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巴塔科斯的盜賊兄弟

1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17 ID:4sOZviHQ ]
這篇對「一般人」來說口味應該算滿重的
對島民應該算小菜一碟
因為貼在小說網站沒什麼人留言
想說貼來給島民抗抗能不能得到感想

目前還在試水溫
一些設定也許之後還會改

這是一對兄弟被同性戀貴族抓去當性奴隸的故事
原本想走非耽美BL路線
但後來又加了女性進去
主要還是想寫中世紀貴族那種大雜交的開車文


2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18 ID:4sOZviHQ ]
#1 翻牆

  曾被稱作巴塔科斯王國的這座城市,如今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貧民窟,十八年前的巴塔科斯國王生性暴虐無道,當時巴塔科斯的軍事實力不夠強大,也沒有積極維持外交,和鄰國發生數次小規模衝突後,便同時被北方與南方鄰國發起戰爭。

  北方的薩崁陸國王與南方的希拉瑪國王私下達成協議,共同分配巴塔科斯的值錢財產與肥沃耕地,為杜絕後患,兩個同盟國以肅清邪教徒的名義,將巴塔科斯首都燒毀殆盡,男人被以邪教徒名義遭到逮捕處刑,女人則成為奴隸。

  十八年後的今天,巴塔科斯成了難民聚集地,當年在戰爭中逃過一劫的巴塔科斯人,和被通緝的罪犯,都會聚集在這個不毛之地。


  伊斯蜷縮在艾克斯懷裡,天氣逐漸轉涼,身上只穿著破布的兩兄弟,依靠在一起取暖。

  「好像越來越冷。」伊斯盯著石桌上的羊皮紙,向後靠到哥哥身上。

  「冬天接近了,」艾克斯摸了摸弟弟的頭微笑道:「今晚哥去找件衣服來給你穿,還記得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記得!是我的生日!」伊斯指著牆壁磚塊的刻痕,兩兄弟在牆上刻下太陽下山的次數,藉此來記錄日期,偶爾運氣好撿到廢報紙,也會拿回來確認是否有數錯。

  「等月亮走到我們頭上,哥就出發進城!你趁現在好好把城裡的地圖記熟。」兩兄弟依靠油燈照明,艾克斯耐心地和伊斯講解城裡守衛的配置範圍,畢竟等伊斯長大後,他也得學會自己進城找食物吃。

  這是所有巴塔科斯人都必須學會的技能──竊盜,自18年前亡國之後,巴塔科斯的邊境全被南北兩個國家用城牆給圍了起來,除非有通行證,不然無法離開這座廢城,就在巴塔科斯人面臨飢餓之時,一位被稱作「起源」的盜賊,竟翻過城牆偷回鄰國的食物,讓剩餘的巴塔科斯人勉強活了下來。

  自那天起,巴塔科斯人找到了方法存活下來,戰勝後的兩國,對這種芝麻綠豆大的犯罪行為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掌權者顧著分配戰勝後到手的利益,懶得在這些渣滓身上花費更多心力。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出發啦!記得,如果我回不來,明天你就要自己進城囉!」艾克斯摸了摸伊斯的頭,從8年前開始,艾克斯每晚出門前都會這樣跟伊斯講,但8年來哥哥每天都如期歸來,所以伊斯也不會想太多,只是點了點頭乖乖躲回牆角,抓起艾克斯蒐集來的廢報紙裹住身體遮蔽寒風。

  艾克斯邁開大步往城牆前進,走約半小時終於來到高度8公尺的薩崁陸王國西側城牆,這裡是盜賊的起源之地,18年前救贖巴塔科斯人的道路就在這,這裡不但非常好攀爬,附近也沒有衛兵看守,18年來從未改變過,就好像守衛們收到指令故意留下這塊區域放行似的。

  「噗嘶!噗嘶!」城牆旁的樹下,一個女聲叫住了艾克斯,艾克斯嚥了嚥口水,他知道這位女孩每天都會在這裡,等待外出偷盜的人們回來,再和他們進行交易:「艾克斯哥哥,今天要不要來用人家?」

  艾克斯感到呼吸變得急促,畢竟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現在身上只披著一條破布,淡咖啡色的乳暈與下身稀疏的體毛若隱若現:「諾莉……我不想……」

