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月姬-在黎明十分的月下(自轉節錄版)

1 sorax [ 2007/03/27(Tue) 18:55 ID:VJYtOq76 ]
房間內只有一男一女,何況兩個人已經是共結連理的夫妻。現在安靜到不像是個在大醫院
中的一個小病房,反而有如深夜降臨,一切萬物皆已陷進睡夢中的寧靜一般。
──────不過還是不能這樣子。

「Arcueid,現在說可能太遲────妳身體還好嗎?」既然是自己製造的說話機會,那麼理當由我先打破沉默、開口說話。

「恩~~當然沒問題,我可是真祖喔、志貴?」那可愛又帶著純真的臉龐,對我嫣然一笑、這個表情,我第一次看到時,就令我印象深刻。

因為第一次見到這個表情時,就是在之前的吸血鬼連續殺人事件結束後,我和她又再度見面時的模樣。

不再背負的罪惡。
不再擁有的悲傷。

自從我和她開始接觸,答應她一起協力消滅吸血鬼、開始擁有的人類感情,以前她的知識範圍內不存在這種東西、而且不是沒有,而是原本就不需要有。

白色的真祖之公主。

因為羅亞的陷害而誅殺了全部的吸血鬼,為了贖罪將自己封閉於千年城中沉眠。只有羅亞出現的時候才醒過來,找出、消滅羅亞、再回去沉睡────如此重複著。

現在她開朗的笑容,很美麗────。不是假的、是自己擁有的感情。

所以當時知道她已經懷孕之後,就毫不考慮的帶回家中。就算挨秋葉的罵,被反對也好、也想這樣做。

沒錯────我想守護她這份屬於自己的真實感情。

「志貴?」Arcueid把身子毫無防備的向我貼近。

很美、原本就是個大美女的Arcueid,近看之下更令我著迷到無法自拔的地步。

「Arcueid……。」用雙手順勢把她的臉蛋靠近我自己、然後。

就這樣吻下去。

「唔、志貴…………?」Arcueid雖然一副還很驚訝的樣子、不過還是配合著我,讓兩人的雙唇輕輕地重合在一起。

「嗚……恩、啊。」不只是嘴唇、就連舌頭也相互交纏在一起。

「Arcu──eid、恩,很可愛────。」毫無修飾的讚美。

眼前的她,藉著皮膚的光滑、突顯出臉頰上面因害羞而起的紅暈。既然這樣、雙手當然不能閒著,所以────────。

「嗯?!嗚──志、貴。」我的手直接掀開Arcueid的白色上衣,沒有阻礙地順利將她的上衣和胸罩一起脫去。

「哈啊────呼、呼,喂、Arcueid。」輕輕在她耳邊低語。

「恩、怎、麼了?嗚呀!」我沒有停止動作、不讓雙手有空閒的時間,在她現在已經呈現赤裸的上半身遊移著。

「────我愛妳。」她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有點頭對我笑了笑。

───────────。

我猜是因為琥珀早就知道了吧?秋葉等其他人在離開病房沒多久,就先行回去遠野家了。

「呼啊、呼、呼、呼、呼。」她和我在床上、沒有其他人的打擾,兩人之間沒有任何隱藏的、
最直接的跟對方索求性愛的快感。

「志貴、恩──我,很舒、很舒服喔。」她這時候的臉,看起來像是燒紅的太陽。純真而且可愛要把我溶化掉。

「恩Arcueid,我也很,舒服呀。」不想放過每個分每一秒能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所以和她不斷的。

彼此接吻。
彼此撫摸。

彷彿是第一次跟Arcueid初嚐禁果的時候────。

她的胸脯隨著呼吸的絮亂開始上下晃動、我便用手把她的胸部一手一邊包起來,揉著胸部的同時也用食指撥弄已經硬起來的乳頭。

「呼、恩、恩啊、好棒、好棒的,感覺────呀、志貴────。」Arcueid將雙手搭在我肩膀上面。

「啊啊、呼、唔、呼啊。」我的腰擺動地越來越猛烈、在她的蜜壺中上下攪動、來回擺動。每一次的動作、都像是要欲仙欲死的樣子。

「哈、啊,哈啊、呼,志、貴,我、可以,了。」Arcueid隨著我的挑逗和節奏,逐漸接近高潮的頂端、於是。

「Ar、Arcueid、那、我要,去了──────。」抽動自己的分身,最後一下、用盡力氣將全部的自己的東西灌入Arcueid的深處────。

咦?

