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艦C同人》艦.WILF

1 名無しさん [ 2021/05/19(Wed) 21:46 ID:3vf5u4No ]
~第一幕.特製調飲的邀約~

「呼……最近還真是熱呢。」

現在這時節明明才剛進入四月而已,卻已讓人覺得有如盛夏,光是出門到離家不遠的便利商店,不過幾十公尺的路程便足以令人汗流浹背了。

也因為這樣,現在我只希望能快點抵達便利商店,在店裡好好吹下冷氣並買些飲料,再趕在飲料不冰以前回到家好好享受一番。

「哎呀,這不是◎◎君嗎?」

突然有人叫到我的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讓我往聲音來源看去。

「妳好,夕雲阿姨。」

認出跟我打招呼的人,我禮貌性地向對方回應。

她留著一頭及膝且紮成一條麻花辮的綠色長髮,左側嘴角長著痣,加上臉上溫吞的微笑,整體給人相當成熟的感覺。

事實上,夕雲阿姨也真的是很成熟,因為她已經名花有主,是名有夫之婦了。最好的證據,就是她正推著一輛嬰兒車,一名跟母親一樣綠髮的小貝比坐在車內,一臉天真無邪地看著我笑。

夕雲阿姨與她的先生以前是在外地的某座鎮守府擔任艦娘與提督,因為職務關係而日久生情,後來也因此步上紅毯,成為一對佳偶。

現在,她們一家三口在這「亭樹風町」定居,先生從原本就任的鎮守府轉調至附近市鎮任職,夕雲阿姨則退伍在家當主婦專心帶小孩。

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一家人一週才能團聚一次,但彼此的關係依然十分融洽,並沒有孩子因此就認不得爸爸的問題。

「真是巧遇呢,你出來買東西嗎?」

大概是因為我剛好來到便利商店門口的關係,夕雲阿姨如此問道。

「是啊,因為最近感到有點熱,所以想來買點果汁或汽水之類的飲料消暑。」

「噗噗……的確很像你這年紀的孩子會選的飲料呢,不過這些都是含糖飲料,並不太健康喔。」

「啊哈哈,說得也是喔。」

聽到我的回答,夕雲阿姨噗噗地笑出聲,連帶地我也跟著靦腆地笑出來。

「這樣好了,你來阿姨家坐坐,讓阿姨準備飲料給你喝吧。」

「欸?這樣好嗎?」

聽到夕雲阿姨的提議,讓我感到有些訝異。

「當然可以啊,阿姨可是很歡迎你來我們家作客的喔。」

夕雲阿姨笑著回應,明白地表示了不必介意。

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那我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好喔,那我就打擾囉!」

「嘻嘻,歡迎喔。」

於是,受到了邀約的我,便決定不另外花錢買飲料,轉而前往夕雲阿姨府上接受她的招待。



2 名無しさん [ 2021/05/19(Wed) 21:47 ID:3vf5u4No ]
「◎◎君是第一次來阿姨家吧?別介意,就把這當自己家吧。」

來到夕雲阿姨家的門口時,她如此說道。

「請坐,阿姨先去準備飲料喔。」

「謝謝妳,夕雲阿姨。」

在夕雲阿姨的帶領下,我來到客廳茶几旁的座墊上就座。她抱著孩子離開客廳後,我環顧起客廳的整體格局來。

夕雲阿姨的家是和式宅邸,不僅房子佔地廣闊——光是客廳就佔地十五疊,足足有我家的一半那麼大了——而且還有院子,這在亭樹風町幾乎已可算是大戶人家那般的存在了,大概是因為夫妻倆都曾任軍職,而得以存下一筆不小的財富的關係吧。

