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瞞著女友的事

1 名無しさん [ 2022/09/16(Fri) 23:51 ID:ovQku8X2 ]
用拆信刀劃開信封,倒出裡頭的鑰匙,阿群那顆搖擺不定的心終於明確下來,緊緊握住了手中的鑰匙。

猶豫了這麼久,最終他還是忍不住跨出了這一步,背著女友在網路上找男人,請對方來為自己做一次控制射精。

這也是阿群一直以來沒有對女友坦白的秘密:他是個雙性戀。

在進入大學遇到女友前,阿群曾經交過一名男友,那人正是他的初戀。

他們雖然處得不錯,可是最後還是隨著畢業而分道揚鑣,從此再也沒有聯絡過。

現在想想,畢業只不過是個藉口,實際上就是阿群和對方都已經感到"膩了"而已,正好趁著踏入人生下一個階段的時候將這段關係結束掉,從此相忘於江湖。

可即便是不成熟的交往關係,對方也在阿群的生命中留下了濃厚的一筆。

控制射精的玩法,便是他和初戀的回憶。

當時在初戀的引導下,阿群徹底迷戀上這種歡愛的方式,甚至覺得這比肛交還要來得更爽。在兩人關係最密切的時候,阿群甚至在一個禮拜之內就向對方請求了五次控制射精,幾乎是把射精的控制權交給了對方。

正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驗,在現任女友明確表示過對這樣的玩法感到排斥後,阿群才會把主意打到了不認識的男人身上。

根據同志圈的情報,這個名叫昌珉的男人控制射精的技術很好,不管是網上找到的消息還是私下問到的口碑都是如此,顯然是有真本事。

兩人見面當天,阿群對昌珉本人的評價是: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和阿群喜歡的健壯男人截然相反,戴著眼鏡、提著手提箱的昌珉生得十分白淨,那頭淡金色的美髮顯然是本人經常上美容院的成果,那副纖細的身材,更是和阿群這種定期上健身房的人有著極其明顯的區別。

不過他的手......

望著昌珉那雙隱隱透著青筋、骨節分明的白皙大手,阿群心頭一動,情不自禁地嚥下了口水。

反正又不是來幹炮,應該可以期待一下吧?

"這裡是我第四次來了,你呢?"

"我是第一次。"

"那也不錯,一樓的自助餐菜色還不賴,晚點我們可以去品嚐看看。"

昌珉很健談,也很會照顧人,隨著言語上的交流,橫阻在他和阿群之間的陌生感很快就變得淡薄起來,彷彿他們原本就是熟人一樣。

來到房間,不等阿群開口,昌珉便熟練地為房門上了鎖,然後從房間的角落拉來椅子,打開自己的手提箱,將今天要用到的道具一一取出。

"你未免也太熟練了點。"看著對方這副架式,阿群忽然有些心慌起來。

"這很正常。"正在用擺設三腳架的昌珉笑了笑:"說實話,我靠這個賺了不少外快,你應該有看過我的作品吧?。"

"有,而且還用了不少次。"這裡只有他們兩人,阿群說話也變得大膽起來。

"哈哈,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在看過之後多少都會有些心癢癢的,然後就順勢找上我了。"確認完攝影問題的昌泯轉過頭來:"好啦,把衣服脫光吧。"

懷著羞恥心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取下,很快,阿群古銅色的21歲肉體便一絲不掛地呈現在了昌珉的面前。

"你的肉棒還挺大的。"昌珉的眼神亮了起來:"待會玩起來應該會很有意思。"

"謝謝。"

在拍了拍椅墊,示意阿群坐到椅子上後,昌珉開始用繩子將阿群的四肢束縛起來,接著又拿出眼罩戴在了他的雙眼之上。

然後便是一陣沉默。

昌珉的靜默加上眼前看不見任何東西,這樣的狀況讓阿群很快變得緊張起來,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開口的時候,昌珉忽然對著他的睪丸袋飛快地彈了一下。

"啊!"

驟然遭遇的襲擊,讓阿群半勃起的肉棒進一步充血,便得比剛才更硬了些。

此時的昌珉已經和剛才健談的模樣判若兩人,他面無表情地隔著眼鏡觀察起阿群的生殖器,猶如那些技藝高超的醫生一般,冷靜而精確。

由於阿群的肉棒還沒有徹底勃起,所以昌珉決定先幫他完成"升旗",又白又大的右手掌彎曲了中指與無名指,先是勾住了阿群的肉棒,繼而用一根根修長的手指包覆上去,最後飛快地搓弄起來。

"哈啊......哈啊......"

