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fate/ha 同人續寫第三路線對話4

1 darksteve [ 2008/07/25(Fri) 23:03 ID:SWyeyYSs ]
無事來k島寫作裡發看看
內含大量踢翻男人不當性幻想
不喜真的別看…

之前有在巴哈fate板發過其它相關章節
嗯,知道貼文blog在那就該知了
還是別說,因為k島小白一堆…

--------------
這事件是繼王樣的內衣後…

-------------------------
還是一樣,現在是中午過後、
間桐櫻和美娺綾子約在"奧米拉特"咖啡聽見面、
間桐櫻先到,美娺綾子後來才到,但綾子才剛到並一座下來、
就注意到櫻的表情十分陰沉,看起來心情相當不好。

綾子好奇的問「小櫻啊,今天是怎麼了,心情很不好哦。」

櫻表情陰沉的回答「就是…前天我買情趣內衣、
昨晚穿好跑進衛宮學長的房間…結果…。」

櫻開始說明昨天的狀況
當時是晚上,衛宮士郎鋪好棉被睡覺、
櫻跑進士郎的房間,還是一樣穿平常的連身裙、
櫻才剛說完「學長,今天來作吧…。」
把連身裙脫掉,裡面穿的是黑色的皮質緊缚系內衣、
86E的二團乳肉重點式的露出,
私處的位子也被特意裁剪掉。

但是,士郎看到櫻穿緊縛系的情趣內衣、
先是臉紅到不能再紅,接下來卻是…、
「櫻!脫掉!不可以穿這種內衣!」
士郎說完,就把櫻的情趣內衣強脫下來、
這情況讓櫻嚇呆了、
士郎對櫻訓話說「下次不可以再穿這種內衣,不可以哦!
不然學長我會生氣哦!」

「是…。」

回到現實,櫻繼續說「衛宮學長好象很生氣、
昨天好象是處罰我,只作一次就結束了、
事後還叫Rider過來把我送回自已的房間…。」
說完,綾子卻是捧腹大笑「啊~哈哈哈哈~我說小櫻啊、
妳對付妳們家衛宮,又不需要用到情趣內衣~。」

「這,這個…。」

「妳先想想嘛~妳這先例成功的話、妳姐姐遠坂會不會跟進?」

「呃,好象是會…。」

「遠坂凜跟進就算了,那Saber也跟進的話、
衛宮保證被嚇哭喔,衛宮是怕Saber也穿情趣內衣、
才不準妳這麼玩吧~。」

櫻這才愰然大悟「唔…好象是這樣。」

但綾子又突然說「其實我昨天也剛好玩和妳類似的遊戲…。」

「咦??」

綾子繼續說下去「昨天啊,我在一本性愛書藉上看到緊縛的玩法…、
上面是說什麼女人身上綁許多麻繩布條、
看起來口味不重,就叫Caster姐姐幫忙我…。」
綾子說著,說到當天…、
在當晚柳洞寺住持家,還是一樣的、
柳洞一成和美娺綾子又在自已的房間裡、
洗完澡準備作愛…、
在二人脫下衣服,一成卻看到傻眼了、
綾子身上綁的是用布條綁成的龜甲簡易式的緊縛綁法、
許多布條就象龜甲的紋路一樣,結實的綁住綾子的嬌軀、
83C的乳肉也被布條盤饒外圍,並特意避開綁住脖子、
綾子主動把一成壓倒在棉被上、
一場陣雨開始了…。
結束後,二人還是一樣、安穩睡著、

隔天一早、
綾子起床,就看到一成跪倒在綾子旁邊、
一成的身體對綾子跪拜並哭喊著「綾子啊,我是不知道我作錯什麼、
但請妳下次別這樣玩了,我先對你磕頭認錯、
我真的錯了!鳴鳴鳴…。」
綾子看到一成的舉動,完全傻掉,
並把身上的布條拆掉,連忙安慰一成…。

綾子說完後,就忿忿不平的繼續說
「明明不是玩象拿皮鞭打,一成被我這樣玩過一次、
就嚇成這樣,真是!」
繼續說到這無奈的說「Caster姐姐幫我綁好、
花了不少時間呢,因為看到麻繩會痛,所以改綁布條、
還避開不綁脖子,但一成嚇成這樣,真的是反效果啊!」