  「來嘛!憑你的身手應該夠偷一些好東西給我吧?而且你都那麼硬了還說不想……」諾莉慢慢靠近艾克斯耳邊,右手溫柔地撫摸艾克斯那彈出破褲檔的生殖器,一邊用撫媚的聲音說道:「韓特爾剛剛才進來過,現在裡面很舒服喔,溼答答、暖呼呼的,想被艾克斯哥哥兇猛的東西塞滿滿……」

  諾莉敞開大腿將她早熟的性器展現給兒時玩伴,純白色的男人體液從洞口溢出沿著雪白大腿緩緩流下,艾克斯強忍住慾望一把抓住諾莉的手:「不、不要這樣……等我去賺更多錢回來……我就可以跟妳結婚……」

  「你是說『偷』更多錢回來吧?」諾莉的眼神從嫵媚轉為無奈:「別忘了我們的身分,艾克斯,就算你能偷到買一棟房子的錢,憑我們身分也不可能搬到牆內去住的,你只是個小偷,我只是個性玩具……」

  恢復理智的諾莉走回樹下拿出一個石碗遞給艾克斯:「喝點水消消火。」

  「哦……喔!」艾克斯接過石碗,將裡面的冷水一飲而盡。

  「那想法會害死你,」諾莉用破布邊擦拭雙腿流下的體液道:「忘記2年前尤肯被抓到後的下場嗎?」

  「……」

  「砍斷雙手後在烈日底下整整曬了三個月,」諾莉拿出繩索遞給艾克斯,這條繩索以大樹作為支點,綁在後面的石頭上,如此一來就算爬牆時不慎失足落下來,只要諾莉幫忙拉住繩子就能救人一命:「認清現實吧!性命比那些不切實際的夢想重要多了。」

3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18 ID:4sOZviHQ ]
#2陷阱

  在諾莉的幫助下,艾克斯踩著城牆上凸起的石塊及縫隙來到頂端,因為是每天的必經之路,就算閉著眼睛他也能迅速翻躍過去。

  和諾莉揮了揮手道別,艾克斯確定附近沒有任何人後,向下一躍跳進事先被人放好的雜草堆中,草堆底部鋪著一層舊床墊,可以緩衝跳躍的衝擊力。

  艾克斯一個翻滾,迅速閃身鑽進小巷中,這裡是薩崁陸下城區的市集,當夜深人靜時街道上空無一人,店家會將早上開店時剩下的廚餘,堆放在街角給乞丐回收,巴塔科斯人多半也是撿這些剩菜勉強果腹,對薩崁陸人來說,只要把垃圾丟在路邊就會有人清理,日子一久大家也就習以為常,沒人想追究。

  然而艾克斯今天沒有在下城區逗留,為了弟弟的生日禮物,今晚他得想辦法潛入上城的貴族住宅區,一刻都不容耽誤。

  艾克斯壓低身子前行,和下城區不同,貴族居住的上城區夜晚有衛兵巡邏,然而他知道,薩崁陸王國經過十幾年的和平,不少衛兵都會在值夜班時偷懶,只要沒有太大動靜,應該可以平安進出上城區,至少巴塔科斯有不少成人,都聲稱自己曾去上城區偷過東西。

  「要盡量找全都熄燈的大宅……房子越大越難被發現……」依照前人的經驗,凱因將眼光放在下城區與上城區交界的一棟城堡:「就是那!」

  座落在斜坡上的城堡,在夜晚看起來格外詭異,然而對艾克斯來說這是最好下手的地方,城堡左翼的塔完全沒有任何燈火,這表示裡面的人都聚集在右翼,或至少,左翼的人應該都睡了。

  「太好了!這麼大一棟城堡,居然沒人看守!」艾克斯貼著牆往鐵門內掃視一遍,令他意外的是門口居然完全沒有任何守衛。

  艾克斯攀著鐵門欄杆,輕易翻進庭院,就在他落地的瞬間,用來撐住地板的右手腕傳來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痛得叫出聲,那音量大概就是兩個人普通對話的大小,然而趴在庭院睡覺的獵犬,沒有忽略這細微的聲音,立刻放聲嚎叫。