時隔三年的被男人打手槍,令阿群重溫感動,在昌珉的飛速套弄之下,他的肉棒怒張不已,迫切地想要讓尚在後頭的精液盡快通過尿道。

但很可惜,這個願望注定要到最後才會達成。

在讓阿群"升旗"後,昌珉沒多久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他繞到阿群身後,開始玩弄起他的乳頭。

早已有過相關經驗的阿群對此並不意外,畢竟在和初戀交往的那段時間裡,他們也是這麼玩的。


2 名無しさん [ 2022/09/17(Sat) 15:12 ID:UYg88AxA ]
昌珉的做法比較保守,僅僅是用手指在乳暈上畫圓,然後不時挑逗一下乳頭而已,不過即使只是這樣,阿群也舒爽得朝後弓起了身體,只是礙於繩子的束縛,沒辦法做出更大的動作。

"啊!啊......!嘶──"

阿群的老二硬得不行,現在的他只希望昌珉趕快玩完乳頭,然後用他那雙白皙且骨節分明的手過來撫摸自己的兩腿內側,釋放自己身體裡的那股躁動。

似乎是看出了阿群的不安份,最後在彈了幾下奶頭之後,昌珉終於暫時結束了針對阿群胸部的玩弄,緊接著,他拿起了擺在一旁的黑色按摩棒,打開上頭的開關,一股細瑣的嗡嗡聲立刻鑽進了阿群的耳朵裡頭。

沒有給阿群進一步思索的機會,昌珉直接把嗡嗡震動的按摩棒按在了陰莖和睪丸的連結處上,沿著勃起的陰莖上上下下。

"啊!啊!哈啊!哦......!啊......!"

電動按摩棒帶來的巨大刺激,使得阿群一下子劇烈掙扎了起來,迫使昌珉連忙用手按住了他的身體,要阿群趕緊冷靜下來。

對阿群來說,這要他怎麼冷靜?

此時的昌珉一隻手拿著按摩棒在阿群的肉棒裡側摩擦著,另一隻手則五指併攏地包覆住他的兩顆睪丸,動作溫柔地輕輕搓著,在這樣的刺激面前,渴望射精卻又還沒醞釀到點的阿群心中充斥著一股想要宣洩的慾望,可是卻又被死死地綁在椅子上。

更何況,昌珉怎麼會這麼簡單就讓他射出來?

在阿群斷斷續續的叫喊聲中,昌珉隨意地變換著手裡的動作,將阿群的生殖器當成了有趣的玩具,有時一下子加快速度、有時又忽然慢下來,將他折磨得欲仙欲死,甚至開始發出連自己都沒有聽過、如同野獸一樣的放蕩嘶吼。

3 名無しさん [ 2022/09/18(Sun) 20:29 ID:Mh5tbHcs ]
"啊啊啊啊啊啊!"

揉雜了苦悶、欣喜的嘶吼聲,昌珉聽在耳裡卻不為所動,至今為止,他已經聽過了幾十人在他的手下發出類似的聲音,早就已經習以為常。

唯一讓他比較感興趣的,只有阿群徹底勃起後的肉棒,比他所預想的還要大這件事罷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昌珉的調教依舊在持續著,除了興致來了的時候會玩一下阿群的乳頭之外,其他大多數時間都花在了刺激他的肉棒上。

在昌珉豐富的經驗面前,阿群的肉棒被完美地控制在了射精前夕,昌珉對肉棒的的擺弄總是恰到好處,每當阿群感到自己即將射精的時候,肉棒上那股套弄的力道就會消失無蹤,等到射精的感覺褪去之後,昌珉的手又會捲土重來,再次包覆住了從射精衝動中冷靜下來的肉棒。

如果阿群想要射精,除了昌珉放行之外,再無第二條路可選。

"啊!好爽......!幹......!啊!啊!啊......!"

隨著昌珉用手抓住了紗布的兩側,開始用它來磨蹭阿群龜頭的時候,阿群的淫叫聲也進入了全新的階段。

"哦!啊!這個好爽......!等等...喔......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敏感的龜頭怎麼受得了這種程度的刺激,如同昌珉事前所預料的,阿群開始劇烈地掙扎起來,為此他甚至不得不暫停動作出言提醒,讓阿群不要太激動,以前手腕、腳踝磨破皮。

"在那之前,我感覺我的龜頭就會先破皮了。"喘息不止的阿群此時已經是口乾舌燥。

"要來點水嗎?"

"好......"

4 名無しさん [ 2022/09/22(Thu) 17:57 ID:WCIwj6HQ ]
昌珉隨手拿起事前買的一罐礦泉水,讓仰起頭的阿群喝了下去,由於水是別人餵給自己的,阿群喝的時候一直怕被嗆到,吞嚥得特別小心。

好在昌珉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面玩弄他,見阿群水份補充得差不多了,他又開始拿起紗布,繼續打磨起那顆敏感的龜頭。

"哦!哦!哈啊!啊!啊──!"

昌珉的手藝極其幹練,他將阿群的龜頭看做了支點,不停地操控紗布往左下、右下的方向來回拉扯著,紗布細緻的纖維結構作用在一整顆毫無防備的龜頭上,好幾次都讓阿群差點直接射出來,但又卡在了最後關頭。

這種將射未射的難受感覺,簡直快將阿群逼瘋了。

"拜託......"

阿群的聲音透露著屈服的軟弱:"讓我射精吧......"