「呃…美娺姐姐最近在試別種玩法嗎?」

「是啊,一成是臭和尚一個,過激的玩法是打死不要的、
但我也作一個結論…。」

「什麼結論?」

「…我和小櫻旁邊的男人,口味都很淡的。」

櫻聽到這句話,臉就紅起來、並且喝口咖啡。

「但很淡也有很淡的優點呢,至少不用玩很變態的遊戲!
也可以很注重衛生~。」

「嗯~衛宮學長也是很愛乾淨的人。」
-------------------
二人的話題持續,很剛好的---、
一位高挑身高約172cm的女性走進奧米拉特咖啡聽、
這人留有長小腿的紫色秀髮,並戴有一雙小眼鏡、
進來就走到櫻和綾子的位子、
雙眼就象看到獵物一樣,緊緊盯住綾子。

Rider站在桌子前面看著二人說
「呵呵~尋著味道又找到櫻和美娺小姐在這了…。」

「Rider又剛下班?」

「嗯,今天只要作早班就好、只是美娺小姐…。」
Rider的眼色就象是很飢餓一樣,用可怕的表情看著綾子
「今天妳的味道好香啊…、是和一成調過情、
血液變的更香了?能的話和我出去一下,讓我品嘗一下吧~。」

櫻聽到就感到相當的生氣
「Ri--der!妳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面前說要吸美娺姐姐的血!?
和妳講過幾次啦!不可以再對美娺姐姐出手!」

「鳴…讓我吸一點又不會出事…。」

綾子卻是相當的冷靜,和櫻拍肩說
「沒問題,我有方法-----。」
綾子滿臉笑容對二人說
「對了對了,附近有開了一家台式料理、
有賣炒米血,味道很好哦。」

「炒…炒米"血"??」Rider聽到嘴角流出口水。

「是啊是啊,還有麻辣鴨血,豬血湯喔。」

「…我是不太愛吃太辣的,但豬血湯…!?」
Rider越聽越震驚。

「不然豆腐混合鴨血的五經腸旺也不錯哦、
有混一點沙茶和辣油,吃起來辣辣的很佩飯喔、
海鮮類也有炒蚵仔和生蠔喔。」

「……。」Rider表情相當的吃驚、
低頭沉默一下,就完全投降了。
「我…我認輸了…。」

「那待會美娺小姐要帶我去吃看看喔!」

「好好,待會帶妳們二個一起去吃。」

「櫻,可以座妳旁邊嗎?」

「嗯。」櫻答應後,Rider走座到櫻的來邊、
櫻小聲的和綾子問「美娺姐姐怎麼知道Rider的弱點啊??」

「Caster姐姐和我說的~她說Rider應該會喜歡吃血作的食物~。」

櫻苦笑不作其它回應,Rider聽到頭上冒出青筋、
好象對綾子的話相當不削。
----------------------

三人的話題繼續下去…。

「Rider~可以問個問題嗎?」

「啊?什麼問題?」

「問一下,妳會把妳們家衛宮柞乾嗎?」

Rider酋豫一下,馬上不削的說
「美娺小姐,妳再說這種話,小心我在櫻的面前吸妳的血喔!」

「嗯~Rider這次我不會阻止喔~。」

「怎麼連小櫻也…。」

Rider又回到鎮定「我是不會把士郎柞到乾的、
我又不是夢魔,夢魔大都只要男人的精液、
所以我不會把士郎柞乾的」
櫻在旁邊認真點頭。

「嘿~可以問一下嗎?Rider平常都是怎麼和衛宮作啊?」

「這………。」
Rider遲疑一下,酋豫看著櫻,在櫻點頭、
就回答說「怎麼作啊?我是粉喜歡主動壓在士郎身上、
然後主動玩騎乘位-----。」

「Rider真主動----。」

「但重點是不能太過份,我不是人類;是我該怕士郎被我玩出問題。」

「唔…。」

「還有幫士郎洗澡~,我們家中的女人和士郎進浴室都不用穿泳裝呢。」

「這麼好?一成在洗澡時都不讓我跟進來呢!」
美娺盯著Rider的胸口,表情並帶著邪惡的想法、
這舉動讓Rider雙手摭住胸口說
「喂,美娺小姐,怎麼盯我胸口,士郎可不會讓我洗色情浴啊!」

「咦??」

「士郎只會讓我用海棉喔、又不是只有色情浴可以玩…、
而且親手洗士郎的那一根很有滿足感…。」
Rider說著露出微笑,但旁邊的櫻就象吃醋一樣輕咳二聲喝止
「Ri--der!」