  「糟、糟了!原來是有養狗,難怪沒有守衛!」艾克斯定神看向右手,那是一支鐵製的捕獸夾,然而和一般鋸齒狀的捕獸夾不同,咬合處是平面的,並沒有讓艾克斯皮肉受傷,但咬合的緊度憑他一支左手絕對沒有辦法弄開。

  「怎麼辦!?該跳出去嗎……只能再爬出去……」

  「哎呀哎呀,還以為是我家女僕逃了出來,原來是不知從哪來的小老鼠啊!」一個厚重的男人嗓音從身後傳來,艾克斯只覺得一股寒意從大腦往肩膀下竄。

  「對、對不起!我……我走錯了……」在薩崁陸王國,竊賊被抓到只有一個下場,艾克斯腦中只迴盪著諾莉不久前說過的話:「砍斷雙手在烈日底下曬三個月。」

  「噓!噓噓噓!安靜!」男人伸出右手指揮著角落的大狗,這才讓牠停止嚎叫,男人伸手摸了摸艾克斯的頭說道:「沒事沒事,來,我幫你把夾子弄開。」

  「謝、謝謝……」

  「公爵大人!」三名守衛被犬吠聲驚動,騎馬趕了過來,他們提著油燈慢慢接近庭院大門。

  「哼嗯……你叫什麼名字?」男人仔細端詳艾克斯的臉,並用腳踩住捕獸夾底部鐵條。

  「艾、艾克斯……我不會再來了!求您放過我……」

  「帕諾斯公爵!您沒事吧?」守衛們提起油燈照亮庭院,只見一個右手被捕獸夾咬住的少年,身穿破布一臉驚恐:「他是……」

  「哈,沒事沒事,新來的僕人,剛剛打掃庭院沒注意到防盜陷阱而已。」帕諾斯公爵擺了擺手微笑道:「辛苦你們了,去休息吧!」

  「遵命!」守衛們行了個禮後便騎著馬離開。

  「謝……謝謝您!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難忘!」艾克斯咬牙忍著痛,依然向帕諾斯敬禮表達謝意。

  「凱莉絲!拿鉗子過來!」帕諾斯轉頭向身後的人下令,艾克斯這才注意到城堡大門還站了一個女僕待命,帕諾斯公爵溫柔地用襯衫衣袖擦掉艾克斯臉上因疼痛而滲出的汗水:「很快會沒事的,艾莉絲。」

  「好的……是艾克斯啦,哈哈……」眼見帕諾斯公爵如此溫柔,艾克斯也卸下了心防,忍痛強顏歡笑。

  「等等進去喝杯熱茶洗個澡,換個衣服,睡個好覺……」

  「呃……這……我弟弟還在等我回去……」

  帕諾斯公爵像是沒有聽到似的露出燦爛微笑,那笑容陽光到讓艾克斯感到有些寒意。

4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19 ID:4sOZviHQ ]
#3 初精

  在兩個女僕的努力下,艾克斯總算擺脫了捕獸夾,他轉了轉手腕,雖然還有些疼痛,但看起來應該是沒有傷到骨頭。

  然而帕諾斯公爵隨即便把艾克斯帶進城堡,大廳內相當寬敞奢華,讓艾克斯看傻了眼,帕諾斯逕直走向餐廳,並對艾克斯招手:「來這裡,別看了,以後有得是時間。」

  「嗯?」艾克斯總覺得公爵的說話內容有些怪異,但畢竟對方行為相當紳士,也讓他沒有太過警戒。

  「來,桌上有點心跟熱茶,你隨便取用吧!」公爵在艾克斯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並伸手邀請他坐下。

  「呃……真的不用!我弟弟還在等我……」

  「這樣啊……」帕諾斯搔了搔他有稜有角的下巴,用平淡無奇的語氣說出驚人話語:「那你把衣服脫掉吧!」

  「啥?」

  「快點啊,把衣服脫了!」帕諾斯用輕鬆的口吻說著,似乎並沒有意識到他的話對艾克斯造成了多大的混亂。

  「脫掉……在這裡嗎?」艾克斯看了餐廳內的三位女僕一眼,再看回用小湯匙攪拌咖啡的帕諾斯,完全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會害羞嗎?來,你們幫他脫。」公爵一下令,站在艾克斯身後的兩位女僕二話不說,立刻將艾克斯身上的破布往上一拉,纖瘦的男性裸體展現在帕諾斯面前,艾克斯嚇得連忙遮住因害怕而縮成一團的生殖器。

