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最新50 ↓最後

至熟成之時

107 毛色黯淡的狼 [ 2021/11/28(Sun) 22:46 ID:SjnrXirY ]
  繼雨究竟還剩下多少思考能力呢?大概連他自己都說不上來吧。全身都敏感到不行,光被老師愛撫思緒就快在天邊消散了。讓他勉強保持著最後一絲靈台清明的,始終是對旖橙的愛戀。

  連吟螢都不禁想看看繼雨的戀心能持續多久,支持他扛過多少磨難。揣懷著充滿各式好奇心的想法,吟螢一把將繼雨手中的枕頭搶走,同時把最後的食鹽水注入男孩的肛門中。

  繼雨徒勞無功地用手遮著臉又哭又叫,發出了悽慘至極,筆墨難以形容的哀號。但更響亮的是一陣劈哩啪啦的聲響——糞便從肛門以驚人的氣勢噴出時產生的巨響——粗長的軟糞以及尿水從前後噴了一地,男孩一邊不住地顫抖一邊大小便失禁,最後在迷離間感到絲絲快感貫穿脊髓,抽走了所有力量,害他腰一軟差點癱倒在地。

  還好吟螢在最後一刻及時用身體撐住了他,女教師毫不介意地懷抱著男孩跪坐在一團穢物之中,低頭著親吻著男孩,替他拭去汗珠。

  「怎樣,很舒服吧。」

  「哈哈——好舒服……啊哈、啊嘿嘿嘿……」

  掙脫痛苦枷鎖後獨有的安全感跟解放感,轉化為宛若毒品般的無上快感,終於讓繼雨的腦袋變得不正常了。

  然而,吟螢並沒有趁勝追擊,而是面向空中呼喚。

  「Miki。」

  下一秒鐘,一道人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浴室的角落。

  來者綁著長度直到臀部的麻花辮,面容清秀卻面無表情,身材姣好但不容褻玩,是一直以來待在旅館車道旁的櫃台提供服務的櫃台服務員。

  繼雨心想原來這位服務員就是Miki,但Miki是什麼時候進浴室的,又跟老師是有著怎樣的關係,諸如此類的疑惑卻完全沒出現在在他的腦海中,說到底現在的男孩也只能做出最粗淺的思考。

  「需要什麼服務嗎?」

  「幫他梳妝打扮一下,等等送到我的床上去。」

  Miki先看了一眼一片狼藉,充斥糞尿臭味的浴場,然後再看著吟螢懷中精神恍惚,明顯性快感中毒,開始流露出一股雌雄莫辨的媚態的男孩。

  「您還沒吃飽喝足?」

  Miki並無不滿,只有單純的驚訝。

  「原來妳會說笑話啊?我胃口才剛開而已。另外……」吟螢同樣望著被她搞得亂七八糟的浴室,「這邊也請妳幫忙整理乾淨啦,我先去沐浴。」

  「好的。」

  Miki的辦事效率是真的很高,當吟螢從淋浴間走出來的時候,整個大浴場已經整理得十分乾淨,連空氣中都帶著一絲清甜。

  吟螢穿上浴袍、走回房間。她才剛坐上床緣,甚至連水都還來不及喝,Miki就立刻把繼雨牽到她面前,遵照指示替繼雨換好了衣服,現在男孩白皙的手腳上穿著柔軟、精美,以蕾絲編織的深黑色長手套跟過膝絲襪,搽上唇蜜的雙脣劃出毫不矯揉造作的甜美笑容。

  完全發著情,不管是男是女是誰都好,腦袋裡只想跟人做愛想幹人想被幹,渴求最激烈的一場性愛的淫娃用來勾引人的笑容。

  吟螢相信就算是男人,也會被眼前的可愛男孩子撩起充足的肉慾。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