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最新50 ↓最後

至熟成之時

110 毛色黯淡的狼 [ 2022/04/08(Fri) 23:18 ID:uR/uoFbU ]
  吟螢同樣也做足了準備。仰躺在床上的她用修長的雙腿緊纏著繼雨,不讓繼雨有任何逃跑的機會,同時間巧妙地挺起骨盆,強迫趴在她身上的繼雨將屁股向外推、翹得十分高。

  「Miki妳看妳看,人家變成了最高級的假母台喔,上面可是趴著最可愛的娚孩子呢,快來欺負他吧。」

  吟螢無比自傲地笑著,同時用指尖輕揉摩娑繼雨淡粉色的菊穴。繼雨還來不及品味老師帶來的點點快感,就感覺到有濕軟、溫熱的東西正在自己最羞人的地方來回徘徊。

  ——是舌頭。

  一意識到Miki正在舔自己的肛門,繼雨當下就發瘋了。

  跟性交截然不同的猛烈快感瞬間擊潰了男孩,讓他才勃起到一半就迫不及待地射了精,爆發的速度之快連吟螢都嚇了一跳。普通的性交若比喻成電流麻痺脊髓的話,被舔菊花的快感就有如電流直擊腦幹。

  「啊——」吟螢不滿地鼓起雙頰、提出嚴正抗議,「你要好好射在老師的小穴裡面啊,怎麼還來不及插進來就射精了,都射到床上去了,好可惜……」

  但繼雨只能在快感中不斷地哭嚎,沒有餘力去留心老師的教誨。

  「嗯啊啊!不要!好舒服!Miki!不能、再舔、舔了!嗯咿!等等!我、我、我還在、還在射啊——!唔嗚咕!又要射了要去了!」

  維持著冷若冰霜的態度,Miki把整張臉深深埋進繼雨的臀部,神情沒有任何變化的她讓人產生只是在完成一份單調枯燥的日常工作的錯覺。但她的口、唇與舌卻表現出無上的熱情、比任何人都專注而貪婪地在掠奪。

  「嘖、啾啾……嘖嘖、啾嚕——」

  Miki嘟著嘴,對著繼雨的小穴拼命地又吸又吻,口水跟腸液混合、滴落,發出下流濕潤的水聲。而舌尖是仔細、執著地舔過繼雨菊穴上的每一道皺褶後才慢慢地深入,刺激內部的淫肉。

  被雄性絕不應該明白的快感所支配,繼雨整個腦袋裡面像是有火在燒,似乎理智都被這把火蒸發掉了,一切都變得輕飄飄的,害得他不斷高聲喊著羞恥的台詞。

  「舌頭、鑽進進、進來了、進來了呃——!好深咿喔!舌頭在插——在插我的屁眼……在舔肉、穴、穴……哈咿!唔咿?裡面、舌、舌頭、在動、在動、在動!太深了、Miiii——Mikiiii不行——求——老師、太舒服、救——會壞掉——」

  聽著繼雨的求饒聲,吟螢是用雙手輕輕地捧起繼雨的雙頰,像是在鑑賞藝術品般仔細地打量著。呈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張爽到涕泗橫流,痛苦、極樂、屈辱悲傷跟興奮全都混雜在一起的稚嫩臉龐,這淫靡的一幕吟螢一下子無法自我,緊抓著男孩的臉狠狠的吻了上去。

  這下繼雨連一個字、一絲喘息都沒辦法發出口了。

  確實也不能怪繼雨,畢竟上面那張經驗豐富且下流的小嘴跟下面那張初嘗人事而清純的小嘴都在沉醉在兩位好色姊姊給的溼吻之中,除了爽到全身發抖、不停抽搐之外他還做什麼呢?