  「讓我看你射精。」

  雖然有點遲了,但艾克斯直到這時候才感受到真正的恐懼,一股自己生命完全被他人掌握的絕望感湧上心頭,而且眼前這人似乎正打算要對自己動用酷刑。

  「果然還是需要時間調教,你們,幫他把陰莖清理乾淨然後射出來給我。」

  「遵命。」艾克斯左後方的女僕終於出聲,那聲音聽起來並不像女孩子那麼尖細,但艾克斯無暇顧及那些。

  「要幹嘛?你們要幹嘛?」

  剛才出聲的女僕將雙手穿過艾克斯腋下,再用手掌扣住艾克斯的脖子,如此一來,艾克斯雙手就無法自由活動,另一個名為凱莉絲的女僕則蹲到艾克斯旁邊,伸出舌頭彈弄艾克斯緊縮的包皮。

  「我先幫你……把龜頭上的恥垢清理乾淨……」凱莉絲有些嬌羞地說道,他的聲線和艾克斯的弟弟有點相近,這讓他不禁開始懷疑這兩個女僕的性別。

  凱莉絲溫柔地舔舐艾克斯的陰囊,接著沿著包皮慢慢往上舔,就在要舔到前端時,凱莉絲用他迷茫的眼神看了艾克斯一眼,隨即便張開吐著熱氣的小嘴,將艾克斯未勃起的生殖器整根含進嘴裡。

  艾克斯瞪大雙眼喘氣,他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在這一瞬間想起諾莉的裸體,或許是潛意識希望自己第一次是跟諾莉結合,然而快感是無法用理性控制的,陽具在凱莉絲溫柔地舔弄下,整根漲得和艾克斯臉頰一樣通紅。

  艾克斯身後的女僕用不自然的女聲說道:「不要亂動,我們不會弄痛你。」

  接著便鬆開艾克斯雙手,也跟著蹲了下去,用雙手掰開艾克斯的雙臀,艾克斯因驚嚇而屁股猛力一夾,反射動作讓他腰部猛力往前一頂,凱莉絲因此而被噎到,連忙吐出肉棒咳嗽連連。

  「咳咳……忍耐一下,還沒清乾淨。」凱莉絲握住艾克斯的陰莖根部,由下往上看著那微微露出前端的粉紅色龜頭,隨後往後一拉,讓艾克斯的全部陰莖露出包皮之外。

  被包皮覆蓋的地方沾了些許的白色恥垢,凱莉絲用眼睛認真記下位置後,便張嘴含住艾克斯的肉棒,用舌頭舔弄有恥垢的地方。

  凱莉絲的舌紋弄得艾克斯龜頭有些生疼,然而一股電擊感不斷從陰囊下方傳來,逗得他整根性器不由自主地抖動著,同一時間,在他身後的女僕也沒有閒著,用他溫熱的舌頭堵住了艾克斯用來排泄的洞口。

  「啊……我不行……好像要……尿出來……」

  「射進來。」帕諾斯端起裝滿咖啡的杯子,凱莉絲見狀立刻吐出艾克斯的肉棒向旁邊閃開,並改用拇指與食指來回按摩艾克斯的陰莖兩側。

  帕諾斯將咖啡杯放到艾克斯的馬眼前方,才剛要對準,一陣強烈的白色液體便從艾克斯體內噴射而出,巨大的量隨著跳動而四處噴濺,從蹲著的凱莉絲身上一直到公爵的臉上全部都沾了不少白漿,公爵襯衫與西裝褲上也沾到大量的體液,然而他只專心穩住咖啡杯,好讓艾克斯尿道裡殘存的精液能全部滴進杯中。

  「不愧是童貞,這氣勢跟量可以跟莉莉絲相比了呢!」帕諾斯滿意的點了點頭,手指輕捏住艾克斯的肉棒仔細端詳:「嗯,龜頭可以露出來不用割包皮,長度中下,但尺寸算偏大,而且敏感度很高,很有調教的價值。」