「久等了,阿姨先帶孩子回房去睡,所以多花了點時間。」

夕雲阿姨的說話聲將我的注意力拉回來,這時的她端著個托盤回到客廳,上面放著二個杯子。

「請用,冰奶茶可以嗎?」

「好的,謝謝阿姨。」

夕雲阿姨將冰奶茶放到茶几上,接著便在我對面的座墊上就座。

我將面前的杯子拿靠近自己,用吸管攪拌一下後便吸起杯中的冰奶茶來。

「如何,好喝嗎?」

夕雲阿姨也吸了口自己的冰奶茶,接著一手平放在茶几上,另一手托腮看著我問道。

「很好喝呢!茶的甘香與奶的醇厚混合得恰到好處,夕雲阿姨調的奶茶完全不輸給市面上販售的任何牌子呢!」

「呵呵,◎◎君還真會說話呢。」

聽見我的稱讚,夕雲阿姨咯咯笑了下。

「如果◎◎君喜歡喝的話,以後可以常常來阿姨家,阿姨會為你準備喔。」

「好的!謝謝夕雲阿姨!」

得到夕雲阿姨會拿這麼好喝的冰奶茶招待自己的保證,這讓我感到欣喜不已。

接著,我跟夕雲阿姨便一邊喝著冰奶茶,一邊閒話家常起來。

「對了,聽說◎◎君是一個人住嗎?」

「是啊,因為我父母都在從事海洋研究,常常會出海數日、數週甚至數月之久,同時又要顧及我的學業,所以就讓我留在家裡了。」

「原來是這樣嗎,這麼年輕就要學會獨立生活,想必也很辛苦吧?」

「有時我也是會這麼覺得,不過我已經是就讀◎中的年紀,也該是時候學會自力更生了,所以就算再辛苦,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呵呵,真是堅強呢。」

聽到我的發言,夕雲阿姨又一次發出輕笑。

「不過如果◎◎君會感到辛苦的話,也別一直憋在心裡,說出來會比較舒坦喔。」

「嗯,沒關係啦,反正我也習慣了。」

「我說真的喔,如果◎◎君想的話,阿姨也可以讓你依靠喔~」

夕雲阿姨如此說道,同時也將身子往前傾,以近乎將整個上半身貼在茶几上的姿態看著我。

(喔喔……!)

夕雲阿姨穿的是一般的襯衫,此時由於她向我俯身,因而讓我直接從衣領看到遮蔽在布料下的燃料槽之間的縫隙。

而且也因為俯身的關係,燃料槽不僅下緣碰到了桌面,還能隱約看出其在衣服下變形,讓人就算無法親眼目睹,也能感覺出那尺寸有多不得了。

「謝、謝謝阿姨的好意……」

發覺自己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人家的溝壑看,我連忙用因害臊而變得有點打結的語氣回應,同時也為了掩飾而大口吸著冰奶茶,結果只一下子的功夫就將整杯都乾了。

「哎呀,這麼快就喝完啦?看來◎◎君對阿姨準備的冰奶茶很捧場喔~」

看到已經空掉的杯子,夕雲阿姨又一次咯咯笑了下。

「對了,◎◎君想不想知道阿姨的冰奶茶特調配方呢?」

「特調配方?聽起來似乎很有趣呢。」

聽到夕雲阿姨的提問,馬上讓我感到興味盎然。

「呵呵,看來◎◎君很有興趣呢,那就先稍等一下喔。」

說完,夕雲阿姨起身,又一次離開客廳。

不一會,她再次回到客廳,這次手上拿著個飲料壺,裡面裝著的紅褐色液體可以明顯看出是紅茶。

不過,有一點卻讓人有些不解。

「夕雲阿姨,妳說要調製奶茶,但……妳只有拿著紅茶啊?」

沒錯,夕雲阿姨就只有拿著裝有紅茶的飲料壺回來,並沒有拿奶精、奶粉、或是鮮奶之類的東西,這就更耐人尋味,她究竟是如何調製奶茶的了。

「別急,等著看喔。」

沒有明白回答我的疑問,夕雲阿姨輕笑著拿起我的杯子,在杯中盛入新的紅茶後,將杯子與飲料壺都放回桌上。

接著,她做出令我十分錯愕的行為——解開襯衫鈕扣,露出被精工剪裁的布料包覆著的燃料槽,而且正如稍早所想的,那大小也確實相當壯觀。

「夕、夕雲阿姨!妳在做什麼!?」

「◎◎君不是說想知道阿姨的特調奶茶是怎麼做的嗎?所以我現在就來讓◎◎君見證一番囉~」

說著,夕雲阿姨再伸手至前方,解開胸罩中央的扣子,一沒了拘束,藏在底下的燃料槽隨即呼彈而出。

更令人驚訝的是,原來那對燃料槽的實際尺寸要比原本看到的還大了些,而且出油口還是給人稚嫩感的粉紅色,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她是已經生過一個孩子的媽媽了。

