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亞空間中的斷則少女

1 M [ 2010/11/07(Sun) 00:11 ID:zUjuer1s ]
一個搖晃不定的亞空間之中。


希琳格在這空間裡搖蕩來去,一處裂縫正緩緩往她靠近。直到眼前,她走了進去

看見一具蠕動的大匹觸手正在凌辱著少女,觸手各別插入口、肛門、私密處
瘦弱的體軀於被垂吊的半空中搖晃來去,肚子相當的腫脹,像是被插入性器的觸手所射滿了植物精華液一樣。



希琳格靜悄悄的"瞬"到了它的身後,再一躍跳上,華麗的劈斷了勒縛在女孩身上的數條觸手


觸手發著淒烈的慘叫,希琳格趁隙,將落下的女孩確實接過後,便穩當的落地
不過,希琳格察覺,她身上一切的白濁與她慘白的兩眼一樣,皮膚微微浮有暗紫的屍班,除了觸手特有的惡臭味外,身上還發出了不該有的陣陣酸腐


其實打從希琳格抱起她的那瞬間,便察覺那身體是不自然的僵硬與不生命的寒冷
儼然,真如先前所感覺到的一樣,這女孩已死了有一段時間。


【希琳格】
 「沉眠吧」


希琳格以一手捧住女孩,將側手的"斷則"往下一揮,空間被割開,產生了一具眼狀的巨大裂縫


她將已死女孩扔進搖晃不定的空間裂縫裡頭,掉入的她被一陣裂縫的波動所影響
與亞空間一起不安定的搖晃來去,四分五裂的化成了一霧的細沙,散落在搖晃不定的亞空間裡。


過了好一會,裂縫才關上,這之前站在上的希琳格
一直凝視著地面慢慢的被"時間織女"所縫補,臉上絲毫不帶任何的表情。


之後,也許是聽到"沙沙沙"的移動聲,希琳格望去正朝她方向逐漸退後的觸手
她惡魔般的笑了一下,像是想到什麼好事的一樣,放開聲嗓對他呼喊去


【希琳格】
 「喂─觸手先生─」


觸手像是聽的懂希琳格所發的言般,腳步停了下來,並緩緩的靠近


【希琳格】
 「之前的那一個壞掉了,現在想不想要找新的替代品?」
 「我可以代替唷。」


見觸手折回來的希琳格,注意到他似乎聽的懂自己語言般,於是興奮的說著令她自己有點期待的事


不過,不懂語言的觸手並沒有回應半句話,它只伸出了一隻細長的觸手,靠近了希琳格的臉龐
再展開外皮,露出在裡的一隻白色眼睛,希琳格的嬌小模樣於它眼中看的一清二楚,還有那可怖到令人畏懼三分的可怕眼神。


【希琳格】
 「看我很小,是嗎?」


希琳格脫下小短褲後,展起兩腿,以兩指撐開粉嫩的私密處


【希琳格】
 「但你絕對塞的進來。」
 「我可是有方法能讓你這麼作的。」


像是不相信般的,觸手眼睛眨了眨,它遲疑的再次看了一會兒希琳格
但,其他觸手就像是不聽使喚般的其他夥伴,像是嗅覺到香甜的女孩氣息,飢渴的撲了過來


它們纏繞了希琳格的全身上下,使她兩手上的”斷則”落下,再拋向高際,以最大的力氣扯開希琳格的兩腿
同時像是不讓她自由般的,將小巧的兩手自然地拖到背後去綑綁住,並多繞好幾條徹底的束綁


【希琳格】
 「啊哈─?綑綁呀~?好久沒有這樣做了呢~我喜歡~♥」
 「來吧,快來吧,好好的在我身體裡嘶吼的蹂躪一番吧,在我熾熱的體內注入濁白的種子,讓你們的蛋卵在我懷裡霸佔吧」


希琳格臉頰流著汗水,帶著期待的看見觸手逐一地往她臉旁靠近。


觸手裡的小觸鬚支開了口上充滿彈性的唇瓣後,將巨大的植物陽具全部塞入
觸手無止盡的往她喉嚨裡鑽入,直至霸佔了整條食道,並且滑入胃裡。


希琳格泛紅的兩眼緊眨了起,兩眼像是痛苦的流了血紅色的淚出來
但她實際非常的高興。她喜歡這種一次塞入到底的飽實感


巨大的觸手在希琳格喉內前後的滑動,擠出鹹熱的潤滑液,希琳格逐漸感覺到身體開始燙熱了起來
她知道觸手富有令人瘋狂的強效媚藥,這一液體會讓她持續好一陣子的亢奮性慾


大約過了五分,觸手再次伸出了兩條,一條較為大一點,但較短,另一條較為細一點,但非常的長


細的觸手直接的鑽入肛門裡,以螺旋的形狀逐一佔據柔嫩的腸道,把一路遇見的食物殘渣全部吃光
粗的觸手以無數的觸鬚滑動柔嫩的陰部,在化為兩排小手,同時支開了閉關的大陰唇與小陰唇,露出了泛紅的小小陰道口


粗大的觸手露出了埋藏在裡的植物陽具,它的尺寸幾乎是陰道的數倍之大
陽具的冠狀龜頭抵入了洞口,再以極大的力道整具塞入狹小的陰道裡,使希琳格的全身晃動了一下


希琳格感覺到了巨大的觸手插入了她私密處的強烈感覺,她不禁的哀嚎了起,但叫不出聲
觸手依舊在她食道裡不斷的前後摩擦著,且此動作已持續了好一會


這時希琳格才明白方才那女孩並不是被過勞死,而是打從一開始就被觸手塞滿喉嚨,喘不過氣的窒息而死
不過,這種程度的窒息對可以打開能讓人壓扁的亞空間之希琳格,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