我人好好的在床上、而且是在自己──不對,是我和她的房間。

原來是作夢?

「唉────怎麼夢到那時的事情呀?」伸出手來,摸到了床邊的眼鏡並戴上。

起來後,Arcueid並不在床上。

不過這裡除了我和她睡覺以外,還有一個嬰兒床在旁邊。

走到嬰兒床旁邊看著還在睡覺的孩子,光滑亮麗的皮膚、應該長的比較像她媽媽吧?

「喲~志貴你起床囉?」真是說曹操曹操到,Arcueid緩緩的開門走進來。

「恩、早安,Arcueid。」

「哼~你在偷看日向子對吧?你自己看一下時鐘,現在都十一點了耶?」Arcueid臉不紅
氣不喘地回道。

「呃?」轉頭看一下掛在牆壁上的鐘────唔、我昨天是怎麼了?

「你還敢問勒?昨天晚上我和日向子都回來家裡後,琥珀說要慶祝所以開派對呀?」

啊──────────。

昨天我記得的確是這樣子沒錯,好像被灌了很多酒──────而且犯人絕對是琥珀、她昨天一邊和我還有秋葉聊天、一邊很勤快的幫我們倒酒。

Arcueid雖然可以喝酒是沒問題,不過她說她沒興趣喝那東西、所以只有吃東西而已。

……之後的事情因為喝太多就不記得了、我應該沒做了什麼蠢事吧?



2 AK47 [ 2007/03/29(Thu) 00:28 ID:l7bEirgE ]
幫忙寫下絕倫魔人把真祖公主給破處的經過吧‧‧‧

3 sorax [ 2007/04/10(Tue) 20:23 ID:LAOjawdM ]
還尚未從夢中的衝擊恢復、Arcueid就開門走進我的房間。

「你還好吧?看你一副臉色憔悴的樣子。」Arcueid側身問著我,手上還拿著一個盤子。

「恩、給你,你的早餐。」將盤子放下時的聲響,依約透露出來我賴床的訊息,於是不自
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餐盤上面、擺著一碟培根加蛋、還有一杯茶。看起來應該是可以放心吃下去。