「哇喔……!」

看到夕雲阿姨如此毫無顧忌地將燃料槽露出來,讓理應算是外人的我看,這令我忍不住發出驚呼。

「嘻嘻,◎◎君的反應真有趣呢。」

可能這時我的表情真的很滑稽吧,夕雲阿姨又一次發出輕笑。

「告訴你一個秘密:除了阿姨跟伯父以外,◎◎君就是唯一一個知道這特調奶茶配方的人,所以記得對任何人都要保密喔~」

她一手撐在茶几上,面帶微笑地對著我說話,同時另一手在我鼻頭輕點一下。

「喔、喔……」

由於她這時是幾乎整個上半身湊到我面前,那標緻的臉龐與碩大的燃料槽輕易地佔滿了我的視線,讓我只能因為看呆了而一愣一愣地點頭答應。

那番話的意思,是說她將我跟她們夫妻倆放在同等的地位上嗎?我不禁如此想著。

「乖孩子。那麼,阿姨現在就來做這特調奶茶給◎◎君看囉~」

說完,夕雲阿姨恢復原本在座墊上跪坐的姿勢,同時雙手捧著燃料槽,讓出油口對準杯子。

「哼嗯……哈啊……」

夕雲阿姨雙手在燃料槽上輕輕使力擠壓,不時還用指頭逗弄出油口,喉頭隨著動作不住呻吟。那聲音聽起來實在有些煽情,直教人心神不寧。

隨著持續的愛撫,出油口上漸漸能看到有幾點乳白色的液珠出現,跟著液珠變得愈多愈大,並因重量與出油口表面的紋理而往頂端匯聚,最後形成滴滴答答的細流,將滲出的燃油滴入杯中。