因為她並不需要靠物理的呼吸方式維持生命,即使長期的窒息她也可以在很享受的情況下存在下去
對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事物進行處刑動作,無外乎只是在滿足自以為是的極虐行為


希琳格爲此緊迫的凌虐方式感到十分的滿足,所以她也決定要好好的與這觸手溝通溝通。


【希琳格】
 「(聽見我說的話嗎...? 我很欣賞你,認真一點作讓我完全滿意的話,我會持續待在你身旁直到生育了你的孩子為止)」
 「(不過你曉得嗎? 你之所以一直無法生育的原因,在於你有沒有將"代理器官\人類",當你身體的一部分小心照顧呢?)」


觸手聽見了打從心裡浮來的聲音,他雖震攝了一會,但觸手繼續蠕動。


【希琳格】
 「(看來是聽不懂我的語言的樣子了?....也罷,生物的理解性能,在怎麼樣都有一個極限之處在)」
 「(對於"伊甸罪民"以外的生物進行意識溝通....我看你從頭到尾也只聽懂我可以讓你いじめ到小孩哇哇落地的膚淺意思....)」


【希琳格】
 「(看來我得懂怎麼照顧你了。)」


希琳格無奈的將第二次元溝通關閉,看著觸手茲意的蹂躪身體,首輪前的小巧鈴鐺晃著清脆的聲響
"呼,簡直就像個吸母乳的小小孩那樣嘛。"希琳格無奈的想著。




2 M [ 2010/11/07(Sun) 00:12 ID:zUjuer1s ]



一天後...


森林裡不安分的蠢蠢欲動著,纏繞住希琳格的觸手已經幾條鬆懈落了下來,遠遠可以看見她的肚腹是膨脹的
肚子漲了就像灌飽了氣體的塑膠球那樣,濕滑的白濁順著身體的曲線,任憑引力地滑落了下,草皮的地上吸收著白濁的黏水,慢慢地抽乾


吞了三大條植物液的感覺非常的悶漲,希琳格是不喜歡這感覺。但她知道這是為了孕育觸手的蛋卵,因此並不反對。
觸手已經紓解了九條,剩下包含埋在陰道裡的、肛門裡的,口裡的,總計下來還有約一半的數量


胃袋裡過滿的營養液正在被小腸慢慢的吸收,佔霸腸道的觸手食入已用不到的養分廢棄物


塞滿陰道的觸手正用力地往子宮裡吐著許多滑溜且橢圓的卵,現在裡頭已經囤積了不少顆
卵的四周圍積滿著乳白色的營養液,它們是原營養液的精華,由小腸壁吸收的營養液緩緩凝縮而成,是維持卵中觸蟲生命的主要養分。



希琳格爲了讓觸蟲卵能夠在自己體內正常的生長,她稍稍加的改造了自己體內結構


加大了子宮,以便容納破殼而出的新生觸蟲,肚腹看起來就像妊娠了一樣,減少或直接抑制胃酸的分泌,改以別種方式殺菌
使營養液以較完整的方式進入小腸,小腸會將營養液以濃縮的方式轉換,最後運送到子宮裡供應卵的需求


希琳格做完了改變動作後,就專心的享受。


她不須做任何行為滿足觸手,觸手就能在她體內滿足。由於觸手是接著地面上吸取養分,希琳格也不需要特別給予觸手養分
完全只要靜靜的讓它吊縛在那,感覺著填滿身體的飽漲感,一切就按照著時間齒輪的駛動而運行,不須任何的費心。



--



過了三天,希琳格依舊被吊縛半空中,讓觸手抽塞著。
除了腫脹的肚子,她嬌小的全身上下已經淋滿濁白色的惡臭液體。


觸鬚愛撫了她的乳首,試圖擠出乳汁,不過只有一點點。
植物陽具再射滿了濁白的營養液於希琳格胃袋後,便整條抽出


滑溜的觸手從食道裡拔出感覺就像嘔吐一樣,直到離開了口為止
希琳格呼了許久沒有吸到的新鮮空氣,三天沒睡的她,微眨著疲憊的兩眼,嘴角微微的上揚起


【希琳格】
 「一直抽塞..一直抽塞..你也快到極限了吧...」
 「再怎麼從大地攝取養分....你也需要花點時間來轉換營養...我勸你還是稍微休息一下吧...?」


觸手也許沒有聽見,植物陽具依舊在她腸道與陰道裡蠕動與鑽著,肛門裡的觸手幾乎沒有進行活塞,反而像條發抖的鰻魚般不斷地在腸裡蠕動
它不進行注射也不進行活塞運動,三天以來,只以抖動的方式無間斷地按摩著腸道,使胃袋的養分吸收能夠稍加快一點


當然,也有過快,導致類似"拉肚子"的時候,這時它就會將不該湧出的營養液吸入觸手裡,經過長長的觸條後,再度送回入口的觸手。
只是,該觸手的蠕動幅度已經沒有像先前那麼的積極,它微弱的就像一根快沒有電的按摩棒那樣,不停地擠出電池裡的殘餘電力,於腸道裡掙扎