「這是琥珀作的吧?謝謝囉。」拿起叉子把培根拿起放入嘴中,開始享用這頓早餐。

Arcueid沒說什麼,只是用笑容看著我。

然後說了︰

「那我等下再來幫你收盤子喔。」說完便將門關上、自個兒離去。

是因為那個夢的關係嗎?我狼吞虎嚥的把盤子的東西一口氣掃光,像是用吃東西來轉移注意力一般。

突然間。

「──────────咦?」

身體不聽使喚,整個人往下躺回床上。

全身都被麻痺,但卻不知道為什麼────。

「哎呀、志貴。怎麼可以才剛吃飽就要睡回籠覺呢?這樣不行喔~。」

不知何時、琥珀已經站在床邊,用滿滿的笑容看著我。

「琥、珀……。」不行、現在連發出聲音都覺得吃力。

「恩~這樣不行喔!志貴現在這副模樣等下萬一給Arcueid小姐還有秋葉大小姐看到怎麼行呢?」

琥珀說著、接著就伸出手輕放到我的褲子────大腿之間、在來回撫摸。

「──唔、呃。」可惡,到底怎麼回事?琥珀只是在我的褲子上面摸了一下,我的生殖器那裡立刻起了強烈反應。

「呵、志貴好色喔,才一下子就有反應了呀?那麼────。」

說著琥珀就自己解開和服的緞帶、然後。

唰、衣服摩擦的聲音,讓琥珀立刻脫光、在我眼前赤裸著身體。

「──────────」她的臉頰如蘋果般紅潤、冰雪透白的肌膚。

「呼、哈……我來讓志貴恢復精神吧。」

琥珀那成熟卻又不失可愛的身軀、慢慢的、溫柔的爬到我身上。

「哈啊、哈啊…………唔?」我的嘴巴還來不及出聲,琥珀便把嘴唇貼到我的嘴唇上、並且伸出舌頭,和我在嘴巴裡面,只用舌頭和舌頭之間來交換體液。

「恩、哈……啊、志貴的。」東西在嘴巴裡攪動、像是兩頭粉紅色的蛇在相互交纏、密不可分。

舌吻了一陣子、分開之後。

琥珀很自然的幫我褪去褲子,使我的男根毫無保留地裸露出來、直立著表現出現在就想要抱女性的渴望。

「呵呵、志貴的、變的很大喔~~恩。」琥珀笑嘻嘻的樣子,像是裹著最上等的糖衣的毒藥。可是卻不知為何、讓我覺得,對現在的我來說、就算要飲下上百上千杯劇毒我都甘願。

她開始輕輕的舔著我這早已聳立的分身、一邊舔著、一邊用那雙細手上下撫摸。

「呃、啊、琥珀。」現在也只能發出微弱到不行的聲音,想要聽見幾乎也只有耳朵貼近才能聽到了。

「嗯、什麼事呀?志貴、有事情卻不好好說出來是不行的喔。」琥珀將無防備的脖子靠了過來、趁機會────。

「哎呀、志貴?」

現在、雙手已恢復平時的感覺。

兩手搭在琥珀的裸肩、然後頭就順勢往琥珀的脖子靠上去──────。

「呀?志、貴?」

不管琥珀再說什麼,一律忽視。

先吹一小口氣在脖子上、紅通通的,舌頭再延著頸部方向舔去。

「啊、恩……!哈啊、恩」琥珀的身子開始起伏著。

把琥珀的身子一轉,已經流滿蜜汁的恥處就在我的眼前大膽呈現著。

「討、厭……志貴、好色。」琥珀臉紅通通地看著我。

「嗯、剛才琥珀幫我恢復精神對吧?那現在換我回報琥珀了────。」

「咦?呀!恩啊、志、志貴…………。」

舌頭在琥珀的花瓣上面來回舔著、像是採取蜜汁的蜜蜂,一點都不想放過、能夠多少就要多少,把琥珀的一切都佔為己有。

「呼哈、呼哈、呼哈、呼哈、呼哈。」琥珀感到難為情的閉上眼睛、享受從底下往頭腦直衝的快感。

「恩、可以了、志、貴。」我點點頭,於是將我的男根捧著,對著琥珀的地方、一點一點小心地進入。

「嗯啊、哈……。」

我開始擺動我的腰部、努力的朝琥珀的最深處開始進去。

「哈啊!志、貴!好快、好、恩!舒、服……!」

我一面抽插著琥珀、一面讓琥珀和我往後躺下,變成琥珀在上我在下的狀態。不過琥珀的正面是朝上、將整個身子都裸露出來。

「哼啊、哼啊、哼啊、哼啊。」

手移到琥珀的胸埔上,拇指和食指並用、搓著她的乳頭,已經硬了。

「哈啊──志貴、恩。」

不放過好機會、接著換成手掌包起琥珀的胸部、慢慢有節奏地揉著。

「嗚恩、哈、哈啊、嗚────。」

「呼恩、志貴、我、已經可、以、了────!。」

「琥、珀,哈啊!哈啊!我、要去、了。」已經在肉壺中不停攪動、充分沾滿蜜液的我的陽具、做好準備。

「好、的恩!呼嗚呼嗚、志貴請放心的射在裡面吧!」

「嗚啊啊啊啊啊啊!」把全身力氣都用上、挺上去琥珀的秘處裡面、接著,不停的射出精液。

「呼啊、呼啊、呼啊。」感覺上射了不只一次、好像以前沒有這麼舒服過,將好幾次的份都在這一次發洩出來。

「呼呼、呼呼、呼、呼。」女孩喘息的聲音。

「恩、琥、咦?啊啊啊啊?!」我轉頭看著旁邊、不是剛才和我交歡的女孩,而是───────。

「喲~~志、貴?」Arcueid一絲不掛的、就這樣躺在我旁邊。

「咦?咦咦咦?Ar……Arcueid?妳、怎麼?」我指著Arcueid說。

「想問怎麼回事?剛才在吃早餐的時候、我用魔眼對你做了暗示~~。」Arcueid笑咪咪的。

「想說既然志貴好像沒精神咩、就給你點特別服務吧──不過。」

她的笑容消失、換成一副醋勁大發的模樣。

「A、 Arcueid?」

「沒想到在性愛的時候換成別人的臉孔、志貴就這────麼認.真.呀?」

青筋爆起、她那股殺氣零距離的朝我洶湧而來。

「啊哈哈、這個、可、是,扮成別人的可是妳耶?」我急忙做出最後掙扎。

「多說無用!」閃光落下。


今天、我家依然是熱熱鬧鬧的,灑滿了陽光、在這白月之下──────。

4 sorax [ 2007/05/01(Tue) 17:15 ID:ywZCZ0Nc ]
微弱的燈光底下、秋葉在我的面前,解開了衣服全部的鈕扣。

使自己的胸部毫無遮掩地在我面前呈現出來。

臉像是燒燙般的,對我提出抱她的要求。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問題可能不會得到答案。但眼前的秋葉,半側著臉看著我那樣害羞的模樣、令我不禁開始心臟奔馳、瘋狂跳動。