「嘩……原來阿姨的奶茶那麼好喝,是這樣子做出來的嗎。」

燃油在杯中的紅茶裡暈開,並與紅茶相互調和,讓原本澄澈的暗紅色液體變得混濁,並逐漸透出卡其色的色澤。這個過程讓我看得出神,並為之發出驚嘆。

然而當我再將視線轉向夕雲阿姨的臉時,卻看到她一副很困擾的樣子。

「嗯……今天好像不太順利呢……」

「夕雲阿姨,怎麼了嗎?」

「嗯……平常應該可以很快就弄好一杯的,但這次卻擠了那麼久就只出來一點,所以感覺不太順利……」

「這、這樣子啊……」

說話的同時,夕雲阿姨似乎正為了自己無法回應期待而感到尷尬,連帶地也讓我跟著感到尷尬起來。

「吶,◎◎君可以幫阿姨一下嗎?」

「……欸?幫忙?什麼意思?」

聽到夕雲阿姨的提問,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你幫阿姨將燃油擠出來好不好?」

「什……我!?」

聽到夕雲阿姨的要求,讓我錯愕不已。

「這……不太好吧,阿姨讓我知道配方已經讓我感到受寵若驚了,如今還要我幫阿姨擠燃油,怎麼說都太……」

「拜託嘛~再這樣下去,不知哪時才能調出第二杯奶茶耶,這樣反而會讓阿姨感到招待不周哪~」

「唔……」

夕雲阿姨一再向我央求,同時雙手還捧著燃料槽不停挑逗我的視覺,一舉一動都足以令我的理性逐漸失守。

「……好吧,我知道了,就讓我來幫阿姨的忙吧。」

「太好了~◎◎君果然是好孩子呢。」

結果,為了能再喝一杯好喝的奶茶,我還是選擇答應了。



3 名無しさん [ 2021/05/19(Wed) 21:48 ID:3vf5u4No ]
「來,就這樣把手放上來。」

我來到夕雲阿姨的背後,由她引導著我的手伸向燃料槽。

當手指一碰上燃料槽,隨即傳來一股妙不可言的觸感,讓人雙手彷彿生出了吸盤一般情不自禁地整個包覆上去,更讓人產生想將其像揉麵糰一樣盡情搓揉的想法。

然而,這想法才剛出現在心頭,似乎就已被夕雲阿姨發現了。

「噗噗……很多女生都是很敏感的,要是一開始就完全屈服於野性而粗魯對待的話,那可是會讓她們心生反感的,◎◎君可千萬要記住喔。」

「啊……好、好的,我會牢記在心的。」

被夕雲阿姨這一指點,我連忙拉回一些理性,改以較溫和的動作撫弄燃料槽。

「哼嗯……沒錯,就像這樣……很多女生都是比較喜歡被溫柔對待的喔……」

在我的動作下,夕雲阿姨不僅讚譽有加,而且也為之而不住地發出呻吟,這讓我發自內心產生了成就感,決定要讓她更加舒服。

回想著方才夕雲阿姨卸除燃油的方式,我緩緩改變手部動作,將大拇指與食指撫上出油口,一會以指尖逗弄,一會又將其輕輕捏住,試圖刺激燃油分泌。

「嗯哈……◎◎君學得真快哪,才一下子……哼唔……就知道要如何讓女生覺得舒服了呢……」

大概是受到更多刺激,夕雲阿姨的身子不住地扭動著,連呻吟都變得頻繁了些。

