可能在文筆上仍有許多不足之處,也請諸位讀者能不吝批評,讓筆者明白該如何進步,日後方能更加精進。(鞠躬)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