「…………啊。」

不知何時、秋葉已經在我面前半跪著,把我的男根從褲檔之間解放出來────。

* * * * * * * * * * * * * * * * * * * *

「嗯……好、呼嗯,哈啊──哥哥的、好大。」

秋葉就如同小孩子在吃棒棒糖時捨不得一口吃掉糖蜜的部分、而在嘴裡翻動,攪來攪去,拼命的品嘗我那早已因為肉慾而勃起的陰莖。

呼啊、呼、啊、呼啊………哈、哈啊、嗯──────。

當然我不可能就因為這樣感到滿足、當然秋葉也是一樣。

因此她停止幫我口交之後,我不發一語的、將她像個公主一樣抱起來,到床上繼續做愛。



於是兩個人、完全不掩飾內心,在床上開始像是永遠不會停止的纏綿。


「啊啊!哥哥,快、快點插進來吧,我、已經────。」

秋葉紅潤的臉頰就是已經準備好的而感到害羞的最佳證明、剛才的前戲似乎對她馬上產生了最大的效果。

「好的、那麼,秋葉────。」和她兩眼對上並不逃避地直視著雙方。

「我愛妳、要、進去,了喔──────────。」

用手抬著聳立而火燙的分身、對準秋葉那小而可愛的粉紅肉蕊,慢慢朝著裡面推入──────。

「啊、哥哥──────────────!」秋葉的祕處立刻傳達快感直達神經中樞、因為我的陰莖插入而身子顫抖一下之後、為了保留這個緊密結合的感覺,她的雙腳夾起環繞著我的腰部不放開。

「唔、哈啊……秋葉的、好緊,但是──────很舒服。」

辣燙的男根由於秋葉抱著我不放的緣故、正好促使我又繼續往蜜穴深入前進。

「恩,哥哥的────好棒、呀。」喜悅的心情掩飾不住而完全顯露在女孩羞澀的臉龐上。

呼啊、呼啊、呼啊。

還不夠。

哈啊……哈啊……哈啊。

這樣不夠。

呼呼呼呼呼呼呼。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呼呼呼呼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呼呼呼呼、哈啊、哈啊、哈啊呼呼呼呼、哈啊呼呼呼呼、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呼呼呼呼、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哈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呼呼呼、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哈啊、哈啊呼呼呼、呼啊呼哈啊、哈啊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

──────────────────。

────────────────────────────。


接下來的時間、也不知過了到底多久。

正常體位、騎乘位、後背體位、對坐體位、侧背體位,我和秋葉兩人像是為了確認彼此的愛,一遍又一遍、和對方尋求性愛的刺激。

「哥哥、我,好喜歡你────。」

秋葉的話如興奮劑一樣、注入我的腦中、於是────────────。


秋葉的身子翻轉回來、臉正對著我。

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宛若脫韁的野馬、對著眼前的女孩,一口氣拼死命的把分身往秋葉的子宮內推送進去。


「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好舒服、哥!哥哥────!」


彷彿只有性慾在驅使腦部、只因剛才的話打破了所有、一切、全部的理性。


「我沒、問題的,哥哥。請射在裡面吧──────」

「哼啊、哼啊、哼啊、哼、啊、哼、啊、哼、啊哼、啊、哼啊」


猛力的抽送、決不保留餘力。

「嗚!秋、葉!我──要去了!」

不能忍住了。
不能耐著了。

「好、好的、哥哥!請,啊!一、一起……一起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我也當然沒有保留的、把積壓在龜頭中、全部的精液射出來。


「呼、呼、呼呼,秋、葉。」

看著躺在床上剛做完愛的秋葉、赤裸的嬌小身軀還在上下起伏著,然後。

親了一下她。

「哥哥。」

此時此刻,秋葉的笑容、多麼的迷人,害的我自己馬上轉過頭去,遮掩如同燒起火來、不好意思的側臉。


「呵呵。」

女孩的喜悅、確實傳達給了心中最愛的人,而這份幸福,無論如何。也要守護下去。直到永遠───────────────。


5 sorax [ 2007/06/18(Mon) 20:37 ID:b1ws.tFA ]

