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跟自己說好的早苗R18

1 Kai [ 2010/10/24(Sun) 16:34 ID:ClVl6qHU ]



  「哈、哈啊……」

  「啊嗯、啊、啊啊,要、要去了啊——」


  喘息聲、拍打聲、呻吟聲,再加上那相對微小的水聲,迴響在不大的臥室內相互來回;我扶著早苗的腰肢不斷搖擺著下體,交合處隨著肉棒抽插湧出黏搭透明,床單上打濕了一大片瘋狂。

  舔去早苗嘴角邊的口水,大口堵上她的下半句言語,就在貪婪渴求著對方時,陰道內壁一陣緊縮,突如其來的攻勢打破精關,兩道截然不同顏色的液體混雑在一起,後退拔出黏膩的肉棒,濕得一塌糊塗的陰部沒了軟木塞,一張一合地吐出腥臭白濁。


  立刻、馬上,從旁邊抽了兩張衛生紙,接住自己的子子孫孫。

  「床單都濕成這樣,應該不用在意吧?」早苗微微彎起雙腿,不過有我趴在中間顯得不便,雙肘撐起赤裸上身,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跨間的我。

  「……也是。」

  我也沒多想,手上衛生紙折了兩折,手指撐開早苗的陰唇開始擦拭起來。

  「哇啊!」沒想到會突然遭受襲擊,早苗尖叫了一聲隨即用手掌摀起來,而雙腿的速度就跟手的反應速度一樣快,雙膝扣的一聲砸在我的太陽穴上,同樣沒想到會遭受到反擊,無妨備的腦袋瓜子一陣暈眩,就連從兩腿中掙扎退出的念頭都不見浮出。

  再次張開雙腿,然而這次雙方都感覺不到情慾的成分。

  不等早苗把栽在她下腹的頭顱抓起,我自己就撫著頭撐起身子。帶著臉上一片濕潤,眼神不善地盯著加害者大罵:「妳幹什麼呀!」

  早苗稍微縮了一下脖子,不過馬上想到理虧的又不是自己:「什、什麼啊,明明罪魁禍首就是你!」

  「罪魁禍首?」我指著床上一片濕潤再次重複了她的話,意思相當明顯。

  「什、什麼呀,那明明也是你……」說到後面,早苗紅著臉低下了頭,愈說愈是小聲。

  「哦,妳說什麼?太小聲了聽不到。」

  的確是太小聲了,不過面對我的追問,早苗梗著臉張了張嘴卻是沒說出口,最後臉頰通紅地尖叫:「吵死了!」接著速度極快,抄起一旁的衛生紙盒朝我臉上扔來。

  「痛!」被紙盒的角敲到相當疼!連番兩次被無理的痛打,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怪叫一聲撲上反擊,雙方又咬又滾的在床上打鬧起來,最後兩個人一個過頭摔到了床下。


  摸著發疼的後腦杓,這已經是第三下了,這就是所謂的無三不成禮嗎?

  「沒事吧?」早苗趴在我身上問道,兩張臉之間的距離不到二十公分。當然,已經是夫妻的兩人並不會因為這種曖昧的距離感到羞澀,不過這種位置很是新鮮。稍稍撥起她飛散在胸前的長髮,一對飽滿的圓球壓在胸前,被擠壓的形狀表示出了那誘人的柔軟。

  「幹、幹麻啊。」迎著我的視線,發覺的早苗抱著胸部撐起腰,有些不好意思別開臉來。

  隨著兩顆渾圓的離去,再往後探,早苗就直接跨坐在肚子上,仍濕潤的陰部緊緊貼在鍛鍊不太成功的腹肌上。見我沒有回應,早苗撇回視線,看到我那不清純的眼神,直接了當,揮起的右手一掌朝心窩拍下!