  人生中初次射精的艾克斯,雙眼上吊看著天花板,腦中一片空白無法思考,他完全無法相信自己剛才到底遭遇了什麼事情。

  帕諾斯拿起小湯匙拌了拌含有大量艾克斯精液的咖啡,輕啜一口微笑道:「去好好洗個澡吧,艾莉絲。」

5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20 ID:4sOZviHQ ]
#4 破處

  艾克斯感到自己的腦袋一片昏沉,他可以感受到陣陣強烈收束感從鼠蹊部下方傳來,他抬頭仰望天花板喘著大氣,在他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之前,再度感受到龜頭傳來一陣暖意,凱莉絲再度含住艾克斯的性器,將殘留在尿道內的精液溫柔地吸吮出來,那感覺就好像要把靈魂從馬眼給抽出來一樣刺激。

  「啊啊……」艾克斯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

  凱莉絲邊吸邊向後退開,艾克斯的肉棒從他嘴裡抽出時發出了清脆的「啵」一聲,這才擺脫了痛苦。

  「請跟我來。」凱莉絲嚥下口中的唾液後站起身子,輕輕拉住艾克斯的手將他帶往二樓,凱莉絲的小手纖細而柔軟,若非他雄偉的凶器從女僕裙襬底下聳立起來,艾克斯還真會以為他是女生。

  艾克斯搖搖晃晃地跟著凱莉絲來到一扇大門前,凱莉絲優雅地敲了敲門,舉手投足完全是個像樣的女僕。

  「嘎……」

  大門敞開一道小縫,一位身高約175,全裸的高大男孩偷偷從門縫往外看:「公爵有來嗎?」

  「沒有,我帶新的僕人來淨身,夫人在裡面嗎?」

  「是……」

  「那就先讓夫人見過吧。」

  高大男孩思考了一下後,贊同了凱莉絲的建議,拉開大門放兩人進去,裡面是超巨大的泡澡池,池邊有好幾座雕像正噴出熱騰騰的溫水,艾克斯隱隱約約聽見巨大水花聲似乎掩蓋不住一位女性的叫聲。

  「艾莉絲,」凱莉絲拍了拍艾克斯的肩膀後在他耳邊小聲說話,熱氣吹到艾克斯耳裡讓他身體一陣酥癢:「一旦踏入這裡,你就要服從公爵跟公爵夫人所有的命令,反抗只有死路一條,知道嗎?」

  恢復理智的艾克斯嚥了嚥口水,連忙點頭如搗蒜,不用他說自己也明白,想逃出這棟城堡根本是天方夜譚。

  「喔!喔!喔!」女人的嘶吼聲越來越接近,帶頭的大男孩輕輕推開房門,只見洗衣房裏面,一個年約35的少婦,正蹲坐在一個少年身上,用她肥美的陰唇套弄著少年的肉棒,豐滿下垂的雙乳因少婦的動作而激烈搖晃,兩個女僕跪在少婦身旁伸出舌頭試著舔她的大乳暈。

  「嗚呃呃……夫人,我真的不行……射了……射了!!!」少年發出忍耐到極限的呻吟,所有人立刻將視線集中到他們性器交合處,只見少年晾在外面的睪丸猛力收縮,將大量的白濁液體全射進了中年婦女那飢渴的陰道深處。

  「喔喔!嗯!」夫人露出滿意的微笑,享受著滾燙液體在體內噴射的快感:「呼……你們找我有事嗎?」

  凱莉絲鞠了個躬後說道:「這位是新來的僕人──艾莉絲,我帶他來淨身時巧遇夫人,所以先來和您問候。」

  「哼嗯……艾莉絲,把手拿開,區區奴隸還敢遮住性器,懂不懂規矩?」夫人憤怒地斥責用手擋住勃起性器的艾克斯:「有沒有插過女人?」

  艾克斯嚇得連忙搖頭道:「沒、沒有!夫人!」

  夫人盯著艾克斯肥大的陰莖,舔舔嘴唇後站了起來,把原本的少年給趕走後躺下:「來,換你。」

  公爵夫人躺下後用手扒開她黝黑的過長陰唇,將濕潤粉嫩的穴口展示給艾克斯,陰道口流出了不知道混雜幾人份的純白精液,艾克斯剛射過精的性器再度脹紅到了極限:「請問……是要我插進去嗎?」