叩、叩。

應聲而開的門之後走進來的人,是翡翠。

但她跟平常那一貫不變的標準表情不同、帶著害羞的而紅潤的可愛表情。


「志貴少爺────我真的可以嗎?」


「────────────」


我沒有出聲,僅是已點頭回應了翡翠。


「那、失禮了。」翡翠便靠近坐在床上的我,非常溫柔地幫我褪去褲子。

「恩……。」她動作十分生澀的、依然不太習慣先幫男人點起欲望的前戲。

「嗚、────翡翠。」為什麼呢?是因為翡翠那看起來害羞的樣子使我比平常更加興奮嗎?

她剛才只是舌頭一滑過我的男根,龜頭就立刻興奮而快速地充血勃起。

「啊啊、這個、變、得好大呀…………。」

翡翠那纖細的手被好奇心驅使著,在我的分身上摸來摸去。像是小孩子在觸摸他第一次看過的玩具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突然心臟發狂,剛開始還能保持的理性──────────。

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全部被打碎了。

「咦?志貴、少爺。」翡翠抬起頭來看著我,那雙清澈又碧藍的眼睛、彷彿可以把我吸進去般。

我不等翡翠繼續發問,直接雙手環抱住翡翠的細腰、同時和我一起兩人躺到床上,變成翡翠在上面的騎乘位狀態。

「啊、志貴少爺請等──────。」

「對不起、因為翡翠實在是太可愛了,所以──恩、我想要現在就好好的疼愛翡翠。」

沒有掩飾的告白、翡翠聽了我的話之後,立刻用瀏海試圖遮住他那不知如何遮掩的高興的心情。


「翡翠──、」我舉起右手將翡翠的身體彎下並靠近自己,兩人的目光就這樣直接對上。


「我愛妳、我……很喜歡翡翠。」


翡翠看著我、停頓一下,便對我嫣然一笑著說︰

「嗯、我也,非常喜歡你────志貴。」


這時,我發現。

能夠看到翡翠的笑容、比什麼都來的重要,那才是我必須要珍惜的寶物。

於是、吻上她的雙唇。

我和她像是已經失控的火車、開始疾速飛馳。沒有半點猶豫、翡翠配合我幫她脫下身上的衣服。

我也把剩下的理性隨著衣服的拖去也一並拋棄了──────。


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因為翡翠的下體早已溼透了的緣故,所以我要進去時很簡單的就插入了。


「嗯、志貴的,很、很舒服────。」

翡翠的胸脯剛好可讓我用手掌包起來、一邊用騎乘位和她做愛一邊揉搓她的乳房。


「啊嗚、嗯……翡翠的裡面好緊,但是、也非常有快感──。」我的陽具不斷地往翡翠的深處進攻、而翡翠也沒有休息,繼續用她細緻的雙手撫摸我的胸膛。



「哈啊、哈啊、哈、哈啊、哈──────────志、貴。」

她看著我說。


「我已經準備好了、請志貴、可以放心射出來了。」翡翠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嗯、好,翡翠、那我要去了───!」

陰莖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翡翠和我在床上一上一下的、不停的做愛使床搖晃著。


「嗯、志……、志貴,請、來吧!」


「翡、翡翠───────────────!」

啪刷!

一陣抖動,我就將我的慾望毫無保留地射進翡翠的最深處。


射精之後,翡翠喘著氣、全身透紅著裸體躺在我的旁邊。

當我這樣在看著翡翠的裸體時,她似乎發現到我的視線、便轉身過來說︰


「志貴、你還想做嗎?」


──────如此做了一個很不得了的發言。

「啊、沒有,我當然是很想再一次沒錯、不對──。」


可惡、我真是太沒用了。


明明翡翠就在我眼前赤裸著身子、還這麼的主動。

身為一個健康的男人、竟然會因為只是這樣的發言而慌了自己的陣腳。若是這裡有個洞的話、我一定要立刻鑽進去躲起來。

「呼─────────────。」

別緊張、先做個深呼吸,先讓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再說


「嗯……志貴?」


好、總算冷靜下來,重新出發吧。

「嗯、我很想和翡翠再溫存一次。那麼翡翠…………」

「?」翡翠不解地看著我。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我和她兩個躺在床上。不過,和剛才不同的是、我跟她躺的方向正好相反。