  我痛苦地扭曲上半身,早苗依然嘟嘴坐著,完全不覺得自己剛剛那下錯了。看來等等除了
要檢查一下腦子,還得去吃口內傷藥……

  推了推早苗示意她退後一些,我稍微喘口氣,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眼神堅定的四眼相對。

  「早苗……」

  「哼。」她別過頭,看來是不想聽我說些什麼。

  「早苗。」

  「……什麼?」她稍稍瞟回來一眼,算是回應了。

  「我這件事情想很久了,思考好一段時間,我想跟妳談談。」

  她聽著,雙手抓起我那略顯寬厚的手掌,再次,但認真地問道:「什麼事?」

  
  「我——想試試看,SM。」

  「欸?」那雙手隨著疑問抖了下,看來還是太過突然。

  「難道是剛剛那幾下讓他覺醒了?」早苗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

  見其猶豫的反應,我連忙道:「啊,要是妳不喜歡的話就算了……」


  「沒關係唷。」

  那雙手依然握著那隻想退縮的手掌,緊緊的、堅定的、溫暖的握著。

  「雖然有那麼一點嚇到了,不過,既然你想要的話——我可以試試看的。」溫暖的微笑,雖然說話間又思考了一次,相當短暫,依然給出相同答案。

  「早苗……」面對那張信任而包容的笑容,我萬分感動——




2 Kai [ 2010/10/24(Sun) 16:34 ID:ClVl6qHU ]

  ——的從身後抽出一把繩索。

  「欸!」這次雙手都被嚇的分開,方才真是美好又短暫的瞬間。

  「既然都答應了,那就事不宜遲……」

  「等等!」早苗舉手喝止,然後提問:「你剛剛是說SM沒錯吧?」

  「嗯,這樣的說法是廣義了點,實際上是這個。」我晃了晃手上的繩子,像是被她點醒了,後面又補上一句道歉:「啊,不好意思,剛剛忘記說了。」

  面對我抱歉卻沒有停止腳步的舉動,早苗再次喊停:「慢著,所以剛剛的意思不是說……希望我拿皮鞭還是什麼東西抽你?」

  「當然。喔,不是指當然希望妳抽我,而是完全相反——是我拿繩子綁妳,繩縛Play。」

  「哦,當M的是我?不是我當S?」

  「當然,妳什麼時候產生了我是受虐方的幻覺?」

  「……我瞭解了,繼續。」

  隨著早苗放棄的潰敗,我上前七手八腳開始擺弄起來。技術不太純熟,有些地方還要思考一下,甚至徵詢早苗的意見,總地來說還算進展順利。


  「好痛!」可能麻繩的力道太大了些,早苗突然驚叫一聲。

  「忍耐一下。」

  「……結婚前你都是說『沒事吧』,什麼『忍耐一下』……」四肢基本上都被綁的扎實,早苗只能撇開頭嘟起臉頰抱怨道。

  「別這樣,這就好了。」我愛憐地輕咬早苗的耳垂,嘴唇可以簡單感覺到因害羞而上升的體溫,手上打完最後一個結,將早苗的雙手牢牢固定在頭後,經過拉扯測試後穩固得到了證實,對方的表情看來也沒有多疼,這我才放心的跳下床鋪,開始欣賞勞動的成果。


  早苗渾身赤裸地躺在床上,雙手手肘朝上高舉,露出漂亮的腋下,位於頭後的手腕則是與上臂綑綁在一塊,使得手臂無法伸直,左右手腕也交叉重疊綁起,若是硬要往上掙脫,那是極難發力的;上身除了些許汗珠一片乾淨,再往下卻複雜許多:數個繩圈將大腿與小腿緊貼住,富有肉感的大腿吃入一點繩索,環環凹陷的緊縮讓我不止吞了一次口水。

  四條長繩分別綁住早苗動彈不得的雙腳,先是在床腳繞圈,然後繩頭在神秘的床底空間集合,交纏在一塊直到不太能夠前進,雙雙後退做出讓步,然後終於甜蜜在一起;早苗的雙腿則是被用力拆散,大開的跨間毫無遮掩,陰戶以平常不可能刻意敞開至此的樣貌在眼前綻放開來。

  雖然早苗臉上看不太出來,我還是再問了一次:「有什麼地方會痛嗎?」今天嘗試的這些方式理論上僅僅是不舒服,而不會痛才是,要是會有,那可能就是方法錯了。

  「是有些不舒服,痛倒是還好。」早苗扭動起上半身,想讓姿勢舒適一些,不過下半身卻是無法如意;四條繩子在床下四腳穿插環繞,膝蓋跟腳踝各自被捆綁得結實,只能維持著開腳:「不過這種姿勢實在是……」

  早苗只能只使用腹肌吃力撐起身子,飽滿的上圍因為支撐而巍巍顫抖;看著自己從未如此大張的下陰,她突然紅著臉放鬆身體躺下,看來是想要藉由這樣的行為逃避現實,儘管身體的緊縛不斷提醒著自己並非如此。