美娺看到反過來為Rider勸說「好啦小櫻,別這樣嘛。」
「只是妳們家好好…衛宮還會讓妳們服務、
我家一成打死也不讓我跟進去。」

「呃…其實美娺小姐,我也有買一套情趣內衣、
但士郎討厭就收起來了。」

「嘿…Rider買的是什麼樣的?」

只見Rider淡淡的回答「這是女人的隱、私。」

Rider又和櫻眼神交對,在互相示意後,Rider又說
「我們家的女人也不是常常和士郎一起洗澡喔、
只是偶爾服務一次,不然家中浴室不大、
還是自已洗比較輕鬆。」

「哦~那Rider有辦法可以讓我和一成一起洗澡?」

「…怎不穿泳裝呢?學校的泳裝不會讓妳們家的一成嚇到了吧?」

綾子晃然大悟「啊,我怎麼沒想到!」

櫻和Rider又在互看、
在同時,Rider突然轉過來對綾子問出相當辛辣的問題
「美娺小姐,請問妳作過口交了嗎?」

聽到這,綾子難為情的揮手說「算了吧,一成那頭臭和尚、
不可能讓我吸他的那根啦~。」

「哦…聽說一成很愛乾淨、
對他口交的話也不會有尿臭味吧?」

「不行不行,一成現在還是只敢用手、
而且我們都是洗過澡才作…。」

美娺提出其它問題對Rider反擊
「那Rider?你敢喝精液嗎?」

「敢啊,士郎的精液喝起來很舒服呢。」
櫻旁邊跟著說「我是不太會喝學長的精液、
但我滿喜歡被學長射在臉上。」

美娺對二人相當的敬佩「唔…妳們二位都很大膽嘛…。」

Rider卻又補充說「我喝士郎的精液沒問題、
但有一點要注意…。」

「那一點?」

「----喝完最好漱口、不然隔天口腔殘留的精液會發臭、
然後吃東西會吃到臭味;接著會感到反胃很噁心、
我可是很愛乾淨的蛇喔!」
櫻在旁邊很認真的跟著點頭、
綾子則是冒出很大的冷汗、完全說不出其它的回應。
---------------



2 darksteve [ 2008/07/25(Fri) 23:04 ID:SWyeyYSs ]
三人的話題仍在持續、
剛好的,一位年輕的少婦走進咖啡聽、
這位少婦身穿深紫色的長裙,並搭佩一件小外套、
及肩的略短長直髮,走起路有如高雅的少婦。
一進入咖啡聽,就先對櫻揮手、
並走到櫻所在的座位旁「找到了,妳們還沒聊完嗎。」

櫻回答「嗯。」

但Rider看到少婦Caster就很不滿的說「太太妳真是的、
怎麼和美娺小姐說有血製料理呢?害我今天沒胃口吸美娺的血了!」

Caster冷笑回應「不然呢?總不能讓我們家綾子老是被妳這蛇女追著跑吧。」

Rider聽到就哼氣沉默不語了。

Caster說完就座在綾子旁邊、
並用尖酸的語氣衝著Rider「妳這蛇女我上次有偷看到喔、
幫妳們家衛宮洗背還洗那一根,
為何妳們家衛宮可以;我的宗一郎大人卻不讓我服務啊!」

「…魔女太太,偷看別人家的性生活可是不好的喔。」
旁邊的櫻也插話說「Caster姐姐!別老是偷看我們家啦!」

「抱歉抱歉,只是妳們家的比較正常嘛…。」

Rider原本要罵人,但把氣先忍下來、
並回擊說「唉呀,太太對自已的老公不滿足?」

「什麼不滿足!我只是…想對宗一郎大人更深入的服務嘛…。」

「沒有象以前那樣把男人吸乾?」

Caster相當激動的回應「那是以前!」
又臉紅的說「…宗一郎大人的那根很大,讓我很滿意了、
可是為什麼宗一郎大人也不讓我跟進浴室!?」

櫻和Rider臉上全掛滿黑線、
這次是小聲的交頭接耳
(櫻,一成和葛木好象全是同樣情況怎辦?)

(這…只能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Rider交給妳了,
…但不可以對Caster姐姐太放肆喔、
剛剛就對Caster姐姐太無禮,還沒罵妳喔!)