「嗯、嗯……嗯、嗚,很、棒……。」我和翡翠互相舔著對方的性器。

翡翠的私處就在我眼前被的一覽無遺、較為稀少的陰毛整齊的長在秘裂處的旁邊。

「嗯──、翡翠的私處,好美。」我說著說著就用手慢慢打開她的肉瓣、並伸出手指,向裡頭不斷來回摩擦著使她得到快感。

「呀啊?志、志貴…你在、做什麼?」
「還說做什麼、當然是在愛翡翠呀。剛才是妳先幫我口交、現在輪到我來幫妳了。」

「嗯──────────!」

翡翠突然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快感、而一時之間發不出聲音來,只有單純享受那舒服的感覺罷了。

「唔啊……好、好棒,我的私處被志貴這樣舔著…………。」雖然翡翠這麼說、卻也沒有因此刻意遮掩著私處。

「呼嗯、呼嗯、呼嗯、呼嗯────」愛撫著、好好仔細地品嘗翡翠,那種感覺、想讓我現在立刻再一次佔有她。於是───────────────。

「呃、志貴?」翡翠的身子被我整個翻過來,變成跪膝、手著地的樣子。

「請等、等一下、志貴─────呀啊!」

隨著翡翠的嬌喊聲,那陰莖便順利地進入翡翠的裡面。

開始第二次的抽送。

「嗯啊、嗯啊、嗯啊,好舒服、舒服,志、貴──、請不、不要停──我還要──、嗯」

「呼嗯──。」被舒服而染紅的身體,既美麗又夢幻。真是、就算是一點時間也好我也不想錯過任何和翡翠在一起共度的時間。

「志貴、可、可以了……、請射進來吧!一起、一起去──────!」

我配合著翡翠努力擺動著腰部,最後終於滿足的、把全部的精液毫不遺漏地送到翡翠的子宮裡面。

「呼、呼、呼、呼、呼」翡翠被我抱過後、很快的就睡去,而我斜看著窗外的夜景。

只祈求這個小小的幸福、能夠一直持續下去──────。


6 sorax [ 2007/06/18(Mon) 20:40 ID:b1ws.tFA ]
絕倫超人幫公主破處嗎?

其實已經看到有人翻譯了耶...XD

7 白影 [ 2007/07/20(Fri) 13:56 ID:GZDRhFOQ ]
志貴.....你這個令人羨慕的禽獸

8 sorax [ 2007/07/21(Sat) 23:46 ID:GKpH2WYg ]


「──────。」

在朦朧中睜開雙眼。看到蓮以貓的型態走進我的房間之後,起身時就在我面前化為少女的模樣。

「啊啊、是蓮呀,怎麼了嗎。該不會是Arcueid和妳賭氣出來了吧?」

少女不語、僅是以那可愛的臉龐看著我。


然後。


沒有來的及反應過來、我人就已置身在一片不知何處的大草原上。

「什、麼?」

不知從何思考,就在我要抱頭苦思前。

蓮又靜悄悄地在我面前現身、走過來。

「──────妳、到底是誰。」

後退一步、同時從口袋拿出隨身短刀。

蓮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將手放在衣領口。


然後便輕輕地、一口氣解開了全部的衣服。

並撲上前抱著我不放。

「蓮────。」手上的短刀因為蓮將衣服突然褪去而鬆開。


為了回應蓮、將雙手輕放在她的細肩上。

「可以嗎。」

一絲不掛的蓮只有點頭、之後。


隨著她的動作,我也立刻將理性一乾二淨地拋棄了────────。


「呼啊、呼啊、呼啊。」

我開始貪婪地吸允著從蓮的下體流出來的蜜汁,一邊用手指幫她自慰。

「啊────!」一陣舒服的快感從少女的下方升起。

而她也不忘幫我把我的陰莖搓熱、勃起。

這股打從心中燃起的慾火、促使我忍不住轉回正常體位,和蓮互相望著。


然後、是唇與舌的熱舞。

好比交纏在一起的兩隻蛇、兩人的舌頭在嘴巴中開始瘋狂跳舞。不光只是要親吻對方,
就連味道、觸感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


漲紅的臉,
濕潤的對方。

無論是誰都想立刻抱著眼前這位如夢似幻的女孩。

於是忍不住扶起自己的分身,慢慢的、緊緊的貼著蓮的陰蒂來回摩擦。


「哈──哈啊、哈啊、哈啊、哈、啊……。」爆炸的性慾,不歇止地在女孩身體上全部
發洩出來。


「嗯────。」蓮閉上眼睛、她也想要好好地感覺到現在的這份愉悅。

接著、用小指輕輕撥開蓮的私處使之張開,然後──────。


「啊、啊啊────────啊!」

用手指幫她先潤滑一下裡面。

但或許是第一次這樣做吧?蓮忍不住地發出可愛的叫聲。


────唰!