回應他的是昌珉的一聲嗤笑,這位將阿群玩弄於股掌間的白淨男人,眼鏡下的視線充滿了玩味。

"這種程度就不行了?嗯?"

他的聲音輕靈又有磁性,只是聽在阿群耳中卻多了一絲殘忍的意味。

"我今天還準備了不少玩具,慢慢享受吧。"

"啊、啊啊......"

聽完昌珉的話後,阿群就像是身體裡的力氣被人抽空了一樣,身體不受控制地微微顫抖起來。

不過有趣的是,他的肉棒變得比剛才更硬了。

5 名無しさん [ 2022/09/27(Tue) 23:24 ID:Rzk1t3c6 ]
"真是個騷貨。"

男人發情時的癡態被昌珉盡收眼底,或許是阿群的反應讓昌珉很滿意,這位主導者給了阿群兩個選擇。

就這樣繼續被紗布摩擦到射精,或是懇求昌珉用手讓自己射出來。

體會到龜頭責快樂的阿群本想選擇前者,可是一想到昌珉那雙漂亮的手,讓他到了喉嚨眼的話臨時改了口。

"騷貨想尻到射出來,求求你讓我射精吧!汪!汪汪!"

為了讓昌珉答應,阿群甚至還主動模仿起狗的叫聲。

回應他的,是沾著前列腺液的紗布從龜頭上離開,改由骨節分明的手握住了肉棒,動作精練地上下搓動起來。

"啊!哦!哦!好爽......!騷貨的賤雞巴要被撸到射了......!"

射精的那一刻即將到來,已經舒服得無法思考的阿群拋去了所有矜持,把自己最羞恥的一面展露出來。

昌珉提醒了他,原來......自己是喜歡在男人手中射精的。

6 名無しさん [ 2022/09/28(Wed) 09:50 ID:yPThRgas ]
在發情野獸般的淫叫聲中,昌珉修長性感的手指呈虛握狀,像是抓著水管一樣束縛著阿群的私密處,時而正握、時而反握,偶爾還會用溫暖的掌心摩擦敏感的龜頭。

"啊!啊!啊!好爽~~!騷貨要去了啊啊啊啊!"

隨著榨取的加快,阿群輕易突破了射精的臨界點,四肢全部被綁在椅子上的他只能仰起頭來興奮地嘶吼著,用聲音表達自己發自內心的愉悅,男人健壯的一雙毛腿不停打顫,股間被素手握著的雄壯老二此時就像是開開關關的水龍頭一樣,每隔一陣便噴射出白濁的濃精,看上去非常壯觀。

在這期間,昌珉還加碼朝著精囊用力一捏,猛烈的刺激讓阿群爽得直接翻起了白眼,產生一種"今天可能會把一輩子的精液給射光光"的錯覺。

最終,總共射了六發的阿群體力再也撐不住,他虛無的雙眼中映照出昌珉讚許的笑容,仰著的腦袋連同肉棒一起緩緩垂落下來,結束了這場盛大的射精。

7 名無しさん [ 2022/09/28(Wed) 17:02 ID:yPThRgas ]
十多個呼吸之後,阿群感覺到腳下的繩子鬆了開來,昌珉開始為他一一解開身上的束縛。

"結束了嗎?"

"嗯,看你的情況,今天大概也射不出更多東西來了。"昌珉的動作很快,沒多久便將綁住阿群四肢的繩子全部收回。

看著那滿滿一箱還沒來得及用上的道具,阿群臉上流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不過正如昌珉所判斷的,自己確實已經精疲力竭了。

確認東西全部整理好後,昌珉將手提箱重新蓋上,回頭對著昌珉笑道:"要去一樓吃點東西嗎?"

半個小時後,洗好澡的阿群和昌珉出現在一樓的自助餐區。

"坦白說,這裡的食物就是我喜歡和人約在這裡的原因之一。"帶著一盤各色佳餚回到餐桌前的昌珉笑得很真誠,和剛才在房間裡進行做著控制射精的他簡直就是兩個人。

重新穿回衣服的阿群和昌珉邊吃邊聊,從他那裡了解到許多有趣的東西。

"偶爾也會有異男來找我,說是想體驗看看控制射精是什麼感覺。"昌珉瞄了阿群一眼,笑了笑:"真正的異男。"

"做完之後,他們雖然表面上保持了風度,可是內心多少還是有些疙瘩,對於被男人弄到射精這件事抱持著罪惡感。"

"要是真的那麼在意的話,一開始別來找我不就好了。"

"我倒是一點也不後悔就是了。"阿群哈哈大笑,暫時忽略了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實。

用完餐後,兩人在飯店門口分別,由於昌珉叫的車比阿群那邊更早到來,所以他選擇了先走一步。

"如果你還想再嘗試一次,隨時可以聯絡我。"

留下這句話給阿群後,白淨纖細的眼鏡男子很快鑽進車內,離開了這裡。

阿群注視著遠去的車輛,仔細回味著今天的收穫。

他想起了初戀、想起了女友,然後若有所悟。

原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這樣的快樂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