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最新50 ↓最後

老早就歪掉的超有病寫作 - 『公主加上一堆蘿莉控的故事』 PART2

317 島貓 [ 2022/07/09(Sat) 20:35 ID:iFb4tI6c ]
雜言:暫時就這樣

本文:
相對於那群早已因為興奮到一柱撐起天地的偷窺者們
水池內的女性們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已經被偷看的反應
「…嗯?」
「怎麼了?」
「有不認識的神力在附近」
「神明很多,不認識很正常吧,姐姐們?」
「不正常,我們兩個畢竟是蘿莉神殿的主要成員。而且在這邊怎麼會出現『略混亂』陣營神明的氣息?」
「你說對吧,貓月桑?」
「仔細觀察完全沒看到,但是…」
「這種東西根本不用去多觀察,轟就是了。」
完全意料中超直接的反應,即使變大隻還是一樣的個性
『諸神已經墮落、神裔失去歸途
神國崩壞、天際黃昏、大地燃燒
冥土破滅、惡魔迷茫、深淵踏平
性欲已捨棄、物欲已逝去、情欲已消亡
此乃終焉之時、喪鐘再度響起
告死之鐵器已隕神無數
告訴吾等吧,神明已逝去的時代還留下什麼』
在不遠處偷窺者們只見其中那個貓耳御姐緩緩地從水中站起來
『神陽已落下、血月已不升』
『滿天的星辰皆明證我們之絕望之希望』
『神代之物皆無法存活』
完全不理解、聽不懂詠唱什麼。也沒有感覺到什麼魔力流動
5感更沒有傳來什麼奇特畫面,只是個裸女起身而已
『宣唱吧!』
『Die Anwesenheit von allen Illusionen Kol』
『吾等.否定.你們的存在!』
『吾等.拒絕.汝等的仁慈!』
只是個短短的詠唱,和認知中任何的魔法、神術的台詞對不上
但就是這個詠唱
讓偷窺者們突然感到一絲不祥的錯覺

「沒反應?」「雷聲大雨點小的招術是嗎?」
這時偷窺的冒險者們並不知道風暴已經在降臨的前夕
就在此刻,一聲玻璃瓦解的聲音傳出
「抓.到.了.啊~」
「不要怕,這只是她想詐我們出來!神代隱身魔法不是好看的…」
看來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是吧?很好,我喜歡你們的良好反抗呢
「等等,那種法杖?!對面是聖職牧師職的?!」
御姐貓月從水中踢起一把牧師標配的法杖,但旁人看起來法杖就像從水中噴出來的
「牧師更好了吧?體能中等而已,還精通很多加強法…」
「而且不是每種神術就能詐出我們的」
嗯…,是該玩點大號點的招術了。自從騎士團乖很多後就沒什麼機會玩這招了
那就來重現一下千年前我們亡靈殿內排行前十惡毒的魔法之一
是該讓這世界再度感受到『災厄與咒縳』的恐怖了

『在此宣示 災厄名下 天災不息 人禍不斷
吾等横跨數千世界 背負百千咒縳 斷絕萬千希望
感受深沉至底之深淵 撕殺至高貫天之聖堂
此身謹有災咒之友伴同行
彼身僅有盡白之世界可見
詛咒光明的絕望吧 讚嘆黑暗之希望
回應我們吧
【陰陽逆行.正邪反轉】』
那個牧師貓女的氣勢有如衝鋒在前的戰士一般,即使她是拿著把無法造成切割傷害的法杖
明明看到她全裸衝了過來,但身體卻無法生出任何邪惡的色色想法
那不是全裸的女武神,而是個戴著貓耳的惡魔
是的,貓耳惡魔
一隻全裸貓女獨身衝進滿滿男性冒險者團中
這本來是白送的好事
但…
為什麼被法杖敲到就會變女性啦?!
「變…變身了?」
「怎麼性轉了啊?!」
「不過變女性就可以正大光…」

面前的全裸貓女會給他們反應過來的時間嗎?
從來都沒有,除非是她想玩
「那麼…,災禍開始」
雖然是變大隻版了,但貓月還是那個極度混亂我行我素的存在
若說小隻版的貓月是用過剩火力(神力)超飽和轟炸或是滿滿的異常狀態上好上到炸
那現在這個大隻版的就是跟原版身體的村正一樣用超過份的攻擊速度與機車到會被打的攻擊角度玩弄目標
特別是因為本體是男性,所以更會用傳說的『絕子絕孫蛋蛋爆裂杖』
不對,應該叫作『男女平等性器爆擊杖』
也不是沒有人想要反擊,只是不止被那個完全無退的突擊氣勢給嚇到
還有那個明明就差幾公分的距離就能捉到的身影給玩弄到根本沒有反應機會
最大主因還是那個…專門打你身體特痛位置的攻擊

「算了,玩大點好了」
「目標鎖定.距離對應。汝之後庭交出來吧!貫肛.兩段之擊」
即使說是槍啦,但手上那根還是那個有點經典的法杖外形
所以一旦捅…,應該說成功a進去後就是會卡住到讓人感受到拉不出來又卡死的痛苦
再加上大隻版貓月那個沿襲村正一貫的狂戰士的打法
自然被順手當作戰鬥武器是萬分正常的事
再加上那個從來就沒有正經過詠唱台詞的災厄咒縳教派一貫的暴言式詠唱…
「戰鬥百回絲毫不退縮,踏遍無數娼館永不停下。向著理想鄉前踏吧!『邪劍.無退永起冒險者』」
「此槍可是貫天穿地破魔落怪的堅挺之魔槍!將我面前所有愚昧自稱正義者全數捅貫掉吧!『魔槍.偷窺正義騎槍』」
「閱歷過數千種種族而不厭煩,深入萬千洞穴從未失去一探究盡之心。將面前全部敵人、無論男女老少、全部給予那至高無偏之知識教導!『罪矢.墮千惡魔的討魔賢者教導砲』」
「『千鍛百鍊腹肌審判』,給我看好,這就是最終的鍛造就是把自身也鍛造成鍛鐵的兇器!」
「生命的贊歌即是跨越絕望的贊歌!看透背叛、殺出絕境、接受被綠、希望破碎、連絕望都不得持有。超越了愛是恨、恨超越了即是信念!耹聽吧,這就是與這世界光暗所不容的最高的生命詩歌,一首以信念為底、以血肉為曲、叫聲為歌的至慘至堅反逆之歌詠!」
「殺一隻救十人、燒一群生百人、一鍋煮出世界、一刀分斷生命。汝雖卑微,但只要在汝之領城內生命皆平等」


「哈啊…」
「殿下您怎麼又扶額嘆氣了」
「沒什麼,只是想到昨天貓月搞出來的殘局要怎麼收尾就頭痛啊」
伊翁看著面前那明明只有兩張紙,卻意外有如巨龍般沉重的報告。不禁開始頭痛了起來
雖然那大部份是蘿莉神殿加鏡日他們收尾了
可是那個公開處刑式一個裸女圍毆兼追殺上百人的壯舉加上那堆完全不知道是在讚揚還是在嘲諷什麼的台詞。那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表達騎士團的立場
說是支持,但那得罪的可是好幾個利益團體
說是不支持,可是自家騎士團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若是那時貓月不是用成人身體,那還能用神殿神官暴走扯過去
可是現在知道貓月真身與那個神祕裸女是誰的人大多不是凡人這點就很難解釋下去啊

---------------
有啥東西想看的提一下吧?
回憶就算了,那東西還沒到時候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