觸手裡的卵已經排出的差不多了,先前於那人類體內只產了沒幾顆,那人卻很快就死亡
卵需要被寄宿體維持正常體溫個數天才能進行孵化,否則排出了的卵恐怕只有死路一條,就算注入了再多的營養液。


幸運的是他遇見了幾乎不太可能碰到的希琳格,無知的觸手是一點也不知道她身上充滿的極高價值性,只曉得孕育性能是其他生物的好幾倍
面對願意幫助他孕育子女,他也就如同普通生物般讓卵物寄宿她的體內,但也有一半是嗜好鑽入柔嫩的肌膚,希琳格可以說是符合這些完美的條件。


然而,再怎麼愛好享用希琳格的肉體,觸手已沒有多少卵可以排出了,且三天以來都在她體內這麼的活塞,飢渴的虐性也慢慢的枯熄
最後一顆的卵落入了溢滿濃縮營養液的子宮後,觸手再也沒有多餘的慾望想再鑽入她,投降般的向外抽出了


已經知道抽出的巨大觸手不再插入,希琳格雖然覺得可惜,但她也知道任何生物都有個極限存在,不像容忍力幾乎是完全無底洞的她。
三天以來皆讓粗大物霸佔的私密處,雖然並沒有彈性疲乏且自然的闔上,但還是微微的張開著,依舊能從泛紅色的那兒看見裡面的小小通道,不時流出濁白液體


看起來實在像是被數百男人輪姦到了扔在一旁的遺棄感,但比起那被人用完即扔的肉便器,希琳格更被賦有極重要的任務
距離孵化時間....剩下兩天,觸手已經不打算再進入她的身體裡了,他現在打算將希琳格囚禁在更安全的地方,好好的孕育在她懷裡的可愛小孩


所以,尚不管希琳格胃袋裡的營養液是否處理完畢,他便小心翼翼的將希琳格團團的包住,往森林的更深處裡前進.....
這時,掉落於地面的"斷則",也在觸手離開後,突然消失。




--



現在的外頭時間,是漆黑的晚上,在那隱藏、且充滿瘴氣的洞穴裡,觸手緊緊的綑綁著希琳格的肉體,將她的眼以觸手矇住,並貪婪的往口塞入
之所以要將她的眼遮住,是因為她的眼神太過可怕,之所以要將她的口塞入,是為了要稍微滿足它自己的性慾與虐慾


即使希琳格完全沒有進行任何的抵抗,反而如靜兔般的乖巧溫順,但觸手是壓根兒的完全怕著她,即使最危險的斷則已不在她兩手
他依舊無法完全的信任希琳格,畢竟他可不想再被莫名其妙的斬斷一堆的觸手。多虧了她,能播種與給予養分的次數至少減去了1\3,導致他必須得躲到這兒休息


一被拖到充滿惡氣的洞裡,且馬上更進一步的渾身綑綁住,希琳格對這些都不討厭,倒是覺得這觸手太過不聽人講的話與過於的畏懼她了
說好了要一直陪在他身旁孕育小孩的,怎麼一回到洞裡就把她當成重刑要犯般的綑綁起來,不過還好他沒有綁到肚子,否則會壓迫到子宮裡的卵


想來想去,希琳格唯一擔心的只有體內的卵,至於她自己被怎麼樣,彷彿脫線般的置身世外
但這根本就不是脫線,而是希琳格若認真的話,這種程度的拘束馬上就瓦解了


希琳格只是在努力作一個好媽媽罷了,爲此她下定決心的忍耐這可能已經不剩太多的無聊天數,等待體內的卵蟲孵化。


觸手不時從希琳格口中湧入,已經可以說是完全被稀釋過的營養液,現在的他必須要從大地攝取養分,或是藉由把動物吃掉的方式來直接的補充養分
爲此,觸手有點點埋怨的偷偷瞪著希琳格,沒事幹嘛把他正準備要吃掉的死去人類給丟進奇怪的空間裡頭輾碎呢?.....少了一頓豐富的午餐,怎麼生育呢?


他也許是越想越氣不過也說不定,所以他又將兩條已經有點恢復活力的觸手,再次伸進希琳格的陰道與肛門裡,開始宣洩般的活塞著
肉穴雖隨著時間使得微張的大門自然的慢慢閉關上,但不要緊,通往樂園的門扉,何時皆會開啟,因為飢渴的希琳格早就等待許久了,她早就很想再被塞的滿滿滿了


於是,希琳格從鼻呼著高頻率的呼吸,邊吸著那極可能會致人於死地的瘴氣,邊品嘗著口中、陰道、肛門再度醒起的飽實感,愉悅的悲鳴著。




3 M [ 2010/11/07(Sun) 00:13 ID:zUjuer1s ]



幾天後,希琳格體內的卵蠢蠢欲動起,晃動的感覺就像塞了為數不少的跳蛋一樣
子宮裡的蟲卵開始破殼而出,觸蟲伸出了蛇般的頭部,從狹窄的地方滑溜溜的出來


牠們先吃掉了軟綿的卵殼,再往彼端地狹窄通道鑽去,希琳格感覺到有一條蛇狀物體正慢慢的從她子宮裡爬著陰道,過不久便露出了頭
觸蟲先是像條大蚯蚓一樣的蠕動晃頭,再讓道內的身體慢慢地滑出。希琳格不斷使力的掙大著私密處,直到整條觸身滑出了為止


感覺就像是體內先被塞滿鰻魚再滑溜溜的爬出來感覺一樣,希琳格非常喜歡這種又粗又軟又有彈性的排出感。
很快的,下一條從卵裡爬出的觸蟲,規則的遵循前蟲之路,再次往狹窄的潮濕通道前進。


