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TM系列很多人設騷的女角, 但我就是只對兩儀式有性趣!

1 名無しさん [ 2017/10/07(Sat) 00:35 ID:rP467poQ ]
很想寫個關於兩儀式的H同人文, 但文筆也沒自信, 想先貼一些大意上來
如果有共同興趣的朋友歡迎分享~~

一切都在剛覺醒直死魔眼的時候開始....
——剛甦醒並懼怕自己那雙眼睛而用繃帶封住它的時候,少女在不久之後的晚間休息時遇到了”那個”…..
如同薄霧,沒有固定形狀的煙狀團塊連續幾天晚上都會來找她,乳白色的煙霧輕輕的包覆住她渾身上下,把她”黏”在床上,並且….沿著她的雙腿內側;深入了她的體內。
冷冰冰,沒有溫度也沒有形狀的的靈體輕輕地搔摳著她的內壁,它的動作很輕柔;就像是液體般灌進她的蜜處,緩緩地充塞其中,並包覆抓捏著她的雙峰。
就這樣重複了幾天之後,那個戴著眼鏡的毒舌魔術師似乎在門口動了甚麼手腳,後來那幽靈再也沒出現——暫時的。
既然被那多事的魔術師設下結界擋在房外,幽靈附身在一具新鮮的壯年男子屍身;再次來到少女床邊,壓住了她。
活屍粗魯地撕破了掙扎的式身上單薄的病號服,撐開她關節尚不靈活的雙腿;就這樣把自己那已經屍僵的冰冷肉棒硬是刺入了哀叫的少女花徑之中;毫不憐憫的把虛弱到幾乎無力掙扎的她壓在床上;恣意侵犯起來,之後更把已經腐敗的腥臭精液射在她赤裸的胸脯上——如果她沒有來得及踹開它的話,那應該是直接射入她的體內了。
醫院的事告段落之後,兩儀式沒多久就遇上了一個與她一樣擁有特殊力量的雙眼;同樣嗜好殺人的少女——淺上藤乃。
在淺上建設的那座大橋上的戰鬥中,兩儀式被藤乃扭斷了一隻手;整個人更因為慢了一步被對方用眼睛的力量束縛住——沒有直接擰斷她的身體;而是用一種要扭不扭的力道困住她的身體活動。
之後藤乃的靈視能力覺醒,用扭曲魔眼的力量輕輕地隔著衣物;擰捏著式身上的敏感部位,例如乳頭;甚至連體內的子宮都被扭曲了。
就這樣子把式給凌虐到潮吹後,淺上藤乃似乎是看得興奮起來;拿來一根先前戰鬥中被扭斷的鋼柱;用魔眼的力量把它揉成活像根麻花辮,就這樣直接插進了兩儀式的下體,粗魯的扭動抽插著,甚至在最後還用腳踩住了還露在式下體外頭的鋼筋部分;更用力的讓鋼筋插入式的體內,讓她肚子都被鼓起了一塊。
當式再次地被蹂躪到上天堂後,藤乃仍覺得不夠過癮——她脫下自己的內褲,用扭曲魔眼的力量把露在式體外的鋼筋部分再扭了一次——整根鋼筋變成L形之後;藤乃坐了上去,讓外露的鋼筋插入自己的下體後;藤乃便把這鋼鐵的”兇器”拔出式的下體,並重新插入了她的菊穴之中——穿著修女服的長髮美少女瘋狂地蹂躪穿著白和服的短髮美少女,像是要把自己之前被不良少年侵犯時的不甘一舉往式的身體發洩,最後在無法抑制的高潮下;一黑一白的兩位少女痙攣地癱倒在由自己所形成的淫液灘中。
之後的巫條大樓幽靈事件,為了自己暗戀的那位黑框眼鏡,式隻身跑去那棟蓋到一半便廢棄停工的樓房,在屋頂遇上了那群不知是人還是鬼的白袍女性。
在為首的巫條霧繪催眠下,兩儀式渾身燥熱的自己脫下衣物;赤裸裸地在露天陽台與一群女幽靈玩起了百合——因為都是女性,沒有可供插入的器官,所以她們直接與她摩起了豆腐;甚至用手來侵犯她的下身——包含整隻手腕也給她硬插了進去,兩儀式就這樣被一群幽靈架在半空中玩到失禁了好幾次——對方不只霧繪一個”人”,其他的”幽靈”都跟她上演至少兩三次的活春宮才會換下一位來享受。
之後,式偶然間地遇上了燕條巴這位年紀差不多的少年,在暫時沒有黑桐幹也陪伴的這段期間;兩個人情不自禁的上了床,因為巴曾有過一次經驗;所以兩人的第一次也還不算生澀,式與巴對彼此獻出了吻,兩人一路慢慢地從臥房做到浴室,在放滿水的浴缸中用正常位持續了數十分鐘;然後在洗臉台用後背位最後衝刺,最後式緊緊抱著巴;讓他射在裡面。
後來巴一次的外頭遊蕩時遇到了理應死去的母親而感到混亂;式陪同他前往其住處——小川公寓,並且在那遭到襲擊。
人偶——數不完的人偶,毫不留情的襲向她倆,當式終於把它們盡數殺盡時,一切的元兇荒耶宗蓮現身了。
荒耶初登場便展現了壓倒性的實力,把式困在隨身攜帶的六道境界中動彈不得,並且當著已經嚇傻了的燕條巴面前,荒耶撕爛了兩儀式的和服及內褲;無情地強暴起兩儀式,他粗壯的肉棒插的式大聲哀嚎,但也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在荒耶中出她之際;大量的精液還壓迫得讓她把胃液給嘔了出來。
之後陪同鮮花的禮園事件反而算口味清淡了,只有在一個晚上;鮮花按耐不住的推倒了式,兩人光著身子,磨了一整晚的豆腐。
最後的連續殺人事件再次發生,式追尋著所有她找得到的線索;一路追蹤到那個殺人鬼——白純里緒,並且很不幸的,因為幹也的”不能殺人”告誡,兩儀式被打倒;帶回了里緒的藏身處,並且遭到了那死狗的凌辱。
里緒那起源覺醒者不僅口水量驚人;其中所含的催情成分更讓式在剛被舔完一輪後便已經渾身燥熱,被用嘴巴靈巧地脫下了內褲後,那死狗連下身都粗大的彷彿怪物一般;在他剛插進來時;式還一度懷疑自己會不會被撐死,但隨著那死狗的衝刺;式下身的愛液也大量湧出,潤滑的效果使他的抽插也越來越順利,白純不僅尺寸驚人;精液存量很一樣驚人,在他注射完精液後;式的肚子被撐到像是懷孕數月,在她能自行消化這些精液,幹也找上門來之前;式被里緒的大量精液灌到渾身癱軟,動彈不得。



