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巴塔科斯的盜賊兄弟

3 愛鯊客 [ 2022/05/21(Sat) 07:18 ID:4sOZviHQ ]
#2陷阱

  在諾莉的幫助下,艾克斯踩著城牆上凸起的石塊及縫隙來到頂端,因為是每天的必經之路,就算閉著眼睛他也能迅速翻躍過去。

  和諾莉揮了揮手道別,艾克斯確定附近沒有任何人後,向下一躍跳進事先被人放好的雜草堆中,草堆底部鋪著一層舊床墊,可以緩衝跳躍的衝擊力。

  艾克斯一個翻滾,迅速閃身鑽進小巷中,這裡是薩崁陸下城區的市集,當夜深人靜時街道上空無一人,店家會將早上開店時剩下的廚餘,堆放在街角給乞丐回收,巴塔科斯人多半也是撿這些剩菜勉強果腹,對薩崁陸人來說,只要把垃圾丟在路邊就會有人清理,日子一久大家也就習以為常,沒人想追究。

  然而艾克斯今天沒有在下城區逗留,為了弟弟的生日禮物,今晚他得想辦法潛入上城的貴族住宅區,一刻都不容耽誤。

  艾克斯壓低身子前行,和下城區不同,貴族居住的上城區夜晚有衛兵巡邏,然而他知道,薩崁陸王國經過十幾年的和平,不少衛兵都會在值夜班時偷懶,只要沒有太大動靜,應該可以平安進出上城區,至少巴塔科斯有不少成人,都聲稱自己曾去上城區偷過東西。

  「要盡量找全都熄燈的大宅……房子越大越難被發現……」依照前人的經驗,凱因將眼光放在下城區與上城區交界的一棟城堡:「就是那!」

  座落在斜坡上的城堡,在夜晚看起來格外詭異,然而對艾克斯來說這是最好下手的地方,城堡左翼的塔完全沒有任何燈火,這表示裡面的人都聚集在右翼,或至少,左翼的人應該都睡了。

  「太好了!這麼大一棟城堡,居然沒人看守!」艾克斯貼著牆往鐵門內掃視一遍,令他意外的是門口居然完全沒有任何守衛。

  艾克斯攀著鐵門欄杆,輕易翻進庭院,就在他落地的瞬間,用來撐住地板的右手腕傳來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痛得叫出聲,那音量大概就是兩個人普通對話的大小,然而趴在庭院睡覺的獵犬,沒有忽略這細微的聲音,立刻放聲嚎叫。

  「糟、糟了!原來是有養狗,難怪沒有守衛!」艾克斯定神看向右手,那是一支鐵製的捕獸夾,然而和一般鋸齒狀的捕獸夾不同,咬合處是平面的,並沒有讓艾克斯皮肉受傷,但咬合的緊度憑他一支左手絕對沒有辦法弄開。

  「怎麼辦!?該跳出去嗎……只能再爬出去……」

  「哎呀哎呀,還以為是我家女僕逃了出來,原來是不知從哪來的小老鼠啊!」一個厚重的男人嗓音從身後傳來,艾克斯只覺得一股寒意從大腦往肩膀下竄。

  「對、對不起!我……我走錯了……」在薩崁陸王國,竊賊被抓到只有一個下場,艾克斯腦中只迴盪著諾莉不久前說過的話:「砍斷雙手在烈日底下曬三個月。」

  「噓!噓噓噓!安靜!」男人伸出右手指揮著角落的大狗,這才讓牠停止嚎叫,男人伸手摸了摸艾克斯的頭說道:「沒事沒事,來,我幫你把夾子弄開。」

  「謝、謝謝……」

  「公爵大人!」三名守衛被犬吠聲驚動,騎馬趕了過來,他們提著油燈慢慢接近庭院大門。

  「哼嗯……你叫什麼名字?」男人仔細端詳艾克斯的臉,並用腳踩住捕獸夾底部鐵條。

  「艾、艾克斯……我不會再來了!求您放過我……」

  「帕諾斯公爵!您沒事吧?」守衛們提起油燈照亮庭院,只見一個右手被捕獸夾咬住的少年,身穿破布一臉驚恐:「他是……」

  「哈,沒事沒事,新來的僕人,剛剛打掃庭院沒注意到防盜陷阱而已。」帕諾斯公爵擺了擺手微笑道:「辛苦你們了,去休息吧!」

  「遵命!」守衛們行了個禮後便騎著馬離開。

  「謝……謝謝您!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難忘!」艾克斯咬牙忍著痛,依然向帕諾斯敬禮表達謝意。

  「凱莉絲!拿鉗子過來!」帕諾斯轉頭向身後的人下令,艾克斯這才注意到城堡大門還站了一個女僕待命,帕諾斯公爵溫柔地用襯衫衣袖擦掉艾克斯臉上因疼痛而滲出的汗水:「很快會沒事的,艾莉絲。」

  「好的……是艾克斯啦,哈哈……」眼見帕諾斯公爵如此溫柔,艾克斯也卸下了心防,忍痛強顏歡笑。

  「等等進去喝杯熱茶洗個澡,換個衣服,睡個好覺……」

  「呃……這……我弟弟還在等我回去……」

  帕諾斯公爵像是沒有聽到似的露出燦爛微笑,那笑容陽光到讓艾克斯感到有些寒意。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