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最新50 ↓最後

至熟成之時

112 毛色黯淡的狼 [ 2022/07/20(Wed) 00:20 ID:TAbAGsRs ]
 
  回憶這種東西是會隨著挖掘變得越來越生動的,從破碎的片段開始聯想、深入,由點到面完成整個架構,最後會栩栩如生起來,恍若穿越時空回到過去。

  繼雨從未去完整回想國中三年的生活。他不是怕自己沒有做好覺悟,恰恰相反,他是怕自己做了太深太深的覺悟。很怕自己的心在吐過、哭過、哀號過後,墮落或昇華成某種過分肯定或否定人性的存在。

  「先想辦法戒除性癮吧,你這小鬼已經完全被低等腦制約了。」

  回憶中的可人用繼雨平生所見過最沉重的眼神看著他,那是約五年前繼雨最後一次跟她見面時的斷簡殘篇。

  過去的繼雨沒有否認可人的指控,因為他很明白他就是在那夜徹底成癮的。

  ——被吟螢跟Miki姦淫,然後成婚的那天晚上。

  「唔嗯……果然還是太亂來了,害我有點罪惡感。雖然有先替你灌過腸,但不花長時間去好好擴張菊穴還真是不太行。而且Miki姊姊幹你也幹得太賣力了,就算是人家的小穴被這樣狂抽猛送也會壞掉,挑錯人幫你破處了呢。」

  「不過看在你被肏得這麼爽的份上,就原諒老師吧,嗚呼呼——」吟螢用一張不帶任何歉意的好色神情向繼雨道著歉,但對於繼雨一個字都沒聽進去這點,她心知肚明。

  意亂情迷的繼雨不停地淫叫著,他可說是奢侈地用上暖玉溫香般的兩條肉棉被包裹著嬌小的身軀,被夾在吟螢跟Miki兩人之間享受著極致的官能快感。

  「噢、噢、噢噢噢、好舒胡——大棒棒、大棒棒插的好爽,尿了、啊嗯、又去了——高潮——停不下來,噢啊啊啊——Miki姊姊幹我——用力幹死我……」

  從假陽具無情地擠開腸肉的那一刻起,繼雨被迫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他是第一次眼看自己的陰莖就像是壞掉的水龍頭般沒完沒了地噴出透明的精液,簡直要硬生生射死了他。

  他能夠感覺到Miki姊姊頂到了他體內好舒服好舒服的地方,是塊從來沒有人染指過的處女地,舒服到Miki姊姊每抽插一次他就高潮一次,在狂暴的突刺蹂躪下,小小的腦袋都要快樂到瘋掉了。幾年後惜漣才告訴繼雨,當年他體驗到的快感叫做前列腺高潮。

  Miki姊姊看起來也在新世界中瘋掉了。

  ——不,大概她本來就是瘋的。

  Miki那綁的一絲不苟、整整齊齊的長麻花辮早已鬆脫,被汗水濡濕的濃黑色髮絲凌亂地披散在身後。她原本是個彷彿忘記怎麼擺出笑容的冷漠女子,如今卻擺出一張妖嬌而淫亂的笑臉,從眼角到唇緣再到心尖都在盡情歡笑著。轉變之大彷彿是把他人的臉皮硬扯下來,然後再把血淋淋的人皮面具縫在她的臉上。

  巨大的反差讓繼雨在不寒而慄的同時,同時也感到無比的刺激,使他全身上下都泛起了興奮的紅潮,顯得比平時更為嬌羞動人。

  「這個、這孩子好棒——啊,妳這狐狸精到底是從哪裡找來這樣的男孩子——」

  Miki臉上那銷魂至極的表情甚至會讓人懷疑她胯下穿的不是假陽具,而是真的長出了陰莖,正在體驗著充滿溫度、真槍實彈的無套性愛。

  「當然是從別的女人手中搶來的啊。」吟螢快活地答道,「不要分心了,要不然妳會反過來被他吃掉喔,他可是被我調教得很不得了呢。」

  Miki點頭同意吟螢的觀點,她把繼雨翻了個身,從背後位改為經典的傳教士體位,因為Miki希望能夠看著繼雨的臉,不想要放過男孩最細微的一絲表情,這是她亟欲全心全意沉溺在這場性愛中的鐵證。

  隨著時間過去,繼雨開始不明白了。

  明明擁抱自己的是虛假的姊姊,跟自己交合的是虛假的陽具,趴在自己身上扭腰的是個虛假的雄性,自己在此時此刻也是個虛假的女孩。然而為什麼,會有從內心深處被填滿的感覺呢?

  是因為肉體影響了精神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