然後這是另一個版本:
兩儀式擁有通往根源資質的肉體一事終究還是被魔術協會得知, 一群激進的鷹派魔術師以幹也作要脅逼式乖乖就範, 為了幹也的式被帶往了魔術協會的一處秘密設施, 整天承受著彷彿性虐待般, 慘無人道的折磨調教
每天被龜甲縛等等日式綁縛限制住身體自由, 不斷地被用各種有催淫效果的藥物塗抹渾身尤其是敏感地帶, 慢慢摧毀其意志; 之後更是慘遭魔術師們殘虐的對待; 不管清醒與否都會被魔術師們輪姦, 魔術師們用魔術進一步強化自己的性能力, 甚至直接把刻印移植到肉棒上直接強化, 毫不留情地用燒燙粗壯的性器侵犯起式的淫穴及肛門, 連嘴巴也不放過, 到後面甚至變態到連式的尿道也被強行插入並在裡頭射精, 每當一個魔術師終於繳械退下之後, 下一個馬上會來進行補位, 式根本連自己一天被多少人凌辱了都無法數出來, 更不要說到後期她甚至會同一個洞就同時被好幾根雞巴插入內射, 精液量之多足以灌到她嘔吐出來或是肚子被撐到像是懷孕九個月一樣
兩儀式便被這樣毫不間斷地被不停地玩弄至高潮, 高潮到連人格都幾乎要崩潰, 不停地被這群人獸不如的魔術師們中出著, 顏射著, 乳交著, 連昏迷時都仍不斷地被強姦著, 搞到連作夢都只能夢到自己飢渴地正在跟一群禽獸瘋狂雜交
後面魔術師們為了更進一步摧毀她的意志, 甚至連異種姦也派上用場; 兩儀式豪不停歇地被觸手或是史萊姆等等怪物一齊強暴到高潮無法停止; 甚至連以魔術師的眼光來說極為惡劣的間桐流淫蟲術也派上用場, 持續不停地摧殘著她的肉體及心靈, 最後就這樣失去了完全的抵抗意志, 在那群人面獸心的魔術師面前, 精神完全崩壞了的她被固定住的雙腿之間; 根源之道在兩片肥嫩多汁的陰戶之中敞開了…..



2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