(嗯,那我明白了。)

Rider開始一本正經的說「那太太,怎麼不考慮穿泳裝呢?」

「不要!我想和宗一郎大人脫光光進浴室嘛!」

「但妳們家是佛寺啊,葛木宗一郎是很嚴肅的人、
妳脫光光當然不準妳跟進浴室。」

「我…惠子姐答應有作好隔音就好,但宗一郎大人堅持不讓我跟過去…。」

旁邊的綾子不跟著回應、而是苦笑不語。

「那太太,披浴巾呢?這樣葛木宗一郎能接受吧?」

「還沒試過…可以跟進去再拿掉嗎?」

「這要本人的反應吧…。」
Rider說到這,右手伸過去輕輕拍打Caster的肩膀
「但為了妳不會被葛木宗一郎罵、
還是穿泳裝吧…還是學校那種最普通的款式喔。」
說完,只見Caster眼睛不斷泳出淚水、
並哭著跑出座位,並奪門而出,表情顯得哭笑不得…
哭喊著「鳴---------妳這蛇女欺負我啦!!!!」

Rider輕輕的嘆口氣、
旁邊的櫻還有對面的綾子全站起來為Caster打抱不平
先是櫻斥責Rider「Rider,怎麼可以說這種刺激Caster姐姐的話呢!
Caster姐姐很可憐耶!想對葛木老師作親密的事還沒得作!」

綾子也為Caster不平說「是啊,Caster姐姐為了葛木老師這麼嚴肅的人、
Caster姐姐也很努力的在想親密的方法耶!」

「我是實話實說啊,不然變反效果的話、
情況會很不好看耶,我也明白葛木宗一郎是怎樣的人啊。」
Rider站起來微笑說
「好了,帶我去吃什麼炒米血吧,我等不及想吃了。」

「好吧,現在就去吧…。」
正當綾子帶頭結帳並準備起身離開、
Caster又突然冒出來「等等!吃台式料理是吧??我也要去!」

Rider不耐煩的說「喂,魔女太太,不是哭著跑回家?
怎麼又用傳送魔術跑回來了?」

「要妳這蛇女管!我也要跟去妳們吃五經腸旺佩白飯!」

「是是,太太隨便妳了。」

接著四人離開奧米拉特、
一起去吃台式料理。

3 darksteve [ 2008/07/26(Sat) 12:52 ID:svxeOQsc ]
櫻和綾子在奧米拉特聊天的同時---、
這裡是Lancer經營的咖啡聽OLD Cuchulainn、
還是一樣的,衛宮士郎和柳洞一成約在這裡見面、

二人在位子上點一杯高級紅茶,一成先開口問了
「衛宮啊,男女雙方是不是該一起洗澡才行啊?」

「…怎麼問這種問題?」

「話說啊,綾子和Caster在偷看過妳們家、
就吵說想和我一起洗澡,我被要求過好幾次了。」

「這個,女人單純服務又不會怎樣。」

「可是男人還是該一個人洗吧!
但是衛宮,聽我媽還有Caster說,你有幫家中的女人洗澡?」

「有啊,幫女人洗澡可以邊洗乾淨邊摸光光,感覺很爽啊、
有問題嗎?」

「不…互相服務比較好嗎?」

「哦…家中的女人是有對我玩過色情浴。」

「什麼!那種用女人的胸部幫男人洗澡的玩法??
好變態啊!!我不要綾子對我這麼作啊!!」
一成突然合掌並慌張猛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士郎看到就拿出紙棒往一成頭上重重打下去
「我說一成…我後來有拒絕並禁止、
你可以讓美娺幫你洗背就好了嘛!」

「那衛宮啊!你家的櫻是不是有教綾子玩身體綁布條啊??
昨天綾子對我這麼玩好可怕啊…鳴鳴鳴…。」

「什麼啦!那只是美娺想對你玩看看吧!
那我怎麼辦!我家的櫻跑去買情趣內衣、
還是特意露三點的…、還好我有禁止、
不然Saber也穿那種的怎辦…鳴鳴鳴…。」

二人抱在一起齊聲哭喊「鳴鳴鳴,我們都好命苦啊…。」

「二位,二個男人抱在一起哭可不好看啊。」
一個高大的男子站在二人的坐位旁、
正用沙啞的聲喜對二人訓話。

「葛木老師,怎麼來這裡了?」

「不…只是有點事想問衛宮同學。」

葛木宗一郎突然對老闆Lancer要求
「不好意思,老闆能的話幫忙清場一下…。」

Lancer隨即答應「好的,老兄的要求我隨即辦理~。」

Lancer巡視店裡只剩士郎,一成,和葛木三人、
就把門牌換成"休息中"