沒多久,我感覺到指頭上有點溼潤,看來夕雲阿姨的燃油又一次分泌出來了。為了讓這次能夠如她所願的比較順利,我讓手上的動作繼續,同時也保持著原本的力度,以讓人的快感毫不停歇。

「哈啊……◎◎君真是得心應手呢,只一下子的功夫就讓燃油出來了……」

就像不斷從燃料槽流出的燃油一般,夕雲阿姨的嬌嗔也沒間斷的跡象,不過目前還只是像她方才弄的那樣緩緩流出而已,離要順利傾瀉而出還是有段距離,於是我稍微增加力道,並且也更頻繁地逗弄出油口。

「哈唔……!◎◎君揉捏的動作……突然變大了哪……」

夕雲阿姨的嬌嗔突然變得高亢起來,撐在茶几上的雙臂也一度癱軟,幸好她還是奮力穩住,不然出油口下方就是杯子,就這樣癱倒下去的話可是會弄得一團亂的。

因為突然癱軟的關係,燃料槽隨之劇烈擺動,甚至差點脫手。但我為了能更順利擠出燃油,雙手死命掌握住燃料槽,這才使其並未滑脫。

「成功了耶!夕雲阿姨,這次燃油就很順利地出來了呢!」

我從後方往前看,雖然因為方才滑那一下,造成有些燃油灑到了茶几上,不過此時已不只是自出油口流出的一道細流而已,而是整個出油口宛如蓮蓬頭一般讓燃油濺灑而出,看來我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

不一會的功夫,杯子的空間逐漸被填滿,杯中物的色澤也澈底轉為卡其色。我終於完成了一杯奶茶。

「完成了!夕雲阿姨妳看,奶茶調好了呢!」

看見了自己的成果,我興奮地招呼著夕雲阿姨,讓她也往杯子的方向看。

「呼嗯……成果還不錯嘛,看來◎◎君很有天份喔……」

低頭看了下滿滿一杯的奶茶,夕雲阿姨回過頭來笑著說道。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此時她的神情似乎帶有一絲豔媚。

「不過,光是做得出來可不夠喔……因為還不知道那味道是否合格,不是嗎?」

「啊,說得也是呢。」

如此提醒我之後,夕雲阿姨側身坐在茶几旁,拿起剛剛調製好的那杯奶茶吸了一口。

「夕雲阿姨,味道怎麼樣呢?」

看著正啜飲奶茶的人,我如此問道。

不過她並未回答什麼,就只是繼續喝著奶茶,我也只好靜靜地等待她的答覆。

等到杯子又一次見底時,夕雲阿姨瞥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揚。

「味道到底如何呀?夕雲阿姨妳還沒說……呢!?」

我還在等著答覆,夕雲阿姨冷不防伸出雙手,抓住我的頭兩側,並在我反應不過來時將臉湊近,我就這樣與她四唇相貼。

「什……!夕雲阿姨……等……唔呼……」

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不知所措,只能依稀感覺到她撬開我的牙關,接著一股帶有奶香的暖意流入我口中,我這才明白她竟然以口對口的方式將奶茶餵給我。

