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最新50 ↓最後

至熟成之時

104 毛色黯淡的狼 [ 2021/10/28(Thu) 01:23 ID:Qn3Vf45k ]
  『話說回來,小雨今天也要上輔導課吧。』

  她走回房間,從梳妝台上拿起一瓶香水,是跟她的名字相襯的柑橘調古龍水,直覺告訴她淡淡的中性香跟她平時給人的印象不搭,古龍水的持香也不夠久,但李太太卻說人生就是要多嘗試新鮮組合,然後硬將古龍水送給了她。

  李太太所言非虛,她出乎意料地愛上了這香味;自己的直覺也很準確,這味道確實跟她不合。幸運的是她還是找出了用法,她總是會在繼雨熟睡的時候偷偷地搽一點在繼雨的身上,惡作劇般地在最珍愛的事物上滾上專屬於自己的獨特氣味,帶有宣示意味的行動,滿足了她心中小小的獨佔慾。

  桂花香有如一抹不必要的雜質,破壞了整體的和諧。

  「等小雨回來不努力把桂花香去掉可不行啊。」

  緊握著香水瓶,嘴角勾起病態的微笑,旖橙做出獨白。

  宛若天鵝絕唱。

    *

  「好香——」

  參雜在桂花香裡面,果實成熟過了頭變得甜到化不開、即將腐爛卻又可口的香氣。

  是無花果的味道。

  「聞的好用力呢,這麼喜——我沒有說可以停唷、給我繼續努力——這麼喜歡我的味道嗎?嗯?」

  「嗯,喜歡、好喜歡……」

  趴在吟螢的背上,下半身不斷地扭腰挺進,一次又一次的用精液澆灌吟螢的子宮,化身為那天在螢幕上看到的狗——今天的課後輔導,也是沉溺在淫慾中的一天。

  繼雨在昏沉之中掃了床頭櫃上擺的電子鐘一眼,液晶螢幕上的數字告訴他現在是晚上八點,時間已過了四小時,這段時間全部花在做愛上。一進汽車旅館繼雨還來不及下車,吟螢就把他扯到後座,長裙連脫都嫌麻煩索性直接往上一提,兩條玉腿之間就像猛獸垂涎般滴落著一絲又一絲的透明漿液,泛著一股刺鼻的腥甜。她的笑容不復長久以來的妖豔甜美,是一種殘忍的、近乎暴虐的笑容。

  連一句場面話都懶得說,吟螢直接往繼雨身上騎去,將男孩的陰莖吞入花徑後死命地吸食榨取。繼雨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短促的嚶聲,就被扔進慾海裡面載浮載沉。兩人連接的部位被長裙遮掩,什麼都看不見,迫使繼雨把感覺集中在吟螢靈活地上下搖擺的臀股,跟扭動出一個又一個圓弧的柳腰。繼雨才學到視覺上的缺憾,有時反而能帶來更大的刺激。

  吟螢今天的表現跟奪去繼雨處子之身的那天不同,主動而積極。

  那日她刻意將主導權給了男孩,讓男孩從頭開始學習玩女人是怎麼一回事。男孩學得非常快,不到一個月就把基礎學全,能在床上把吟螢幹得高潮迭起淫水四濺,甚至有一次還成功讓吟螢爽到哭出來,表現可謂滿分。那往後要怎麼調教自己心愛的女人,就交給男孩自己的快樂去決定。

  從現在開始要上的課是被女人玩又是怎麼一回事。

  「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繼雨沒有辦法開口回答,連思考都做不太到。主因是吟螢今天的攻勢過於猛烈,加上她的肉壺實在是太過美妙,害得繼雨只要稍微分心就會射出來。就像有著無數張櫻桃小口在親吻、舔舐、吸吮的絕世名器,只留給了男孩嬌啼的餘地。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