  吻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後,吟螢跟Miki默契十足地同時將舌頭從男孩的口中抽出,繼雨頓時脫力,直挺挺地倒在吟螢身上。中斷的時間點掐得十分精準,剛好就在繼雨要登上極樂前一剎那喊卡,遵守吟螢在事前所發出的宣言沒有讓繼雨昏過去。但也讓慾火中燒的繼雨感到無比心癢難耐。

  『為什麼停下來?』

  『再一點點,明明再那麼一點點就又要爽到暈過去了,就可以到那個白色的地方了——那個平靜的、不會有任何不安的地方。』

  ——希望有一天能跟『姊姊』牽著手,一起抵達的終點站。

  「哎呀呀,妝都花了啊,難得姊姊那麼努力地把你打扮的如此可愛。」

  吟螢依舊不改輕浮的態度,抓到機會就想要戲弄繼雨。然而吟螢口中的姊姊指的到底是誰,恐怕只有她本人才知道了。

  「——————」

  趴在吟螢身上休息的繼雨連回話的力氣都沒有,好不容易等到幾分鐘後快感終於退去,腦袋裡面的齒輪稍微可以轉動的時候,Miki又把臉埋進男孩的屁股,展開了新一輪的淫辱。

  這一次又是止步在極樂前。

  下下一次,下下下一次也全是如此,更別提後面的幾次了。

  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期間就是反反覆覆,讓繼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快樂拷問。

  『與其這樣子,不如乾脆把我玩壞……快點、快點讓我盡情地高潮啊……』——抵抗不了誘惑的男孩,腦中終於開始冒出諸如此類不該有的念頭。

  「你全身都是汗呢,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多休息一下?」

  被Miki當成大玩偶緊抱在懷中的繼雨,把頭虛弱地朝左右搖動了兩下。

  「不要?那我們三個繼續?」

  繼雨還是搖著頭,晃動幅度小到令人懷疑他是否還有意識。

  「也不想讓姊姊舔你了?那你要做什麼?」

  「………………要去……要被大雞雞幹到壞掉……想要老師教我女生的高潮……」

  「哎呀哎呀,小雨想要被幹喔?」吟螢用指尖抵住下顎,裝出一副很傷腦筋的樣子,「真的嗎?可是你很不老實呢……你看——你害姊姊都不知道要幹你,只想舔你可口的屁屁。你要告訴她啊,你都沒開過口呢。」

  「求、她……?」

  「嗯,像這樣做。哎咻——」

  吟螢把繼雨從Miki手中接過去,又一次化身為稱職的假母檯。不——這次該說是產檯比較貼切,她改成讓繼雨仰躺在自己的身上,用手將繼雨的雙腿以M字開腿的姿勢大大分開。

  「這樣就行了……來,親口去求『姊姊』,去求她幹你。」

  嘴唇在發抖。

  繼雨知道接下來的話真的要是說出口,某種決定性的事物就再也回不去了。眼前的姊姊不管是容貌、身材還是氣質都跟旖橙天差地別——將近180公分的身高,似乎僅靠視線接觸就足以讓人凍傷的眼神,跟寫真明星相較也不惶多讓的身材,沒有任何溫情存在的行動方式——Miki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跟繼雨心愛的姊姊不一樣。

  Miki也對繼雨的抉擇很感興趣,究竟這孩子會不會選擇墮落,以及若他真的淪落到慾海的底部的話,吟螢又會用什麼方式把他打撈回岸邊。

  無論如何,這孩子沒法回到他姊姊身邊的話,就只會成為隨處可見、腦袋空空如也的無聊性奴隸了。

  從結果上,確實是徹底的被女人擁抱、被女人佔有、被女人豢養吧——

  體感上似乎過了很久,但實際上只過了三秒鐘不到。

  「幹我……」

  繼雨發出細不可聞,然而確實存在的哀求聲。

  「求求姊姊幹我的屁眼,幹我好色的騷ㄒㄩ——嗚、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啊——Mikiii姊姊——!」

  在粗大的異物貫穿自己肉體的同時,繼雨也感到內心裏面有什麼東西伴隨著肛門被撕裂時流出的鮮血跟腸液、水性潤滑液從體內一滴不剩地流出、不復存在。

  在這一刻,年僅十二歲的他永遠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事物。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