  凱莉絲連忙推倒艾克斯,將他的肉棒對準夫人的穴口:「做就對了,別問那麼多!」

  凱莉絲把艾克斯的肉棒塗滿了精液後,把手放在艾克斯的臀部,慢慢把他往前推,艾克斯感到自己的龜頭傳來十分緊束的疼痛,彷彿像是用牛筋繩套住龜頭似的:「嗚……好緊……會痛……」

  「忍耐一下,你現在還太敏感,之後調教過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凱莉絲安撫道。

  「喔喔……這根……好大!還站著幹嘛?快來舔我!」夫人一下令,站在兩旁的女僕便繼續用舌頭挑弄她的雙乳:「海莉絲,過來親我。」

  剛才被夫人壓在底下的少年,聽到命令立刻跪到夫人面前,將舌頭伸進夫人嘴裡,兩人便開始了鹹溼的舌吻:「嗯,還好你們三個剛剛射得夠多,我的乖孩子們。」

  「咕啾」一聲,在凱莉絲的幫忙下,艾克斯的肉棒總算塞進了夫人的小穴,突如其來的快感讓夫人花枝亂顫,雙腿不由自主的抖動:「喔喔喔!好厲害!這根……整個把我撐開了!」

  艾克斯作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脫離處子之身。
  

6 失名者 [ 2022/05/24(Tue) 10:28 ID:vIC5lMK2 ]
男娘女僕+亂交是吧
對一般人來說是略重口了點
把弟弟也拖進來亂交吧w

7 愛鯊客 [ 2022/05/27(Fri) 20:37 ID:REIbVrVM ]
To:失名者
預計至少會寫3~5萬字
(如果能順利寫下去的話)
弟弟的部分之後才會登場~

有興趣的話也歡迎點網址追蹤=W=
Pixiv: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7627878
Panana:https://www.penana.com/story/100909

8 愛鯊客 [ 2022/05/27(Fri) 20:38 ID:REIbVrVM ]

#5 內射

  溫暖緊緻的肉壁緊緊纏住艾克斯的處男肉棒,前所未有的包覆感讓艾克斯舒服得緊閉雙眼,完全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麼美好的事情,然而公爵夫人用她的腳後跟敲了敲艾克斯的屁股,中斷他的享受過程:「別發呆!快點動起來!」

  「遵、遵命!」艾克斯喘著大氣,連忙扭動腰桿,然而毫無性經驗的他怎麼可能懂得如何取悅女性,生疏的技巧令公爵夫人很不滿意。

  「凱莉絲,去教教他。」

  「來,你先後退,然後再用膝蓋跟屁股的力量往前頂,不要用扭的,要像……嗯……」凱莉絲思索著該用什麼形容詞最貼切:「啊!就像攻城車撞擊城門那樣,直直的用力頂到最裡面。」

  「像這樣。」凱莉絲用手掀起裙襬,一條銀絲從龜頭前端連住裙子,裙襬底下是一根非常粉嫩的肉條,和艾克斯黝黑骯髒的暴筋凶器完全天差地別,凱莉絲纖腰慢慢往後,接著一瞬間往前突刺,纖細的肉棒在空氣中晃動,看起來相當可愛:「會、會了嗎?」

  艾克斯害羞的點了點頭,凱莉絲潔白的身體與細瘦的身材簡直跟他弟弟沒有兩樣,艾克斯作夢也沒想到自己看了同性的裸體竟然會害羞,艾克斯模仿著凱莉絲的動作,將肉棒整根拔出後,再直接頂進最深處。

  「喔喔喔喔喔!!!」公爵夫人發出的嘶吼聲將艾克斯嚇了一大跳:「對!就是這樣!再來。」

  艾克斯瞄了凱莉絲一眼,希望能從他那邊得到進一步指示,令他意外的是,凱莉絲早已無暇顧及,他伸出手撫摸著海莉絲的陰莖,一邊用舌頭舔海莉絲的肛門,在充分潤濕後,凱莉絲將他粉紅色的細長陰莖塞進海莉絲用來排泄的地方。

