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七章

1 ge yimin [ 2021/11/14(Sun) 12:20 ID:xL4bJ.m2 ]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七章

  我女同学林毅 、曹蕾和单晓朋常来排档找我玩,我就下面给他们吃。因单晓朋和曹蕾要好,我就和林毅要好,其实曹蕾对我更好。有次下面,我放了一整根香肠给林毅,压在碗底。
有个流氓外号唐鸡屎,很帅,经常和人来排档,有天林毅她们来,唐鸡屎耍流氓,坐着拉着林毅的手,说小姐漂亮(那时小姐还不是贬义词),林毅没办法,憨憨笑着,我就边阻止,边向唐鸡屎说好话

,说我同学是大学生之类,不能这样,唐鸡屎不想放弃,最后我坚决阻止,唐鸡屎才梓梓放了林毅的手,说大学生坏他好事,流氓们都叫我大学生,事后单晓朋说想冲上去,可你个大学生,和流氓来硬

的,肯定不行。
流氓们总是时聚时散,今天这三人在一起,明天那五人在一起,都有自己的圈子,圈子里的人也有重复。
有两个流氓,还都帅,女友都很漂亮,他们说起朋友铜头一次和几人在一屋,有仇家多人杀来,其中一人是铜头朋友,他一看铜头也在,大喊:“铜头快跑。”铜头闻声跑了,估计其他人也知道铜头是

他朋友,放过铜头,剩下的几人可遭殃了。
两个女友是云南女子,有天晚上有一人在排档,因为他们也结仇了,流氓结仇都是流氓之间结仇,争场地啊,争女人啊之类,你个普通人,流氓也不会和你结仇。高牛B让我送那女人回家(就是暂住的地

方),说有个男的送好些。天下着小雨,我和女人合打一把伞,走的是鼓楼一条巷子。她说她是云南人,我瞎吹云南我去过,但立即露馅,我说去过云南的桂林。
高牛B闲聊时说,女人Z了更好,对你更用心。他们唱了首歌,他们唱不全,我也只会一句:“可是她呀她呀,就把我丢下。”
一次利子牌,在中央门汽车站被卯,我的江湖岁月,每次被卯,都是我一人,可能是架子概率高吧。我就说句容人,没说有同伙骗赌,就说摆象棋残局的,放了我。
我在学校模仿《万水千山总是情》,唱了首黄色歌曲《RB歌》
莫说RB多费事,R你妈,R你奶
老太小孩也可RB
未怕吊子R破了处女莫,大B大D总是R
RB也要天天R,R死去R活来
大大R八十回合。
笑着唱的,最后笑的不行,“八十回合”四字不是唱是说的。戴二录了我的音,暑假又把我的录音在一个学校放,再录音,给我们听时,我的歌声里就有了女生们咯咯的大笑声。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