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渴望育種和吃飽的修坦伯納行走在永恆的末日談裡製作迷宮飯》

36 被放生的PL01 [ 2022/08/07(Sun) 18:58 ID:jYsny/og ]
「可憐的小伯納,看看他,殺掉那兩個賤人都可以讓他心碎。呵呵呵。」另外一個有著同樣精靈面孔,但皮膚是深褐色,眼眸是黑色而眼白是紅色的頭顱說:「不用擔心,大姊姊以後會好好的帶領你的,沒了那些煩人的東西....我們終於可以放心了。」

「跟從二號妳的指示?」擁有黃色眼珠和菱形黑孔眼眸的紅髮頭顱不屑的提問:「愚蠢,那還不如讓他歸於我的指揮,我必定能帶領我們邁向勝利!」這傢伙讓我想到某種蜥蜴,或是...龍?因為她甚至有角長在頭上。

「野心家和當不成野心家的半調子,你們的目的只會陷我的兄弟於水火。」第三個頭顱插嘴反駁說:「不要理會她們,你知道的吧,就是她們的無能導致我們現在這種窘境。」這個有著犬科特徵的大耳朵在頭頂抖動,銀灰髮色頭顱用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這樣說道。是說我根本不認識你們啊。可以請妳不要一副就是這樣蓋棺論定嗎。

「沒錯沒錯,懷疑她們是對的,」另一個自信度爆棚感不輸給第三個頭顱的傢伙也發聲了,「二號、六號和七號她們只會自顧自的要你按照既定的排成走向失敗與死亡,你很清楚,只有我會肯定你,只有我將你的努力看在眼裡。所以....」然後還自顧自的越講越小聲,信心完如漏氣的輪胎一樣軟掉。「只有我,只有本小姐會認同你,所以你也會認同我....對嗎....」我不清楚這傢伙身上的動物特徵是甚麼。但是她的門牙很長。臉上長有常常的剃鬚。

「無論其他人見解為何,無論君所以為何,」那個從頭到尾保持一副瞇瞇眼很安靜,有著黑髮與我很熟悉的亞洲人少女面孔的頭顱用坦然的語氣說:「吾等都是心懷復興烈焰的同志。這是不會改變的。」
啥?先不提前一個自說自話說道沒自信的怪傢伙,妳又是那位?妳跟另外一位是這群頭顱裡唯二有長角的,只不過那隻像蜥蜴的是往後長的刺角,妳的是從額頭冒出的單一角。
從不記得參加過甚麼專門復興甚麼的組織裡,有任何項妳這般秀氣的面孔成員。更別提我真的沒參加過頭上長角的成員聚會,我只參加過給人腦袋增加吸菸孔的聚會。
「哈哈哈,真受歡迎啊,雜役BOY!」
我滿腦子問號和斜線,我的幻想也太跳脫邏輯了,可是我的想法從未真正阻饒過任何自來熟把局面搞的更亂。就像這位一樣,一臉給我黑人印象的女人頭顱,「但是別忘記我們的目的囉?話說回來,我們的最終目的是甚麼?」
麻煩請妳先搞清楚再說好嗎。誰是雜役啊?
「不要為這種事情浪費時間等待啦,總之就是把擋路的都幹掉。前進,幹掉所有擋路的,Let's All.」
粗暴的直線條啊這個人。
「那個,那,」頭顱之中唯一一個小孩樣貌的西瓜頭發話了,很弱氣的樣子,「請大家不要這樣,大哥哥很困擾的。」
是的,如果可以,請你們都不要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這孩子讓我想到花栗鼠。不為什麼,就因為那張氣鼓鼓的脹氣臉。
「所以請大家把大哥哥讓給我,這樣就解決了!」
在知道妳們到底想要我幹甚麼還有我到底跟你們這些褻瀆的肉塊有甚麼健全的聯繫關係前,我不打算贊同。

「癡心妄想,呵呵呵。」
「無用戲言!」
「兄弟,你也不想讓這麼小的孩子陪你上戰場的,對吧?」
「駁回!絕對駁回!這算甚麼,你們該不會都想要搶屬於我的僕從吧!」
「同志?遲疑和怠惰是失敗的開始。」
頭顱們開始吵起來了,但我沒想過自己要怎麼插上嘴。
不,有必要嗎?
她們都是我的幻想。

「夠了!負責人,負責人到底在哪裡!?給我滾出來!蘭佩魯基妳這薪水小偷!組織的米蟲特大的沙發馬鈴薯!不要讓我和修坦伯納待在這裡乾等!妳當我的身分沒辦法扣押妳的研究資金是不是!」
最後還有一位雖然我沒聽到她有任何對我說話的意思,但她不時透過眼角射來的視線表示,她沒發話講跟我有關係的內容不代表她不在意我。是說,和發怒的樣貌讓我想到炸毛的貓咪一樣的斑紋貓小姐頭顱。說真的,為何這些頭顱之中有像這樣有的有動物耳朵有的沒有,還有這位有著貓耳的小姐囔囔的是德語?妳用女性的形容詞在講蘭佩魯基?被我倒吊在那裏的巴德好像穿著就是蘭佩魯基的衣服。
可這位殘疾人我怎麼看都是男的。

好。
鑒於我覺得自己的神智和理智已經讓一群頭顱上演一整齣對話的舞台戲,所以倒吊在天花板也一樣被泥巴濺的到處都是的殘疾人又開始左右晃起來,也是正常的對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