  爬上床舖,厚實的大手撫過早苗的腹部,仔細感受那份細緻觸感,平常怕癢的她可能會拍掉,但這次她可沒有任何能夠幫助自己的方法,只能輕顫著身子忍受我一次又一次從下乳淺刮而過的手指,緊咬著下唇的樣子可愛極了。

  忽然大手一抓,雙手包覆住那對柔軟的胸部,早苗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叫出聲,隨即又咬著嘴唇,不過表情少了一分安神,臉上多了一抹緋紅。

  「稍微變得比較敏感了?看來早苗很適合當M呢。」我靠在早苗耳邊說道,她才剛要開口,左手指尖捏上勃起的乳頭輕輕拉扯,尚未出口的反駁轉變為刻意壓制的低吟。面對她嗔怪的表情的表情,我咧開嘴朝著她漂亮的鎖骨上咬了一口!

  「呀!」我放開口,上面淺淺有著一圈牙印,並沒有太大力。

  「要說痛,不如說是舒服?」面對我的提問,早苗一時間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說些什麼,於是我又擅自笑著下達結論:「果然啊。」

  「什麼S跟M的,我才、咦?!」早苗撇開臉做出薄弱反擊,然而這幾次似乎都不是說話的好時機,話都還沒說完,大敞的下體便被一道熟悉的溫暖毫無阻礙地入侵。

  「少——騙——人——了——」左手食指以及中指在肉壁內摳弄,發出一道道淫靡水聲;拔出被緊緊包覆的兩指,上頭暖熱的蜜液緩緩滴落在早苗的小腹上,用掙脫的左手一把握上她柔嫩的乳房,手上一片濕黏塗抹得到處都是,濕潤的指節夾上挺立的乳頭,相互從側摩擦,搓揉起那球飽滿。

  私密處被那人熟悉而熟練的觸摸,本就被帶起的慾望更是不可收拾,雙眼朦朧的看著那隻粗魯溫暖的手掌,口中抑制的音節也被悄悄流放,無意義的呻吟從喉間竄出,並且逐漸加大。微微張開的嘴巴甚至忘記了吞嚥,口水無意識從嘴角滑落。

  我舔了舔嘴唇,原本就被勾起的慾火在心頭燎開,陽剛之物早已腫脹著進入臨戰勢態,跨過早苗的身子,蹲伏在她的腳邊,看著那一張一合,彷彿在訴說什麼的小陰唇,我嚥下一口口水。扶起老二對準陰道口,隨著前端不斷沒入的溫熱,早苗喉嚨內發出一陣陣被填滿的快感。

  開放的姿勢相當容易推進,過程相當順遂,齊根進入那溫暖的桃花源。不過我並沒有因此戀棧,忽地拔出,正喘著粗氣的早苗口中呼出一段意義不明的字句,尚未等待語句結束,我又是一次突擊,然後來回搗擊。

  達到平時不可能進入的深度,緊實的肉壁擠壓著龜頭,早苗弓著身子享受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平時會緊抓著依靠的雙手正被綑綁在後,使得她不住掙扎了起來,但綁在腦後的繩索足夠結實,只能在這種無法掙脫狀態下承受快感一波波地侵襲。

  隨著一次次放浪的呻吟,原本就吞嚥著肉棒的陰道突然縮著顫抖起來,蜜汁源源不絕地從洞口流出,卵蛋上可以清晰感受到熱流從上而下滴落;早已想要爆發的我更是忍受不住,陰莖扺在最深處,白濁色的精液連番射出。

  享受著射精餘後的快感,我撐伏在早苗身上腦中一片空白。她喘著大氣,身子時不時地小震,抬頭看著的眼神對方才似乎仍有一絲迷醉與眷戀。我撫了撫早苗的臉頰,忍不住湊下嘴香了一個,看著那嘴邊牽絲的口水,我更是吃吃地笑了出來。

  早苗不明所以的看著我傻笑,歪頭疑惑。

  啊,我老婆真是太可愛了。

  不過這是早就知道的事實。


  總之鬆綁先……繩縛這種藝術,偶爾為之就好?

  這我也說不準了。

--

之前說好的早苗R18
說實在不好寫,光是綁著就既心動又心疼啊!(?
總之算是一個里程碑,色色的早苗處女作。

3 精華人 [ 2010/10/24(Sun) 21:00 ID:QF9j0D7k ]
最初からクライマックス
.....這是我看到這文的第一個想法(拖

說真的沒想到一開始就是那樣啊.....已經是夫婦了?!
而且又玩繩縛......