等到確定我將奶茶都嚥下之後,她才將嘴唇放開,分開時在我倆唇間還看似不捨地有條乳白色的液體絲線相連。

「如何?這樣你應該知道味道怎麼樣了吧?」

夕雲阿姨笑著反問,同時還一臉滿足地舔了下嘴唇。

「哈啊、哈啊……這……夕雲阿姨,妳這樣做,也太刺激了吧……」

我一時之間還無法從方才的突發狀況平復過來,只得大口喘氣掩飾自己的害臊。

「呵呵,看來的確很刺激呢。」

看著我現在的神情——雖然沒有鏡子能看,但我可以確定此時的臉肯定很紅——夕雲阿姨掩嘴笑著。

「吶,◎◎君有沒有興趣品嚐看看阿姨的燃油呢?」

「欸?可以嗎?」

坦白說,稍早看到夕雲阿姨排放燃油時,便已讓我產生想要吸看看的念頭,此時聽到她主動提議,這讓我感到訝異不已。

「可以喔~來,躺到阿姨的大腿上吧。」

對於我的疑問,夕雲阿姨笑著表示同意,並且拍了拍她的大腿做出邀請,於是我便照著她的指示躺過去。

「乖孩子,想喝多少就盡管喝吧。」

夕雲阿姨一手扶在我的肩胛後方,另一手捧起其中一邊燃料槽,調整角度將出油口湊到我嘴邊。

看著眼前的出油口,我想含住並加以吸吮的念頭隨即被勾起,但又想到方才被提醒過不能太粗魯,遂改為一邊用嘴唇輕輕含吮,一邊用舌頭予以逗弄。

「哈嗯……能夠把擠燃油的技巧運用在此,◎◎君真懂得學以致用哪……」

出油口被含吮著,讓夕雲阿姨發出表示舒服的呻吟,一陣乳香也隨即在我口中瀰漫開來,令人有種彷彿回到了幼兒時期的感覺。

「如何,新鮮萃取的燃油好喝嗎?」

「好好喝喔!還有股媽媽的味道呢!」

「呵呵,◎◎君還真捧場呢~看來這讓你很高興喔,連這裡都已經變這樣了。」

「嗯唔……!」

「嘻嘻,真可愛的反應呢。」

褲襠突然遭到觸碰,令我不禁為之縮了下。正如她所說,因為方才發生的諸多事情,此時我的褲襠上已經出現了個明顯的隆起。

「就這樣悶在裡面也不好,還是讓它出來透透氣吧。」

說完,夕雲阿姨便將我的褲頭拉開,一沒了拘束,藏在底下的單裝砲隨即呼彈而出。

「嘿~看起來真是跟我先生不相伯仲呢~想不到◎◎君年紀輕輕,就已經有這麼了不起的單裝砲啦。」

看著出來跟大家打招呼的東西,夕雲阿姨發出讚賞之語。

「這樣硬梆梆的感覺很難受吧?阿姨幫你舒服一點喔。」

「啊啊……好的。」

說著,她伸手握住單裝砲,開始上下套弄起來。

「嗯喔……!阿、阿姨的手……」

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自胯下傳至中樞,令我不禁為之打顫。

「噗噗……這麼容易就亂了套,這表示◎◎君對異性很沒抵抗力喔。」

可能是注意到我的反應,夕雲阿姨噗噗地笑了下,但她的手並未因此而減緩動作,仍舊以跟剛才相同的步調套弄單裝砲。

「吶,別就這樣停下來了哪,繼續吸阿姨的燃油啊。」

夕雲阿姨催促道,不僅輕搖了下我的身體,同時扭動著自己的艦體,燃料槽因為這動作而宛如鐘擺般跟著晃動起來。

「嗯,知道了。」

聽到夕雲阿姨的催促,我設法讓自己定下來,接著便再次吸吮起出油口來。

一段時間後,在她不停的手部動作下,我逐漸感覺到單裝砲內有什麼正蓄勢待發。

「夕、夕雲阿姨……我、我好像有什麼、要出來了……」

「◎◎君的機油已經要出來了嗎?沒關係喔,你就這樣子直接把機油射出來吧~」

聽到我說的話,夕雲阿姨的手部動作轉快,彷彿想讓我快點將機油給射出來一般。

就在這樣的不停動作下,我愈來愈憋不住了。

「阿、阿姨,我已經……嗯!……」

就在感覺已抵達極限時,我從單裝砲噴濺出些許白濁色的機油來。

「哎呀,勁道還挺強烈的嘛……哼呣……而且味道也挺濃的。」

夕雲阿姨邊說看著沾染上機油的手,接著舉起手來聞了聞,之後再舔了機油一下。

「夕雲阿姨……那個妳舔了?」

「是啊,◎◎君的味道很不錯喔,可以讓人感受到年輕的氣息呢……啊,不過這不代表我先生的味道就不好喔。」

「……沒關係的,我知道啦。」

聽著夕雲阿姨像是在辯解的後半句話,我只能為之苦笑。

「對、對了,◎◎君還想不想再幫忙多做些奶茶呢?」

「喔?還要再做嗎?」

「◎◎君應該還想再喝奶茶吧?那就來幫阿姨的忙吧!」

「嗯!好喔!」

聽到還有奶茶能喝,我的興致馬上就來了。

「好唷,那先等阿姨一下喔~」


4 名無しさん [ 2021/05/19(Wed) 21:49 ID:3vf5u4No ]
說完,夕雲阿姨伸手去拿飲料壺,打開蓋子後放在面前,接著站起身,解開裙子側邊的鈕扣,待其順著地心引力滑落後,將底下的布料也褪下。

「好了,這樣就準備就緒囉。」

夕雲阿姨雙手撐在桌上,以高跪姿將艦艉翹高對著我,原本被遮蔽著的注水孔就這樣映入我的眼簾。

「因為這次需要的燃油比較多,需要的刺激自然就得更強烈,所以請◎◎君將單裝砲放進阿姨的注水孔吧~」

「要、要放進去嗎?」

印象中課堂上有教過,這是男女之間生殖行為的一部分,不過那時還有聽沒有懂。直至現在看到眼前景象,還有聽到夕雲阿姨所說,這才終於了解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了。