就這樣陸陸續續的從希琳格的體內產出了好幾條的觸蟲,那一些觸蟲正不斷的舔拭著希琳格的私密處
並以小小的觸鬚撐大通道好讓體內的同伴滑出的輕鬆些,已經不再被矇住的希琳格,以自己的兩眼看著逐漸消腫的肚子,產著可愛的小觸手們


她興奮的吶喊著,畢竟舔在私密處上與不停滑出體外的感覺,銷魂到了讓她快升天的地步,她對產蟲的這一刻感到無比的愉快。
最後總算是產出了二十四條觸蟲,群結動物的牠們逐漸地將彼此的身體相靠在一起,最後連結成巨大的"根"。這時,一組新的小觸手正式誕生。


【希琳格】
 「呼.....終於出生了呀.....看起來軟軟小小的,不過已經很有活塞的架式了」
 「好了.....現在我幫你生完小孩了,放我下來吧,我替你們去外面找點食物,我想該產完卵的你應該很餓了吧,且還有嗷嗷待哺的小孩要養呢」


即使不管希琳格有沒這麼說,逐漸沒力的觸手們也已經沒有抓握住希琳格的力氣
他們只管幼小的觸手把牠們拉近自己的身前外,其他的觸手正緩緩的放下手裡的希琳格,並鬆解她的綑綁


【希琳格】
 「哇喔,看來你們也還是聽的懂我講的話呢,其實都不笨嘛」


再次重獲自由的希琳格,笑笑的望著觸手們看了一會兒,並撿起了斷則


【希琳格】
 「雖然我不能抓人類給你們吃,不過我會找其他動物來替代你們所要的食物,那麼我走囉」


語畢,希琳格手持著斷則往洞穴外奔出,留下了已癱軟無力的觸手和精力充沛的小觸手們



--



森林中,希琳格潛伏著一對鹿隻的森林附近,由於亞空間的力量太強會隨便輾碎牠們,所以希琳格決定動身肉搏戰
不過,一向警覺性高的鹿群們,老早就注意週遭的不對勁,只是唯一的牠們沒注意到是誰,因此一個抬起頭來觀察,另一個繼續專心吃草


鹿隻往希琳格所在的反方向看去,那其實是故意誘導牠們注意的"第三隻眼",等到第三隻眼開始沙沙的製造喧鬧時,鹿群們便逃亡般的四處跳開
但其中一隻正好跳入了希琳格所在的位置之中,牠的喉頭立即被揮去的斷則劈了一刀,隨即頭體分家。


希琳格深知任何有脖子的動物,弱點都在脆弱的喉嚨。她單手背著沒有頭的鹿隻,一手提著血淋淋的鹿頭,漫步地回到洞穴



希琳格俐落的將鹿屍切成好幾塊的大肉,再遞給大觸手吃
觸手先是將鹿肉緊緊包在一起並吐出酸液後,再把腐蝕掉的地方慢慢吸食,這是沒有牙齒的牠們進食方式。


希琳格是頭一次看過這種體外消化的吃法,在人類看來一定是個很噁心的畫面。
不過這時希琳格同時也懂,原來那時牠環抱著的女孩屍體其實是要吃掉,她突然有點後悔把那屍體給丟進亞空間裡輾碎了。


小觸手濕滑的貼近了希琳格的小腿,她注意到了,也切了一塊較為細的鹿肉給牠,但小觸手們接過了小鹿肉,卻不知該怎麼吃起
這點讓希琳格稍稍微有點傷腦筋了,於是她將生鹿肉放進自己的口裡咬嚼數會後,在吐出去遞給牠


不過,小觸手反伸出了蛇狀的觸身往希琳格的口內鑽入,再舔拭起希琳格口內的鹿肉殘渣,完全不吃嚼爛的鹿肉
這點讓希琳格更加傷腦筋了......難道要她自己把這鹿肉吃下去,等到胃袋消化到糜爛後再讓牠伸進去吃?


不,不行,這樣消化的胃液可能會傷到小觸手,希琳格提醒起自己的想著,然後又往另一個方針下去思考......
不過思考了會,她稍稍的猶豫了一下。


【希琳格】
 「............(話說那隻大觸手也有把我腸道裡的東西清得很乾淨嘛,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觸手們不只是植物性的土壤緩慢吸收養分科、直接性的動物肉食科、同時也像禿鷹一樣也是個..........腐食科
那這麼說來,等希琳格把鹿肉吃下去後,等到消化一段時間再讓牠鑽進去腸道裡............



【希琳格】
 「............(我的天,難道要用無尾熊的方式去餵食小觸手?)」


希琳格老覺這不太妙,所以她試著看看能不能夠跟大觸手溝通,擠自己的營養液餵食小觸手
不過,看大觸手們正"吸食"的津津有味,因此希琳格打算先讓牠飽餐了一頓再說


就在這時,小觸手突然間以小小的觸手摟抱起了希琳格的身體,並且鑽進了希琳格的毛外套內,往平坦胸部前的乳尖貼近,並吸住
希琳格有點意外這觸手作出了類似哺乳類的吮食動作,她是想吸奶嗎? 但是希琳格除非性慾很高,否則乳首不管怎麼樣的舔都不會擠出半滴的


