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巴塔科斯的盜賊兄弟

2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18 ID:4sOZviHQ ]
#1 翻牆

  曾被稱作巴塔科斯王國的這座城市,如今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貧民窟,十八年前的巴塔科斯國王生性暴虐無道,當時巴塔科斯的軍事實力不夠強大,也沒有積極維持外交,和鄰國發生數次小規模衝突後,便同時被北方與南方鄰國發起戰爭。

  北方的薩崁陸國王與南方的希拉瑪國王私下達成協議,共同分配巴塔科斯的值錢財產與肥沃耕地,為杜絕後患,兩個同盟國以肅清邪教徒的名義,將巴塔科斯首都燒毀殆盡,男人被以邪教徒名義遭到逮捕處刑,女人則成為奴隸。

  十八年後的今天,巴塔科斯成了難民聚集地,當年在戰爭中逃過一劫的巴塔科斯人,和被通緝的罪犯,都會聚集在這個不毛之地。


  伊斯蜷縮在艾克斯懷裡,天氣逐漸轉涼,身上只穿著破布的兩兄弟,依靠在一起取暖。

  「好像越來越冷。」伊斯盯著石桌上的羊皮紙,向後靠到哥哥身上。

  「冬天接近了,」艾克斯摸了摸弟弟的頭微笑道:「今晚哥去找件衣服來給你穿,還記得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記得!是我的生日!」伊斯指著牆壁磚塊的刻痕,兩兄弟在牆上刻下太陽下山的次數,藉此來記錄日期,偶爾運氣好撿到廢報紙,也會拿回來確認是否有數錯。

  「等月亮走到我們頭上,哥就出發進城!你趁現在好好把城裡的地圖記熟。」兩兄弟依靠油燈照明,艾克斯耐心地和伊斯講解城裡守衛的配置範圍,畢竟等伊斯長大後,他也得學會自己進城找食物吃。

  這是所有巴塔科斯人都必須學會的技能──竊盜,自18年前亡國之後,巴塔科斯的邊境全被南北兩個國家用城牆給圍了起來,除非有通行證,不然無法離開這座廢城,就在巴塔科斯人面臨飢餓之時,一位被稱作「起源」的盜賊,竟翻過城牆偷回鄰國的食物,讓剩餘的巴塔科斯人勉強活了下來。

  自那天起,巴塔科斯人找到了方法存活下來,戰勝後的兩國,對這種芝麻綠豆大的犯罪行為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掌權者顧著分配戰勝後到手的利益,懶得在這些渣滓身上花費更多心力。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出發啦!記得,如果我回不來,明天你就要自己進城囉!」艾克斯摸了摸伊斯的頭,從8年前開始,艾克斯每晚出門前都會這樣跟伊斯講,但8年來哥哥每天都如期歸來,所以伊斯也不會想太多,只是點了點頭乖乖躲回牆角,抓起艾克斯蒐集來的廢報紙裹住身體遮蔽寒風。

  艾克斯邁開大步往城牆前進,走約半小時終於來到高度8公尺的薩崁陸王國西側城牆,這裡是盜賊的起源之地,18年前救贖巴塔科斯人的道路就在這,這裡不但非常好攀爬,附近也沒有衛兵看守,18年來從未改變過,就好像守衛們收到指令故意留下這塊區域放行似的。

  「噗嘶!噗嘶!」城牆旁的樹下,一個女聲叫住了艾克斯,艾克斯嚥了嚥口水,他知道這位女孩每天都會在這裡,等待外出偷盜的人們回來,再和他們進行交易:「艾克斯哥哥,今天要不要來用人家?」

  艾克斯感到呼吸變得急促,畢竟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現在身上只披著一條破布,淡咖啡色的乳暈與下身稀疏的體毛若隱若現:「諾莉……我不想……」

  「來嘛!憑你的身手應該夠偷一些好東西給我吧?而且你都那麼硬了還說不想……」諾莉慢慢靠近艾克斯耳邊,右手溫柔地撫摸艾克斯那彈出破褲檔的生殖器,一邊用撫媚的聲音說道:「韓特爾剛剛才進來過,現在裡面很舒服喔,溼答答、暖呼呼的,想被艾克斯哥哥兇猛的東西塞滿滿……」

  諾莉敞開大腿將她早熟的性器展現給兒時玩伴,純白色的男人體液從洞口溢出沿著雪白大腿緩緩流下,艾克斯強忍住慾望一把抓住諾莉的手:「不、不要這樣……等我去賺更多錢回來……我就可以跟妳結婚……」

  「你是說『偷』更多錢回來吧?」諾莉的眼神從嫵媚轉為無奈:「別忘了我們的身分,艾克斯,就算你能偷到買一棟房子的錢,憑我們身分也不可能搬到牆內去住的,你只是個小偷,我只是個性玩具……」

  恢復理智的諾莉走回樹下拿出一個石碗遞給艾克斯:「喝點水消消火。」

  「哦……喔!」艾克斯接過石碗,將裡面的冷水一飲而盡。

  「那想法會害死你,」諾莉用破布邊擦拭雙腿流下的體液道:「忘記2年前尤肯被抓到後的下場嗎?」

  「……」

  「砍斷雙手後在烈日底下整整曬了三個月,」諾莉拿出繩索遞給艾克斯,這條繩索以大樹作為支點,綁在後面的石頭上,如此一來就算爬牆時不慎失足落下來,只要諾莉幫忙拉住繩子就能救人一命:「認清現實吧!性命比那些不切實際的夢想重要多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