「◎◎君似乎有些顧慮呢,不過沒關係,如果是◎◎君的話,阿姨是允許的喔~」

夕雲阿姨如此說道,同時也彷彿在表示真的OK一般地扭了扭艦艉。

「想不到,阿姨真是意外地開放呢。」

看著她如此熱烈表示歡迎的樣子,頓時讓我覺得自己若再推辭,那就說不過去了。

「那麼,我這就來囉。」

說完,我一手扶著她的艦艉,另一手握住單裝砲,砲口對準注水孔後將腰往前挺。

「嗯哈……!◎◎君的單裝砲進來了呢……」

「唔……!阿姨的裡面,動得真厲害啊……!」

前端才剛插入,夕雲阿姨隨即發出暢快的呻吟,同時也讓人感覺到注水道的收縮與蠕動,這都對我產生的妙不可言的快感,促使我更進一步將單裝砲挺進。

「哼啊……真的跟阿姨想的一樣,◎◎君的單裝砲果然跟我先生的不相伯仲呢……」

單裝砲一點一點被注水孔吞沒,夕雲阿姨也為之不住嬌吟,觸感與聽覺的雙管齊下,對我帶來的快感自是有增無減,並激勵我繼續插入,直至無法再挺進為止。

「呼嗯……如何,◎◎君覺得阿姨的裡面怎麼樣?」

「這……真舒服哪,感覺很快就又會再射出來了……」

「呵呵,看來◎◎君還不太擅於忍耐呢,這樣可是還有待加強的喔……」

聽到我所說,夕雲阿姨又一次發出輕笑。

「照這麼說來,那我可得加把勁才行呢。」

我如此自嘲地說道,同時雙手按在她的腰上。

「夕雲阿姨,我要開始囉。」

「嗯,你就儘管動吧……哈嗯……!」

沒等人說完,我便開始抽送起腰肢來,讓單裝砲不停前後進出。

「哈唔……!感覺阿姨的裡面……動得比剛才更激烈了啊……!」

「嗯呼……這就表示……阿姨現在比剛才……嗯呵……又更興奮了啊……」

夕雲阿姨不住地浪叫,艦體伴隨著我的腰部動作而律動著,燃料槽也宛如鐘擺般跟著晃動。

「嗯唷……差點就忘記這個了……」

大概是注意到燃料槽的不停晃動,夕雲阿姨挪動了下飲料壺的位置,使其置於燃料槽下方。

「吶,◎◎君再幫阿姨把燃油擠出來吧……」

夕雲阿姨如此說道,同時將手往後伸,牽引著我的手再次將燃料槽捧住。

「好喔,交給我來吧。」

於是,我一邊繼續抽送腰肢,一邊搓揉燃料槽,兩路並進給夕雲阿姨製造更多快感,並促使燃油又一次分泌出來。

「唔嗯……!◎◎君又那麼用力……」

我的雙手用力讓夕雲阿姨的嬌吟再次變得高亢,四肢也因為快感而險些癱軟,所幸有我從後面扶著,才讓她得以穩住。

而在我的奮力搓揉下,燃油又一次從出油口滲出,雖然一開始還是有些又灑了出去,但在我逐漸掌握到訣竅後,終於讓燃油都不偏不倚地噴灑進飲料壺中。

「哈嗯……◎◎君真的愈來愈熟練了呢……」

隨著燃油流入壺中,那半壺的紅茶色澤逐漸產生變化,液面也跟著緩緩升高,將壺中的空間填補起來。

「吶……◎◎君……」

夕雲阿姨別過頭來呼喚我,並伸出一隻手來觸碰我的臉龐,察覺她的意思的我將臉湊上去,彼此的舌頭相互纏綿起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我擠出的燃油已與紅茶充分調和,變成恰到好處的卡其色,整個飲料壺幾乎快被裝滿。與此同時,我也感覺到單裝砲的忍耐已經瀕臨極限。

「咿唔……夕雲阿姨,我感覺就快……」

「呼嗯……◎◎君已經、要去了嗎?我也快了……哼啊……我們就、一起去吧……」

明白了我的意思,夕雲阿姨如此說道,並搔了搔我的下巴,誘使我將頭伸到她的頭旁邊,接著再往我的臉頰上輕啄一下。

受到她所給予的這下刺激,終於讓我再也無法堅持住。

「阿姨……嗯!……」

「哈啊……!◎◎君的機油射進來了……」

隨著我一聲低哼,蓄積在單裝砲內的機油迸發而出,一個勁地往注水道深處射去,夕雲阿姨也因此發出表示高潮的呻吟,就連燃油也因此四濺,弄得茶几上痕跡遍布。


5 名無しさん [ 2021/05/19(Wed) 21:49 ID:3vf5u4No ]
「如何?這是你自己親手調製的奶茶喔。」

「呣嗯……看來我調得也是很不錯呢。」

完事後,我跟夕雲阿姨一起喝著由我所調製的那壺奶茶——用二人各含著一根吸管,吸著同一杯飲料的那種喝法。

「第一次就能如此上手,也真是滿了不起的一件事呢,看來以後阿姨如果擠燃油時又不太順,或許可以請◎◎君來幫忙喔。」

「欸?可是……這樣不會太常來叨擾嗎?」

「沒關係的喔,只要◎◎君願意來,就隨時都有特調奶茶能喝喔~」

「哈哈,那真教人感到盛情難卻呢……」

夕雲阿姨的邀約著實令人感到受寵若驚,對此我只能苦笑回應,不過想到以後可以因此常常來喝特調奶茶,這還是讓我感到期待不已。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