但是,看小觸手這樣的動作好像還蠻像可愛的小孩子的,所以希琳格就放著隨便牠舔吮,自己就坐在那兒看著他。






結果,大觸手自己主動餵食小觸手營養液,因此希琳格終於可以拋下餵食腸道食物殘渣的最糟打算
再經過了幾天的營養補充後,觸手們充了足夠的養分。不過由於卵暫時生產不出來,所以並沒有侵犯希琳格的打算。


原來觸手也並不是一天到晚在插入女人身體的,也是要挑時機的。希琳格如此的想。


【希琳格】
 「(也好,現在我也打算先將這身體還給她,並過個幾天或一陣子再回來)」
 「(大觸手也開始有充足的養分了,應該可以讓小觸手確實的被養大......嗯?)」


希琳格起了一個很大的疑問,會擔心小觸手能不能被養活
心裡認為這點還真不像她自己呢



於是切開裂縫,往搖晃不安的"亞空間"穿進去,消失於這空間中。





4 M [ 2010/11/07(Sun) 00:13 ID:zUjuer1s ]


傍晚,專注餵食著小觸手的大觸手注意到了希琳格已經離開,於是便帶著小觸手出去洞穴外繼續進行覓食


大觸手打算尋找一處養分比較肥沃的土壤,慢慢的吸食,並且轉換營養液餵食小觸手,於是在茂密的森林裡逛著逛著,牠們聞到了小動物們
動物們遇見觸手並沒有太過的驚訝,只是對唯一會移動的植物,對牠們感到很奇怪。


但是某些認為只要有些風吹草動便視為威脅的動物們倒是早一步先逃走。
觸手沒什麼力氣處理牠們,他們只想等屍體出現再慢慢的吸食


不像希琳格有在時,只能緩慢移動的牠們
擄住一個容易逃走的動物是既困難又費事的行為


只想尋找肥沃土壤的想法,使他們不想浪費這動作的力氣,繼續向前移行。




四周圍開始起了陣不太安分的沙沙聲,帶著整齊的腳步。
大概只是些碰巧經過的人類們吧,已經失去繁殖傾向的觸手們正打算忽視掉時,那些人類卻主動從覆蓋的綠意中現形,各個手持著刀與火把


通常大批人馬擋在前方這舉動,絕對沒有什麼好事可言。
觸手直覺判斷有危險,但牠們也明白自己沒有辦法跑的太遠,於是便將小觸手包在懷裡,並伸出巨大的觸手試圖嚇唬他們


不過沒什麼威嚇作用,一把刀子往柔軟的觸手劈去,隨即被劈斷,應聲倒地。
斷裂的激痛使牠們想起了被希琳格劈斷一排觸手的恐怖記憶,被畏懼所支配的他們憤怒的伸出了許多條的觸手往那人捲去並壓碎,並吐出許多強腐蝕的酸液


那已經碎成一片肉醬的人還支撐著呼救的手,隨後滑著觸身落倒在地,包括死前緊握的火把。


那些人類們像是一盤散沙般的落荒而逃,但他們並不像其他動物的身手那麼矯捷,伸得長長的觸手將那些人一一捕捉捲緊輾碎,並四處地亂吐酸液
失去理智的觸手瘋狂的屠殺著,一直沒發現周旁正開始熊熊的燃燒起一面火海。那些被殺死的人們火把一一落到了地上,點燃了地上的雜草,逐漸燒起巨大的火漿


等到觸手警覺到時,牠已經身陷四處皆焚著綠樹的火海之中,與倒在四處的人們一起焚燒著


觸手雖試圖從這廣大的火海之中離開,但可以待的地方是越來越窄
最後,在一棵樹塌下,倒在觸手的身上時,牠們發出了悲慘的哀嚎,與倒下的大樹一起捲入熊熊的火海之中


這森林大火一直到深夜下起的驟雨,才終於被澆熄。燒毀的枯林,是一片無生命的寧靜。




就這樣,一直到過了好幾天,有點耐不住性子的希琳格直接替代了她的身體後,便興奮的衝來這座森林
但是,它只看見已經燒成一片焦土的荒野,原本盎然的綠意已不知為何被這祝融過的慘狀所取代


希琳格四處都看不見觸手,所以到處的去找
直到在一處上坡道,看見旁邊躺了些許焦黑的人類屍體,並再不久後的前方,她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巨大黑炭



希琳格完全無法相信眼前的光景,那巨大的黑炭有24條長長的觸身,被劈斷了7條,而這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前幾天遇見的那觸手一樣
那僵硬的身體裡還埋藏著一組小小的焦黑觸手,與他一起被燒死在懷裡。




【希琳格】
 「...........」


她漠然的蹲下,以手掌撫摸起那已發黑發焦的僵硬身體,和已夭折的小小觸手。
現在的她,心裡頭是複雜的亂七八糟,且另一個尚未沉睡的"她",也看見了這一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心裡頭的那一個聲音急忙地問著她,但希琳格只有保持著沉默,好一時間連話都沒有說
直到...