手指快速的抽插、也沒想到女孩會因此噴出了很多的愛液。

「呼哈、呼哈、呼────呼哈、啊。」

蓮已經無法在等下去,她不等我繼續主動、便直接以她那嬌小身軀騎到我的身上。


然後對準我的男根後、就這麼將我整個放進去自己的裡面────────。

「嗚──!」頓時、有如一股電流直竄我全身上下。那因為兩人的結合得到的感覺
瞬間麻痺了遠野志貴全部的理性、純粹以性慾支配了腦部。

於是開始瘋狂、無節制的上下擺動著腰部。

每一次的進出、都像是被電到一般,溫暖得使我酥麻。

蓮雖然是屬於嬌小的體型,但是論可愛的話,絕對不輸給任何一位女孩。


「────蓮。」轉個身子、變成後體位從後面繼續努力。

「!啊、恩─────!」蓮似乎因為我的這一個換位動作而嚇到,但也剛好正中
紅心、頂到了她的敏感處。


快要忍不住了、我的身體。
想要馬上進入、她的深處。

「蓮、要、要出來了──────!」

蓮緊閉著雙眼、一邊享受這份快樂邊點頭答應我的請求。


「嗚─────────────────!」


從剛才就一直忍耐著的精液,就這麼、隨著高潮而一起全部射了出去。


※ ※ ※ ※ ※ ※ ※ ※ ※ ※ ※ ※ ※ ※ ※ ※ ※ ※ ※


結束之後、我便整個人直接躺在草原上。

享受著迎面吹拂的清風。

閤上雙眼,什麼也不去想。就這樣在夢中再沉睡下去。


穿著黑衣的少女、一話不說的看著我微笑。

望向遠方────那無邊無際的彼岸。

或許、再度入夢之後的我什麼也不會看到。

但是至少,我知道。

那名叫蓮的少女在我旁邊、陪伴我────直到永眠。



9 sorax [ 2007/11/14(Wed) 17:50 ID:GTHArJA6 ]

────某個夜裡,自睡眠中突然驚醒過來。

體認到這裡依然是自己的房間之後。


「喲、好久不見了。」


──────那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我眼前。

「老、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確認。

「恩、我當然是囉。」紅色的飄逸長髮、深邃的藍色眼瞳。還有那個從未改變的
輕鬆口吻。


蒼崎青子。

在我九歲那年發生意外住院之後,一次偶然的機緣下在幫助我的恩人。雖然只見過幾次面,但是因為她的關係使我的人生帶來了非常大的影響,所以也是我唯一打從心底裡稱呼的“老師”。

「喲~志貴、你是在發呆嗎?」

「!」

老師她不知何時的、就這樣突然把臉湊到我面前,像盯著獵物般地看著。

「唔啊?」

這個舉動使我反射性地想從床上落荒而逃時,我的身體……卻無法動?

「哼哼~像這樣完全沒有防備、可不像是志貴你的作風喔。」老師她一邊將自己的身體往我身上貼近,一邊如此說著。

「老、師──妳」很快的、我連聲帶都無法正常運作。

「嘻、志貴,別緊張~。」

然後眼睛一片黑暗。


接著只聽見輕輕的衣服脫去的聲音。


而當我的視力再次恢復時、

青子老師一絲不掛的裸體就這樣毫無保留的映入我的眼中──。


「────────老師。」似乎嘴巴自己動了起來、說話。

「叫我青子、志貴?」
老師
「青子。」如著魔一般、我開始完全被青子駕馭住了。

直視著青子那火辣的身體、我相信不管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秒鐘、都是認為她根本就是神賜予的恩惠、魔鬼給的禮物。