不過K大真的很喜歡早苗呢~~

4 名無しさん [ 2010/10/25(Mon) 02:54 ID:WDybx76I ]
…老是看成秋生和早苗在放閃光

5 精華人 [ 2010/10/25(Mon) 08:41 ID:IV5wGCj. ]
>4
晴天霹靂啊!!!!

6 Kai [ 2010/10/25(Mon) 13:10 ID:BAP7GvSA ]
當然,這是不可自拔的。
不過看到有人說我反串守矢廚,還挺傷的。
是怎麼樣才能如此誤解?明明也沒有在它串胡搞。
不過這自己也說不準,可能什麼地方刺激到了他的心靈。

……晴天霹靂啊!
糟糕,古河夫婦的印象種在腦海中消之不去!
代入一下還發現畫面超有刺激性……

7 精華人 [ 2010/10/25(Mon) 19:40 ID:rD08A3nE ]
有人說K大反串守矢廚??是東方裡的嗎??現在整版幻想入了看不到啊~~

先向K大說對不起 不過我的好奇心旺盛 好想知道是怎麼說的WWW
還有不要在意那種話啦~~ 我在那邊也時常被說啊

這SS原本是無臉男X早苗的 結果因為4樓的一句話
讓無臉男X早苗變成古河夫婦了WWWWWW

8 Kai [ 2010/10/26(Tue) 15:05 ID:T1x2xZb6 ]
貌似在表版的樣子。
詳細我也記不太得了,不是最近的事情。前段時間不是有反守矢廚在版上鬧了一陣子嗎?或許是被那件事的餘波掃到。


9 精華人 [ 2010/10/26(Tue) 19:56 ID:t6RJcwKA ]
表版....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指的是說K大反串守矢廚的那串

這SS是在二天前有的 要是有的話也是這二天的事
可是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啊~~(拖



10 Kai [ 2010/10/26(Tue) 22:11 ID:W1EEkVz6 ]
好久之前的事情,不是說這串

11 精華人 [ 2010/10/27(Wed) 09:24 ID:qH5JJOE6 ]
好久之前的事情....是早苗虐龍王鯨那時的事??
為什麼要在這時提起囧

算了 K大快點把水桶妖怪以及吃桌子妖怪續篇交出來!!(拖

12 Kai [ 2010/10/28(Thu) 17:28 ID:HavQcak6 ]
都不是都不是,跟寫作沒有關係!
……話說我講的方向明明就不一樣,為什麼會跳脫到那個地方!

估計下一篇就是了吧?若要依照填坑順序來看。
也就是說可能是一個晚上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帶……

13 Kai [ 2010/10/28(Thu) 17:29 ID:HavQcak6 ]
推上來了……
這裡的全形跟半形我實在無法用肉眼分出來……

14 精華人 [ 2010/10/28(Thu) 20:05 ID:HvtWck7o ]
跟SS沒有關係啊...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跳脫到那地方去 因為我的腦袋剛好跳到那地方去了 對不起...

啊 就是指以前有人反串守矢在說些自已最強那時候的事??
那時候K大有發言卻被當成廚是這樣嗎??

15 Kai [ 2010/11/04(Thu) 00:01 ID:HoRTngNo ]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吧。
(距離上次討論又過了幾個日陰,現在記憶更迷糊了。

嗯,好想跟早苗結婚啊……

16 名無しさん [ 2010/11/05(Fri) 00:21 ID:cIqJgwwM ]
那就去當秋生吧

17 Kai [ 2010/11/05(Fri) 00:39 ID:dVjCQEeo ]
不是秋生啊!不是秋生啊!——Kai一邊寫著下篇,一邊悲憤地喊道。

18 精華人 [ 2010/11/05(Fri) 11:45 ID:S82haY1. ]
誰叫只有早苗這名字其他什麼都沒說呢WWWW

話說叫早苗的還蠻多的說...............(拖

19 名無しさん [ 2010/11/05(Fri) 12:32 ID:B.JbX0Cc ]
高田早苗(ry

20 EiShie [ 2010/11/10(Wed) 02:27 ID:9KVJC2r6 ]
不管怎麼聯想都是古河夫婦
真是對不起原PO了

但是寫得很好阿wwww

21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