【希琳格】
 「............."LAW",是不是因為妳的關係」
 「這個僅懂"憤怒"和"殘忍"的我」


【希琳格】
 「也懂得"悲傷"的定義呢?」




她流下了兩條血紅色的淚痕,以哽咽的聲音說話著




 (.............希琳格。)



希琳格仰天望去,看著那一直不知道密佈的暗林上所披蓋的藍色天空
她望著一覽無際的蒼穹,數著漂浮來去的柔白雲朵,還有那一直是那麼刺眼、那麼耀亮的黃色太陽



【希琳格】
 「.......現世三次元的天空,也很美麗呢。」


她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滴去了觸手的身上
那焦黑的身體燃起了火紅的光芒,像是死灰復燃般的焚燒起,慢慢的消失不見




【希琳格】
 「雖然時間不長...」
 「不過.....還是請永眠了........」



希琳格望了一眼逐漸被火吞沒的觸手,揮起斷則切開了空間的裂縫,默默離去





5 M [ 2010/11/07(Sun) 00:16 ID:zUjuer1s ]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2775253

IMAGE請往這。
畫的不好請見諒。

6 名無しさん [ 2010/11/10(Wed) 23:45 ID:dhgKiSD6 ]
最後面好溫馨...OTL(用不下去了

7 名無しさん [ 2010/12/19(Sun) 17:41 ID:W7Bvwzrg ]
期待你的續作或者新作 感覺寫的很棒


8 名無しさん [ 2010/12/22(Wed) 22:39 ID:cLQwI09c ]
寫的很棒+1

9 名無しさん [ 2011/03/23(Wed) 04:38 ID:Wh4mXUgw ]
後篇是寫了 (本來就沒打算這樣結束)
只是內容太不三不四得整篇重寫.....加上家裡網路不通 (人在網咖)

所以現在我只能先貼個隨手短篇來。


10 名無しさん [ 2011/03/23(Wed) 04:39 ID:Wh4mXUgw ]
幾天後,一個裂縫突然從空間被切開


持著那枯燥而帶點不安的氣息,手握著斷則,希琳格於森林中高速的奔馳
樹枝隨著身影的搖曳而飄動,彷彿狂風吹過的一樣,恐懼的鳥兒們四處飛散


【希琳格】
 「........假若讓"現世三次元"陷入狂想的煉獄之中,妳也沒有理由阻止我,對吧。」
 「代表規則的LAW呀。」



另一個聲音不發一語,她理解希琳格的憤怒。
但是若不讓她做些什麼,屆時造成更大的災禍也說不準

"她"知道該做的,也同時是不該做的
無論如何,總是要有所選擇不可呢


在這殘忍的現世三次元之間。




 (......說的也是呢,讓世界看見狂想的萬華鏡,於業火和災禍之中)
 (我很期待唷,Chtic,來自"奇點與終點"的回報。)




身後的兔子微笑了,她笑的模樣無論是誰看了都不寒而慄
但希琳格彷彿像是沒注意到般的,一點也不在乎




因為那是個沒人看的透的笑臉,彷彿鏡子中的少女一樣。




--




地小而不大的村落,村人們忙碌於農田的採收之中,每個人對於森林裡有著怪物的傳聞,幾乎抱持著不安與恐懼
雖,怪物是死了,成了一堆焦土般的灰炭,是該安心了


可是又為何會出現這種專擄婦女的怪物,這皆未看過異種生物的村裡人們
於理解不可的情形之下,誰都處於對未來的不安和恐懼。


 「但是放心吧。怪物已經死了。」
 「不會再有少女被捉走了,各家戶不用在顧慮自家女兒了」


 「我們只是個小小的村落。」
 「我們不能因為恐懼,而喪失謀生的力量。」


白髮蒼蒼的老人,扶著柺杖這麼的對民眾說著
身為一個村落的領袖,即使失蹤的是自己的女兒,他還是得負起安定人心的行為

對現在還發展中的村子而言,安定民心是必要的。




只是一個不安的波動
在他們未注意的眼皮之下,從遙遠的彼端那,飄逸了過來。




--


世界被染成了鮮紅色的黃昏,彷彿煉獄般的色暈
從一個中間點,向著四周圍擴散開來


四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形成了波浪般的視野之海
海與海的之間,被左右用力擠壓的,打開了一張巨大而鮮紅的眼睛



希琳格從那隻眼睛中走了出來,她看到了 "那將被毀滅的那一座村落"





【希琳格】
 「....呼..呼........LAW。」
 「.....再不阻止我的話,妳將和我ㄧ起染上不潔的罪名。」



 (.....如果這是妳的渴望與選擇,身為妳的另一半沒有理由阻止)


沉穩的聲音,伴隨著玩笑的嬉鬧
重疊般的對話彷彿回音般的迴盪於四周之間


"LAW"以自己的兩眼,看著視界將被破壞的規則




【希琳格】
 「......身上的二次元文字,都被妳徹底解析殆盡了呢。」



完全帶著"徹底輸了"語氣的希琳格,兩眼又流下了鮮紅色的淚水
然後,再度看著眼前這搖晃而不安的空間與亞空間之際




【希琳格】
 「......那麼就讓這扉頁,於這過去和未來的狹間之中」
 「如同焚紙般的,"毀、滅、殆、盡"」




 「────SEELINGATION!!!!!!!!!!!」




希琳格高聲一吼,迴繞於身旁的火色波紋,往四周圍襲湧而去
宛如,紅色的大浪一樣,眼前的視野不再像以往那樣平穩而易視,反如汪洋一樣的漂浮不定



如同獄炎般的大火,向四周圍吞噬而去

11 名無しさん [ 2011/03/23(Wed) 04:43 ID:Wh4mXUgw ]