Lancer並要求自已的Master芭塞特和卡蓮說
「大姐頭和卡蓮先換衣服出去休息吧~、
接下來有更敏感的話題、女人還是避一避吧。」

芭塞特和卡蓮全都點頭並進入後台、
Lancer則是好奇的站在士郎等三人的座位旁。


4 darksteve [ 2008/07/26(Sat) 23:07 ID:Ec0VrWVA ]

葛木直接座在一成旁邊,並直接問士郎
「是這樣的,我們家的Caster最近一直想要陪我洗澡、
但我都習慣一個人洗了,男人和女人都一定要一起洗嗎?」

「這個---沒硬性規定吧,Caster太太只是想服務你吧?」
Lancer插嘴說
「是啊是啊,你老婆只是想服務你,讓她服務嘛。」

「…原來如此,但Caster想要什麼都不穿和我進浴室。」

一成突然慘叫「什麼!?宗一郎兄別答應啊!
那魔女搞不好會在浴室對你作很淫亂的事!」

「老師,紙棒給你一把。」士郎突然給葛木一根紙棒、
然後士郎和葛木都拿紙棒;狠狠的很一成頭上打下去、
士郎怒斥一成說「進浴室又不是只有作愛,一成冷靜點!」

葛木也生氣的說「Caster有她自已的分寸,怎麼這麼說Caster!?」

「可是…。」

「我說一成啊,男女雙方進浴室可以單純的互相服務啊、
你沒事就想到"作愛",你現在思想很不好喔!」

一成聽到後就低頭合掌「南無…慚愧。」

「那衛宮同學,你和自家的女人在浴室、
會怎麼作呢…?」

「呃,讓女方幫我洗背,就只是這樣。」

「沒有再作其它的…?」

「有幫忙洗頭髮啊,不然洗一洗開始作。」

「哦…。」
葛木突然欲言又止,想一想臉脥紅起來、
才把話說出來「其實…Caster在幫我愛撫時、
都會用舌頭舔我的那根…。」

一成又抱頭慘叫「什麼!宗一郎兄你也太辛苦了!!
那魔女竟然這麼的…。」
葛木和士郎又拿紙棒重重的往一成頭上打下去。

「一成,冷靜點,Caster是很喜歡在我洗完澡才這麼作、
只是…還很喜歡舔我的身體。」
宗一郎說完臉紅到極點、
一成繼續發出慘叫「啊!果然是魔女!宗一郎兄你可以拒絕啊!」

「…小鬼,紙棒也給我一根。」
旁邊的Lancer已看不下去;和士郎要一根紙棒、
士郎,葛木,Lancer三人拿紙棒齊聲往一成頭上重重敲下去、
Lancer看不下去對一成訓話「死和尚,別當我不知你怎麼糟踏美娺綾子這個好女人、
舔脖子又沒什麼!以前人可是連洗澡都沒,直接舔下去呢!
小心我對你媽打小報告喔!」

「鳴…。」

Lancer倒又補說一句話「只是要記得去河邊漱口倒是真的…。」

葛木淡淡的解釋「Caster其實也很愛乾淨的、
舔我的身體也是等我洗澡後才舔…。」

「這個,舔身體也算愛撫的一種、對男女都適用。」

「是沒錯,那衛宮我問最後一次好了…我是不是該讓Caster脫光衣服跟我進浴室呢?」

「沒問題沒問題,這也是考驗Caster的分寸啊。」

葛木低頭思考「這樣啊…。」

Lancer露出笑臉插嘴說
「好了,你們幾位算好命了、
我生前那年代可是洗澡不方便啊、
要的話都是隨便愛撫然後女人被帶動情欲、
就可以開始作了,那象你們要洗澡才敢作、
由其是葛木老兄,放心給你太太服務吧。」

「嗯…。」葛木看了看手錶,就站起來和其它人道別、
並走出店門。

士郎和一成也站起來、
和Lancer結帳、二人也都離開OLD Cuchulainn。

但是…、
芭塞特和卡蓮就躲在櫃台後方、
全程偷聽到底,芭塞特聽到臉上紅通通、
卡蓮則是一直偷笑個不停、
Lancer早就發現到二人、
在其它人離開,Lancer就走過來把二人拉起來、
並沒好氣的說「二位,老是偷聽男人的辛苦生活可是不行的!
準備繼續工作吧。
---------
END

5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6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7 停止しました [ 停止 ]
スレッドストッパー。。。( ̄ー ̄)ニヤリッ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