「志貴、你想要我嗎?」

青子慢慢打開大腿呈現M字型、自己將雙手放在乳房上如此說著。

「我────、」

老師
青子這些突如其來的舉動、早就使理智開始短路、熔解、斷線。


接著、當下一分鐘過時,
老師
我發現我早已將自己那醜惡的下半身、和青子的下半身交合在一起,享受著純粹是那稱作“性愛”的動作。




「哈啊、志貴的在我裡面、好熱、好,大──!」

思考什麼的、根本沒有在我腦內,就只有不停地把肉棒往青子的裡面抽送。

哈啊、哈、哈啊、哈啊、哈─哈啊。

因為青子的肉壺將我的男根緊緊夾住不放的緣故,使我在抽插時、一直有種酥酥麻麻的快感從我的下體快速傳送到腦中。

「青子、妳的裡面、好舒服────」

無法滿足她和自己。

呼、呼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啊哈啊。

所以更加快速度、毫無保留的性交。

「呼啊、呼啊、呼啊────志貴、的肉棒好棒、啊!」

怎樣也不想拔出。

哈、哈啊、哈啊──哈啊、哈、哈、哈啊──。

「志──、志貴,」

「青子?」

青子將我們兩人的下半身慢慢分開之後、便開口說︰

「志貴、這次換我來吧,我會讓你更加舒服的…………。」


接著、

我馬上感覺到了我的四肢被拉開,手腳都被一種力量所束縛在床上、完全動彈不得。

「?!」

當我的大腦還沒整理出頭緒前、青子就對我微笑著說︰

「你.準.備.好.了.嗎?志貴?」

咕嚕、我吞了吞口水屏息以待。

青子她開始慢慢地爬到我身上,然後微微地將屁股抬起並把自己的私處對準我的分身、落下。

「────────────唔!」

在我和青子結合的瞬間、那感覺就像是電流通過一樣,使我的陰莖馬上勃了起來。

「你覺得如何呀?」青子不等我回答、就這樣自己擺動腰部,開始了騎乘體位式的作愛。



「嗯───哈啊、啊、嗯……。」

從青子和我結合的那裡,包含了愉悅、快樂、興奮、高興各種的情感。

「志、志貴、再來、再來吧!」

不知何時就恢復的,伸出了手、順勢搭上她的細腰,

腳稍微彎起,於是身體向上往她的深處更加更加突入……!

「啊────────!志貴的、往我、的、裡面,全部進、來了──。」

生殖器的快感沒有停歇地從青子的蜜壺裡滿出。

「哈啊、────啊、哈啊」

好棒、好棒、好棒、好棒、好棒、好棒、好棒。

「呼啊、呼、呼、呼啊────呼啊」

青子的裡面、好熱、好濕,陰道的潤滑液和我的肉棒摩擦的結果便是、一直爆發出的情慾的火花。

想要更多的接觸、想要更多的刺激、想要更多的渴求。

和青子重疊在一起、為了疼愛、為了慾望、為了爆發的發洩…………!

「啊、等一、下?」

動了動身體、抓住了她的屁股,就────。

「唔啊──────!好、好舒服的、感覺……!」

猛力向前貫穿她的內部、毫無保留的放進去。

「嗯、哈啊、哈────、哈啊、哈」

不用顧慮,只是一昧的往前推進。

「呼哈、呼哈、哈啊──呼啊、 呼啊」

這時積蓄在陰莖的東西、就快要忍不住出來。

「青子、要、要去了!」

「好、沒、關係的,志貴的話、就射在裡面吧──────!」

「啊、啊────啊、啊!」

感覺到分身裡的精液、正快速的一次次射在青子的體腔內。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師、妳要離開了嗎?」

這時窗外已是接近天亮的時刻,陽光開始慢慢灑落在大地上。

「嗯、對呀。」

怎麼了嗎?老師這樣的表情看著我。

「不、沒什麼事情,只是。」

「?」

老師不解的看著我。

「再見了,老師。以後還會再見面吧?」

「──────────」

老師先是有點驚訝、然後無奈,最後────。

「嗯、有機會的話那是一定的囉。」

不知打從哪來的一陣風吹進房間中。

剛才老師站著地方已經沒有她的身影,有的、只有這個房間的主人我自己而已。

也許、這陣風,也是暗示著重逢的意思吧?

就在這個、黎明時分的月下──────。



10 名無しさん [ 2007/11/30(Fri) 21:39 ID:tyIwHI1A ]
我要求代換入.............

11 AK47 [ 2008/03/08(Sat) 18:03 ID:GGQmN7iU ]
現在還有誰沒被寫到‧‧‧
要求代換人+1。
接下來應該是絕倫魔人能憑空產生觸手,一次把女眷餵飽‧‧‧(謎之音:你在風月大陸待太久了)

12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13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