突然感到四周不對勁的村人們,先是體會到溫度的升高而開始熾熱了起來
但最後卻全都燃燒了起來,彷彿無理由的人體自焚一樣


一瞬之間,赤紅的火光壟罩了村落的四周圍
燙熱的高溫讓房舍、小草、樹林、人們,全部燃燒了起來


彷彿人間煉獄的一樣,每個人都還來不及尖叫
就先被無理由冒起的全身火燄所燒成焦炭



不消一會,一個偏僻的村落,變成徹底寂靜的焦土
再也沒有任何生命,沒有任何物體,只剩被燃燒殆盡的煙灰罷了,握起來甚至比砂子還輕



───來不及逃走的命運,同樣發生在其他村人們身上
讓走近現狀的希琳格,不禁仰頭大笑了起。



但另一個聲音卻在這時刺醒了她


 (...發洩完畢了嗎? 那麼,我們一起進行更有趣的遊戲吧)
 (我親愛的希琳格。)



【希琳格】
 「.....LAW?」




突然之間,四周圍爬起了無數個泥沙。
或者說,那些泥沙,全部都是被燒盡的男人們所匯集而成的



從常人眼中看去的話,數量可能一兩個而已
但從希琳格的眼中看去,那數量卻是由上百上千個男人們所匯集一起的



──一個赤裸,而帶著百匹馬力般的高大泥沙人。



 (.....這幾天希琳格應該都很欲求不滿吧。)
 (所以我稍稍動了手腳,那麼)


 (一起"快樂"吧,一起"嘶吼"吧)
 (放心,我會與妳一起承受,那有如極樂般的淫想世界)



【希琳格】
 「妳.....」


不等希琳格斥駁,高大的泥沙人一路慢慢靠了過來
眼中的希琳格,看起來是多麼的可愛無比,嗅覺告知男人們的性慾,眼前毀滅一切的少女


是個有如蜜糖般的美肉。



 「嘿嘿...嘿嘿嘿嘿....呼呵呵...呼哈哈哈哈哈哈!!」


幾乎聽不出根本是人的聲音,使希琳格不禁恐懼的退後了好幾步


但是身後的兔耳朵,卻突然間伸長了兩雙長長的觸手,將挪後的兩腳摟住
使得她整個身子重心不穩,而背向後的,摔倒在地


 (...我一向可怖而令人驚悚的希琳格,怎像個小動物般的往後退了幾步...?)
 (就如我那黑與白的文字記憶之中,記載著的應該是什麼悲慘情況都能面對的那個斷則少女?)


【希琳格】
 「...明明是我的另一半,為什麼要這樣背叛我...」
 

但當希琳格不斷嘗試拔開腳上的兔耳時,泥沙人卻在這時已經整個人站立在前
而他目光已經完全注向了倒地,而仰張兩腳的希琳格



她死都不想讓這骯髒的男人隨便碰她一吋肌膚,使得希琳格掙扎的更用力了
可捆在腳上的兔耳卻將它整個向後拉上,並在連帶一起捉住撥弄的兩手,綑綁一齊


使得希琳格呈了一個非常狼狽而淫穢的誘惑姿勢
讓看見豐滿臀部的泥沙人,更加的興奮,吐出了一陣又一陣的沙氣


他靠向希琳格的身軀,讓自己下半身貼向希琳格的下半身,他動作雖是緩慢
但撥開短褲的指頭,每下是充滿結實而有力


【希琳格】
 「LAW是大笨蛋!! 大混帳!! 妳這個心機既重又什麼都不講清楚的大混蛋!!!!」


眼見自己生育的部位就這麼赤裸呈現在泥砂人的面前了
手腳皆被綁住的希琳格卻什麼都做不了,她又急又氣,憤怒的大聲痛罵


可就在泥砂人掏出了比她陰部還來大1.5倍的骯髒生殖器時
她臉色馬上急劇轉變為恐懼而害怕的表情


她看著裸露出龜頭的陰莖正往她那狹窄而細小的蜜壺,慢慢往裡塞入
來自下體的強烈刺痛使她不禁哀號了出來,伴隨著血紅色的淚水,與泥砂人的肉體,一起晃動。


【希琳格】
 「不..不要...拔出來...很痛...很痛....!! 嗚..嗚啊啊!! 啊啊啊啊!!」


希琳格的悲鳴在泥砂人壯大的懷裡發出著,無慈悲而逐漸加快的抽塞,外加缺乏愛撫而乾燥的硬插
使她痛得難以言語,混亂的腦海之中也難以思考


 (呼...很痛...對吧?..我也很痛喔,希琳格,我們是一體的,喜悅和苦痛都是一起共享的)
 (....所以我也可以理解,希琳格現在的痛苦,深深的痛苦...)


 (但就因為痛苦而喪失了自己的理智,淪落為復仇的殺人機械,是好,還是不好呢...?)
 (我親愛的希琳格...)



【希琳格】
 「叛徒...給...給我閉嘴....妳...根本...什麼都...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經捲入性慾汪洋的泥沙人,在上百人的共通意識下,冀望成為了一個不可制止的大浪
在希琳格逐漸潮溼的通道裡不停的撞擊、撞擊,溼熱而帶點溫暖的體溫,撞擊在毫無熱度的泥沙之上