  「那不是……大便出來的地方嗎!?」艾克斯嚥了嚥口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可他的任務是滿足公爵夫人,既然公爵夫人說了再來,那或許表示自己做得是對的,艾克斯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這次的抽插要比剛才更加滑順,他碩大的龜頭將其他男僕精液帶出來,成為自己的潤滑劑。

  公爵夫人滑嫩的肉壁彷彿有生命般蠕動著,因過度性交而發黑的大陰唇貪婪地吸吮陽具,艾克斯頓時覺得肉棒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正有意識的自行跳動,在恍惚中,艾克斯瞄到一個側邊綁著辮子的短髮女孩,嬌羞地扭著腰,抽插著另一個女孩,艾克斯抽出陰莖,在拔出龜頭前再度挺進深處,公爵夫人愉悅的叫聲讓他稍微恢復了理智。

  那個可愛的少女原來是凱莉絲,他似乎注意到艾克斯的視線而回頭,看見艾克斯那炙熱的目光後,羞得咬住下唇別過頭,抽插的動作也稍微沒那麼粗暴,被凱莉絲當作發洩性慾工具的海莉絲,似乎對此情況習以為常,他右手牽住凱莉絲的手愛撫自己的肉棒,一邊溫柔吸著公爵夫人飽滿腫脹的乳頭。

  「茉莉絲,你來幫他,我快要來了。」公爵夫人敞開雙腿焦急的說道。

  站在艾克斯身後一邊把風一邊自慰的高挑少年,收到指令後連忙搭到艾克斯身後,雙手扶住艾克斯的臀部向前推進,刺激強勁的快感如浪濤般襲來,艾克斯這才明白,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性交,原本緊纏著自己的肉壁,唯有在加速後才能感受到壁上的突起,來回在艾克斯的陽具不斷磨蹭,讓他完全無法招架:「嗚……不行……我要尿出來了……」

  「快點尿出來,你這隻賤狗,快把你噁心的東西全射到主人小穴裡!」公爵夫人雙眼上吊,似乎已經沉醉在快感之中,嘴裡正喊著艾克斯聽不懂的話語。

  「快點說『遵命,艾莉絲要在主人裡面射出臭酸的精液了!』」茉莉絲在艾克斯耳邊小聲的說道。

  「遵、遵命!艾莉絲……要在主人裡面……啊啊啊!!」艾克斯話還沒有說完,茉莉絲推進所帶來的快感就讓他迎向了高潮,將陰囊裡面的生命精華毫無保留射進公爵夫人體內。

  公爵夫人她皺著眉抬起頭,美麗的臉龐就算擠出雙下巴也依然動人,艾克斯一邊感受高潮一邊恐懼著,畢竟話還沒說完就射出去,肯定惹公爵夫人生氣了。

  「喔!」夫人用力推了艾克斯一把,一股強勁的熱流從艾克斯的腹部往上衝,公爵夫人抬起屁股,所有人察覺到了異狀都把視線集中在夫人的下體,淡黃色的液體像跟水池一般往上噴射,空氣中瞬間瀰漫了一股尿騷臭,被大家欣賞到如此驚人場景的公爵夫人,雙腳舒服得不停發抖,大量純白濃郁的男人精華從她的陰道流到肛門口,這是只有艾克斯與茉莉絲這個角度才能欣賞到的美景。

  「呼啊……呼……」隨著尿液噴泉威力減弱,公爵夫人也跟著癱軟在地上,她伸手摸了摸艾克斯那依舊硬挺的肉棒:「哼,迷人的小東西。」

  公爵夫人高潮結束後,男僕們也紛紛起身靠牆站好,艾克斯也在茉莉絲的催促下連忙歸隊,六根大小與顏色不同的陽具在牆邊聳立著,看起來相當下流。

  「誰剛剛還沒射的?茉莉絲?還有誰要?」公爵夫人恍惚地看向男僕們,見沒有反應後便道:「茉莉絲留下來,其他人先出去。」

  於是眾男僕便在艾克斯帶頭之下離開了洗衣房,艾克斯低頭看著剛才歷經戰鬥的武器,上面沾滿了乳白色液體還來不及清理,他慢慢平復呼吸,心裡卻有點後悔:「早知道性交這麼舒服,就應該早點跟諾莉做……」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