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奴隸之國的手記

1 名無しさん [ 2020/07/13(Mon) 12:50 ID:86201aNQ ]
第1日



這是我生平首次,從拍賣所買來了奴隸。

對方是名女性旅行者,似乎是因為誤觸了我國法律而遭到逮捕,最終被法院判作奴隸送到了拍賣所,很常見的情形。

曾經的旅行者......新奴隸的名字叫做奇諾,是位有著些許中性氣質的黑髮少女,看上去相當可愛。

在買下奇諾以後,她似乎認為我是一名可以交涉的對象,於是便試著和我進行對話,希望可以放她自由,讓她離開這個國家。

開什麼玩笑。

像奇諾這麼可愛的美少女,誰會傻到乖乖放手啊。

似乎是察覺到了我那忍不住上下打量的視線裡隱藏的想法,奇諾只好放棄了交涉的念頭,看向這邊的眼神也變得銳利了一些......不過這個舉動也只是會增添男人的慾望罷了。

我毫無預警地伸出雙手,隔著衣物在奇諾的身體上愛撫著。

雖然是毫無起伏的胸部跟屁股,不過對我來說,奇諾那份獨特的氣質以及漂亮的臉蛋才是我想侵犯她的主要原因。

一開始,被我銬住手腳的奇諾,只能用身體不停扭動的方式來抗拒著我的愛撫,但是隨著時間拉長,掙扎帶來的無力感讓她慢慢安分下來,只能任由我將她的身體當成玩物一樣逗弄。

我告訴她:這就是奴隸。

此時的奇諾已經開始微微喘息起來。

我將奇諾帶到房間,讓她跪趴在床上。奇諾沒什麼反抗就聽從了我的要求,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她回頭望著我的神情裡,看起來似乎有著那麼一絲絲的......期待?

無論是什麼想法,我要做的事情都不會改變。

在確認過小穴裡濕潤得足以承受插入後,我扶著早就挺立許久的肉棒,貼上了自己奴隸的陰唇。

都到了這個地步,除了一開始的交涉和掙扎外,奇諾依舊沒有什麼進一步的反抗行為,這讓我忍不住好奇問她:不打算抵抗嗎?妳可是馬上就要被侵犯囉?

結果奇諾竟然這樣回答--

"就當作是今天的運氣不好吧。"

如此豁達的想法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意外,也許就是像她這樣的人,才會離開故鄉,出來當個四處漂泊的旅行者吧。

"既然妳本人都不介意的話,那我就插進去了。"

"反正我本人的意願一點都不重要吧。"

我無視了那句話,將自己的肉棒緩緩地插入奇諾的小穴之中。

"嗚......"奇諾苦悶的輕哼在我的耳際響起,每次沒入的幅度下意識地又再減小了些。

但是,無論動作再怎麼溫柔,遲早還是會進入深處。

小心翼翼的下半身突然感覺到:前方遇到了阻礙。

"妳是處女啊。"

"嗯。你那是什麼表情?"

"從妳剛才的表現來看,我還以為妳之前在旅行的時候就經歷過了。"

"......"

"要是痛的話我會盡量放慢動作的。"

透過深呼吸重新調整好心情後,我小心翼翼地動著腰身、讓龜頭緩緩朝著前方的那層膜頂去......

"......嗚!"

奇諾終究還是感覺到了破處的痛苦。隨著肉棒逐漸將處女膜撐破、跪趴著的少女雙腿不由自主地微微打顫,我的心中浮現出一種妙不可言的興奮感。

"妳的處女,我收下了。"

我將扶著奇諾腰的右手放到了她的小腹之下,用掌心輕輕摩娑著。


2 名無しさん [ 2020/07/20(Mon) 01:56 ID:AwxDphTU ]
敲碗!!!

3 無需名字 [ 2020/07/29(Wed) 12:53 ID:L1Eo5DW6 ]
加敲

4 名無しさん [ 2021/02/25(Thu) 23:40 ID:uesAQvfg ]
敲敲碗

5 あぼ~ん [ あぼ~ん ]
あぼ~ん

6 名無しさん [ 2021/07/02(Fri) 10:52 ID:AnXKqqNc ]
7月推推

7 名無しさん [ 2021/07/02(Fri) 17:46 ID:5sgYXOag ]
一年前的文 不行了吧…

8 名無しさん [ 2021/10/26(Tue) 22:35 ID:3LF8ntGQ ]
隨著陰莖完全沒入奇諾的體內,曾經是旅行者的少女發出輕哼,下體有血絲緩緩流出,沿著大腿一路流淌下去。

中性的短髮少女那美麗的身軀,就這樣染上一抹血紅。

讓人意外的是,剛剛失去處女的奇諾,並未如我想像中的那樣浮現悲傷或憤怒的表情。

看著前旅行者那張處變不驚的中性臉龐,我忽然覺得有些莫名不爽,於是抬起奇諾的下巴,刻意用輕蔑的口吻和她對話:

"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妳就沒什麼想說的話嗎?"前"旅行者小姐?"

奇諾想了想,然後用和先前同樣的語氣回答了我:

"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痛一點。"

真是無趣的奴隸。

"哼,還真是游刃有餘啊。"

我鬆開了她的下巴,拿出主人教訓奴隸時的態度,輕輕拍打起少女的臉龐。

啪啪作響地拍打著,不為別的,正是為了羞辱對方。

"妳最好學會如何討好你的主人,在我國,像妳這樣的性奴,根本不被當成人類看待,頂多只能算是主人洩慾用的活體玩具罷了,妳給我好好認清自己的身份!"

"真是過分的國家。"

"我沒有問妳對我國法律的感想,總之記好了,妳是我的奴隸,不是什麼旅行者。"

我用手指沾了些奇諾大腿根部的處女血,不由分說地塞入奇諾的口中,冷漠地注視著毫無抵抗的她。

"妳就嚐嚐自己剛剛失去的處女膜的滋味,然後好好想想:今後該怎麼討好我,並且懷上我的孩子吧。那樣做才能讓妳的處境變好一點。"

不知道是聽進去了我的話,還是單純好奇自己的味道,奇諾默默吮吸起口腔內那兩根沾著處子之血的手指,沒有說話。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