彷彿就好像當時被觸手侵犯的感覺一樣,但情況絕對不一樣
完全愛著觸手的希琳格,根本不可能忍受這群堪稱劊子手的伊甸罪民所對她做的一切汙辱和行為


如果可以,她好想就此把這團泥沙給毀了
也如果可以,她好想將體內的另一半直接一把抓出,再張手用力的捏成一團肉醬


.....但她現在什麼都做不到。只能成為一個被骯髒男人侵犯的娃娃罷了
她只能在泥沙人充滿威猛的撞擊之下,發出苦痛而不甘的交歡之聲


隨著泥沙人的動作越快,埋入陰道裡的陰莖也變得更粗、更長
每下塞入的幅度幾乎長到了就快頂入子宮的程度一樣,使她的悲鳴越來越激烈,潤滑的濕液也將私處裡沾染了一整片



已經放棄辱罵的希琳格,開始死命咬緊牙根的忍耐著
男根在她肉穴裡造成的苦痛和愉悅,飽識性慾的她,曉得他就快射精了


僅見泥沙人呼氣越來越急,腰部越動越快,直到一陣強大的力道整個向她體內深深的撞擊
即感覺到那股熱流,往她神聖的子房裡,徹底溢滿了內部的每一寸空間


見他已宣洩完的希琳格,早哭紅了兩眼的面容,又流下了一行血紅色的淚水
現在被注入的子宮,是曾經生產出"牠"的溫房,現在卻連這最後一吋的地土,都被這外來的異族污濁物所玷染了


低落的希琳格,已經不想再管眼前的泥沙人等等是不是還會在對她姦下第二次、第三次
深知內部含有上百意識的現世組構體,不可能單一抒發完畢,其他也就此消散終止


她知道,她是穩被當成肉玩具般的欺侮了。但也沒有辦法,身為另一半的那女孩將她捆成一團,想抵抗、想逃走,什麼都不可能
且也無所謂了,羊水室都被污染了。過去曾被播種的經過與種種,皆在這一切的暴虐之下全瓦為殆盡


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對希琳格而言,已經是什麼都不重要了
就這樣下去,當個發洩用的肉奴隸吧。完全徹底放棄的希琳格,僅見泥砂人對她開始進行第二次的侵犯


不再予以動容,也不再予己落淚,而陷入完全墮落的,黑暗世界之中。




 (......但是妳以為,世界永遠只有那麼一層面嗎。)
 (我自暴自棄的希琳格呀...)




另一個聲音傻傻的笑道著,看著已經完全失去眼神的希琳格
以瘦弱的小手,撫摸著她額頭上的頭髮,拭去了眼上的淚水


而展開了兩臂,將一切著入黑與白的紙上二次元之中




12 M [ 2011/03/23(Wed) 04:47 ID:Wh4mXUgw ]



直到,希琳格再一次的甦醒之時,本以為必定會再度看見醜陋泥砂人的自己,此時卻意外的發覺人正躺臥在床舖之上
而另外一個那帶著遮陽帽,一頭麥穗色,綁著側馬尾的女孩,正坐在位子上,看著她


【希琳格】
 「.....LAW?」
 「這到底是.....」


這個被稱為LAW,實際名為"艾洛可"的短髮女孩站起了身,摟抱了向受了一身驚恐的希琳格而去
她像是在哄小孩那般的,拍了拍她的身後,她的毛髮



【艾洛可】
 「...對不起,讓妳看見了虛偽的惡夢」
 「.....只是我有我的立場,我必須要這麼做」


 「...所以,殺了我吧?」


艾洛可微微的笑說,拿起桌上的斷則,取給希琳格
希琳格是接過了斷則,也抬高了像要劈向艾洛可去,但卻又在半空中,止住。



【希琳格】
 「........我真的很想把妳幹掉,在那個時候」
 「即使不用斷則,用我這一雙手,用我這一雙眼睛」



語中帶著哽咽,希琳格又流了兩行的淚水



【希琳格】
 「但現在想想....我根本就做不到。」
 「因為如果妳也死了.....我就真的孤獨一個人」

  「最後在黑暗的冥夜之河裡,如泡沫般的消滅殆盡,而什麼都不剩下」

【希琳格】
 「....雖然我們早就都已經死了,對於死亡的恐懼,與物理已經無緣的我們是什麼都沒有」
 「.....但死亡之所以為人恐懼,在於喪失另外一半時,那內心有如被掏空般的黑洞」


 「......所以說什麼都下不了手的,不是嗎?」




聽了,艾洛可眼淚也掉了下來
但她隨即擦去,再一次的往希琳格身上抱去



【艾洛可】
 「....我親愛的希琳格,妳終於理解了。」
 「正因喪失對方的痛苦,乃為死亡真正帶來的定義」

 「所以我們不該以此怒為藉,造成了更多的悲哀和痛苦,不是嗎?」



然後,她微微的抬了抬頭,看向了窗戶外的天空




【艾洛可】
 「....放心吧。希琳格。」
 「即使墮入冥夜之河的意識,早已化為零碎的知識和智慧」


 「但在這被幻想出來的紙上第二次元之裡」
 「我將改寫這一切悲哀的幻想萬華鏡」



 「......以那無限平行的不實視野,和動盪過去的時間波折...」







--



 「假若眼前現實的這一切皆為虛構,那又什麼才可被依據」


 (宛若幻想世界的那一切乃為真實,那又什麼才不該信任)



                              人形少女 -- 第五十六章


--





13 M [ 2011/03/23(Wed) 04:53 ID:Wh4mXUgw ]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4002073
...老樣子,丟圖,這一次是LAW的。
雖然我認為有逛我PIXIV的人,應該也看到另外一張了

其實我很想丟新圖上來,不過沒網路,所以沒法子
寫的蠻隨便的我很抱歉,不過受限於環境 (人在吵到靠杯的網咖)

我能寫的改的就這麼多

等我網路通了,我在貼那篇正式的吧 (如果有成功重趕出來的話)
這篇只能算是後篇預告罷了,而不能被稱之為本作

那麼,就先到這邊了。


14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